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师门都知道你俩在隐婚——红口白牙
时间:2022-08-10 09:51:42

   《全师门都知道你俩在隐婚》作者:红口白牙
  文案:
  凤宁活了数万年,与日月同辉,与天地同辰。
  他老友都已经四世同堂了,他还一次恋爱都没谈过。
  他想谈恋爱,非常想谈恋爱,想了至少有3000年。
  奈何他心如磐石,迟迟动不了心。
  一次受伤坠入魔界。
  凤宁竟看见了一位在沐浴的俊俏少年郎。
  刹那之间,凤宁忽然觉得脸庞发红,手脚发软,口干舌燥,心脏乱跳。
  根据他看的那几万本戏折子,他立刻就明白了。
  啊,这就是爱情!
  .
  于是,奋起追之。
  少年郎比他小数万岁。
  没关系,年龄不是差距。
  少年郎是魔界唯一的继承人。
  没关系,阵营不是问题。
  少年郎是他座下28届编号056的弟子,也是他那老友天天挂在嘴边朝他炫耀的重孙。
  没关……等等,容老夫考虑一下。
  .
  后来有一天,凤宁半夜醒来。
  他脸庞发红,手脚发软,口干舌燥,心脏乱跳。
  凤宁:啊,这就是爱情……
  不对。
  老夫面前没有人。
  是风寒。
  .
  那……老夫原以为的爱情?
  ——也是风寒。
  容老夫聊表歉意。
  “——晚了。”
  少年左手提着斩魂剑,右手拿着捆仙绳,身前是熊熊烈火,身后是百万魔兵。
  “师尊,我来提亲。”
  斩魂剑出鞘,捆仙绳飞天,少年双目赤红,笑容阴冷。
  .
  【小剧场】
  楼主:师尊和五十六师弟结婚一周年你们准备送什么?
  1楼:不知道,上届师兄说他们准备合资送999个灵力果。
  7楼:表演节目可不可,我最近手头有点儿紧。
  22楼:你们脑子短路了?!师尊和五十六师弟可是在隐婚!
  23楼:……
  39楼:不好意思,差点儿忘了,主要是因为全师门都知道他俩在隐婚。
  .
  年下,1v1,HE
  内容标签: 年下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凤宁,青琅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师尊,我来提亲!
  立意:永远真诚。
 
 
第1章 
  凤宁知道他自己是个俗人,但他没想到他会是这么俗的一个人。
  凤宁相信他总有一天会陷入爱情,但他没想到他会在这种情况下陷入爱情。
  凤宁现在处在一个很香艳的场景中,具体有多香艳他就不多加描述了,反正这事儿要是搁在话本里,整本书都要被盖个淫、秽、色、情!
  凤宁脑子里虽然没什么不正经的下流想法,但是刹那之间,就觉得自个儿脸是烫的,手脚是软的,心脏是怦怦乱跳的,嘴巴是口干舌燥的。
  根据他看的那几万本戏折子。
  凤宁立刻就明白了。
  啊!
  ——这就是爱情!
  凤宁激动地捂住胸口。
  书上果然没骗我,原来因爱情而产生的这种心理反应是真实存在的。
  而让他陷入爱情的对象,就是面前这个正在天然浴池里洗澡的裸美人。
  裸美人背对着他,肤如凝脂,青丝如瀑,雾气氤氲,氛围感十足。
  俗!真俗!
  凤宁忍不住唾弃自己,原来他是喜欢这款的。
  俗归俗,唾弃归唾弃,凤宁并不以此为耻,反倒是有些兴奋。
  毕竟情欲也是爱情的一部分嘛。
  要是将这事儿展开了来说,几万年来,激起他凤宁情欲的,面前这位还是头一个。
  而且呀,他凤宁都已经陷入爱情了,可这美人的脸他还没见到呢,这说明什么呀?这说明他这回陷入的可不是单纯的见色起意一见钟情,而是更高一级的命中注定,是魂魄相吸,是灵魂相遇。
  是抽象的,永远也让人捉摸不透的,真正的爱情!
  凤宁简直要被自己的爱情感动到了。
  似乎是终于感受到了身后的动静与视线,美人缓缓地转过头。
  凤宁捂住胸口,有些紧张地准备迎接他与他命中注定的爱人的命中注定的初次相见。
  ……
  美人的脸庞显露了出来。
  凤宁的心脏暂停了一瞬。
  ……
  凤宁活了数万年,光追求爱情都追求了三千年。
  天下美人千千万,凤宁至少见过一半。
  可如今看到眼前这位,他脑子还是不由自主地卡了壳。
  如雪如玉的皙白皮肤。
  额角凸起的,属于魔族的尖尖小角。
  浓密纤长的睫毛上凝结了细小的水珠。
  鸦羽般的睫毛下是一双灰黑色的,清透澈明的眼睛。
  那双眼睛清净明亮,如星群,如山泉,如昂贵宝石带着锋芒的棱角。
  美是美的……
  在凤宁遇到的无数美人中,此人当数翘首。
  就是性别方面……稍稍出了点儿差错。
  正在沐浴的这位并不是个貌美女子,而是一位俊俏的魔族少年郎。
  凤宁脸上陶醉的表情开始出现龟裂。
  他捂住心脏,那里隐隐有寒风肆虐而过,只留下一个漏风的洞口。
  可他的那一颗心脏,却死而不僵。
  他的脑海中出现了异常短暂的地震与风暴,可转眼,就被更加坚定的信念给征服了。
  凤宁!
  男的怎么了?男的就不能和我陷入爱情了吗?
  凤宁!
  你要就此退缩吗?
  真正的爱情就要不畏世俗!!
  真正的爱情就要突破所有条件的束缚!!
  不要慌张,不要退缩,不要混乱,当你的大脑没办法给你正确答案,就让你的身体诉说你真正的感受吧!
  少年皱着眉,开口道:“你……”
  “嘘。”凤宁做出手势阻断他的话。
  然后他闭上眼睛,伸出手,感受自己心脏跳动的频率和脸颊此刻的温度。
  果然。
  性别并不能阻止他疯狂跳动的火热心脏,和如遇火烧般的通红脸庞。
  依旧是爱情。
  是老夫等待了上万年,要冲破世俗禁锢的,惊天地泣鬼神,轰轰烈烈的同!性!爱!情!
  凤宁这回是真真正正地被自己坚定的爱情信念感动到了。
  从某种程度上看,他凤宁是一个不畏世俗,敢于突破现实禁锢,敢于直面自己的情感与欲望的,真实的神仙。
  这样想着,凤宁睁开眼看着面前这位俊美无双的少年,眼中带着笑意,心中尽是坦然。
  “你叫什么名字?”凤宁直奔主题,兴致勃勃地问道,“今年多大了?可有婚配?”
  说实话,凤宁此刻没被人扔出去,完全得益于他那张略微面瘫的脸庞。
  即使他心中已然是惊涛骇浪,即使他此刻已然是爱意汹涌。
  即使他的眼睛是那样的直白热烈,即使他已然被爱情冲昏了头脑。
  他的表情仍旧是淡淡的。
  平静柔和的眼,微微弯起的唇,构成了一张谦逊有礼,沉稳端庄的君子面庞。
  他的面庞十分有蛊惑性,以至于少年下意识地忽略了他唐突的问题,而是沉默了半晌,道:“你受伤了。”
  凤宁低头看了看,手往旁边移了一些,堵住鲜血喷涌的血洞,说:“不碍事。”
  鲜红的血顺着水波荡漾,少年略有些嫌弃地皱起眉:“可脏了这潭水。”
  他说完,便拿起一旁的衣服,准备上岸。
  “抱歉。”凤宁目光被他的动作牵引,诚挚地道歉,“打扰您沐浴,并非我本意,不知道有什么可以补偿您的,要不我以身相许吧?”
  少年动作一顿,看向凤宁。
  凤宁眨眨眼,神态真诚不似作伪。
  只是看着看着,眼睛就不由自主地顺着一颗晶莹的水珠从少年的脖颈滑到了他的腰。
  再往下……就滑不到了。
  那颗剔透的水珠也落入水面,消失不见。
  少年追着他的目光低头一看,才终于明白,原来面前这位陌生的神仙并非是在开玩笑。
  少年冷静的面庞终于出现了松动,他一手抓住衣服挡在胸前,皙白的耳垂瞬间变得像血滴子一样红,连胸腔都气得上下起伏,他看着凤宁,从牙齿里狠狠挤出两个字。
  “……变、态。”
  凤宁被这两个字重重一击。
  他从未被人如此骂过!
  看来这是误会重重,以不愉快的相遇和惊心动魄的相处促成的欢喜冤家式的爱情!
  为了消除对方的误会,表明自己并非一个色欲熏心的变态,凤宁用法术为少年穿上了衣服,并将他移至岸上。
  另外,凤宁还贴心地走到少年旁边,为他整了整衣领,拿起一旁的腰带,垂头细心地为他系上。
  凤宁的法术高了少年几十倍不止,他使用法术那一刻,少年便一动都不能动,只能任由他摆布。
  眼见着凤宁用细长的手指在他腰间穿梭,仔仔细细地为他系上腰带,少年更是气得脖颈都红了。
  “我并非变态。”凤宁将少年的腰带系好,用法术去除少年身上的水渍和血渍,耐心解释道,“我只是很喜欢你,你是这数万年间,我遇到的唯一一个让我动心的人,所以我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若有冒昧,实在抱歉。”
  数万年?
  天地之数以十二万年为一轮。
  距此朝盘古开天辟地也不过七万余年,而面前这位神仙竟然已活了数万年?!
  少年看着面前这个满身水渍血渍,胸口咕嘟嘟往外冒着血却毫不在意,脸上挂着奇怪的微笑,法力深厚到无可探究,年龄大到与天同寿的陌生神仙,冷笑一声,骂道:
  “老、变、态!”
  看来刚刚颇具君子风范的举动,并没有消除对方的半分误解,凤宁有些许丧气,他叹了口气,说:“你看上去确实是比我年轻一些,但叫我老变态,是否有些过分了?你如今几岁?三千岁?九百岁?”
  其实现在的神仙,只要过了一万岁都不怎么看重年龄了,凤宁虽然活了大几万年,可这六界之中,还没有一个人敢叫他“老神仙。”
  “我如今十九,离我的二十岁生辰尚有三天。”少年冷冷地说。
  凤宁:“……”
  凤宁僵住。
  十九?
  放在凡间还不及弱冠。
  妥妥的未成年。
  他床前放的盆栽都已经一百零九岁了。
  他老友的重孙也不过是这个年纪。
  凤宁心头突然涌上了一股浓浓的罪恶感。
  凤宁。
  不行,做神仙要有底线。
  追求爱情,也不能当法制咖。
  凤宁默默地放下为对方整理腰带的手,低下头后退。
  一步,两步,三步。
  停。
  “今日唐突,我很抱歉。既然你三日后才满二十,那等你三日后行了成年礼,我再来。”
  少年咬牙切齿:“你还要来?!”
  “我会向你表达我的决心,以及我滔滔不绝绵延不断的无限爱意。”
  少年气得手指发颤。
  “我给你讲啊,我重孙子遇到一老变态。”
  青大槐一边磨着刀,一边磨着牙说。
  “要是敢让我逮住他,我先剜了他的狗眼,再剁了他的舌头,然后我再把他劈成两半,挫骨扬灰!!他奶奶的!欺负人欺负到我家小石头身上了!不弄死他,我他妈就不姓青!”
  青大槐怒火冲天地说了一大堆,没得到任何回应,一转头,就见凤宁正拿着庸俗的爱情话本发呆。
  “发什么呆呢,凤宁?”青大槐走过去在他桌子前敲了两下。
  凤宁这才回过神来,他抬起头,神色略有些迷茫地看着青大槐:“……大槐,我找到爱情了。”
  青大槐一听这话,立马来了兴致:“真的假的?你喜欢上谁了?她也喜欢你不?”
  凤宁歪着头想了想,一脸谦虚地求教道:“他和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关心我的伤势,觉得他这是喜欢我不?”
  青大槐嘿嘿一笑:“这要真是这样,那她肯定是对你有意思呀!行啊,兄弟!都学会用苦肉计了,还会用受伤骗姑娘!”
  凤宁摇了摇头:“不是苦肉计,也不是……”凤宁本想告诉青大槐不是苦肉计也不是姑娘,可是一想到青大槐思想保守,恐怕是理解不了这么前卫的爱情观念,就暂且把后半句压住了,准备到时候事儿成了再和他分享喜讯。
  青大槐不可置信地问道:“不是苦肉计是啥?难不成你是真受伤了?你?你会受伤?”
  凤宁点了点头:“主要是意外。”
  凤宁的意外受伤来源于他的作死。
  他前两天读书的时候,忽然间就总结出来一个规律。
  在所有话本中,主角陷入爱情的生理特征都是相同的。
  那就是脸庞发红,心脏乱跳,手脚发软,四肢发麻,好像有一道雷电劈入脑海。
  凤宁掐指一算:这不行呀,他身体素质太好了,平常受个伤,神识都把他的痛觉给自动屏蔽了,要是这神识趁他不注意帮他把这些爱情反应也给屏蔽了,咋整?
  一想到自己可能因为这件事错过了无数次属于自己的爱情,凤宁就捶胸顿足,追悔莫及。
  然后他就立刻封掉自己一大半的灵力,高高兴兴地跑出去寻找自己的爱情了。
  结果刚出门就遇到了个前两天刚被他收拾过的凶兽,那凶兽见了他就像疯狗一样扑了过来,一爪子把凤宁胸口挖了一个洞,从瀑布山上推了下去。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