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猫咪能有什么坏心思呢——松子茶
时间:2022-08-07 08:57:16

  “因为你生病了,”郁树兰说道,“我们把你带回来后,你大病了一场,因为混血种的原因,你比别的小妖怪天生体弱。病好后,我们发现你丢失了快一年的记忆,包括你走丢的这段时间。”
  这到真是个意外,他们俩虽然怕郁芒被抢走,却也不想自己抹去孩子的记忆。
  郁树兰道,“你当时病得很厉害,是靠着涂山先生的阵法才恢复的,治疗的时候,你的一部分记忆溃散了,仅剩的一点,都进入了这片蛇鳞里。”
  现在想来,那个妖怪给的蛇鳞,应该是留给郁芒的一个法器,所以才能容纳郁芒的一小部分记忆。
  她把那个螺钿盒子推给了郁芒,“你不再记得那个妖怪,对当时的我们来说,确实是松了口气。但现在你长大了,有了自己的判断力,你有权知道发生了什么。”
  .
  郁芒的手碰上了那个盒子。
  但他没有立刻打开,反而有些失神。
  冥冥中,他像是听见了一声铃铛的声音,应该是个挂在绣球上的小铃铛,轻轻晃一下,就会发出清脆的声音。
  “你说……那是个人身蛇尾的妖怪?”他喃喃问道,“他长什么样子啊?”
  郁树兰记不太清了。
  反而是长川道,“他也是个混血种,大概是蛇类和树妖的结合,看不清脸,他一直戴着一个红纹白底的面具。”
  听到这声回复,郁芒的心一下坠入了深海里。
  他突然不敢打开这个盒子了。
  他好像明白了,为什么他会觉得这盒子里的东西这么熟悉了。
  一瞬间,他想起了许多事情。
  妖市里,荼信看见他,眼神里的茫然。
  秘境入口处,那个青女看见他,叫他“小少主”。
  还有那天的月下,便利店门口的长椅上,周境靠近他耳边,低声念出了他梦里的歌谣——
  “草木无心,岁岁枯荣。
  子若有意,为何不归?”
  他的手莫名有些抖。
  他想起了谭小白的话,“那小童养媳被人抢走了,周先生一蹶不振了很久,最近才找到了。”
  他心里有种矛盾的害怕。
  有一瞬间,他很希望救了他的就是周境。
  没有什么捡来的小妖怪,没有什么子虚乌有的童养媳。
  自始至终,就是他与周境。
  但是他想起刚才路过的素映老师的家,他又希望不是周境。
  等待一个人太痛苦了。
  素映老师受不住,所以才离开了。
  如果真的是周境,那周境又等了他多久呢。
  .
  郁芒的手在空中停了好一会儿,才打开了那个盒子。
  黑色的螺钿盒子里,铺着一层细细的绒布。
  而在绒布上,是一片漆黑的鳞片。
  蛇类的鳞片。
  冰冷又温润,泛着淡淡的光泽,像一片薄薄的黑玉,在这个干净冰冷的冬昼里,散发出一丝已经快要消失的草木香。
  郁芒伸出手,把这片蛇鳞握在了掌心里。
  蛇鳞坚硬,可是真的握紧了,却没有割伤他的掌心。
  他雾蓝色的眼睛里突然蓄满了泪水,轻轻眨了眨,就掉在了那黑色的鳞片上。
  是周境。
  不会错,这就是周境的鳞片。
  救了他,照顾他,又在多年以后陪在他身边的人,都是周境。
  没有什么童养媳,也没有什么捡来的小狐狸。
  自始至终,跟周境相遇的那个小妖怪,都是他。
  .
  那片黑色的鳞片在空气里慢慢融化了。
  化作当年仅剩的一点记忆,钻进了郁芒的脑海里。
  他咬着唇,眼泪不知不觉淌了满脸。
  郁树兰跟长川都吓坏了。
  他们猜到郁芒会难过,却没想到郁芒反应这么大,两个人慌忙揽住郁芒,“怎么了,是想起来什么吗?”
  长川更焦急,“你是生气我们瞒着你这么久吗,爸爸错了,应该早一点告诉你。”
  郁芒摇了摇头。
  他不是这意思。
  他抬头看着父母,忍了又忍,才能说出话,“不是……我只是,想他了。”
  他看见了许多模糊的碎片。
  那个从没有过家庭生活的混血蛇妖,怎样笨手笨脚地抚养他。
  他离开的时候,周境最后一次帮他理了理衣襟,而他抱着周境说,他一定会回来。
  可他没有做到。
  那个好不容易才学会给尾巴扎小辫的妖怪,就这样被他留在了那片紫藤花下。
  一晃就是十五年。
  郁芒的眼泪在眼眶里摇摇欲坠。
  “我想他了。”
  他又说了一遍。
  .
  这天晚上,郁芒一整夜都没有睡着。
  那片融化得只剩一角的鳞片贴在他的心口,明明是冷的,他却觉得安心。
  他望着院子里郁郁葱葱的树影,想着不知道周境在干什么。
  其实他刚才下午就想坐列车走了,迫不及待想去见周境。
  但是云市的列车站突然需要停工修理,他不得不留到明天。
  他摩挲着胸前的鳞片,想起周境跟他睡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喜欢用尾巴紧紧缠着他。
  他从前还不知道为什么。
  现在想来,也许是周境心中的不安作祟。
  他左右睡不着,干脆披上衣服,出去走走,最开始只是在庭院里散步,但是走着走着,他就沿着围墙,走到了家门外。
  在他家门外,有一棵参天的榕树,已经百岁了,没有生出树精,依旧是一颗普通的老树,他小的时候经常跟郁洺在树下玩。
  所以他爸爸在这棵树下也做了一个秋千。
  他坐上去,轻轻晃着,脑子里还乱糟糟的。
  其实他又想见周境,又觉得近乡情怯。
  他要怎么跟周境开口,说起这十五年的分别。
  十五年对于妖怪来说,确实是沧海一粟,几乎是一眨眼就过去了。
  可是他才二十岁,他觉得十五年很漫长。
  他忍不住给周境发了条信息,“你睡了吗?”
  “没有。”
  半夜三点,周境几乎是秒回。
  郁芒犹豫了几秒,打个电话过去,他隐约在空气里听见了一声铃响,但又像是错觉。
  周境很快接了起来,“怎么这么晚还给我打电话。”
  周境的声音还是一样温柔清冷,像冰雪融化后,不再刺骨,却还是带着凉意。
  郁芒听见这声音,胸口就像被堵住了。
  他有许多话想跟周境说,但还没开口,鼻子就先一酸。
  他说不出来话。
  周境意识到了不对,“你怎么了,为什么不说话?发生什么事了吗?”
  “我没事。”郁芒吸了吸鼻子,坐在秋千上轻轻晃着,脚上还穿着拖鞋,“我只是突然觉得,我好像很不守信用。”
  周境不明白。
  但他很快想偏到了别的地方去,“什么意思,你明天回不来了吗?”
  他危险地眯起眼,脑子里掠过种种不好的猜测。
  但是郁芒很快否认了。
  “不是这个。”
  他的拖鞋尖在地上蹭了蹭,踩着明亮皎洁的月光,还是把心底的话说了出来。
  “周境,我知道你捡到的小妖怪是谁了。”
  电话那边陡然沉默了。
  郁芒一只手抓紧了秋千的铁链,弯了弯嘴角,但眼眶还是红的。
  “下午的时候,我爸妈告诉了我,其实我五岁的时候走丢了,被一个大妖怪捡到了。这个妖怪对我很好,一直照顾我。我也答应了要回去看他。”
  “但我把他给忘了。”
  郁芒低下头,他穿着一件蓝色的刺绣睡袍,这件睡袍还是周境给他买的。
  他能听见电话那头,周境变重的呼吸声。
  他问周境,“我是不是很不好,把你忘记了这么久?”
  在公司相遇的时候。
  在高中,周境在台下看他作为代表上台祈福的时候。
  他都没有认出周境。
  当了两年的队友,朝夕相处,他都不知道身旁这个对他疏离的队友,其实是这世界上曾经最疼爱他的人之一。
  “对不起。”他轻声说道,“我食言了。”
  .
  冬天的冷风擦过树叶,带起一阵萧索的沙沙声。
  这个寂静无人的夜晚。
  云市似乎也在沉睡着,只有这棵榕树,和榕树边上的一角还醒着。
  “没关系。”
  周境低声说道。
  他没有想到郁芒的父母,居然还会主动告诉郁芒。
  他没有去追问,也没有责怪郁芒的意思。
  “你生我气吗?”郁芒问他。
  周境沉默了一瞬,他望着眼前的月光,缓缓道,“曾经生气过。在你刚走的那几年,我甚至不愿意去看你。”
  郁芒呼吸急促了起来。
  但周境又道,“可是后来就不气了,因为比起生气,我发现我好像更爱你。”
  不管是作为家人的幼崽郁芒。
  还是作为他爱人的,长大后的郁芒。
  在他这里,都拥有特权。
  郁芒笑了起来,他鼻尖还红着,把自己团在了秋千上。
  “你不能总是这么惯着我,”他轻声道,“会把我惯坏的。”
  周境并不在乎。
  有什么要紧,从小的时候起,只要是郁芒的愿望,他都会替郁芒实现。
  哪怕是离开他。
  “那就惯坏好了。”周境说道。
  .
  月光无声,榕树的叶子倒映在地上,郁芒突然发现这树叶的影子里,像藏着一点小蛇尾巴。
  但他又觉得自己是看错了。
  他听见周境问他,“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睡?”
  郁芒在秋千上晃了晃。
  “睡不着。”
  他盯着倒映在地上的树影,又轻轻补了一句,“太想见你了,所以睡不着。”
  周境好一会儿没有说话。
  但是片刻后,他低声道,“那你抬起头,往上看。”
  .
  郁芒不明所以,却还是照做了。
  他抬起头。
  只见朦胧的月光下,婆娑的榕树树影中,慢慢出现了一个人身蛇尾的影子。
  一身漆黑的长袍,袖口绣着蛇鳞般的花纹,宽大的袍子下,不是属于人类的修长双腿,而是黑色狰狞的蛇尾,艺术品一样,危险又美丽。
  而顺着这蛇尾往上看,这又分明是个俊美的男子,素白修长的手指,宽阔的肩背,红而柔软的薄唇。
  但是在他脸上,却戴着一个白桦木制成的面具,惨白的底色,冰冷又没有生气,红色的妖纹却诡异而美丽。
  一双金色的眼睛从面具后静静地望着他。
  郁芒呼吸一顿。
  他胸口的蛇鳞微微发烫。
  他残缺的记忆,到现在都只恢复了一点,但就是这仅剩的一点里,有他跟周境的初遇。
  他躲在森林的岩石底下,抱着意外得到的果子在啃。
  突然间,他听到声响,抬起头,看见了一个人身蛇尾的妖怪坐在树上,漠然地望着他。
  强大又美丽。
  危险又冷淡。
  就像此刻。
  .
  手机从郁芒的手里掉了下去,在地上发出沉闷的一声,但是谁也没顾得上。
  周境其实也有些羞赧。
  说好了在家等郁芒回来。
  但他也一样不守信用,十几年前的记忆一直影响着他,促使他千里迢迢,跟来了云市,就坐在这棵郁家门外的榕树上守候着。
  他并不想做什么,也不想跟郁芒的父母碰面。
  他只是来等自己的爱人。
  而现在,他的爱人说想要见他。
  所以他伸出了手,跨越过十五载的分别,轻轻拉住了郁芒同样伸出来的指尖。
  “我就在这里。”
  --------------------
  终于写完了。
  我很喜欢最后结尾的地方,周境来接他的小新娘回家。
  月色下,人身蛇尾的妖怪,白底红纹的妖怪面具。
  和十五年前初见一模一样的场景。
  所以才想把正文停在这里。
  后续的一些地方会在番外交代的,不过我要休息几天,写得我脖子好疼。
  芒芒跟周境,洺洺跟姜昼的故事,到这里就告一段落了。
  两只小猫咪,都会拥有漫长的一生与温柔的爱人。
  故事停在了这里,但他们的生活还是会继续。
  谢谢喜欢他们。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