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猫咪能有什么坏心思呢——松子茶
时间:2022-08-07 08:57:16

  郁洺满脸无辜,小蛋糕吃多了而已,大惊小怪什么。
  .
  郁洺在那家咖啡馆工作了好几天,收银也操作熟练了,他颇为得意地给哥哥打电话,“我还是挺聪明的嘛。”
  郁芒扯了扯嘴角,却也没打击弟弟,而是顺嘴夸道,“嗯,挺不错的。”
  郁洺嘿嘿笑了起来。
  但他跟哥哥没说几句,郁芒就要去排练了,郁洺恋恋不舍地把手机收了起来。
  他回到收银台前,同事万琳拍拍他的肩,塞给他几颗巧克力。
  郁洺笑着说谢谢。
  他其实刚刚没来得及跟哥哥说,打工也挺开心的,其实他原来对人类社会是有点害怕的,一个种族孤身去融入另一个种族,总会有种格格不入的孤独感,要防着被发现,要对认识的人撒谎。
  但是真的来工作以后,遇到的同事都很好,老板也很好脾气,总是懒洋洋像条咸鱼,也不怎么管他们。
  他因为年纪小,同事们反而都很照顾他,店里的咖啡师还会在下班的时候教他做咖啡和拉花。
  他把巧克力放进了嘴里,甜滋滋的。
  跟万琳聊了聊昨天一起看的电视剧,咖啡馆的门又被推开了。
  郁洺连忙回过头,“欢迎光……”
  他的“临”字没有来得及说出口。
  就像郁洺前几天看的电影一样,五月的天气清朗,午后的阳光照在门外栅栏里的花草上。
  一位身材高大的客人推开了咖啡馆的门,他穿着一身修身的西装,袖口露出的手腕结实有力,轮廓分明的脸,眼窝深邃,冷得像初春还未化开的湖。
  可他又是这样好看,一眉一眼都像被细心勾勒过,站在咖啡馆的红松木门边,像旧书里走出来的绅士,即使冷淡也带着一股天生的矜贵。
  来的人,是姜昼。
  “一杯美式,谢谢。”姜昼都没看菜单,他喝咖啡纯粹是提神。
  郁洺却愣在原地。
  明明他跟姜昼每天都见面,今天姜昼出门前,还把他抱在怀里,他对姜昼的了解,仅次于对自己哥哥。
  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用人类的身份与姜昼见面,他不再是那个被姜昼抱在怀里的小猫咪,而是在姜昼眼中成了一个平等的人类,他却突然慌了起来。
  他在姜昼眼睛里看见了自己的倒影。
  清秀的十八岁少年,穿着白衬衫和围裙,手足无措。
  旁边的万琳看不下去他这么呆,偷偷给了他一手肘。
  郁洺这才反应过来,“哦哦哦美式,美式。”
  他这几天学到的技能全忘光了,笨手笨脚地往机器里输入 ,仿佛他是用猫爪子在打字。
  好在姜昼一脸平静。
  “谢谢。”姜昼从他手里拿了票,自己去了位置上等着。
  一连招待了几个客人,收银台前暂时没人了,万琳奇怪地望了望郁洺,“你刚才是怎么了嘛,脸好红,还看着别人发呆。”
  郁洺心虚地摸了摸自己脸,“我脸红吗?”
  万琳点头,“超级红,像个番茄,”她笑话郁洺,“虽然那客人帅了点,也不至于看傻了吧。”
  郁洺支支吾吾。
  他能说啥,他总不能说是自己见到饲主太激动了吧。
  等了一会儿,姜昼的咖啡就做好了,郁洺噔噔噔地跑过去,接了这杯咖啡,小声跟同事道,“我送吧。”
  同事一挑眉,眼神揶揄地看了他一眼。
  郁洺端着餐盘,偷偷摸摸往咖啡旁边放了一块海盐味儿的饼干。
  这是他自己买的,姜昼不喜欢太甜的东西。
  等他把餐盘放下,姜昼也看见了那个小猫形状的曲奇,提醒道,“我没点饼干,你送错了。”
  跟姜昼离近了,郁洺发现自己心跳得更快了,上次这么紧张还是他去年的期末考。
  “没送错,”他低声道,“是我,我们送的。”
  他说完就跑,拎着餐盘就回了前台。
  姜昼看了看那个小猫饼干,又扫了扫右边桌子上的客人,那位也点了一杯咖啡,却什么也没送。
  他若有所思地抬起头,那小服务生站在收银台后又开始接待新的客人。
  他刚才并没有注意这个服务生的相貌,现在一看,才发现对方年纪不大,长得很精致可爱,尤其是一双绿色的眼睛,在阳光下几乎像橄榄绿的宝石。
  还挺像小乖的。
  姜昼脑子里闪过这个念头。
  他沉默了两秒,还是把那个海盐的饼干拆开吃掉了,味道还可以。
  而郁洺其实一直偷偷盯着姜昼这里,看见姜昼吃了他送的饼干,真是恨不得变出个尾巴摇一摇。
  --------------------
  郁洺日记:
  打工第一天,开心
  第二天,开心
  ……
  第n天,遇见姜昼啦,超级开心!
 
 
第7章 蔫哒哒
  自从这天之后,郁洺隔三差五就会见到姜昼。
  他一开始还有点浮想联翩,心想自己和姜昼会不会有点心电感应什么的,姜昼虽然不知道他是小乖,但一眼就觉得亲切……
  结果万琳无情地打破了他的幻想,“他以前就经常来 他和另外几个常客都是对面写字楼上班的,我都记住了。当然,他长得比较帅,我记得最清楚。”
  郁洺的耳朵又耷了下来。
  万琳奇怪地看着他,“你怎么这么注意那个客人啊?”
  她一开始只觉得是偶然事件,郁洺本来就害羞,可这都一个多星期了,郁洺还总眼巴巴地盯着姜昼。
  她皱了皱眉,“你不会是对他……”一见钟情了吧。
  但她看了看郁洺那种懵懂的脸,又把这个想法晃出了脑袋。
  不至于吧,郁洺看上去就傻乎乎的。
  郁洺摸了摸鼻子,他也知道自己的表现有点奇怪,硬找了个理由,“我只是觉得他很亲切,像我哥。”
  “哦~”万琳也接受了这个理由,郁洺有个哥哥她是知道的,据说又聪明又强大。
  但是在旁边喝茶顺便听八卦的老板却回过了头,幽幽地望着郁洺。
  小骗子,说谎不打草稿的。
  要不是他见过郁芒,可能也就信了。
  郁洺心虚地把脸转到了一边。
  .
  过了一会儿,郁洺又抢着去给姜昼送咖啡,同事也知道,都让着他。
  他今天没有给姜昼送小零食,因为姜昼自己点了个椰子蛋糕,他心里还嘀咕,姜昼什么时候喜欢吃蛋糕了。
  但等他把餐盘放下,跟姜昼说,“客人,你的餐品到齐了。”
  姜昼却喊住了他,“你等一下,这个蛋糕是给你点的,你把它拿走吧。”
  “唉?”郁洺歪了歪脑袋。
  姜昼看着他,心想,这样歪着脑袋,就更像小乖了。
  “多谢你这几天送我零食,但是以后不用送了,太破费了,”姜昼的声音冷淡又客气,“这个蛋糕算是回礼。”
  郁洺愣了一愣,才理解了姜昼的意思。
  他这几天趁着给姜昼送咖啡,有时候放个饼干,有时候放个柠檬糖,都声称是套餐送的,像一个自以为掩饰很好的秘密。
  没想到姜昼早就知道了。
  他抓着餐盘,无措地看了姜昼几眼,而姜昼只是平静地看着他,那眼神陌生又冷静,充满公事公办的意味。
  郁洺不知道为什么,被这眼神刺了一下,心口有些发闷。
  “我知道了。”他讷讷地把那碟蛋糕拿走了。
  回到前台,他却没有马上吃,而是放到了一边的桌上。
  万琳问他,“你怎么把蛋糕又拿回来了?”
  郁洺低落道,“那是姜昼点给我的。”
  万琳反应了一下,才明白姜昼是那个客人。
  她眼睛唰得一亮,“那他为什么要送你啊?”
  结果郁洺却扁着嘴,“因为他不想欠我人情,他不喜欢我给他送零食,让我别送了,这个蛋糕是谢谢我。”
  ……
  万琳识趣地闭了闭嘴,安慰性地拍了拍郁洺的肩膀。
  十分钟后,姜昼喝完咖啡,离开了餐厅。
  郁洺默默地看着他出门了。
  跟在家的时候不一样,姜昼不会看他,不会叫他小乖,更不会把他抱起来蹭一下脑袋。
  他们只是两个陌生人。
  是咖啡店的客人与服务生。
  趁着现在不忙了,郁洺把那个蛋糕拿过来吃了,放了一会儿,蛋糕上的奶油有点融化,软塌塌的,吃进嘴里也温温的。
  明明很甜,郁洺却吃得味同嚼蜡。
  .
  六点后,郁洺下班了,他换掉了工作服,正要走的时候,老板却喊住了他,“等一下,过来拿工资。”
  因为他是临时工,工资直接转到了他的微信上。
  当初从妖怪学校出来,他手机里安装了一系列的app,但是因为他并没有认识几个人,根本没用上。
  但现在他的联络人里,却多了好几个同事。
  现在,他又收到了人生第一笔转账。
  500元。
  他又高兴了一点,热情地抱了老板一下,“谢谢老板。”
  荣青嫌弃地挥挥手,“谢什么,你搬砖的工资而已,我又不是做慈善。”
  郁洺笑眯眯跟老板说了再见。
  .
  郁洺揣着他的工资回了家,虽然这钱不是实体,只留在他的微信账户上,但他还是连跑路都轻飘飘了许多。
  他到家的时候,姜昼果然还没回来,他也不急,自己跳到沙发上摁开了电视。
  他之前在姜昼面前摁过,好在姜昼也不是个常人,对此接受良好,并没有怀疑他是个小妖怪,还把他抱起来夸他聪明。
  想到这儿,郁洺不由晃了晃尾巴,心想人类真是好笨哦。
  活在科技横行的社会里,就以为妖魔鬼怪都是古书里的胡编乱造,一点也不会怀疑身边的小动物会不会是某个妖精变的。
  虽然不能随意告诉人类自己的身份,但是郁洺还是幻想了想他要是在姜昼面前变人,姜昼该是什么表情。
  那张总是冷淡得像是目空一切的脸,会不会勃然变色?
  郁洺忍不住笑了起来。
  但他笑了没几秒,却又想起了今天下午发生的事情。
  姜昼对于人类模样的他,一点也不喜欢。
  他的尾巴又耷拉下来了。
  他有点茫然地望着电视里拉拉扯扯的男女,人类真是难懂。
  他在妖怪学校读书的时候,也不是没有来过人类城市旅游,打工的这一个月,周围人也都对他很友善。
  他以为自己虽然变了一副样子,但是朝夕相处,姜昼应该多少会觉得他有点熟悉,不会讨厌他。
  可是姜昼对是小猫的他有多温柔。
  对身为人类的他就有多冷淡。
  以至于他一个下午都没能缓过来,差点把给客人的咖啡都送错。
  郁洺想到这儿,彻底蔫了下来。
  .
  一个多小时后,姜昼回来了。
  在给郁洺喂了点零食后,自己也做了一份简单的牛排和沙拉,抱着郁洺在沙发上看电影。
  他对电影也没多感兴趣,反而认真检查郁洺的小爪子,“好像有点长了,待会儿给你剪一剪,最近出的那个鸵鸟肉冻干你喜欢吗,给你买一点?”
  明明郁洺不可能回应他,但他的声音比起白日的严肃却格外温和,望着郁洺的眼神也含着笑意。
  郁洺呆呆地躺在姜昼腿上。
  他想,他还不如一直当小猫咪呢。
  人类果然更喜欢毛绒绒的东西,明明他的人形已经这么漂亮了,姜昼的态度却天差地别。
  姜昼不知道郁洺在想什么。
  他挠着郁洺粉色的肉垫,注意到郁洺这双漂亮的,橄榄石一样的绿色眼睛,突然想起了下午那个小服务生。
  那个小服务生也有这样一双薄雾般干净的眼睛。
  明明是东方人的秀气轮廓,配上这样一双异域风情的眼睛,像个可爱又灵动的猫儿。
  更准确说,就是像他怀里这只。
  姜昼摸了摸郁洺的小脑壳。
  其实他并不讨厌那个小服务生,甚至还觉得对方有点可爱。
  只是他不习惯平白无故接受别人的好意,也怕给了那小服务生不恰当的暗示,才会严肃地拒绝。
  可是那之后,那个小服务生站在收银台后面,一直蔫哒哒的,头也不抬,多少看着有点可怜,又让他心里有些不舒服。
  就好像……看见小乖被人欺负了一样。
  姜昼神色沉了沉,一低头望见郁洺眼睛咕噜噜转着,尾巴还搭在了他手上,用尾巴尖儿蹭着他的手背。
  他又笑了笑,捏了下郁洺的后颈,“真能撒娇。”
  --------------------
  今天是蔫哒哒的小猫,但还是要撒娇
 
 
第8章 偷听
  之后的几天,姜昼再去那家咖啡店,郁洺果然都没有再主动靠近他。
  他再也没有给姜昼送过餐,姜昼去收银台点单,郁洺长长的睫毛低垂着,几乎不看姜昼,确实做到了跟姜昼划清界限。
  有一次,姜昼跟同事走到附近,他们本来在讨论业务,他的余光却看见了蹲在咖啡店门口的郁洺。
  郁洺大概是来给门前的花花草草浇水的,喷水壶还放在一边,但他却跟门口的小流浪猫玩了起来。
  那是一只小黑猫,琥珀色的眼睛,像个小煤球,但是身上很干净,乖乖巧巧蹲在了郁洺面前,郁洺把手伸出去,它就把爪子放进了郁洺的掌心。
  让人忍不住怀疑,这其实是只披着猫皮的狗。
  郁洺捏着小黑猫的爪子笑弯了眼睛,露出脸颊边的一个小酒窝,阳光正好,他沐浴在春光里,还没有换员工服,穿着浅蓝色的衬衫和牛仔裤,袖子卷上去,露出一截细白的手腕,头发上还沾着不知道哪里碰到的一片叶子,那叶子是嫩绿色的,而他的眼睛却绿得更为瑰丽,在阳光下清透如水。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