修罗美人[无限]——苓心
时间:2022-08-14 07:59:33

   修罗美人[无限]
  作者:苓心
  简介:
  姜覃天生就有修罗场体质,意外穿惊悚游戏里,无数玩家和鬼怪疯狂迷恋他,每天都有人为他争风吃醋大打出手。
  连游戏里的boss都为他着迷,想得到他,而最终,姜覃只会站在一具具尸体旁,温柔微笑并告诉他们:“谢谢,我也最喜欢自己了。”
  内容标签: 强强 灵异神怪 穿越时空 无限流
  搜索关键字:主角:姜覃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他走到哪里,哪里就是修罗场
  立意:不畏艰险,为生存自由奋勇拼搏
 
 
第1章 囚禁他的人(第一版)
  门外敲门声咚咚咚的,屋里的姜覃像是没有听到急切的声音一样,他站在窗户边,在那里站了有半个多小时。
  右手里拿着一张任务卡,上面的每个字姜覃都看了无数遍了。
  游戏任务:五天时间内找出那个要囚禁你,烧死你的人。
  姜覃望向窗户外的蓝天白云,半个小时前他在哪里,他在学校外租住的房子里睡午觉。
  一觉醒来,就来到了这个奇怪的地方。
  不是做梦,姜覃想真的是梦境的话,不会这样真实。
  姜覃在屋里找到了一把小刀,将手指给割了一条小小的口子,一滴鲜血流了出来,只有一滴,伤口很少,一滴鲜血后就没有更多的血了。
  姜覃将手上的血给冲洗干净,算是确认了自己不在自己的出租屋,而是到了别的地方。
  绑架?
  姜覃最初有这样想过,但很快脑袋里面出现了一段记忆,另外一个人的记忆,疯狂地涌进姜覃的脑海里,让姜覃险些没站稳,摔地上。
  抓着窗栏,姜覃稳住身体。
  接收完所有的记忆,正当姜覃好奇这些记忆突然出现是为什么时,一张卡片出现在了他的手里。
  上面写着游戏任务,游戏时间,还有参与游戏的人员。
  是姜覃的名字。
  拿着卡片翻来覆去地看,姜覃试着弯折卡片,也用小刀割过,卡片看着易断,却不管姜覃怎么弄,都没有一点痕迹出现。
  身后敲门声还在继续,对方开始出声:“姜少,您在屋里吗?”
  姜覃眸光闪了闪,没有给对方回应。
  “杨总那边在催促了,再不快点,一会该迟到了,您也知道的,杨总不喜欢别人迟到。”
  说罢对方有几秒钟的停顿,随后那把怎么听好像都恭敬的声音又冒出来:“你在睡觉吗?我进来了。”
  这话一落,门锁传来被人打开的声音。
  这扇门是反锁上的,不过外面的助理,这个时候却拿了屋里的钥匙把卧室的门给开了。
  一打开门,先是往床上看,上面一片整洁,丝毫没有人躺过的痕迹。
  助理心头正要一颤,余光里看到一抹清瘦的身影,那抹声音背对着他站在窗户边。
  光是看后背的话,只会让人觉得他相当的柔弱和纤细。
  然而任何熟悉男生的人都会知道,这具看着纤瘦的皮囊里,住着的是一个什么样冷血的怪物。
  这个人的感情里没有善良和温柔可言,就是一个空有漂亮外表的残忍存在。
  “姜少,前几天送来的那套衣服,白色的那套,杨总的意思,是希望你穿那套。”
  助理微微垂着眸,看到窗户边的人在往后转身,立刻就垂低了眼,看起来相当的恭敬,避开和姜覃的视线对视。
  “白色那套?”姜覃面露茫然,好像听不懂助理话里的意思。
  那套正装礼服还是助理去定做的,现在姜覃一脸疑惑的样子,助理只认为姜覃在和他演。
  这个人这张脸,当初就是靠着这张脸,去蛊惑了不少人。
  其中有一个甚至还为他跳了楼,就因为这人的一句话,那个人跳了楼。
  现在都还在医院躺着,然而这个始作俑者,却自始至终没有去过医院一次。
  用他的话来说,我让他跳他就跳,那我要是让世界毁灭,世界如果真的毁灭,也怪我咯?
  要多绝情就有多绝情。
  偏偏就是这样的人,是杨锋的养子,但凡姜覃换一个身份,这会早被人大卸八块了。
  “可能佣人放到您衣柜里,忘了和你说。”
  助理给姜覃找理由,他走到了衣柜旁,拉开衣柜,翻找了片刻,拿出了一个盒子,盒子相当熟悉,礼服就应该放在里面。
  只是当他打开盒子的刹那,助理脸色骤然。
  里面确实还有着衣服,但不是完整的衣服,而且全部被剪碎了,被人用剪刀一刀刀给剪成了烂布条。
  助理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
  礼服被剪碎了,他一会该怎么和老板交代。
  老板宠溺这个人,不会怪责姜覃,但让他在规定时间里把姜覃给送到酒店酒会那里,超出时间,被追责的人将是自己。
  助理低垂着眼,眼底那瞬间曳过了一丝阴冷。
  “姜少,汽车在楼下等着,礼服坏了,那就路上另外找家店铺买。”
  “姜少,该出发了。”助理始终都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是请求的。
  姜覃盯着助理低垂的脸,看不到对方这个时候的表情,但姜覃却能够感觉到这人现在是什么心情。
  讨厌着自己,却因为身份的关系,只能这样卑躬屈膝。
  会是这个人在以后放火烧死他吗?
  姜覃无声玩转着手里的卡片,姜覃在镜子面前照过,卡片镜子里看不到。
  他拿着任务卡,养父的助理也一点没有察觉似的。
  他的养父杨峰,十多年前从孤儿院将他给领养回来,将这具身体的主人给领养回来。
  那家孤儿院就是杨峰开的,临时到孤儿院去了一趟,没想过要领养小孩,毕竟他自己就有两个孩子了,不同的女人生的。
  和那些女人在一起的时候,杨峰就明确说了,他是要孩子。
  孩子生了后,杨峰给了两个孩子的母亲们,一笔巨款,两个女人拿着钱走人。
  他那两个孩子,一男一女,两人年龄上就差几个月,对于自己没有母亲这件事,两人从小就没有过问过,因为杨峰这个父亲,告诉过他们,他们没有母亲,就只有他一个父亲。
  杨峰相当有权有势,两个孩子却不是被宠着长大的,可以说在养育孩子上面,杨峰这个父亲,做的不合格。
  但无论孩子们想要什么,他都会给。
  这个世界上,金钱虽然不是万能的。
  但对于小孩们来说,用之不尽的金钱,那就是完美的。
  那两个孩子,从小就被众人给捧着,所有人都羡慕着他们,也捧着他们巴结着他们。
  他们享受着很多人奋斗一辈子都享受不到的东西。
  不过在他们六岁左右的时候,某天回家的时候,发现家里多了一个小孩。
  那个小孩两三岁的样子,长得粉雕玉琢,就跟一个雪娃娃一样。
  杨钦和杨园一度以为爸爸带回来的小孩是给他们的玩具,如同家里的宠物那样,是买回来给他们玩的。
  结果爸爸告诉他们,那是他们的弟弟。
  小孩长得太漂亮的,雪人一样,很快就让两兄妹都喜欢上了,他们把自己喜欢的宝贝送给小孩。
  以为小孩会高兴,结果小孩转头就扔到了地上,还上脚踩。
  踩碎了之后,小孩面露嫌弃,别人玩过的东西,现在送给他?
  他不要二手货。
  也是那个时候开始,兄妹两看出了小孩的恶劣性格。
  去和爸爸说,结果杨峰以小孩年纪小,兄妹应该多让着他为由,不管这个事。
  小孩相当地聪明,明明只有几岁,却异常聪明,也是那天之后,他成了杨家的小少爷,仗着自己年龄最小,脸长得可爱讨人喜欢,专门跑到杨峰面前去讨好人。
  杨锋知道小孩在演戏。
  这个小孩,孤儿院见到他的时候,杨锋就知道,他和他某种程度上是类似的。
  所以直接把小孩给带回了家,看到小孩,就仿佛是看到缩小版的曾经的自己。
  不过自己小时候可没有人会这样宠他。
  杨锋把所有的爱,都给了养子,他想看看对方会成长成什么样。
  一直都宠溺的,无论对方做什么。
  在养子惹了事,把原本的合作伙伴,权势和杨家差不多的权家的小孩给戏挵了之后,杨锋也一直都护着养子。
  所有人都知道杨锋宠姜覃,但所有人也同时在等一个时候。
  那就是某天杨锋不再宠姜覃。
  到了那天,大概会是姜覃的地狱,光是杨家兄妹两个人,都足够让他生不如死了。
  这些是姜覃接收到的记忆,大概除开他的哥哥姐姐之外,现在还得加上助理了。
  他的仇家似乎很多,要从里面找一个预备犯出来,似乎没那么容易。
  姜覃扬唇笑了一声,这样其实也不错,开局就这么刺激,他的胜负慾可全部被挑了起来。
  姜覃走向了助理,现在他能有这样安稳的生活,都得依仗着杨锋。
  只要那个人还宠着他的一天,他就基本不会有事。
  如果放火的是那个人?
  同一时间这个念头骤然冒出来。
  姜覃嘴角抿着,每个人都有可能,杨锋对原主,对他的喜欢,不是亲人间的喜欢,那个男人,连自己的儿女都不爱,怎么就会喜欢自己这个毫无血缘关系的外人?
  姜覃可没那么蠢,因为杨锋宠溺他,就把对方给排除在凶手之外。
  说不准就是对方。
  因为对方是权势最大的那个人。
  他可以做到任何事,将姜覃囚禁起来,再烧死他,对于那个男人而言,一句话的事。
  身边每个人都像是会烧死他的预备犯,姜覃笑着摇头。
  他表情变化得太多,助理有点愣住了。
  助理其实内心是有点怵姜覃的,如果这个人突然拿刀往他身上捅,被追责的多半不会是姜覃,而是他。
  谁让他出现在姜覃面前,挡了姜覃的路。
  助理心头冷笑。
  在姜覃走到他面前时,助理笑容更温和。
  “那就走埃”去参加酒会。
  助理立刻笑容就灿烂了,跟在姜覃身后,姜覃看着瘦,但身高腿长,不只是脸长得好,有着精致立体的五官,脸部每个线条都是精雕细琢出来的,丝毫没有瑕疵感。
  他的身材同样也腰细腿长,他穿衣服似乎就喜欢穿稍微紧身点的,把自己美丽的身体给完美地展现着。
  整个别墅里没有人,佣人没有,因为姜覃的要求,他不喜欢看到不相关的人在家里,于是杨锋就让佣人尽量晚上过来,白天来的话,也不要出现在姜覃面前。
  对于这个养子,可以说简直是宠上了天。
  姜覃往楼下走,直接走出大门,一辆汽车停在门外,司机等在外面,看到姜覃出来,过去就拉开的车门。
  姜覃正要往车里坐,围墙外有汽车驶入的声音。
  一辆超跑丝毫没减速,径直就冲进来围墙里,车里坐着两个人,那两个人一看到姜覃,本来还开心的表情立刻就变了,坐在驾驶位的青年,直接还猛地踩了一脚油门。
  那架势看起来,要直接撞上来,将门口的车,还有站在车边的司机和姜覃都给撞翻。
  姜覃站起身,一动不动,没有躲开,就那么站着。
  跑车的轰鸣声闯进耳朵里,地面似乎都在微微震动。
  眼看着真的要撞上,司机都惊得叫出了声,姜覃反而扬起了微笑,嘴角自带上扬弧度,他一笑,一张脸都耀眼艳丽到了极致。
  杨钦猛地踩下刹车,跑车车头刚好就贴在了汽车的车门上。
  坐在跑车里,杨钦视线是阴厉了,望着几米开外的姜覃,眼刀在姜覃脸上身上割着。
  如果眼刀真的可以实质化,姜覃相信他身上肯定已经鲜血淋淋了。
  副驾驶位坐着杨园,她表情也是冰冷的,当初有多喜欢姜覃,知道姜覃的真面目之后,就有多讨厌,来自是恨对方。
  抢走了他们太多东西,好像他是杨家真正的小主人一样,而不是他们。
  不过就是他们爸爸从孤儿院带回来的一条狗而已。
  总有一天,这条狗会被他们给挵残。
 
 
第2章 渴望死亡
  不是弄死,弄死多没意思啊,他漂亮的脸蛋,专门勾人装单纯的脸蛋,还有他的四肢,他们都要摧毁。
  两方对视着彼此,那一刻气氛相当地焦灼一样,好像随时会爆发出冲突。
  突然姜覃拉开车门坐了进去,他往左边移,坐到里面的位置。
  往右边车门外看,姜覃让助理上车:“不是还要买衣服吗?”
  助理听到后身体好像震了一下,他坐到车里。
  “开车。”姜覃对司机说。
  司机往后看了眼姜覃,又转头,转向左边,那里一辆银色的超跑,跑这里坐着杨家的兄妹两个。
  “开车,还是说你想下岗?”姜覃笑。
  他似乎一点不吝啬笑容,对谁都一副笑脸。
  只是这个时候他的笑容里面全都是冰冷的恶意。
  但凡司机动作再慢点,他会真的让这个人当场下岗。
  司机发动油门,汽车开了出去,从杨家兄妹两人面前离开。
  杨钦一脚踹开车门,走到车下,看到姜覃坐车离开,眼神里一片不加掩饰的杀意。
  杨园随后下车,她笑了两声,笑声戛然而止。
  “我不信他能嚣张一辈子。”
  “很快了,好像医院里那个人,最近有点苏醒的迹象。”
  “那个家伙那么爱姜覃,要是知道他在医院躺着当植物人,姜覃却一次都没有去,不知道还不会继续喜欢姜覃?”
  杨园相当地期待。
  “当然会继续喜欢,毕竟那小子长得好。”杨钦讨厌是姜覃是一回事,但完全无法否认,姜覃现在像是完全长开了,比小时候还要更加的会勾人。
  尤其是对着人微笑的人,让人心都有点微颤。
  “哥,到时候你先玩呗,玩坏了,再给权戎。”
  杨园和杨钦虽然不是一个母亲生的,但两个人没差几个人,彼此一个眼神,都知道对方在想什么。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