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也要遵守我的法则[无限]——火焰狐狸
时间:2022-08-14 07:56:04

   神也要遵守我的法则[无限]
  作者:火焰狐狸
  文案
  蒋池在一个夜晚接到一条来自灾难预测中心发送的预警短信——不能违背黑夜的第一条规则。
  【黑夜规则:居民在12点前务必不要出门,如果你此刻正在户外,请立刻回到住所。如遇特殊情况,在12点前没有回到住所——请保持抬头,不要看任何人的影子。】
  蒋池:违背试试看看。
  结果被卷入一场逃生灾害里,与一群灾民开始了逃生之旅。
  蒋池:大意了,试试就逝世。
  逃生副本即充满规则的领域,这里也有属于这个领域的规则,违背规则就会死亡。
  不仅如此,而这些玩家里面,还存在着一群觉醒者。
  每个觉醒者都拥有一条属于自己的法则,谁违背了法则,觉醒者就会发动自己的法则之灵,对违反法则的玩家进行审判。
  蒋池:好奇,我的法则之灵是什么样?
  没想到,蒋池的最强法灵,拥有连神都要遵守的法则。
  队友一:我的法则是,如果你恐惧某件事会发生,那我的法灵就会让他发生。
  队友二:我的能力是,如果你欺负我,我会增强队长的法灵来揍你。
  蒋池:我们还缺一个肉坦。
  不久之后——
  队友三:天降猛男,请求出战。我的法灵是队友越挨揍,我血加得越多。
  团队成员:???能不能加个嘲讽技能,我们扛不住了。
  其他人:最强天团,这不闭眼通关???
  蒋池渐渐接触到了这个规则世界背后的谎言,立下属于他的无上法则……
  此刻,另一个身影与他一同站在重新构建规则的世界之上——
  “我答应过你,用新的规则重新定义这个世界。”
  蒋池:“并非不相信,而是从来没有怀疑过。”
  1.剧情为主,情感辅
  2.无限流爽文
  内容标签: 强强 无限流 爽文 升级流
  搜索关键字:主角:蒋池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我的法则我做主
  立意:用坚强的信念改变自己的命运,永不放弃。
 
 
第1章 
  蒋池捂着头从眩晕中醒了过来,迷迷糊糊中,天地都在旋转。
  等他发现自己漂浮在空中的时候,一下清醒了。
  这不是头晕造成的天旋地转,而是自己整个都因为失重而漂浮着。
  这是哪里?
  我为什么失重了?
  蒋池下意识地抓住了旁边的一个固定物,那是一个窗户旁的护栏。
  他抬头往窗户外望去,窗外一边漆黑,只有繁星点点。
  但第二眼蒋池就发现不对劲,那根本不是黑夜的星空,窗外竟然没有天地之分,黑得透彻,那是深邃的太空。
  我在太空里?
  蒋池以为自己在做梦,他环顾四周,这是一间房间,一间普普通通的但自己没有印象的房间,像某个宅邸的客厅。
  在这个客厅的空间里,还漂浮着好几个陌生人。
  他们也在陆续醒来。
  好奇怪的梦。
  蒋池不相信一个宅邸会漂浮在太空,这太不科学了。
  “这是怎么回事?!”一个穿着红色紧身连衣裙的女人尖叫道,“为什么飞起来了!”
  “不是你飞起来了,是漂浮起来了,失重了。”她旁边一个谢顶大叔解释。
  “不是,我是说你假发为什么飞起来了。”女人指了指大叔的头顶。
  “都这时候了还管什么假发啊,我们这是在哪儿?为什么会失重?”一个染着黄毛穿着迷彩背心的青年吼着,“还有,这房子外面太奇怪了吧,我们竟然在……3D电影院”。
  “你有没有常识,这外面是外太空。”谢顶男人蹬腿想往自己假发方向挪过去,但挣扎了一下放弃了。
  蒋池没有理会这群人,独自待在窗边,如果这只是一场梦,反正醒了谁也不会认得谁,没必要交流。
  但如果这不是一场梦呢?
  蒋池看着窗外的深空,渐渐一个星球从舷窗底部慢慢升起,他很快认出了这个星球。
  是地球,这群人的家园,当然也不排除是这座宅子的家园。
  因为他实在不好说明这宅子为什么会脱离地球漂浮在太空。
  陆续醒来的人渐渐看清了周围的情况后,开始七嘴八舌地交流起来,他们大多数也说这是个梦,因为在任何人的认知里,一群人在一座漂浮于太空中的宅邸这种事,几乎是无法用任何理由解释的。
  “会不会是真人秀,恶作剧?”有个看起来老实的上班族男人提出这个可能。
  另一个带着眼镜学者模样的年轻男子却说道:“如果是节目,我们把窗外的太空看成是数字荧幕布景,是可以解释窗外的情况,但是……”
  “但是不能解释我们为什么处于失重状态。”上班族疑惑,“再怎么布景也不能让我们失重啊。”
  “据说自由落体的状态下,人是有和在太空失重一样的体验。宇航员经常做失重练习,都是乘坐飞机,然后让飞机自由落体一段距离,宇航员便可以在飞机机舱里达到和空间站一样的失重效果。”眼镜男认真地分析。
  “那解密了家人们,爆炸,是爆炸把房子炸飞了,我们正随着房子在自由下落,没多久就会啪叽一下摔在地面。”谢顶大叔瞪了瞪眼睛。
  他说的话虽然很荒诞,但这话一出,大家都安静了下来,可能是在害怕如果真的在自由落体,这房子又不可能像飞机一样重新起飞,最后只能是摔死。
  “哎,就是一场梦,大家别想多了。”黄毛搓了搓鼻子,态度较为乐观。
  蒋池看了看房间的人数,加他一共10个人。谢顶大叔、红裙女人、黄毛、上班族男子、眼镜学术男、一个穿着校服的女中学生、一个哆哆嗦嗦的老头、还有两个和他年纪相仿的年轻人好像是情侣或者兄妹一直靠在一起。
  他暂时不想参与这些人的讨论,既然先等待是否是自由落体这个结论,那这十几分钟时间他正好回忆一下自己醒来之前在干什么。
  于是他慢慢想了起来,那是夜里快12点了,他准备毕业论文写了一晚上,肚子饿了下楼去24小时便利店买点吃的。
  蒋池是大四学生,不住校,他从出租屋出来,刚到街上,好像记得是手机发出一声奇怪的鸣笛声。
  这个声音很怪异,不是短信的声音,也不是电话的声音更不是微信的声音。
  是一种让人紧张的警报的嗡鸣声响。
  他掏出手机,只见屏幕没有划开的情况下,直接显示了一个信息框,上面写着:
  【地球逃生灾害防治中心紧急信息】
  【请居民在12点前务必不要出门,如果你此刻正在户外,请立刻回到住所。】
  【注意规则:如果在12点前没有回到住所,请保持抬头,不要看任何人的影子。】
  这条信息让蒋池有点摸不着头脑,逃生灾害防治中心,听起来像是官方机构。但按理说如果是官方信息,怎么可能会发送这种内容奇怪的警告。
  而且警告里说注意规则,很违和的感觉。要么是注意安全,注意危险,什么叫注意规则?总之就是很奇怪的说法。
  再后来经历了什么,他有点记不清了。
  这时眼镜男问了一句:“你们记得自己醒来之前,都在做什么吗?”
  经他一提醒,大家纷纷开始回忆起来。
  “我刚加班回家,骑着共享单车,快到家时,在路上好像看到一起车祸。”上班族皱起眉头。
  “我是刚从夜店嗨完回家。”红裙女人陷入回忆。
  “我是在实验室赶报告,可能太困睡着了。”眼镜男说道。
  “我……我不记得了,好像在玩手机……”黄毛也说道。
  谢顶大叔皱着眉头想了一下,说道:“好像没什么共同点啊?难道共同点是都睡着了?”
  蒋池观察这些人说话的神情和语气,判断出这些人都没有说谎。
  他天生有个能力,可以从人的语言神情里判断一个人有没有说谎,屡试不爽,据说通过专业的训练,心思缜密的人也大概率能做到识别一些谎言,但蒋池不同,他天生就很灵敏,仿佛可以嗅到别人说谎的气味。像是人肉测谎仪。
  蒋池这时推了下墙壁,慢慢漂移到人群附近,问起:
  “你们记不记得曾经收到一条奇怪的警告信息?”
  他这么一问,所有人都恍然大悟起来。
  “对对对,是有这么一条,什么12点前务必回住所什么的。”谢顶大叔拍了下脑门。
  “我也记得是有这么回事,但好像我手机找不到了。”急躁的红裙女人摸了摸身上,包还在,但手机不在包里。
  “好像我们的手机没有带来。”眼镜男想了想又说,“手表,电子设备都没有,别的东西都还在。”
  “那条信息我记得,说12点前回到住所,但如果来不及,一定要注意规则,不能看见任何人的影子。”上班族表情变得有些凝重。
  说道这里,突然所有人都沉默了,大家都在回忆自己看到这条信息之后发生了什么,但好像所有人的记忆里,都是到这里就结束了。
  过了一阵,黄毛青年吼了起来:“差不多时间了,我们还飘着,没什么自由落体,看来这只能是梦了。”
  这时一个中学生小女生小声说道:“这不是梦。”
  所有人转头看向她。
  “人如果处于失重状态,会立刻从梦里惊醒。这是动物的本能,类似从高处跌落,人会马上惊醒,所以没有人的梦里会出现失重状态。”
  说完小女生又补充了一句:“我是在盗梦空间电影里学到的知识,也不一定对。”
  有人好像想反驳,但又找不到反驳的根据。毕竟眼下除了梦,没人能解释眼前发生的一切。
  “有没有这么一种可能……”蒋池微微挑了一下眉,“因为我们违背了规则,所以……”
  “什么规则?”有人问蒋池。
  “不能看见任何人的影子,我们可能是因为违背了这条规则,在回家之前,看到了人的影子,所以被带到了这里。”
  人群又是一阵沉默。
  接着大家开始细细碎碎地小声嘟囔。
  “为什么不能看人的影子?”
  “这是什么规则?违背规则为什么会被带到这里?这是什么地方?”
  “如果这真的是太空,那我们为什么可以呼吸?这是一座宅子不是航天飞机也不是空间站,这不是密封的,为什么我们没有缺氧?”
  长时间漂浮会失去实感,精神也会越来越焦虑,所有人的脸色都沉着,喘不过气,说不好是因为此刻的状态,还是墙壁上突如其来的规则。
  刚才的讨论毫无结果,没有通讯工具,不明原因的漂浮,外面像是太空,一句没头没尾的规则,几者之间毫无关联,搁谁谁不懵。
  上班族松了松自己的领带,还算顾及他人般问:“我可以抽根烟吗?压力大或者紧张的时候,得来上一根,否则大脑一片空白。”
  没有人回答,也算没人反对。
  上班族摸出口袋的烟盒和打火机,颤颤巍巍地点上。
  呼出的白烟因为失重的关系没有飘走,就一直萦绕在脸前。
  “你最好抽完大脑能变得聪明。”黄毛白了一眼。
  上班族用手扇了扇烟雾,并没有什么用:“这太奇怪了不是吗,能点着火,说明的确有氧气,但这烟也是失重的?”
  众人的脸色僵得更厉害。
  “所以呢,想到什么了?”红裙女人紧张地问道。
  上班族摇摇头。
  “啧……”红裙女人有些失望。
  上班族又吐了一口烟雾,又小声地提醒女人:“这种时候了,别指望别人能帮你……甚至,还要小心一点,别太相信陌生人。”
  红裙女人情绪本来就有些崩溃,听男人这么一说,原本就红红的眼眶,开始啪嗒啪嗒落下眼泪,那泪珠奇特地在眼前游来游去,女人缩到一旁抽泣起来。
  就在大家一筹莫展之际,房间原本空白的墙壁上,突然显出了一行字。
  【规则一:马戏团演出期间不可离开。】
  作者有话说:
  新文开啦——
  感谢阅读,评论随机掉落小红包——
 
 
第2章 
  众人没敢说话,房间的窗户透亮,能清楚地看见窗外一片深邃且透彻的黑。
  与在地球上看见的星空完全不同,有种极为强烈的压迫和压抑。
  沉默得足够久了,最耐不住性子的黄毛叫了起来:“说点什么吧,现在该怎么办?”
  戴眼镜的男人和谢顶大叔壮起胆子,互相推着游移到墙壁面前。
  大叔用手一抹墙壁,字擦不掉。
  “你们有人看懂这是什么意思了吗?”大叔指着墙壁的规则问。
  “每个字都认识,连起来就不知道是什么意思。”黄毛斜着眼睛回答。
  眼镜男抬了一下眼镜:“既然出现了规则两个字,是不是说明,要让我们遵守规则?”
  “守个屁啊?那你告诉我,什么叫马戏团演出期间不可离开?这哪有马戏团?”黄毛皱起眉头,“再说了,不遵守会怎么样吧!”
  有人搭腔:“试试?”
  黄毛急了:“试试就试试!”
  “摆烂呗就是。”
  “冲人发火有什么用……”
  吵了几句嘴,不知道是先停下的,所有人又沉默了起来。
  蒋池一直没有说话,表情冷静地打量着四周。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