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动老攻的悬赏/反骨——剑止
时间:2022-08-14 07:53:30

  他轻轻按揉着江倦的伤腿,试探着他的恢复状况,“怎么又严重了,以前碰你这儿是不疼的,能屈起来吗?”
  他试着弯曲江倦受伤的膝盖,那人疼的猝不及防,没忍住呻吟了一声,冷汗顿时流了下来。
  让他浑身僵硬的不仅仅是痛感,还有萧始无声无息间身体发生的变化。
  不过对方却像对这档子事毫无知觉似的,补救般揉了揉他的小腿,“重了重了,下手重了,我的错,疼的厉害吗,把裤子脱了,我给你换药。”
  被他碰过的腿不知怎么火烧火燎的烫了起来,近似于受激后的膝跳反应,让他下意识照着萧始□□踢了过去,那人险险握住他的脚踝,惊魂未定道:“你来真的?几天没见,脾气又野了,跟谁学的?”
  “放开!”
  “腿都疼成这样了还不老实,你这是非得让老公心疼啊。”
  江倦咬牙切齿道:“晚上雨下得太大,你脑子也进水了是吗,有病去治,少来祸害我,”
  萧始卷起他还渗着水的裤腿,一摸他冰凉的脚踝,叹道:“好了,别闹了,冻成这样可耽误不得,看在我刚刚帮你立威有功的份儿上,让我摸摸。看你老公多体贴你,宠不宠?嗯?”
  他嘴上好说好商量,手下的力道却一点不虚,弹开江倦的皮带扣,把他的裤子扯下来垫在了他身下。
  “注意隔凉,万一受了寒,以后复婚想生孩子就遭罪了。”
  萧始掌温炙热,捂着江倦打了钢钉的膝盖,帮他减轻了不少痛楚,江倦也是由此犹豫了一下,才没有立刻推开他。
  “又不穿秋裤,我看你是苦头还没吃够,不过,看在你好久没这么听话的份儿上,今儿个就不追你的责了,让前夫来好好疼疼你。”
  江倦咬牙踢了他一下,“有病,袋鼠精吃多了自己进隔间解决去,少来烦我!”
  “你怎么还怀疑起老公的能力了,别看你老公三十多了,一晚上干你八遍还是没问题的,要补也是你补……哟,这脸怎么还红起来了,说这么两句就听不得了?那你现在可不行啊,前些日子吃了袋鼠肉都有反应,什么时候来老公家尝尝袋鼠宴,简称……复合套餐。”
  “收收你分泌过多的性激素,荷尔蒙都呛鼻子了。”
  “这叫情到深处腿自开,你要是忍不住了,咱们现在复合也行……”
  说着萧始就要去扯他领口的扣子,江倦反手就是一拳挥了过去,这一回萧始没躲,吃实了打在嘴角的一拳,啐了口含着血的唾沫,舌头舔了舔牙齿撞出的伤口。
  “前妻,家暴这就不对了,几天不见,你的暴力倾向也越来越严重了,是不是那姓姜的把你给教坏了?”
  江倦没答这话,抢过他手里的干爽衣物,边换边嗔他:“谁让你提起那件事的,我都不跟你一般见识,自己上赶着翻旧账是没事找事吗?”
  “我们都领证这么多年了,凭什么就说不得?是,我承认,当时是有点儿趁人之危连蒙带骗地哄你签下字的,但你后来是自愿给我做媳妇儿的吧,不能因为这个就把老公全盘否定了吧。”
  江倦眉头一皱,眼中迅速浮现出厌恶的神情,萧始自知说错了话,立刻蔫了,方才那咋呼劲儿也没了,一言不发帮江倦换好了衣服。
  待那人穿戴整齐,他才几不可闻地说道:“抱歉,我不是故……”
  “不知道的还以为被渣的是你,在我面前就不用装什么深情了,你什么德行我最清楚,所以,不管你有什么目的,管好你自己,离我远点!”江倦跳下洗手台,落地时伤腿又吃了痛,瘸的越发厉害。
  萧始拉住他的手腕试着挽留,却被无情躲开了。
  就在他打算推门而出时,走廊里突然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救命啊,诈尸了——”
  作者有话要说:
  还是要说下这文不是ABO,萧始吵着让江倦生崽只是在说骚话。
  感谢各位看文的小可爱~
  感谢惩哥今天炸毛了吗打赏的1个地雷。
  感谢投喂!
 
 
第4章 诈尸
  两人一出门,就见刚刚催着萧始去验尸的年轻人惨白着一张脸飞奔过来,那脸色比方才推进解剖室的遗体也没好到哪儿去。
  江倦觉着眉心一阵刺痛,还没来得及揉上一揉,就被那年轻人一把抱住顶在了墙上。
  确切地说那并不能叫“抱”,而应该是“钻”,毕竟拥抱是具有主观意识的,而对方这个举动明显是想让江倦抱抱他,就像遇到危险会把头插进地里的鸵鸟一样。
  江倦很想知道为什么看起来更靠谱的熟人明明就在身边,这人还是选择了只有一面之缘,甚至没说过话的自己来寻找安全感,难不成是刚才在支队办公室那一脚让他觉着自己比萧始更强悍?
  “……这什么情况?”
  “诈尸了!萧法医诈尸了,您快去看看吧!”那年轻人声泪俱下,怎一个“惨”字了得。
  “去你的,你才诈尸了呢,会不会说话!”萧始给江倦介绍道:“这是新来的实习法医,叫池清,专业能力还不错,就是胆小还有点儿憨,老法医让他给我做助理,我是他直系领导。”说着他拍开了池清在江倦身上乱摸的爪子,“哎哎哎,起来,把手撒开,知道这是谁吗?我前妻!我还没碰呢,你怎么就动手动脚了。”
  “你少胡说八道。”江倦扶起池清,温言安慰:“你这是怎么了,别着急,慢慢说。”
  池清上气不接下气地哭诉:“我刚刚就……就按照萧法医说的给尸体解、解冻,然后他他他……他动了!”
  “解冻了怎么还能冻上,你是又没关窗户吧,一天做事马马虎虎,大半夜吓人……”
  池清打断了萧始:“不是!您二位爷是我再生父母,求你们,快去看看吧,我怕他等下跳出来咬人,特意……特意关解剖室里了,再晚……再晚就要跑出来了……”
  要是普通人喊诈尸,他们还能面带三分笑,让人坚信唯物主义别封建迷信,可当一个接受过高等教育还从事相关行业的专业法医被吓的花容失色,差点尿了裤子,披头散发地跑出来哀声求救,效果和严重性是完全不一样的。
  不过萧始被那一声“再生父母”喊得心花怒放,显然他是爹,江倦是妈,天上掉下这么大一儿子,虽然人是憨了点,总归是有助于分居夫妻复合的,不要白不要啊!
  他扯下了池清还在江倦腰上乱摸的手,拍着池清说道:“走吧傻儿子,带爹妈去瞅瞅什么情况,你自己控制着点儿,别挺大个人了还让你妈给你换尿布啊。”
  江倦拖起池清往前走的时候闻到他身上飘来一股怪味,两根手指捏着他身上一次性的手术服,让他原地转了一圈。
  池清吓得哆哆嗦嗦,“前妻,您……”
  萧始扭头瞪他一眼,“你叫谁前妻呢,他是我前妻。”
  江倦懒得理这两个二百五,只问:“你身上为什么会有尸臭,那具遗体已经腐败了吗?”
  池清脸色发青,人都快应激反应吐出来了,“我还没来得及把死者衣服脱干净呢,他突然就动了,我魂儿都要吓没了,哪还有心情细看啊……”
  这下萧始乐了,“大儿子,这你就不行了吧,甭管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脱衣服的速度快慢都直接体现了男人的性能力,一看你就没什么经验,想当初我跟你妈在一起的时候,把他扒光只需要……”
  “萧始!”江倦含怒低喝一声。
  萧始乖乖闭上了嘴。
  交谈间,众人已经到了子楼,在进解剖室之前,萧始特意去换了衣服,穿上一次性手术服,把头发都收在了手术帽里。没了刘海遮挡,他硬朗的面部线条就被凸显出来,看起来反倒年轻了几岁。
  江倦的目光从更衣室的镜子上一扫而过,瞥见了因为腿伤至今难以直立,因为伤病不愈始终是一副憔悴病容的自己,成了那个被岁月和命运苛待的人。
  他看的有些出神了,没注意到萧始的靠近,恍然回神,那人已经站到了他身前。
  “前妻,帮我系下背后的带子。”
  他大模大样地转过身去,毫无顾忌地把背后朝向了江倦,后者迟疑了一下,没有计较他方才的口无遮拦的仇。
  比起这个,他更在意的是抬眼那一瞬看到的,萧始微微俯首的动作。
  他确信,萧始在刚刚那一刻,是想借机吻他的。
  可他不会点破,也不会过早让他们尴尬的彼此都下不来台,导致后续的工作无法进行。
  萧始脸皮厚,但他不行。
  萧始不懂事,但他得懂。
  池清扒着更衣室的门往外窥视,萧始从身后一拍他,就吓得他魂儿都要没了,惨叫一声,差点两眼一翻昏死过去。
  萧始装模作样给他掐了掐人中,叹道:“这孩子,胆儿太小了,还是尸体见的不够多,得多练练。”
  池清一听这话险些哭出来,赶紧推着萧始往解剖室去。
  进门之前,后者特意敲了两下门,还被脚下的灭火器绊了一下,看起来池清跑出来的时候确实是给吓坏了,生怕里面的东西跑出来,只能用走廊里唯一能拿到的东西堵了门。
  江倦无奈道:“且不说灭火器的重量能挡住什么,这门是往里推的,你就算放在门口也没用,顶多是绊一下走路不看脚下的傻子罢了。”
  那傻子朝他“嘿嘿”一乐,“傻怎么了,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你嫁了也得跟着傻。”
  江倦在心里暗骂他一句,没心思跟他在这儿扯淡,把灭火器挪开之后便推门而入。
  萧始数落着躲在他身后不敢出来的池清:“学学人家。”
  池清退远了几步,往门口一蹲,捂着眼睛不敢进去,等萧始跟进解剖室的时候,江倦已经挽起袖子站在解剖台前,那刚从现场送回来的遗体一动不动躺在上面,让整个室内充斥着一股死气。
  “给我拿双手套。”
  “别啊,脏活累活让前夫干就行了,你在旁边站着就行。”萧始把江倦往身后一拉,还惦记着刚刚没能得逞那一吻的遗憾,趁机回过头来想再吻他一下。
  江倦无比淡然地看了他一眼,就在萧始凑上前去的时候,他眼中倏地流露出了惊愕和茫然。
  “前妻,你知不知道自己这副样子真的很诱人,总会让我想起初见时,你的那份懵懂和青涩。”
  “这么大的尸臭味也有心思调情,萧法医好雅兴。”
  “那是当然,跟你在一起,我什么时候都有兴致,又不是倦怠期,你说是吧前妻。”
  江倦的眼睛一直盯着解剖台上的尸体,直到萧始捏着他的下巴让他转过头来。
  “他……刚刚动了一下。”
  “不想被索吻也别用这么不入流的借口拒绝吧?”
  “他真的动了!”江倦推开萧始站到遗体身侧,探手想去摸摸遗体的腹部,却被萧始猛地抓住了手。
  “我相信,但你现在没有防护,万一传染了什么病菌,之后我就有的忙了,所以要么换衣服,要么退远点儿。”
  正当僵持时,那遗体的腹部又动了一下,向上鼓起又迅速塌了下去,这下连萧始都看得清清楚楚。
  他知道江倦第一时间肯定是要确认遗体是否真正死亡,探了遗体的颈动脉后肯定道:“死了,绝对是死透了。”
  “但你也……”
  “我看到了,所以现在就要进行尸检。你如果一定要留下就戴上口罩和手套,顺便把池清叫进来。”
  此刻他脸上的玩笑轻浮荡然无存,敛容正色总算是拿出了工作的态度。
  江倦点点头,出门换了身衣服,把池清拎了进来,那小子哭的眼睛都红了,硬扒着门框不肯往里进,“我不去,放开我呜呜呜呜……前妻,你就放过我吧,我不干了,我明天就辞职,我再也不当法医了,我想回家……”
  “臭小子,还有没有点儿出息了,明天回家今天也得把活干完,给我过来!”萧始拧着池清的耳朵把人扭到了解剖台前,低声威胁:“我再警告你一遍,他是我前妻,你再喊错一句,我就把你和床上那位绑一起扔冰柜里。”
  “萧法医,您饶了我吧……”
  “我问你,刚刚他是怎么动的,你是不是被熏出幻觉了?”
  “怎么可能!我看见他喘气了!”池清大声辩解。
  “怎么喘的,胸部动还是腹部动?”
  “……没记错的话,应该是腹部吧……我当时只顾着逃命了,哪还顾得上注意这个……”
  “去把工具拿来,现在开始验尸。”他回过头来对江倦说道:“在现场的时候我检查过,死者身上没有明显的外伤痕迹,初步怀疑是毒杀或溺水,但现场环境恶劣,没有条件进一步检查。在开刀之前,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江倦从下方掀开盖住尸体的一次性医用无纺布,隔着橡胶手套摸了摸死者大片发黑腐败的小腿,“依照现有的细节,你觉得他死了多久?”
  “不好说,速冻会影响尸僵和尸斑的形成,光从尸表状态来看的话,我觉得他可能……”萧始翻了翻死者的眼皮,“不超过一天。”
  “啊?”池清发出了难以置信的声音,“尸体的腿都腐烂成那样了,在这个季节里,怎么看都像是死了好几天的样子啊。”
  萧始抬眼瞟了他一眼,“小兄弟,你是不是到现在都没胆量正视这具真正死于非命的尸体?”
  池清舔了舔嘴唇,没敢答话。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各位看文的小可爱~
  感谢惩哥今天炸毛了吗打赏的1个地雷。
  感谢投喂!!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