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修真游戏搞基建——柠檬冰牛奶
时间:2022-08-12 10:05:26

   我在修真游戏搞基建
  作者: 柠檬冰牛奶
  文案
  【基建+第四天灾】
  东山村有句老话叫天黑别出门!
  夜晚降临,大地灰雾弥漫。
  妖魔肆虐,鬼魅横行,人间生灵涂炭。
  林翔附身村头土地像,成为一方祭灵。
  一筹莫展之际,他发现自己竟然能召唤玩家!
  于是这个诡异世界出现了一群杀杀杀、冲冲冲的人类。
  他们不怕死不怕苦不怕累,就怕没任务没经验。
  …
  邪祟:好多新鲜生灵啊,肯定美味至极。嚣张、跋扈,叉腰!
  玩家:哪里有妖魔鬼怪?放着让我来!
  邪祟:你们别过来呀!无辜、弱小、害怕、瑟瑟发抖ing
  玩家:不要跑,又不杀你,就是让你去搞建设而已。
  邪祟:我们邪祟永不为奴,除非包吃包住!
  林翔:我家大门常打开,开怀容纳天地,欢迎妖魔鬼怪积极加入。
  …
  听说东山来了个狠角色,专抓妖魔鬼怪搞基建,
  被迫营业的腰鼓精、唢呐怪,稻草人既要种田又要驱赶鸟兽,还有每天半夜砌墙的淤泥怪。
  短短时间就将一个小山村建设成为大城市。
  …
  试问祭灵哪家强?东山村头找林翔!
  诡异世界,从召唤玩家守护小山村开始。
  内容标签: 种田文 系统 爽文 基建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翔 ┃ 配角:接档文《全球卡牌时代》《神话学院》求收藏 ┃ 其它:基建求生文《全球领主时代》完结可宰杀!
  一句话简介:召唤玩家守护并建设小山村
  立意:保护天下百姓免受妖魔迫害
 
 
第1章 祭灵(1)
  “走开!”
  “快滚开!”
  “把太阳吐出来啊,怪物!”
  东山村的村民们拿着锣鼓、脸盆甚至板凳、扁担使劲儿敲击。
  天空中那轮明亮太阳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少了一角,看起来像是被啃过的大饼。
  这才六月时节,村民们却感受到一丝寒意。
  缺失部位越来越多,仿佛有擎天巨魔要硬生生吞噬掉这人类赖以生存的太阳!
  “天狗食日了,快点燃爆竹!”
  “动起来动起来。”
  “这太阳要是被天狗吃掉,我们就真正要被黑暗跟诡异吞噬了!”
  身着粗布麻衣的村民们惊慌失措,强行让自己镇定。
  手持木拐老人王修远中气十足喊道:“村里的男人们都拿起武器,女人跟小孩继续敲锣打鼓吓跑天狗,我跟村长一起去村头找祭灵大人求助。”
  “是!”
  “遵命!”
  他们是太阳的信徒,秉承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古老传统。因为只有在阳光照耀的时候,村子外面那些恐怖存在才会短暂消失。
  一旦太阳消失的话,整个世界都将陷入恐怖的黑暗与诡异当中。
  村长王明海是个身材壮硕的中年人,他听着耳畔不断响起的锣鼓、鞭炮、叫嚷声,国字脸上带着些许忧虑。他扭头看了看旁边的老人,开口询问道:“族老,祭灵大人还是没任何响应吗?”
  “哎,都快小半个月过去了,祭灵大人一直都不给回应,希望这次祭祀能唤醒大人吧。”
  王修远叹息一声,刚刚在村民们面前信心十足,现在却流露出深深地无奈。
  “祈祷这次天狗食日时间稍微短一些,我们已经点燃了十多个火堆,并且将镇邪符都贴在村头村尾,如果来犯的阴魂、邪祟不多,应该能坚持住。”王明海握紧腰间的长刀,眼神里全是凶悍。
  两人走过一间间的黄土搭建而成的茅草土屋,原本滚圆的太阳只剩下一小半了,巨大阴影从天空中投射下来,逐渐覆盖住山川湖海。
  夜枭渗人叫声突然出现,整个东山村外看起来俨然已经是一片黑暗。
  王修远打了个哆嗦,忍不住加快脚步。
  村头的土地庙跟周围那些茅草黄土屋对比强烈,竟然是青砖红漆瓦房,甚至大门口还有一对门联,“庙小神通大,天高日月长”。
  土地庙是民间最常见的庙宇,绝大部分都只是在野外用石头垒起来的小破建筑,稍微好点就是用砖石搭建而成,几乎只会在繁华富庶之地才会有如此规模的庙宇。
  它绝对是东山村最奢华、庞大的建筑,跟周围格格不入,突兀异常。
  王修远老爷子拄着拐杖进入土地庙当中,先是点燃三根特制的香,然后恭恭敬敬跪倒在一个土地神雕像前。
  “祭灵大人,请您快快显灵吧!”
  “请祭灵大人帮帮我们!”
  檀香燃烧的烟雾幽幽往上,盘旋在土地神雕像周围久久没有散去。
  供桌上巨大的猪头、水果看起来非常诱人,而这尊土地神像却没有丝毫变化。
  村长王明海同样也跪倒在地面的蒲团上,他不停叩拜,却没有得到任何一点反馈。
  往常这种朝廷特制的檀香点燃之后很快就会被雕像吸收,现在却迟迟不动。
  王修远跪在地上不敢起身,他悲哀地说道:“难道土地爷您也放弃我们了吗?”
  过去这些年里面,朝廷跟民间都在组织大大小小的祭祀活动,可是得到的反馈越来越少。
  不少人私底下都在说皇帝昏庸无道,导致被神仙抛弃。
  其余神仙可以不显灵,但是这祭灵没了的话,整个村庄都可能毁于一旦!
  “你之前去奇峰镇的时候有碰到其余村子的人吗?有没有打听过他们村子祭灵的情况?”
  村长王明海摇摇头:“大家对祭灵的事情都非常警惕,我只是旁敲侧击询问一下就被其余人避开,反正奇峰镇的祭灵应该还在。”
  “难道是上天要灭亡我们东山村?”王修远看了看久久存在的香火烟雾,“这已经是存在最久的祭灵大人了,可依然消失。”
  正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外面天空一下子从黄昏状态变成了漆黑夜晚。
  呼呼寒风刺骨,土地庙里的烛火开始跳跃不定。
  “太阳没了!”王修远立即站起身,谁知道速度太快导致头晕目眩,旁边王明海赶紧扶住他。
  整个华夏大地都笼罩在黑暗当中,阴风怒吼,邪魔阴鬼从未知名地区冒出来,开始扑向它们最爱的血食。
  “邪祟来了!”
  “快躲起来!”
  “镇邪符燃起来了,祭灵大人怎么还不出手呀!”
  “土地爷保佑保佑我们吧。”
  原本拿着锣鼓跟爆竹的村民们赶紧逃向这边的土地庙,他们将最后的希望放在了祭灵身上。
  朝廷下发的镇邪符无火自燃,半空中一头头阴鬼桀桀怪笑,它们身形隐约不可见,实力也很弱小,只能欺负体弱多病以及老老小小。
  “该死,朝廷的那些供奉绘制的符篆越来越偷工减料了!”村长王明海着实没想到镇邪符会失效这么快,他原本以为至少能跟往常一样坚持小半个时辰,可如今才一盏茶功夫就没了。
  镇邪符是每个村庄除开祭灵外的最有力的防范手段,每年只能从上级朝廷领两枚而已。
  几乎没有村子舍得使用,它们就是名副其实的救命符!
  东山村这边好不容易才攒了几张,之前一次邪祟溜进来的时候用掉了两张,刚刚自燃消失的两张就是最后存货。
  所谓祭灵其实就相当于是守护神,一棵树、一件武器或者一个雕像都可以成为祭灵,前提是它们通灵了。
  整片华夏大地上面弥漫着阴鬼、妖精、邪祟。
  每当夜晚降临,这些邪祟就成群结队出现,层出不穷。
  别说普通人,就算是修士或者武功高强的好手也难以在野外生存。
  没有祭灵保护的村庄都已经变成废墟,县城与镇子中间有官道连接,每年都需要不断修缮并且维护官道上面的符篆才能勉强通行。
  至于村子跟村子、村子跟镇子、县城之间就没有官道一说,只能碰运气。
  只要踏出村子一步,就会被鬼魅、怪异、妖精、魑魅魍魉盯上。
  祭灵守护一方就能获得功德与香火,这两样东西能让它们迅速变强,并且从妖精鬼怪行列脱离出去,成为天庭庞大体系当中的一员。
  双方算得上互利互惠。
  实力越强大的祭灵会选择规模更大的地方,每个村、镇、县、城都有祭灵。不过祭灵实力高低不同,导致有些弱小祭灵在面对邪祟进攻跟入侵时会逃跑甚至死亡,因此会造成村庄、县城遭遇灭顶之灾!
  以前有神灵约束,各种祭灵都不敢太过于嚣张跋扈、肆意妄为。
  现在神灵不显,越来越多的祭灵开始有小动作。
  那些事情距离东山村都太过于遥远,他们这里的祭灵就是村头的土地,日日夜夜守卫村子安全,并且保佑土地收成。
  别看土地在神仙列表里面地位比较低,实际上却包含了广大百姓祛邪、避灾、祈福等多种美好愿望,是名副其实的福德正神!
  上次邪祟入侵的时候,土地爷就没有半点反应。
  这次连特制的香火都不吸收了,村长王明海现在知道事情棘手,他只能飞快让村民们进入到土地庙当中,企图用祭灵残余的气息吓住那些邪祟。
  “快进来快进来!”
  “来土地庙里面祭拜!”
  “战士们不要停,把旺盛血气激发出来。”
  “有土地爷保佑,我们能安全度过!”
  无论王明海还是王修远,都没有提祭灵消失的事情,大家都知道现在人心不能乱。
  一旦祭灵消失的事情被村民们知道,情绪激动之下肯定会异常慌乱,给与邪祟乘虚而入的机会。
  东山村人口不算多,老幼妇孺差不多百八十口人,饶是如此依旧将原本宽敞的土地庙挤得满满当当。
  身材精壮的男性手持武器,将周身浓郁气血激发出来。
  气血阳刚者,鬼神辟易也!
  紧接着族老王修远就从衣兜里面掏出来一系列稀奇古怪玩意儿,分别放在土地庙的边边角角。
  有被砍断的树枝,被劈成几块的石头,锋利古朴牛角以及一柄短剑。
  这些物品看起来都已经有些年头了,它们都曾经是东山村的祭灵,只不过遭遇劫难,没能长久生存下去而已。
  “娘,我害怕。”
  “别怕,有土地爷在,我们很安全。”
  村民们恭恭敬敬看着庙宇大殿当中的土地神雕像,心里的害怕逐渐平息下来。
  可这时候,一头青面獠牙恶鬼却突然出现在土地庙的上空。
  它体型虚幻,看起来仿佛青烟一般,利爪獠牙、猩红双眼盯着庙宇内的村民们,巨大嘴巴口吐黑气,大笑道:“好多美食!”
  “糟糕,是青面鬼。”
  村长王明海暗道不妙,这青面鬼可不是普通孤魂野鬼,实力非常强悍,已经能显露身形。
  往常祭灵对付青面鬼都要小费一番周折,自己等人对上的话,胜算非常微弱。
  可是村里人都在这后面,他只能挺身而出。
  王明海飞快将腰间长刀抽出,然后咬牙在划破左手掌心,将殷红鲜血涂抹在长刀上,随即一个纵身跳到空中,猛然用长刀朝青面鬼斩去。
  习武之人体内阳刚之气相当浓郁,十指连心,手掌心又跟心头血连接,具备一定破魔驱鬼效果。
  然而长刀砍在青面鬼身上却轻飘飘地落下,好像是斩中一缕青烟般,根本没有伤害到对方。
  青面鬼长爪一挥,直接就将王明海身上的粗布短衣划开口子,在他胸膛上面留下几道散发着黑气的爪痕!
  “村长!”
  村民们又惊又怒,但却没有应对办法,只能快速往身后退去,全部人挤成一团。
  巡逻队其余成员纷纷上前将跌倒在地的村长扶起来,他们握着武器的手瑟瑟发抖,但却没人往后退。
  后面的村民里有他们的亲属跟家人,如果自己也退的话,谁来保护他们呢?
  这时候,原本拄着拐杖的族老王修远健步如飞,将原本供奉在土地爷神像前面的香炉拎起来猛然朝青面鬼投掷而去。
  平平无奇的香灰顿时撒落青面鬼一身,仿佛热油遇水,嘭嘭直炸!
  原本青面鬼凝实的身躯变得虚幻,甚至出现了久违的痛感。
  王修远经验丰富,很好地利用土地庙的优势,给与青面鬼重创。
  这些香灰可不简单,朝廷特制的香火以及村民们几十年虔诚叩拜以及土地庙神力加持等众多因素结合在一起变成了对付邪魔们的有力武器。
  痛苦之下的青面鬼面容扭曲,身形非但没缩小,甚至因为愤怒而膨胀!
  一口黑雾吐出来,将前方几名巡逻队壮汉都迷倒在地,不省人事。
  胸口遭遇重伤的村长王明海努力支撑着身体站起来,晃晃悠悠企图挡住青面鬼攻击,后面的村民们尖叫声、哭泣声、求饶声响成一片,甚至有人躲到了土地爷雕像的案桌下瑟瑟发抖。
  “土地爷,快来救命呀!”
  “求求您救救我们吧。”
  “村长大叔已经倒下了,您快显灵吧!”
  “这次您要是显灵的话,回头我就去把家里的那头猪杀了给您当祭品。”
  “土地爷爷帮帮村长大叔吧!”
  ……
  “什么声音,好吵!”
  林翔朦朦胧胧中听到一声声哭诉与请求,他以为是自己出租屋外面有人在闹事。
  于是带着一丝起床气,他格外不耐烦打算坐起来,可是却发现自己浑身上下都动弹不得。
  “不会被鬼压床了吧?”林翔脑袋里面突然蹦出来一个这样的想法。
  作为土生土长的华夏人,他对鬼压床时有耳闻,但一直没有亲身体验过。
  现在明明意识清醒了,四肢跟眼睛却不听使唤,让他分外难受。
  正因为眼睛看不到,听觉才会格外敏锐。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