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茸茸饲养日记——杳杳一言
时间:2022-08-08 08:39:49

   题名:毛茸茸饲养日记
  作者:杳杳一言
  文案
  小狗篇:呆呆小狗受x年上温柔攻
  小猫篇:傲娇诱受x病弱攻
  【小狗如果爱你,就会永远爱你。】
  【小猫嘴上说不爱你,但是挠你时会主动收起爪子。】
  * 小动物死后重生到人的身上,保留一些人类记忆和常识。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宋小乐,宋砚初 ┃ 配角:文珈,虞少川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宠物也是主人翘首以盼的欢喜
  立意:毛茸茸万岁!
 
 
  ====================
  # 小狗
  ====================
 
第1章 
  =================
  小狗在垃圾堆里看到一大袋没开封的小面包。
  很眼熟的黄色包装,他上辈子一定见过,小狗非常开心,立即扑过去,把散落的小面包全部捞进兜里。
  垃圾处理厂的老板气势汹汹地跑过来,朝小狗扔了一只旧拖鞋,小狗吓得立即逃窜。
  “再让我看见你,非揍死你不可!”老板指着他骂。
  小狗跌跌撞撞地跑出垃圾场。
  今天是他变成人类的第八天。
  八天前,他还是一只看家护院的土狗,记忆里他应该是冻死的,或者病死,他不知道,总之那天下了很大的雪,他半个身子被埋在雪里,再醒来已经是春天,他躺在潮湿的桥洞里,起身时浑身都痛,脑袋也昏昏沉沉。
  他带着全部的前世记忆和零零散散的人类记忆,茫然地在桥洞下面住了一个星期。
  起初他身边还有一点吃的,有两包方便面,但好像是过期的,他吃了肚子疼,没有办法,他只能跑出去翻垃圾桶。
  他记得上辈子有一个斑点狗朋友告诉过他,离市区很远的地方有垃圾场,垃圾场里好东西多,他上辈子就很向往,可惜他的主人用一条铁链拴了他十二年,整整十二年,他都没有出过院子。
  现在他好不容易找到了垃圾场,然后找到了半袋散装小面包。
  他开开心心地撕开包装。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掌握“撕开塑料包装”这个技能的,好像是属于流浪汉的记忆,流浪汉虽然是流浪汉,但比小狗强一点,至少他掌握了一些人类生活技能。
  小狗第一次顺其自然地撕开包装时,自己都愣住了。
  不过现在小狗没时间思考了,小面包闻起来很香,他蹲在墙边狼吞虎咽,一口气吃了五个。
  然后就噎住了。
  最后一口小面包卡在嗓子里不上不下,小狗捂着自己的脖子,脸涨得通红。
  就在这时候,眼前出现了一瓶矿泉水。
  小狗仰起头,看到了一个英俊到让他不敢眨眼睛的男人。
  西装革履的男人背着太阳,在小狗的眼睛里,他的头发丝都在发光。
  男人见小流浪汉呆住了,于是帮他拧开矿泉水,再递到他面前,“喝点水。”
  小狗噎得快要窒息了,只好怯生生地捧着瓶子,大口大口地往嘴里灌,水流进嗓子,融化了干巴巴的小面包,他终于重获呼吸。
  好干净的水,小狗觉得这个水比小面包还要甜,小狗依依不舍地咂了咂嘴巴。
  “还要吗?”男人回车里又拿了一瓶。
  小狗连忙摆手,“不、不。”
  “没关系,”男人俯身把水放在小狗身边,然后说:“渴的时候再喝。”
  男人回到自己的车边,拿出手机打电话,他的车开到半路熄火了,现在停在这里,只能打给4S店,等人来检修救援。
  天色有点晚了,小狗本来打算回去的,这里离桥洞很远,他要跑很久。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很想待在这里,什么也不做,就蹲在这里。
  男人坐在车里,过了一会儿,忽然转过头,看了小狗一眼。
  小狗立即低下头。
  又过了十几分钟,有一辆车扬起尘沙开了过来,一个穿着工作服的人跑下来,弯腰屈膝地向男人问好:“宋先生,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来晚了。”
  小狗害怕大车,往旁边挪了挪屁股。
  可是还没等他躲到角落里,刚刚那个穿着工作服的人竟然朝他走了过来,小狗吓得立即就要走,可他闻到饭香,脚步不由得顿住。
  穿着工作服的人一边走一边回头问:“宋先生,是他吗?”
  语气里带着浓浓的疑惑不解。
  他把两层的塑料盒饭交给小狗,小狗愣愣地看向他,嘴唇动了动,他突然不会说话了,别说他是小狗了,就算他生来就是流浪汉,也没和人说过几句话。
  流浪汉只在捡塑料瓶的时候才会和人有接触。
  小狗就更不会了。
  他的主人都没有正眼看过他。
  所以他只能捧着饭盒傻站着,不明白意思。
  男人注意到小狗的傻样,走过来,温和地问:“怎么不吃?”
  小狗的眼睛圆溜溜的,但是他的脸上太脏,头发也像鸡窝,衣服更是又臭又破,再漂亮的眼睛也无济于事。
  小狗努力表达:“吃?”
  “是,吃饭。”
  男人接过小狗手上的盒饭,然后走到旁边的台阶下,他朝小狗招招手,小狗下意识地乖乖跟上来,蹲在男人腿边,两手搭在自己的膝盖上。
  男人打开饭盒,上面是三荤一素,下面是饭和炖蛋。
  男人折返回车里,拿了几张白纸,垫在菜盒下面,然后把饭盒放在小狗手里,“吃吧。”
  小狗还是不敢动,半天才问:“我吃?”
  “是,给你的。”
  小狗看着崭新又干净的饭盒,急忙把自己脏兮兮的指头藏在袖子里,用灰稍微少一点的内侧袖子托着饭盒,“我、我不吃,你、您先吃,吃剩下的我再吃。”
  男人顿了顿,许久之后才反应过来,他拿起旁边的筷子,夹了一片木耳放进嘴里,然后换了双新的筷子给小狗:“我吃过了,你吃吧。”
  “啊?”
  “我觉得不好吃,你吃吧。”男人说。
  小狗这才露出腼腆的笑容,把饭盒往怀里揽,“谢谢。”
  小狗蹲在地上拼命往嘴里塞肉和饭,差点又噎住,咳嗽声被汽车引擎声掩盖住,但男人还是听见了,走过来让他喝点水。
  小狗感激得不知道该怎么办,习惯性地用头顶蹭了蹭男人的手心。
  蹭到一半他才想起来自己的头发有多脏,急忙缩了回去。
  男人笑了笑,主动伸手过来揉了揉他的头。
  小狗呆在原地。
  他好喜欢被人类揉头顶。
  上辈子他做梦都想要他的主人从房里走出来,在给他送剩饭的时候,顺手摸摸他的脑袋,他可以用一个星期不吃饭,换主人揉揉他的头顶,可惜他等了十二年,从白天等到晚上,从春天等到冬天,他的主人从来没在他身边停留过。
  临死前他想:真难过,人类根本没有我想象得好,为什么所有狗都说我们要忠于人类?
  可是再活一世,当人类把手轻轻放在他头顶的那一刻,小狗还是忍不住欢欣雀跃。
  他想:人类真好,我还是喜欢人类。
  --------------------
  作者有话要说:
  看了新闻“小狗被铁链困住十二年,被救助之后只存活十几天”,很难过,想在故事里给小狗一个幸福的生活。谢谢捧场~
 
 
第2章 
  =================
  小狗吃得饱饱,肚子都不瘪了,等他再回头时,新来的那辆大车已经扬长而去,男人低头看了眼手表,也准备离开。
  小狗追上去,把兜里仅剩的两袋小面包递到男人面前。
  见男人没有动,他连忙用袖子擦了擦小面包的包装袋,然后双手捧着,眼神圆溜溜亮晶晶的,充满着期待。
  男人于是接过了小面包,他低头看了看生产日期。
  果然过期了。
  男人不动声色地把小面包放进驾驶座,然后对小狗说:“谢谢。”
  小狗低着头,“不、不谢,谢谢您。”
  “天不早了,回去吧。”
  男人说完之后便上了车,他操控着方向盘,等小狗往后退了两步,缓缓发动汽车,他一直看着后视镜,等离小狗很远时才加速,他观察到小狗好像很怕汽车的引擎声。
  小狗紧紧盯着男人的车,心里都变得暖暖的。
  不过天色确实不太好,暗得吓人,灰黑色的云团成一团,朝小狗压过来,小狗拔腿就跑,他沿着来时的方向往桥洞跑,可跑到半路就下雨了,一开始还是小雨点,小狗不在意,可是很快雨点就和小尖刺一样往他身上砸,小狗的衣服也全都湿透了,贴在身上越来越重,他只好停下来,在路边找了一个带檐的报刊亭,蹲下来等雨停。
  可是雨一直下到天完全黑了都没停。
  小狗很绝望,他浑身都在发抖,下午吃的盒饭已经完全消化了,他的肚子又开始叫唤。
  不过他一点都不后悔把小面包送出去。
  没关系,等雨停了再去垃圾桶里翻一翻,小狗乐观地想。
  快到深夜,路上连车辆都没有了,郊区的路灯也是晕黄昏暗的,周围几乎是伸手不见五指,但小狗不怎么害怕,因为上辈子他独自度过了太多个这样的夜晚。
  那时他被拴在院子角落的石柱上,活动范围就是以铁链长度为半径的扇形区域,很小很小的地方,不管刮风下雨,他都待在那里,没有窝也没有笼子,只有一块硬梆梆的水泥地。
  他记得有一年主人走过来给石柱上围了一圈挡板,这样小狗就不会被雨淋了。
  小狗开心坏了,兴奋地跳来跳去。
  他觉得他的主人简直是世界上最好的主人,他觉得自己好幸福。
  所以一直到现在,他都很喜欢很留心任何有挡板的地方,他刚站起来摸了摸报刊亭顶上的铁皮,远处突然有一束强烈的灯光向他靠近。
  小狗下意识用手挡住眼睛。
  那辆车从小狗身边开过,小狗没有在意,可是没几分钟,那辆车又开了回来,小狗愣了愣,忽然觉得这辆高大的黑色汽车有一点眼熟。
  车窗落下,露出了一张英俊的脸。
  “上来吧。”
  是下午的那个男人,小狗眨眨眼睛,又呆住了。
  男人也不和他废话,回头拿了把伞,打开车门走到小狗面前,他的身形健硕修长,几乎把小狗完全罩住,再加上黑漆漆的雨伞,小狗什么都看不见了。男人握着他的手腕把他拉到车边,一开副驾驶的门就把他推了进去。
  小狗踉跄了一下,出于害怕,他整个身子都缩在座椅前的空地。
  男人关上车门。
  小狗抖了抖。
  男人绕回到驾驶座,小狗还蜷缩在那个用来放腿的狭小空间里瑟瑟发抖,他胆怯地抬起头,在对上男人视线后,又吓得立即低下头。
  男人把车内空调换成热风。
  “你住在哪里?我送你过去。”
  小狗过了很久才反应过来,男人在和他说话,他小心翼翼地探出头来,视线比操控档高一些,他小声说:“慧水桥。”
  男人于是发动了汽车,地图播报着路线,小狗好奇地看了看屏幕,屏幕上有花花绿绿的路线交叠缠绕在一起,他完全看不懂,可是男人却看懂了。
  小狗觉得这个人简直太厉害了,他一路都用崇拜的眼神看着男人。
  半个小时后汽车终于开到慧水桥边,男人看了看四周,根本没看到慧水桥周围有什么板房棚屋,他问小狗:“你平时住在哪儿?”
  小狗闻到熟悉的味道,怯怯地探出身子,他还是不敢坐,但是努力地勾着脖子往外看,然后指着桥洞说:“那里。”
  男人望过去,然后瞬间皱起眉头。
  迎着河面的一点光,桥洞还略有些轮廓,即使如此漆黑混沌,也能看出桥洞的脏乱,可能垃圾成堆也可能青苔密布。
  男人看着小狗细瘦的手腕以及肩颈处已经结痂的伤口,眉头皱得更紧。
  小狗害怕看到人类的脸上出现那种表情,那是不愉快的表现,小狗经常在主人的脸上看到,他知道下一秒主人就要发火了,他可能会挨打,或者三天没有饭吃。
  明明已经是上辈子的记忆了,小狗还是忍不住牙齿打颤,慢吞吞地缩回到车座下面。
  他用余光偷偷瞄着开门的那个地方,和垃圾场的门锁不太一样,没有孔,只有一个指头大的小横条,他在思考该怎么出去。
  小狗现在又饿又困,被两侧的空调热风吹得脑袋昏昏,只想回到桥洞睡上一觉。
  可是男人却重新发动了汽车。
  小狗怔了怔,睁大了眼睛,男人说:“今晚先跟我回家吧,好吗?”
  小狗摇头,“我要下去了,雨很大,会更大,就更冷。”
  他说话还不利索,表达得更是乱七八糟,可男人却听懂了,男人耐心地说:“没关系,今晚先跟我回去,明天我再把你送回来。”
  小狗还是摇头,可男人已经发动了汽车,小狗挤在车座下面,晃了又晃,他感觉到车子已经离慧水桥很远很远,汽车规律的轰鸣声让他昏昏欲睡。
  再睁开眼时,他已经到了一个从未见过的地方,一个漂亮的别墅区,精美朗阔又整齐的三层小楼立在林木中,像是广告牌上的画面。
  小狗是个文盲,什么都不会说,只会扒着车玻璃,小声地说:“哇,哇。”
  男人把车停进车库。
  小狗又开始紧张。
  男人走下来,绕到副驾驶的门边,敲了两下,再打开门,“下来吧。”
  小狗埋着头,动都不敢动。
  “下来。”
  小狗默默缩成团。
  男人拿他毫无办法,深夜的困倦袭来,男人扶着车门,耐心道:“听话,下来。”
  听话。
  小狗一愣,这两个字他上辈子也经常听到,主人教训孩子的时候也会这样说,主人家的孩子很调皮,主人经常追着他满院子打。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