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龟后我拯救了世界——醉柠檬
时间:2022-08-14 07:51:58

   养龟后我拯救了世界
  作者:醉柠萌
  文案
  现代小丹师顾苏里和几个倒霉蛋误入了奇诡秘境,意外地与一只宠物龟绑定,从此生死同命。
  小乌龟神魂缺失,病病恹恹,随时像要当场去世,为了保命,顾苏里任劳任怨地养活了它,哪怕它人格分裂、醋精附体,死心眼地认定他是它的夫人也没想过把它抛弃。
  血月世界,灵异空间,神庙逃亡……攻克了一个个秘境后,顾苏里成为了两个世界的救世主,肩负起拯救世界的重任。
  唯一的问题就是那只人格分裂越来越严重的小乌龟。
  顾苏里:昨晚有人偷亲我,是谁呢?
  龟龟:我怎么知道是谁?
  顾苏里:盯——
  龟龟:假装吐泡泡.gif
  食用指南:①攻有人性、神性与魔性(还有龟性?),白衣如神,黑衣如魔,勉强算三人格②一点点恐怖,主要是怪诞,有许多秘境副本,奇幻修仙末世萌宠(?)文
  内容标签: 强强 仙侠修真 无限流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苏里,罗元绪 ┃ 配角:甘亦风 ┃ 其它:升级流,奇幻修仙
  一句话简介:两个世界的救世主,玄武神的爱人
  立意:黑暗无法避免,但光明永远都比黑暗要多
 
 
第1章 
  作为个点亮厨艺技能的生活小能手,顾苏里在A大,可谓是炽手可热。
  每当他在宿舍里做点儿什么,香味总会勾引来隔壁,甚至是隔壁的隔壁,整三层楼的同学围观以及蹭饭。
  但是这一回却出了点儿状况。他今早煲好送出去的药汤,连汤带盒地被他的舍友甘亦风发现扔在了垃圾桶里。
  好巧不巧,就是他们对面寝室门口的垃圾桶。
  “不就是有几个臭钱吗?我家也有钱,我怎么没他那么嘚瑟!”甘亦风从上午气到现在了,跟顾苏里进了校门口的宠物店,还在生气,“我刚问过柯文斌舍友了,他们都想尝你的手艺,是柯文斌硬抢过去扔掉的,你说他怎么就那么事儿妈呢?”
  “扔了就扔了吧。”顾苏里却不在意,从随身锦囊中掏出颗丸子,掰碎了放进宠物店门口最大的鱼缸里。
  鱼缸里的小乌龟很迅速地就把他丢下来的丸子碎块吃掉了,一双小眼睛乌溜乌溜的,抬起头渴望地盯着他看。
  顾苏里怜爱地点了点它的脑袋尖,又给它掰了一颗。
  “他明显是针对你!”甘亦风却道,“我真搞不懂,咱班里条件不好的多了去了,你家又不穷,柯文斌干嘛老是穷鬼穷鬼地叫你?”
  “这大概就是同行相轻吧。”顾苏里漫不经心地道。
  甘亦风一怔:“啥?”他们虽是同学,可还算不上同行吧?
  “咳!”顾苏里清了清嗓子,转移话题,“你不是要去看小狐狸吗?快点儿去看吧,等我们回去午休就结束了。”
  甘亦风叹了口气,说:“真不知道你看上这只龟哪点了,这么痴迷。”光秃秃的水生动物,怎么看怎么都没有他的红狐狸好看。
  等甘亦风进去了,顾苏里才将灵气凝集在指尖,传入小乌龟的体内,助它化开药性。
  小乌龟用尖尖的嘴部碰了下他的手指,回赠给了他一点灵气,摊开四肢,就在水里呜噜呜噜吐泡泡了。
  顾苏里是三天前发现的这只龟,那时这家宠物店刚开张,店主人把好多开了灵智的灵兽放进了店内的笼子里。
  摆在门口的笼子和水缸里的都只是普通的宠物。唯有这只龟,明明有修为,可却因为内丹受损,活不长久,店主人就把它和普通的宠物龟放在一起,想就这么把它给卖了。
  顾苏里一见它就喜欢上它了。
  这小乌龟不过巴掌大小,乌黑发亮的龟甲,三条脊棱凸起,像嶙峋的钝了的锯齿。龟壳边沿与三条脊棱一样是白底红边的条纹,白色是亮白色,红色则是火一般的艳红。当它懒懒地伸出黑漆漆的头部,两条同样亮白赤边的条纹从颈部延伸到尖尖的嘴部,红黑白三色对比,更添了几分艳丽慵懒的味道。
  真漂亮!顾苏里心想,他若这么和甘亦风说,甘亦风绝对会认为他疯了!那不过就是一只龟!可顾苏里却能花数个小时注视着它伸出一只jiojio,然后像老旧的收音机般拉长了调子,慢悠悠地,再伸出另一只jiojio。
  怎么能这么可爱呢?
  小龟龟抬起小脑袋,在水里“呜噜呜噜”吐出一连串的泡泡,要是它的价格也可爱点儿,能少一个零甚至是两个零,那就完美了。
  “喂,顾苏里,你不会想偷东西吧!”柯文斌穿了件一看就价值不菲的白衬衫,双手插在长休闲裤口袋中,不紧不慢地从校门口走了过来。
  现在是六月下旬,顾苏里虽然不怕冷热,但也融入集体穿了短裤短袖,只柯文斌不管这些,还是穿着一看就很热的长衣长裤,半长不长的短发,一双凤眼斜挑着,望着他的眼神带着点嚣张的刻薄。
  顾苏里收回手,二话不说就准备离开。他向来不会和他纠缠的,但柯文斌见他要走,就故意走到了大鱼缸前,扯开嗓子叫道:“老板,这只乌龟怎么卖啊!”
  店主人本在屋里扇电风扇的,听见他的吆喝就穿了件白色的背心跑了出来:“哪只?”
  顾苏里扭头,柯文斌得意地冲他扬眉,指着
  最大的鱼缸:“那只!”
  “那只龟啊。”店主人道,“那只龟一万五千块!”
  柯文斌便笑着对顾苏里道:“只要一万五千块,顾苏里,你刚才摸了半天了,买不买啊?”
  顾苏里抿唇,冷冷地瞪了他一眼。他长了双很招人的桃花眼,眼底一对卧蚕,不冷脸看人时总会透出些无辜的艳来。
  唇若含珠,色如春花——哪怕冷着脸看人也别有风情!
  柯文斌不自禁地沉浸在他的美色里,店主人小声问他:“这位……小兄弟,你要买吗?”
  “当然不买。”柯文斌定了定神,就换了副嫌弃的口气道,“这只龟病恹恹的,丑死了,谁会喜欢这种丑兮兮的玩意儿?也就只有穷鬼没见过世面,才看得上它!”
  顾苏里没好气地横了他一眼:“你无不无聊?”心下却因他没真买龟而松了口气。
  甘亦风听见动静跑了出来,一见到柯文斌就气愤地道:“柯文斌,你又想干嘛?我告诉你,小苏他脾气好,不代表就要受你欺负。你三番四次针对他,我们的忍耐可是有限度的!”
  柯文斌扫了甘亦风一眼,如果说他对顾苏里的态度是居高临下的话,那他对甘亦风几可称得上是漠视。
  “你报了李教授的项目,对么?”柯文斌又问顾苏里。
  顾苏里蹙眉,说:“这与你有关吗?”
  “当然。”柯文斌勾了勾嘴角,凑到他耳边低声说,“只要我一句话,李教授就会把你踢出这个项目。顾苏里,识时务者为俊杰……”
  甘亦风气愤地把柯文斌推开了。
  柯文斌理了理自己的衣领,对顾苏里说:“最迟下周一,我要你的答案,顾苏里,你可别让我失望啊。”
  ※
  回寝室的路上,甘亦风激情辱骂柯文斌,百八十句都不带重样的。
  顾苏里心事重重地落在他身后,走到半路,道:“小风,你先回寝室吧,我去找一趟班主任。”
  甘亦风不由道:“如果他真向李教授那边施压,我就让我爸给学校打电话!”
  顾苏里摇头,道:“没那个必要。”
  甘亦风虽然背景不俗,可和柯文斌的圈子却没什么交集。普通人都以为柯文斌只是富一点的富二代,却不知柯文斌真正的底气,是他来自修仙八大家的柯家。世俗中多数利益往来,都离不开人情与权钱,但在这个圈子里,与世家有交情,等于自己的生命多了一层保障。
  没人会敢得罪他们的,顾苏里也不想连累李教授。
  甘亦风只道顾苏里有办法解决,点头道:“李教授性格刚得很,肯定不会向柯文斌妥协的。”
  顾苏里心中暗道,就是因为刚才麻烦。他本来还想利用这个项目挣奖金买龟龟的,现在看来,得想其他办法了。
  顾苏里去找班主任赵宏,决定退出那个项目。班主任赵宏却不在办公室,只有他五岁的小女儿赵安琪穿着公主裙,扎着小辫子在走廊外跑,和他撞了个正着。
  “呜呜呜……”女孩摔了个屁股墩,眼睛一红便掉了金豆子。
  顾苏里忙把她扶起来,半蹲下去拍了拍她的小裙子,“对不起啊安琪,是哥哥没看路……”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水果糖,“不哭不哭了好吗?”
  赵安琪接过糖,抹抹眼睛还真不哭了。
  “顾哥哥是要去找我爸爸吗?”她剥开糖纸含了五六颗糖,腮帮子鼓得像只小松鼠。
  顾苏里道:“是啊,老师不方便吗?”
  赵安琪奶声奶气地道:“有大领导来了,爸爸被龚叔叔叫去开会了。”
  “这几天是出什么事了吗?”顾苏里皱眉问。
  上头频繁有大领导来,而他们学校,如果他没有观察错的话,至少百分之七八十的学生脸上都有黑气。
  他是个炼丹师,原本不该给普通人做药膳的,只是他的同学不是普通的精气不足,更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吸走了。
  赵安琪懵懂地摇头,只说:“爸爸让我去找妈妈。”
  顾苏里闻言,牵着赵安琪,把她送到了一楼的会计室,赵安琪的妈妈就在那里工作
  ,临近假期,忙得连招呼他都有些匆匆忙的。
  晚上,因为喝了补精益气的药汤,顾苏里和甘亦风都睡过了头。醒来的时候,一看手表,已经九点四十五分了。
  只差十五分钟,学校食堂就要歇业了!
  他们赶忙爬起来,一溜烟儿地跑去食堂吃饭。
  班主任赵宏正在食堂门口和人打电话,看见他俩,还和他俩打了个招呼。
  他们也和他打了招呼,才进门。
  “宋老,我再敬您一杯!”
  顾苏里听见系主任龚建平响亮的嗓音,还有两个扎眼的黑衣保镖,笔直地站在食堂唯一还开着的炒面店外。
  店外的一张小方桌上坐了个衣冠朴素、形象清濯的老人家,系主任龚建平正殷勤地为老人家倒酒。
  “顾哥哥,风哥哥!”店里的赵安琪眼尖地发现了他俩,高高兴兴地跑了出来。
  甘亦风意外道:“小安琪怎么一个人在这儿,师母没陪你吗?”
  顾苏里把个头不到他腰部的小丫头抱起来,赵安琪就委屈地咬着手指说:“妈妈回家了,爸爸带我来吃饭,他说他要接电话,就让我一个人先进来。”
  顾苏里听见她小肚子的叫声,就和甘亦风先去橱窗那儿要了几个面包。橱窗里剩下的面包蛋糕已经不多了,赵安琪喜欢吃奶油,他们就把有奶油的都买了下来。
  “三份牛肉炒面,两份辣一份不辣!”顾苏里抱着赵安琪,和甘亦风坐到了赵安琪原先的位置上。
  没过多久,老板娘黄秋姑带着热情的笑容托着个大托盘来了:“牛肉炒面来啦!”
  一向吊着眼睛看人的黄秋姑竟如此热情,看起来那老人家当真来头不小。
  顾苏里暗自嘀咕,他和甘亦风都饿得狠了,吃面的速度很快。
  赵安琪胃口小,又吃过面包,只吃了两口就吃不下了。
  “爸爸怎么还没来呀。”小孩儿吃饱了就觉得困,靠在顾苏里的肩上脑袋一点一点的。
  顾苏里抱着她,也有点奇怪:“都半小时了,老师还没打完电话吗?”
  “可能真是有什么急事吧。”甘亦风没在意。
  那厢老头和系主任还在喝酒,系主任叽里呱啦的,老头却带着疏离有礼的笑,一双眼炯炯有神,喝了几杯白酒都没见醉意。
  龚建平用领带擦了擦稀疏的脑门,冲店里喊:“老板娘,再来一份炒牛河!
  黄秋姑应声,从冰箱里拿出食材打火。
  “啪嗒”几声,火没打着。
  “奇怪?我昨天明明检查了,煤气还有很多啊……”黄秋姑几次打火失败,额上冒出了细密的汗珠。
  龚建平不由抱怨道:“怎么搞的,一点小事都做不好!”
  黄秋姑继续按煤气开关。
  顾苏里倏忽抬头,盯着离他们最近的侧门口,一股阴冷的气息从门板下的缝隙中涌进来,迅速地向他们这里蔓延。
  甘亦风发现他神色不对:“怎么了,小苏?”
  顾苏里还没开口,“噼”地一声,食堂里仅剩的几盏灯灭了,四下里顷刻就被黑暗给吞没。
  “我艹!”龚建平吓地直接叫了出来。
  顾苏里捂住怀里睡着的赵安琪的耳朵,打开手机的内置手电筒。
  甘亦风“嗖”地一下就挤到了顾苏里身边,抱紧了他的胳膊。
  两个保镖和龚建平都弄亮了手机,龚建平干笑着向老人解释:“可能是电闸跳了。”
  老头以眼神示意他,龚建平就对顾苏里他们道:“同学,还有老板娘,宋老让你们跟我们一块儿出去!”
  顾苏里忙抱着赵安琪与甘亦风还有黄秋姑一块跟了上去。
  越到门口阴气越重,顾苏里心里一突,甚至不知该不该出这个门。这阴气和他在同学脸上发现的黑气太像了,只是食堂三个入口都在往里灌阴气,若留在里面,实在是坐以待毙。
  在身处黑暗的恐惧驱使下,一行人很快就到了门口。
  走在最前方的保镖推开了门,“嗡”地一声,响起的并不是门轴转动的声音,而是他们各自的耳鸣。
  他们甚至还没看清楚门外的景象,眼前一黑,就都失去了意识。
 
 
第2章 
  兴许只有一两秒——因为他们失去意识了却没有倒下去,所有人又睁开了眼。
  紫色与橘红色的光线从云层上空折射下来刺痛了他们的眼睛,他们站在片碎石沙滩上,眼前是一大片稀奇古怪的灌木树林。无数丰盛的果实缀满了矮小的灌木丛。不远处的大树们极高,树冠被云雾遮掩,一眼望不到顶部。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