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朋友是流浪猫——陈灵宣
时间:2022-08-13 08:33:18

   题名:我的朋友是流浪猫
  作者:陈灵宣
  简介:在澄灰短暂且波澜起伏的流浪生活中,
  他打过狗、追过鸟、翻过垃圾桶,
  也认识了一只凶悍如虎的流浪猫朋友。
  ————————
  HE 拟人 轻松
  内容标签: 欢喜冤家 甜文 市井生活 萌宠
  搜索关键字:主角:澄灰,阿夜 ┃ 配角:豆丁 ┃ 其它:童话
  一句话简介:我的朋友是只凶猫猫
  立意:一个关于流浪世界的小故事
 
 
第1章 牛肉饼
  阿夜蹲在墙头上,低下头,就看见澄灰暴揍一只白色京巴。
  那只京巴长得憨憨傻傻的,现在则耷拉着个脑袋不敢动弹,尾巴紧紧地夹在两条后腿中间,澄灰的猫爪子就一下又一下毫不留情地敲在他的脑袋上,打得邦邦作响,那声音阿夜能听得一清二楚。
  这只京巴被揍的原因很简单,是因为他嘴馋。
  一分钟之前,这只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钻出来的憨憨京巴,很自来熟地凑到澄灰身边,又用舌头舔了一下澄灰刚从饭店后门拖出来的半张牛肉饼,澄灰转过头怒怒看着他时,他还很单纯地摇了摇尾巴。
  然后这只京巴就为自己欠兮兮的行为付出了惨痛代价,并且感受到了这个世界的险恶。
  澄灰捶了半天终于捶累了,停下动作,甩了甩酸痛的爪子,那只可怜的京巴就逮住这个难得的空当,炮弹一样窜了出去,转眼就消失在了小胡同的尽头。
  不大一会儿后,豆丁的笑声隐隐约约从小胡同外面传来,阿夜听见他说道:“你咋被打成这样啊?谁啊?澄灰干的啊?澄灰啊,澄灰就是一只黄白色的猫。真是他干的啊,哈哈哈哈小兄弟,你说你没事儿惹他干啥?被打了吧!”
  澄灰向胡同外瞥了一眼,撂下他打狗用的那只爪子,叼起地上的半张牛肉饼,不过牛肉饼有点儿大,澄灰只能拖着它四爪分开迈着八字,大摇大摆地往前走,走到半路的时候忽然停住,回头看了一眼,目光在阿夜的身上滞了一下,但只一下就移开了,继续拖动他的“战利品”离开这条小胡同。
  阿夜目送澄灰离开后,轻巧地跳下墙头,行走在光线黑暗的狭窄胡同里,他黑色的皮毛几乎和胡同内的阴影融为一体,直到迈入胡同口的阳光中,他匀称且流畅的身形才一览无余地显露出来。
  “阿……夜……哟……”
  豆丁懒散的声音从胡同口的另一侧飘过来。
  这只微微有些肥胖的金毛犬正翻着肚皮仰躺在台阶上晒太阳,模样很是享受,口水正顺着他的嘴边如胶水般粘稠地落在地上,他的脖子上还拴着一条褐色的,皮质的狗链子,皮链子一直延伸到台阶上五金店的玻璃门把手上。
  “下午好啊!”豆丁向阿夜问候道,他经常被主人这么拴着,活动受限,深感无聊,于是就逐渐从最开始的机灵狗子变成了现在的懒怠话唠。
  “阿夜你知道吗,今天上午一共有四百二十六个人从我家门口经过,但是只有一个进来了,来买铜锁的,那个傻货差点儿踩到我的尾巴。哦对了,他身上还有股烟味,我闻得出来那是大旱烟,这年头居然还有人抽那玩意……”
  “那只京巴哪儿去了?”阿夜打断豆丁,开口问道,他对豆丁今天上午的经历完全没有兴趣。
  “京巴?哦!京巴啊!”豆丁翻过身来,问道:“你是说刚才被澄灰打了的那只?”
  阿夜答道:“对。”
  “跑掉了啊。”豆丁用大舌头舔舔嘴巴,“他应该不是附近住户的狗,可能是乱跑过来的吧,反正我之前没见过他。诶,你也知道的,我记性可好了,附近的狗没有我没见过的,每家的门牌号我都记得,我给你背哈……”
  阿夜抬起黑黑的爪子,无奈道:“好了好了,没谁要听那种东西。你少说点话留点水分吧,唾沫都要洒一地了。”
  豆丁就垂下眼睛看了看地上一圈儿洇湿的痕迹,莫名感觉有点儿口渴,再抬起眼皮去看阿夜的时候,发现他望着街路尽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豆丁眨了眨眼皮,忽然问道:“阿夜,你和澄灰……还没和好啊?这都过去多少天了?”
  阿夜回过神,他有一双很漂亮的黄绿色眼睛,只不过在阳光强烈的时候,瞳孔细成一条缝时看起来有些凶。
  “继续数你的行人吧,不要多管这些有的没的。”阿夜说道。
  “我不数了,累得慌。”豆丁再次翻开肚皮,爪子在自己眼睛上蹭了一下,他的眼皮上有一道细小的疤。
  豆丁接着说道:“虽然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澄灰就打过我,但那家伙最近可越来越凶了哦。是什么原因啊?狂犬病了?还是咋的了?我可以不管啊,但你得管管……啊……啊哈……就是那个地方,使劲儿挠挠……舒服啊……”
  豆丁说到一半的时候,有两个小孩跑过来摸他柔软得像是史莱姆般流淌的肚皮。
  阿夜则快速地跳走,免得也落入两个孩子手里成为玩物,他顺着屋顶向东走,很容易就再次找到了澄灰。
  澄灰他喜欢温暖的地方,也喜欢坐在被废弃的泡沫板上面,半张牛肉饼就摆在他的身前,但是他并没有开始吃,而是在很认真忘我地舔着自己的爪子。
  阿夜刻意弄出了一点声音,抬爪将房顶上的一块小石头扒拉到地上去,石子弹跳两下,最后落在澄灰面前不远处,澄灰舔爪子的动作便顿了一下,看了看滚落到自己面前的小石子,目光再往前挪一挪,又看见了从屋顶跳下来的阿夜。
  澄灰将举在嘴边的爪子撂下一点儿,指了指身前的牛肉饼,说道:“我是不会和你分享这个的。”
  “我知道,我不是为了这个来的。”阿夜说道。
  澄灰将爪子彻底撂回地面,淡棕色的眼睛望着阿夜,等待他的下文。
  “我是想提醒你要遵守规则。”阿夜继续说道:“作为流浪猫,不要主动招惹其他动物。还好那只京巴没什么脾气,看起来也没什么靠山,如果你真惹到了一条有势力的狗,比如一直觊觎这个地盘的第二街区的那些家伙们,那咱们俩现在可能就是死猫了。”
  澄灰显得有些不耐烦,转过身去,留给阿夜一个后背,继续舔着他的爪子。
  阿夜缓慢叹出一口气,绕了个圈儿,再次出现在澄灰面前,澄灰极不情愿地抬眼皮瞄了他一眼,问道:“又干嘛?你说教起来还没完了?”
  “不是。”阿夜顿了顿说道,声音缓和了很多:“这次想说……我有点饿了。”
  “自己找吃的去,别来烦我。”澄灰很无情地说道,又转过身,伸爪子按住面前的牛肉饼,力气大到在上面按出了一朵小梅花。
  阿夜见状没再说什么,也没去碰澄灰的牛肉饼,再次跳上屋顶,身影很快就消失不见。
  阿夜离开后,澄灰不屑地“嘁”了一声,低头在牛肉饼上咬了一口,一股焦糊油腻的味道混着一点儿快要散尽的肉香气,他算是知道这块牛肉饼为什么会被扔掉了,澄灰只能边咬边嘟囔着:“流浪猫守则第七条,为了生存,不能挑食也不能浪费食物。”
  半块牛肉很快饼下肚,澄灰长出一口气,而后听闻有人叫他,那是个他能轻易从其他声响中分辨出来的声音,澄灰犹豫了一下,还是向那个声音跑去。
  胡同外,有个姑娘蹲在街边,手里捏着两个猫罐头,澄灰跑到她面前,在距离她两不远的距离蹲坐下,仰起头来看着她。
  “小澄灰,我又来看你了。”姑娘说道,脸上笑意温暖,她抠开两个猫罐头放在地面上,向前凑了凑,摸了摸澄灰毛茸茸的脑袋,一如既往地絮絮叨叨,“最近玩得开心吗?你看起来好像又瘦了一点啊,自己要注意安全哈,偶尔要回去看看我,家里还留着你的一堆玩具呢。”
  姑娘转头四处看了看,又问道:“诶?那只黑猫呢,今天怎么没看见?算了,那只要是不来,两个罐头就都归你吧。嗯?吃啊,你怎么不动地方?”
  澄灰没法告诉这个姑娘自己刚吃完半张牛肉饼现在撑得厉害,只是任由姑娘的手掌在他的脑袋上摩挲着,姑娘又跟他说了不少鸡零狗碎的事情,最后才道:“那我今天就先走了哈,下次再来看你,澄灰啊,嗯……照顾好自己哈。”
  姑娘说完才恋恋不舍地离开,澄灰盯着面前的两个罐头。
  远处,豆丁被主人松开了狗链子,开始了每天难得的一小时自由活动时间,他先是追着自己的尾巴跑了一会儿,而后直直朝着澄灰跑来,准确地说是朝着他面前的罐头跑来,并且在距离罐头两厘米的时候艰难刹住脚步,转过头看了看澄灰,眼神里带着讨好。
  澄灰瞥了他一眼,点点头,接着说道:“吃吧,不过你只能吃一个。”
  豆丁哈哧一声趴下去,不出几秒钟的功夫就把其中一只猫罐头舔干净,又用他宽大的舌头舔舔嘴巴上的残渣,这才起身说道:“谢啦。”
  “哎,回来。”澄灰叫住马上打算跑走的豆丁,用爪子点了点地上的罐头,“这个,替我带给那只黑猫,就说是我那个前主人给他带的。”
  “哈!”豆丁笑道:“不至于吧,你现在连他的名字都不愿意叫了?”
  澄灰半耷拉下眼皮。
  “啊好好好,我不多嘴了,一个两个的,都不愿意听我说话。”豆丁叼起另一只罐头含在嘴里,含糊不清地说道:“阿夜应该四去巡逻领地惹,我转两圈后要四没看见他,介个就归我惹。”
  “随便了。”澄灰说道。
  豆丁快速跑开,耳朵随着欢快的步伐上下飞动,澄灰打了个大大的呵欠,目光不经意地落在了公交站台的电子引导牌上,那上面有年月日和具体的小时分钟,澄灰盯着那一串数字发了会儿呆,才惊觉自己来到这里已经整整一年了。
 
 
第2章 高傲
  一年前,在同样的地方,在差不多的时间点,澄灰第一次见到阿夜。
  那个时候的阿夜刚刚和第二街区的两条野狗打了一仗,嘴边还挂着殷红的血沫子,格外渗人。
  而那一仗堪称惨烈,两狗一猫均有负伤,这场仗最后以阿夜一口咬穿对方的肚皮而告终,两条受伤的狗在疼痛的驱使下骂骂咧咧落荒而逃,阿夜则在盛怒未消的时候看见澄灰不要命似的走到他面前。
  “你也是来找死的?”阿夜凶狠地看着面前还系着粉红色项圈的同类。
  “我不是来打架的。”澄灰不遮不掩,开门见山地问道:“我想要跟着你,可以吗?”
  阿夜被问得愣了一下,而后嗤笑一声,声音里满含鄙夷。阿夜并不回答他,或者说根本不屑于回答他,转身离开,只是走路时因为伤口的疼痛,身形在微微摇晃,即便阿夜已经在极力地抑制自己摇晃的幅度,澄灰也能轻易地看出对方的吃力,他想上前支援一下,但爪子刚往前蹭了一下,阿夜就猛地回头,露出他尖尖的、还染着些血色的锋利牙齿,抬爪子指了指澄灰的脚下。
  “你脚下的这块地砖之后就是我的地盘,你要是敢迈进来……”阿夜说着亮了亮他爪子上尖利的指甲,“自己承担后果。”
  澄灰望着那只浑身漆黑、性情暴戾的猫,一时不知道该进还是该退,这时候他看见一只肥嘟嘟的金毛狗从远处飞奔而来,边跑边喊着阿夜的名字,跑近后一口叼起阿夜又飞奔着离开,阿夜也没躲,澄灰总觉得自己还看见他长舒了一口气,而澄灰那时爪子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选择忽略阿夜的警告,跟上那只飞奔的金毛,一路跟到某个寂静的胡同之中,才瞧见那只大金毛将阿夜放下。
  阿夜甩了甩脑袋,他的脖颈后面洇湿了一大块,上面沾的是金毛的口水。
  金毛犬豆丁放下阿夜后就开始絮絮叨叨,说道:“阿夜啊,你怎么每次打架都跟不要命似的,那两个家伙也是够没种的,每次都趁我被拴着的时候来惹你,下回啊,下回你把他们俩往我家门口引,看我不一口咬死他俩的。”
  “算了吧,你家隔壁的小哈巴狗都能把你欺负哭。”阿夜用爪子蹭了蹭嘴角的血沫,声音变得有些沙哑,“不过谢谢你。”
  “我哪有哭啊,我那是不跟一般狗计较。”豆丁低了低脑袋,轻咳了一声,把尴尬的话题略过去,转而关心自己的猫朋友,问道:“阿夜你伤得重不重啊?”
  “没什么大事,歇一晚上就好了,那两个狗崽子伤得比我重,一时半会应该不会回来寻仇。话说回来……”阿夜这时微歪过脑袋,目光越过豆丁的身躯,看着跟在他后面的澄灰,向澄灰问道:“你,是真不怕死对吧?”
  豆丁这个时候才意识到自己身后还跟着一只陌生的猫,他转过身来夸张地“哇”了一声,然后好奇地望着澄灰,低下头想要靠得近一些,澄灰却向后躲了两步,躲开空气中飘飞的狗毛,没怎么搭理豆丁,而是试探性地向阿夜走去。
  阿夜没动,只是目光寒冷如冰,看着澄灰停在他面前一步远的距离处。
  澄灰有些紧张地清了清嗓子,说道:“让我跟着你吧,你看起来伤得也不轻,不会那么快就痊愈,我想说如果……如果再有狗来挑衅,我还能帮你打两拳。”
  “你?凭你一只养尊处优的家猫?”阿夜声音轻蔑,目光落在澄灰的项圈上,问道:“说说看,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儿,是吃得太多被主人遗弃了?”
  “不是遗弃,我是自己跑出来的。”澄灰说道。
  “那就还是吃得太多,把自己撑得没事儿干。”阿夜晃了晃脑袋,说道:“你这样的猫我见得多了,觉得自己被困在那个小小的房间里太过无聊,所以就想出来体验一下流浪的世界,但是我告诉你,流浪者世界的残酷程度远超你的想象。小家猫,听我的,趁你还没陷得太深,赶快回家吃奶去。限你三秒钟,在我眼前消失。”
  澄灰听完阿夜说的话,干脆蹲坐在原地以显示他的决心,说道:“我不是一时冲动才跑出来的,我也不是你眼里那种懦弱不堪的家猫。”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