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物妈妈——程序媛
时间:2022-08-11 10:01:29

   怪物妈妈
  作者:程序媛
  简介:
  从前有个小可怜,他被五花大绑的送进了精神病医院。 医生问小可怜为什么想不开要自杀,小可怜说只有死亡才能摆脱怪物的纠缠。
  医生又问小可怜怪物是什么,小可怜回答道:“怪物是我的妈妈,它想吃了我!医生,求求你救救我。其实我不想死,但是如果被妈妈抓到,我绝对会被妈妈玩死!”
  攻:我把全部的爱灌输给你,我会一直守在你的身边保护你。
  占有欲强攻 X 小可怜美人受
  攻真的存在吗?如果存在,他又会是谁?评论区见!
  高亮提示:看到是缘分吧!这篇反转很多,全程高能预警!
  重点申明:本故事纯属虚构,和现实毫无关系。请不要带入现实,现实也没有怪物。
 
 
第一章 它想吃了我
  午夜时分,寂静无声的楼道内,突然传来了一声巨响,惊醒了整栋楼的住户。
  从睡梦中惊醒的住户,以为是发生了煤气管道爆炸,纷纷拿了些贵重的钱财,玩命似的跑出了屋外。
  然而当他们站在楼道里时,这才意识到刚才那声巨响,根本不是爆炸发出的声音。
  不是爆炸,难道是地震?
  正当住户们犹豫不决考虑是否逃离这栋楼时,一辆闪着灯的救护车和一辆迈巴赫s680,停在了他们这栋楼的楼下。
  救护车下了来六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他们有的拿着担架,有的拿着约束带,还有的则提着大大小小的医药箱。
  迈巴赫车门被人推开,然后下来了一男一女。女的哭得梨花带雨,男的则搀扶着她,不知道在她的耳边说了什么。
  “出什么事了,怎么楼下停了一辆救护车?”
  “不知道啊,刚才的爆炸声你们听到了吗?”
  “我又不是聋子,当然听到了!”
  “你们看,那六名医生在404室的门口停下来了。”
  “难道刚才的爆炸声来自404室?”
  “404室的门怎么没锁?里面该不会出事了吧!”
  住户们七嘴八舌的议论着,医生们则冲进了屋内直奔浴室。
  浴室内传来了稀稀疏疏的水流声,其中为首的一名急救医生,对着另一名手提药箱的医生使了个眼色。提着药箱的医生点了点头,然后放下手中的药箱,一脚踹开了反锁着的浴室门。
  医生们已经做好患者失控将他擒拿的准备,然而当他们走进浴室,看到的却与他们想象中的画面完全不同。就见一名浑身赤裸的青年,正抱着膀子半蹲在浴缸中瑟瑟发抖。而青年的脚边,则放了一把断裂的菜刀,和一面破碎沾有血迹的小镜子。
  见此情景,所有人都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为了不刺激到青年,为首戴眼镜的医生缓缓地走到了青年的身边,然后蹲下了身子与青年尽可能的保持平视道:
  “我知道你现在很痛苦,别怕,我是来救你的医生,我能治好你的病。”
  青年抱着膀子停止了颤抖,他抬头望了一眼医生道:
  “我没有病,请你离开。”
  “刘医生,别和他废话了,你快按住他,我来给他注射镇定剂。”
  青年看上去十分瘦弱乖巧,而且没什么攻击力。于是便有胆子大的医生来到了他的面前,然后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想要趁机给他强行注射镇定剂。
  那名半蹲着的刘医生,随即抓着了青年另一只手臂,然后将青年抱入怀中,以防青年发疯反抗。
  青年起初十分配合,丝毫没有反抗的意图。但是当他被医生抱着经过镜子时,突然发了疯似地开始大喊大叫。
  “别过来!求求你别吃我!妈妈我错了!我再也不逃了!”
  “病人发疯了,快按住他!”
  浴室内混乱不堪,青年挣扎着跳到了地上。然而由于镇定剂的药效起了作用,青年还没来得及站稳,就因为双腿使不上力气,屈膝跪在了地上。
  “快压住他,防止他咬舌自杀!”
  “他力气太大了,根本压不住。”
  “镇定剂,镇定剂!再给他打一针镇定剂!”
  青年扭动着身子不断挣扎,而压在他身上的医生则又给他注入了一针镇定剂。过了片刻,青年不再挣扎,蜷缩在刘医生的怀里,沉沉地睡了过去。
  与此同时,浴室的门口突然来了一男一女。男人看上去五十岁出头,而他身边的女子则明显比他小了十几岁。
  “小瑜怎么就想不开要自杀呢?他如果恨我,那就冲着我来好了!为什么要伤害自己的身体!我这个当妈的太心疼了!”女人哭得十分伤心,男人则搀扶着女人安慰道:
  “不是你的错,这孩子脑子本来就不正常,他妈就是个精神病,他肯定也是个神经病,精神病就应该待在精神病该待的地方。医生,你也看到了,我儿子自杀未遂那么多次,我们总不可能找人二十四小时监视他。为了不给社会添乱,你们还是把他带走吧。”
  男人看青年的眼神充满了厌恶,因为他觉得这个孩子是他一生的污点。
  “肖老板,你确定要这么做吗?”刘医生道。
  “确定,你们把他带走吧!费用我一会儿让秘书打在你的账户上。”
  刘医生犹豫了片刻,最后找了件浴巾,盖在了青年的身上。然后又叫人抬来了担架,将约束带绑在了青年的身上。
  没人知道为什么青年的房间里会突发巨响,也没有人知道浴缸里那面破碎的小镜子,化作了一滩粘稠的液体,顺着管道流进了下水道中。
  青年被五花大绑的抬上了救护车,而他的父亲则在医生拿出的文件中,签上了自己的姓名。
  等救护车驶离了小区后,这栋楼房又再次恢复了平静。
  救护车上,那名姓刘的医生叹了一口气道:
  “长得挺漂亮的,年纪轻轻就疯了,挺可惜的。”
  “是啊,肖少爷可是他的长子,就因为心理上有疾病,就要把他送进精神病医院里,会不会太残忍了?”
  “他那个后妈也不是个东西,我听说当初肖少爷出生的时候,他的后妈就抱着婴儿来到了肖夫人的产房。肖妇人身体本来就不好,而且因为怀孕停了九个月的药。这女的不知道说了什么话,就刺激的肖夫人跳楼了。”
  “豪门恩怨,说白了就是小三上位。正妻患了严重的产后抑郁,跳楼死了没半年,小三就和肖老板结婚了。”
  “有这样一个后妈不疯才怪。”
  “可不是吗?肖老板的二儿子已经开始接手公司上的事务了,听说他还和嫩模传了不少绯闻。哎,大儿子却因为自杀未遂多次,被赶出了家门。要不是现任的肖夫人在那间屋子里安装了监控摄像头,今晚那孩子估计就死了。”
  “这个后妈还算有良心。”
  “有良心个屁,总不可能闹出人命。她就是为了自己的儿子铺路,然后让所有人都知道肖大少爷是神经病,这样肖大少爷就没有继承权了。”
  救护车开进了精神病医院,到了后半夜,昏迷不醒的青年被关进了一间独立的病房。
  ……
  此时的青年手脚以及腰部,都被绑上了约束带。他躺在床上眉头紧锁,像是做了噩梦。
  月光透过窗户照进了病房,病房内的水台边缘,突然流出了粘稠的液体。
  粘液滴答滴地落在了地板上,它像是有意识的爬到了青年的床边,然后钻进了青年的裤腿,顺着青年的小腿,爬到了青年的脖颈。
  下一秒,粘液不断膨胀变形,变成了一个无比丑陋的巨型怪物。
  怪物张开了嘴巴,然后从嘴巴里伸出了一只长满鱼鳞的人类手臂。它将手臂伸到了青年的面前,然后十分温柔的轻抚着青年脸颊,张开了嘴巴,发出了人类的声音。
  “宝宝......我的......孩子......妈妈爱你......”
  由于青年被强行注入了两针镇定剂陷入了沉睡,否则若是看到怪物的嘴脸,一定会吓得惊声尖叫。
  怪物解开了青年身上缠着的约束带,然后把青年抱在怀里,拍打着青年的后背,哼哼着唱起了摇篮曲。
  直到太阳升起,趴在青年身旁的怪物,才十分不情愿的消失在青年的病房中。
  ‘咚咚咚——咚咚咚’
  敲门的声音,吵醒了还在熟睡的青年。青年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就见房门被人推开,四五名穿着白大褂的医生与护士,来到了他的病床前。
  “肖少爷,你醒了,身体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护士原本想要搀扶着青年坐起来,却发现绑在青年身上的约束带,全都被解开了。
  “奇怪,我明明记得昨晚已经绑好了,怎么今天早上全都被解开了?”
  “怎么了,张护士?”刘医生道。
  “肖少爷的约束带被人解开了。”张护士道。
  刘医生皱了皱眉头,见青年状态十分稳定,便对着张护士挥了挥手道:
  “你是不是值班又梦游了?”
  “可能是吧,最近也不知道怎么的,我就稍微打个盹,都梦游到医院的地下停车库。”张护士道。
  “好了先不说这个了,肖少爷,你别害怕,我们可以治疗你的精神疾病。只要你配合我们治疗,很快就能恢复正常。”
  青年名叫肖瑜,肖氏财团的大公子。再过三天,就是肖瑜二十岁生日。
  肖瑜不发疯的时候,看上去就像是温文尔雅的贵族公子哥。发疯的时候,则像极了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
  刘医生见肖瑜一直不肯说话,于是他走到了肖瑜的身边,温柔地笑着道:
  “是不是待在的新环境觉得不自在?只要适应一段时间就好了。我的名字叫做刘桦君,是你的主治医师。能告诉我昨晚,你为什么要想不开自杀吗?”
  “它想吃了我。”肖瑜低头喃喃道。
  “恩,能告诉我谁想吃了你吗?”刘桦君道。
  “怪物。”肖瑜道。
  刘桦君见肖瑜眉头紧锁,连忙握住了他的手腕道:
  “别怕,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怪物。这里很安全,我们都会陪在你身边保护你。”
  “没用的,只有死亡才能摆脱怪物的纠缠。”肖瑜瞪大了眼睛,惊恐地看向了刘桦君道。
  刘桦君怀疑怪物是肖瑜童年阴影,想要治疗肖瑜,或许可以从怪物这个话题入手。
  “能告诉我怪物是谁吗?”刘桦君道。
  “怪物是我的妈妈,它想吃了我!医生,求求你救救我。其实我不想死,但是如果被妈妈抓到,我绝对会被妈妈玩死!”
  --------------------
  看到是缘分,不多说了。这本剧情非常棒,进群点开我的头像。
 
 
第二章 狩猎
  青年声音不大,但是却惊出所有人一身冷汗。
  雌雄莫辨的面孔,白皙光滑的皮肤,再配上那双眼含泪水的眼睛,都不由得让刘桦君心中产生了怜悯与同情。
  刘桦君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然后尽可能地压低了声音道:
  “别怕,这世界上没有怪物。所谓的怪物,都是你大脑中幻想出来的产物。”
  “妈妈是存在的,它吃了很多人,现在它要吃了我,我害怕!”
  肖瑜张开了双臂,一把环住了刘桦君的脖颈。在场的医务人员都被他的这个举动吓了一跳,那名姓张的护士想要拉开肖瑜,却被刘桦君的一个眼神阻止了。
  刘桦君的手臂轻轻地拍打着肖瑜的后背,他像是在安慰孩童似的安慰肖瑜道:
  “乖孩子,不怕。有我在,我会保护你的。”
  “真的吗?”
  肖瑜推开了刘桦君,眼眶中的泪水,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刘桦君伸手抹去了肖瑜脸颊上的泪珠,随后十分认真地点了点头道:
  “真的,我是你的主治医生,我可以向你保证,这里非常安全,那怪物伤不了你。不过前提是你必须配合我们,乖乖接受治疗知道吗?”
  肖瑜一脸迷茫的点了点头,刘桦君见状嘴角微微勾起道:
  “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要称呼怪物为妈妈吗?”
  刘桦君对肖瑜的过去了如指掌,肖瑜的档案里明确的记录了,肖瑜的母亲在肖瑜出生不到六个小时左右,就因为病情发作想不开跳楼自杀了。
  肖瑜的母亲名叫王思瑶,患有严重的产后抑郁症以及被害妄想症。王思瑶自杀当天下午,肖瑜的后妈张丽抱着刚出生不久的孩子,坐着轮椅来到了王思瑶的病房。
  两个孩子同一天出生,肖瑜比张丽的孩子早出生十分钟。
  王思瑶完全想不到自己的丈夫,竟然背着他在外面找了小三,而且小三的孩子竟然与她的孩子同一天出生。
  没人知道张丽对王思瑶说了什么,促使这个可怜的女人想不开跳楼自杀。
  警察很快就接手了这个案子,但是由于证据不足,再加上张丽刚生完孩子,王思瑶又有精神病病史,这才没有追加张丽的刑事责任。
  后来肖老板花钱通了关系,这件事便不了了之了。
  王思瑶死后,肖瑜便由张丽抚养。张丽再三保证,一定会把肖瑜当做亲生骨肉一样细心培养。然而毕竟不是一个妈生的,肖瑜的童年过得非常悲惨。
  肖瑜从小就与别的孩子与众不同,他总是独来独往,不愿意与人交流。在肖瑜八岁的时候,肖老板带着肖瑜去做精神鉴定。医生说肖瑜患上了自闭症,如果不及时治疗,以后会有自杀的风险。
  肖老板听闻便将肖瑜送到了特殊机构接受治疗,在肖老板看来,大儿子是他一生的污点。他的前妻有精神病,那么前妻生的儿子一定也是精神病。
  又因为小儿子十分优秀,所以肖老板很快就放弃了肖瑜,全心全意的培养自己的小儿子。
  刘桦君在看到肖瑜的资料后唏嘘不已,他同情肖瑜的遭遇,因为在他看来肖瑜之所以患有精神疾病,都是后天人为因素造成。
  他耐心的看着肖瑜,希望能从肖瑜的口中得到有用的消息。肖瑜眨了眨眼睛,像是在思考又像是在发呆,过了许久,他拽了拽刘桦君的白大褂道: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