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猫咪能有什么坏心思呢——松子茶
时间:2022-08-07 08:57:16

  可他从心底里,其实并不觉得郁洺会有这个机会跑丢的。
  这一个项圈还是礼物的意味更重一点。
  郁洺却听得懵住了。
  他抬起头望着姜昼,面前这个人类,是真的把他作为一只柔弱的,无法生存的小猫,方方面面地在照顾。
  姜昼很喜欢他。
  他无比清晰地意识到这一点。
  除了家人以外,还有一个人类,全心全意地在爱着他,用爱一只猫的方式。
  即使他们才认识了不到两个月。
  郁洺低下头,抬起爪子拨弄了下脖子上的项圈。
  戴上身份牌,他就是有家的小猫咪了。
  可是姜昼不知道,他不是什么真的小猫咪,他是一只小猫妖,他也陪不了姜昼一辈子,他只能陪姜昼一年。
  看他一直发愣,姜昼又点了点他的名字,“傻了么?”
  郁洺抬头望着姜昼,有一瞬间,他很想告诉,他不叫小乖。
  他叫郁洺,是个妖怪。
  但姜昼又叫了他一声,“怎么一直发呆啊小乖?”
  算了。
  郁洺躺倒在桌上,拿小脑壳蹭着姜昼的手,小乖就小乖吧。
  起码在这一年里,我都是你的小乖。
  --------------------
  项圈容易勒脖子,一般还是不要给猫一直戴皮质项圈啥的,容易卡着。郁洺这个是针织,而且只是偶尔带一下,不太要紧。
  当然最主要原因是他其实是个妖怪……等他变成人形,他还能戴各种奇奇怪怪的,东西(狗头)
 
 
第5章 猫猫打工
  回家以后,姜昼就把那条小项圈替郁洺取了下来,这条项圈主要是让郁洺出门带的,以防这只小狸花看着太像小野猫,被谁误伤了。
  在家他还是想让郁洺自在点。
  倒是郁洺有点恋恋不舍,眼神一直往放着项圈的柜子上溜。
  他又看了看姜昼。
  要说起来,其实他也还没有给姜昼送过什么,虽然等到一年期满,他解除禁令后,可以偷偷给姜昼留一些生活费,但那顶多算补偿,又不是礼物。
  他在姜昼这儿白吃白喝,姜昼什么都想着他,于情于理,其实是他该给姜昼送个礼物。
  但问题是——他没有钱。
  不像姜昼这种人类精英,年收入足以在这个寸土寸金的城市维持优渥的生活,他只是一个一穷二白,被驱赶出来的小猫妖,全身上下除了换洗衣物,现金只有三百六十块七。
  本来是五百的,但被他用了一百多,主要花在出门买奶茶上。
  郁洺生无可恋地喵了一声,拿手盖住脸,忧郁了。
  本来找个饭票就是不想打工。
  但怎么到头来,他还是要为钱发愁。
  郁洺长叹一声,换了个姿势躺在猫窝里,没有钱,那就只能想办法赚了。
  可是他会什么呢?
  他连妖怪学院的毕业证都没拿到呢,更不提人类的证书,这也是现在找人碰瓷的小妖怪越来越多的原因。
  没有一技之长又不能动用妖力,在人类世界是很难混的。
  郁洺咬住了尾巴,真切地发起愁来。
  .
  第二天,趁着姜昼出去上班,郁洺又变成了人形,一溜烟去找了他哥。
  他哥这次也在公司,在为之后的乐队巡回演出做准备。
  他哥的演艺事业是越来越红火了,即使是郁洺这样信息闭塞的小妖怪,也在跟着姜昼外出的途中听见了很多次他哥的名字,年轻的女孩们激动地讨论他的歌,他的容貌,他新出的广告。
  郁洺听见的时候,都会忍不住摇尾巴,觉得他哥真的好不了起。
  但他哥自己似乎没什么感觉。
  听完郁洺说想要打工赚钱,给借住的那个人类买份礼物。
  郁芒微妙地挑起眉,“你既然愿意打工,为什么不能直接从那个人类家里搬出来?”
  郁洺被问得一愣。
  对哦,如果他能凭自己找到工作,那又何必赖在姜昼家呢。
  他支支吾吾,“我都答应给他当猫了,总不能食言吧,他好不容易有只猫,这么高兴,我要是失踪了,他还不哭成狗。”
  郁芒不为所动,“你现在不走,一年后也还是要走的,早晚都是一拍两散。有多大区别。”
  郁洺却不太乐意听这话。
  “反正我不搬,”他咕哝道,“我在姜昼家待得好好的,为什么要走。”
  郁芒暼了他一眼,皱起了眉头。
  他也不想太干涉弟弟,按照他们一族的传统,来人类社会修行这一年也是自身的缘分,某种程度上也能决定未来的路,他不想横加干涉。
  但他还是多说了一句,“你别和那人类走太近,人跟妖还是不应该有太多牵扯。”
  郁洺不太服气,“可是除了咱们几个隐居的大市,其他妖怪不都早就和人混居了。”
  “那你看他们敢暴露自己是妖怪吗?”郁芒道,“还不是都装成了人。”
  说得也是。
  郁洺又蔫哒哒地垂下了小猫耳朵。
  郁芒虽然在这件事上稍微严厉了点,但弟弟想要出去工作,他也不会全然不管。
  “你等我想想你适合做什么?”郁芒说道,“你现在没有学历,也不能用妖力,只能做点简单的体力工作了。”
  他是郁洺的哥哥,身为直系亲属,考核里不能提供太多帮助,也就能帮忙介绍个面试了。
  正想着,屋子里却突然有人轻笑了一声。
  一个身形高挑,容貌昳丽的男人从帘幕后走了出来。
  郁洺一个激灵,毛都快炸了,他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个人什么时候进来的。
  他唰得一下收掉了自己的小猫耳朵,但是对上这人黑曜石般深邃的眼睛,他就知道自己动作慢了。
  这人肯定看到了。
  完蛋了。
  他被发现了。
  郁洺慌乱地去看他哥,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可是他哥却皱起眉,问,“你怎么在这儿?”
  来人笑了笑,很自来熟地在他哥旁边坐下,“我感觉到这里又溜进来一只小猫,所以来看看,”他抬头看了郁洺一眼,轻轻挑眉,“这是你弟弟啊?”
  郁芒的神色有些戒备,却还是“嗯”了一声。
  郁洺左看右看,终于想起来这个人为什么眼熟了,这分明是他哥乐队的队长——周境。
  他本能地觉得这人有哪里怪怪的,非要说的话,就是……不大像人。
  果然,在他疑惑的时候,他哥转过头,对他介绍道,“这是我们队长,也是个妖怪。”
  周境笑眯眯跟郁洺打了个招呼。
  郁洺下意识也回了一句,“你好。”
  然后才震惊地瞪大了眼。
  他哥的乐队一共就五个人,两个都是妖怪?
  他在他哥和周境之间左看右看,他哥问周境,“你有事吗,没有事麻烦你先出去。”
  “别啊,”周境靠在沙发上,神色慵懒,“我刚刚听见你们的谈话了,你弟弟要个工作是吗?我可以帮忙。”
  郁芒眼神更冷了,“你又打什么歪主意?”
  周境盯着他,轻笑了一声,“我没有歪主意啊,我只是觉得这小猫一看就笨笨的,还是你弟弟,我臣属那里的工作有很多,随便给他一份都行。”
  “用不着,”郁芒果断拒绝了,“我会帮他找的,多谢你的好意。”
  说完他就站了起来,“走吧郁洺,我送你回家。”
  郁洺懵懵懂懂地站起来。
  走出房间的时候,他扫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周境,周境一身黑衣,坐在沙发上把玩着一只不知道哪里摸出来的魔方,他的眼睛不知道何时变成了金棕色,像野兽的眼睛,充满冰冷与攻击性。
  明明他什么也没做,压迫感却像是溢满了整个房间。
  郁洺情不自禁哆嗦了一下,他想,这一定是个大妖怪。
  比他爸爸还可怕的那种。
  他跟着哥哥下了电梯,在电梯里,他不安地拽了拽哥哥的袖子,“哥,你那个队长看着好吓人啊,他是不是什么大妖怪,在队里会不会欺负你啊?”
  郁芒愣了一下,没想到弟弟能察觉到周境的妖力。
  “不会,”他低声道,“他就是脾气怪了点,但也不是不讲道理。”
  虽然这个道理也看周境心情。
  郁洺半信半疑,出门前还在跟郁芒说,“受欺负你要说出来哦,爸妈说了,打不过就回家搬救兵,不丢人。小命要紧。”
  郁芒笑了一声,“知道了,快回去吧,等我电话。”
  .
  郁芒没几天就给了郁洺一个地址,是个咖啡店,让郁洺去面试。
  郁芒在电话里说,“你的考核期我不能帮你作弊,这个咖啡店是我的人类朋友开的,他正好招临时工,如果面试过了就去上班,没过你还是老实去跟你的人类蹭吃吧。”
  郁洺心头一紧,心虚地点了点头。
  他抬头望了眼茶几上放着的照片,那是姜昼抱着他拍的。
  他唏嘘地想,人类,你都不知道我为了你下了怎样的决心。
  他换了一身衣服,虔诚地拿着地址,找去了他哥给的这个咖啡馆,到了地方他才发现,这家咖啡店居然就在姜昼公司的对面。
  他呆呆地仰起头,看了面前这栋写字楼好一会儿,他之所以认识这里,是姜昼有一次带他洗澡却遇上公司紧急有事,姜昼没办法,干脆把他一起带来了公司。
  姜昼现在就在里面上班吗?
  他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的小猫尾巴轻轻晃了起来,他想,这样他是不是也算在陪姜昼上班啊。
  他自顾自地傻笑了几下,听到旁边有按喇叭的声音才回过神,转身进了咖啡店。
  --------------------
  生活不易,猫猫叹气,找了饲主,还要打工
 
 
第6章 小尾巴摇一摇
  咖啡店的老板是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叫荣青,苍白的脸,穿着宽大的T恤,长得很清秀,却自带一种丧丧的感觉,总像没睡醒一样懒懒散散的。
  他面试郁洺也很随便。
  因为招的是服务生,只要人美声甜会端盘子,收银也可以慢慢学,如果店里忙起来,可以帮忙做个柠檬水就行。
  这些郁洺都是会的。
  他又长得好看,虽然有点羞涩,但是对客人轻轻一笑,放下咖啡,客人都被迷的五迷三道的,分分钟再点一杯,还想指名郁洺来送。
  荣青摸了摸下巴,“啊,长得好就是占便宜啊。”
  全然忘了他自己的脸也不错。
  “留下也行,”荣青若有所思地盯着他,“只有周一到周四下午能来是吗?六点前得回家?”
  郁洺抱着餐盘,紧张地点点头,生怕因为工作时间太少不被录用。
  但好在荣青眯着眼打量了他一会儿,“好吧,你被录用了,因为你是小时工,只上半天,一周五百,一个月就是2000,同意吗?”
  郁洺喜出望外,神情都变得灿烂了,“同意,谢谢老板。”
  荣青笑了一声,“你倒是嘴甜。”
  他站起来,对郁洺挥了挥手,“那你就开始上班吧,按周给你结工资,什么时候想辞职要提前告诉我。”
  郁洺干劲十足地“嗯”了一声,“我会努力的。”
  他穿上咖啡馆统一的衬衫和围裙,白色的衬衫绣着嫩黄色的太阳花,围裙是黑色的,扎出细细的腰,一头扎入了工作。
  这间咖啡店开在人流繁忙的街口,又已经积攒了一定的人气,郁洺忙了一天都脚不沾地。
  但他还时不时往门口望一眼。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有一点,一点小小的期待。
  这间咖啡店跟姜昼离得如此之近。
  也许下一秒,姜昼就会西装革履地出现在门外,推开玻璃门,走进来要一杯咖啡。
  姜昼会点美式咖啡,苦得要命,他偷偷尝过,直吐舌头,但姜昼喜欢,因为很提神。
  而他也能光明正大地站到姜昼面前,用自己人类的模样,对姜昼说一句,“你好。”
  可惜,一直到他下班,姜昼都没有推门走进来。
  郁洺有点失落,他又看了一眼窗外,才换下工作服,穿上自己的衣服。
  临走的时候,老板又给他塞了个小蛋糕,“拿着吧,祝贺你第一天上班。”
  蛋糕是个草莓的样子,郁洺又高兴起来,“谢谢老板。”
  他一笑,荣青才发现他有小虎牙。
  他挺有意思地看了看郁洺,“你跟你哥长得很像,但性子差了挺远,他当初在我这里打工,对谁都很冷淡,客客气气的。”
  郁洺没想到他哥也在这儿工作过,好奇地问,“我哥也是服务生吗?”
  “哦不,他是咖啡师,”荣青道,“虽然没证,但反正他咖啡做得好喝,谁管这么多。”
  郁洺又笑了起来。
  “那我下班了,老板。”他拎着小蛋糕走了。
  .
  他其实很想把这个蛋糕带回去给姜昼,虽然不是礼物,但也是他工作的奖励。
  可这显然不行。
  姜昼会以为家里进小偷了的。
  他只能坐在路边的长椅上吃掉了蛋糕,然后才在树林里变成小猫,晃晃悠悠地回家去了。
  他到家以后,又过了好几个小时姜昼才回来。
  姜昼一进门,就把郁洺抱了起来,把他放在臂弯里去拿罐头。
  但他却注意到今天的郁洺似乎没什么胃口。
  罐头挑挑拣拣,吃了一半就不吃了。
  这可不常见。
  姜昼担心地摸了摸郁洺的小肚子,“哪儿不舒服吗?”
  郁洺在他手掌下,打个了嗝。
  姜昼:“……”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