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猫咪能有什么坏心思呢——松子茶
时间:2022-08-07 08:57:16

  整个一做贼心虚。
  就很像成精了。
  姜昼挑了挑眉,他倒是知道他带回来的这只小猫咪格外聪明,但也没想到能聪明到这份上。
  不过猫狗的智商本来就不低。
  他家这只又格外活泼激灵。
  他看着郁洺如痴如醉地看着电视剧,跟着里头音乐摇头晃脑,笑了笑,故意去拿了遥控器,把电视换成了财经频道。
  郁洺的如痴如醉戛然而止。
  尾巴也不晃了。
  他一脸懵逼地转过去看姜昼,看姜昼气定神闲地靠在床上,明明还在工作,却理直气壮地把电视换成了财经频道。
  见郁洺蹭过来,他挠了挠郁洺的下巴,“怎么了?”
  郁洺:“……”
  他看出来了,这个人就是欺负小猫咪不能说话。
  他憋屈得不行,心想我要真开口了吓死你。
  但猫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郁洺手脚并用地爬上了姜昼的胳膊,小脑壳贴着姜昼的脖子蹭了又蹭,爪子啪啪啪地去踩姜昼手上的遥控器。
  “我要看电视。”——这几个字就像是写在了他的猫脸上。
  姜昼被蹭得端不住高冷的架子,轻声笑了一下。
  他抱着郁洺,小猫咪蹭在怀里,热乎乎软绵绵,像是能抚平人心里所有不安。
  他今天又接到了“老家”那边的电话,问他借钱,他虽然没有搭理,却还是容易心情糟糕。
  可是郁洺这样可爱地依偎在怀里,小猫眼神纯粹地望着他,让人从心底里觉得熨帖。
  他摸了摸郁洺的小脑袋。
  这感觉颇为神奇,有这么一个小东西会全心全意地依赖他。
  他想,要是当初在孤儿院他有这样一只小猫咪,大概会过得更快乐一点。
  但他很快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不行,那时候他连自己都照顾不了,又怎么保护这么一只柔软的小东西。
  他亲了亲郁洺的耳朵,低声哄道,“好了,给你看。被你蹭了一身毛。”
  他把电视又切回了狗血剧频道。
  郁洺满意了,四仰八叉地躺在姜昼怀里,很像个大爷。
  果然,这个家里,他才是老大。
  他的猫尾巴又晃了起来。
  姜昼继续低头工作,过了一会儿却突然又对郁洺说道,“明天我放假,要不带你出去玩玩吧,正好要去宠物店洗个澡。”
  郁洺抬起了脑袋。
  来姜昼家快两个月了,姜昼一直挺忙的,很少休假。
  虽然他其实有偷偷溜出去,但还没跟姜昼一起出过门。
  .
  因为怕郁洺不适合出门,会有应激反应,姜昼用猫包把郁洺装起来后,先只是在楼道和小区里转了转。
  不想郁洺适应良好,蹲在小篮子一样的猫包里,眼睛乌溜溜地看着他。
  “胆子还挺大。”姜昼摸了摸郁洺的小耳朵。
  他也没带郁洺去什么特别热闹的地方,先带郁洺去宠物医院洗了个澡。
  平常郁洺都是在家洗澡的,上次带来宠物医院还是带郁洺全身检查的时候。
  郁洺毕竟不是真的小猫咪,对洗澡并不抗拒,尤其是护士小姐姐非常温柔可爱,手法力道都很轻柔,他虽然有点害羞,但一想到自己现在是个猫,还是乖乖蹲在了浴盆里。
  他隔着玻璃窗望着外面的姜昼。
  他见多了平时西装革履去上班的姜昼,很少看见姜昼穿着休闲装的样子,今天姜昼穿了一件白色的圆领套头衫,很宽松,衬出他高大的骨架,袖口微微挽起,露出结实的手臂,左手上戴了一个运动型的腕表,整个人一下子像年轻了好几岁,也没有平时那种于千里之外的冷漠了。
  郁洺歪了歪头,听见旁边的小姐姐跟另一个小护士在说笑,夸姜昼长得帅。
  “很有气质啊,”小护士说道,“对猫咪也很温柔,感觉脾气其实挺不错的。”
  她们这种从事宠物行业的,天然就会对喜欢的小动物的人有好感。
  郁洺闻言得意地喵了一下。
  那可不,这可是他亲自挑选的铲屎官。
  他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当初是被姜昼绑架回家的。
  此时他还不知道,他心目中的优质铲屎官,都在和医生聊些什么。
  --------------------
  姜昼的日常:上班,吸猫
  其实他们很快会用人形见面的,不会一直是小猫咪,毕竟我们的任务是——搞对象!
 
 
第4章 是你的小乖
  “小猫咪还是要尽快绝育,”医生推了推眼镜,温和地对姜昼说道,“你家小猫咪应该一岁了,早绝育对它比较好,否则等发情就麻烦了。绝育后的猫咪也会更长寿点。”
  姜昼淡淡地应了一声,“我知道。”
  其实他早就打算带郁洺绝育了,他养猫之前也做过功课,当然知道绝育对猫咪有益。
  但郁洺大概是太通人性了,在家也总是很乖,趴在他膝头玩着毛绒球,从来不乱闹。
  这让他无法把郁洺当作一只普通小猫看待,不自觉地会去考虑郁洺的心情。
  姜昼望着玻璃房内乖乖吹毛的郁洺,虽然知道郁洺已经一岁多了,但也许是从前在外面流浪的关系,郁洺骨架很小,比同类都要小上一号,圆嘟嘟的,像个未成年。
  这样小又这样乖的猫咪,突然就被捉去噶了蛋……
  姜昼沉默了两秒。
  他总觉得郁洺会分分钟跟他翻脸。
  医生在旁边说,“您是我们vip用户,什么时候需要绝育套餐,打个电话来预订一下就好了。”医生乐呵呵地把会员卡还给姜昼。
  姜昼接过来,“多谢。”
  他刚刚又买了一大堆郁洺喜欢的罐头还有玩具,在这家宠物医院的会员等级跟做了火箭一样上窜。
  恰好这时候郁洺的澡也洗完了,趴在窗户上,小猫爪像粉色的小梅花印在玻璃上,冲他喵喵直叫。
  姜昼下意识笑起来,如冰雪消融,眉眼都变得温和。
  他走进来,把郁洺抱起来,一只手托着郁洺,淡淡道,“你身上一股橘子味。”
  但很好闻。
  郁洺也在姜昼脸上蹭了蹭。
  姜昼顺便就亲了他额头一下,侧脸温柔,长睫轻垂。
  旁边的护士小姐姐在心里悄悄“哇哦”了一声,果然,再酷的帅哥也抵挡不了猫咪撒娇。
  姜昼抱着跟医生和护士道别后,就带着郁洺上了车。
  .
  他带着郁洺去了一个宠物餐厅。
  现在养宠物的人越来越多,这种可以让主人跟宠物一起入座的餐厅就也应运而生,店内有不同种类的宠物套餐,还有玩乐的场所。
  郁洺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趴在姜昼的胳膊上好奇地四处看来看去。
  他当然不是第一次来餐厅吃饭,但是他来人间的次数毕竟很少。
  妖怪城市里的餐厅总是要粗糙一点,他们隐居的地方——云山市,认为妖怪虽然与人类融合生存,但要保证妖性,保证血脉的延续,要贴近自然。
  所以他们那里妖怪开的餐厅总是比较粗犷,甚至还有供给一些大妖怪的生食餐厅,套餐都是血呼啦擦的,什么也没烹饪,就直接扔在了盘子里。
  他一个弱小可怜的猫咪,虽然继承了他爹的凶兽血统,但还是更爱吃清蒸鱼,跟他爹去凶兽开的餐厅的时候,经常跟盘子里血肉模糊的肉大眼瞪小眼,最后痛苦地一闭眼,吧唧一口吞下去。
  相比之下,人类的餐厅就漂亮多了。
  郁洺盯着墙上的拼贴画,想起小时候跟学校来人界旅游,那时候的餐厅墙上好像也有这样一副画,画的是一片桃树林。
  姜昼把他抱到了座位上,拿起菜单,像模像样地递到他面前,“看看,喜欢哪一个?”
  旁边的服务生也是见怪不怪了。
  又来了,他高冷地想,每个笨蛋主人都觉得自家小宠物很聪明,听得懂话也选得了菜,其实最后还不是一通乱按。
  但很快他就发现,这只小狸花好像是真的在看菜单。
  郁洺端坐在桌上,认真研究套餐。
  emmm香嫩鳕鱼听着不错,肉类汉堡也颇得朕心。
  最后他把小肉垫拍在了套餐C旁边,冲姜昼喵了一声——要这个。
  姜昼看了一眼,“你想吃牛肉派和三文鱼啊。”他抬起头看向服务员,“就点这个,我再要一份法式浓汤和酥皮牛肉卷,再加一份沙拉。”
  服务生输入了菜单,抬起头看见郁洺又蹭在了姜昼怀里,他忍不住说,“你家小猫好聪明啊,长得也好看。”
  他在这个宠物餐厅工作,漂亮的猫咪也见了不少,可是这个小狸花似乎尤其可爱,活泼又神气,翠绿的眼睛还带了一点金棕色,虽然体型娇小,但是光看眼睛,却觉得像威风凛凛的兽类。
  “是的,他很聪明又听话,在家不乱闹,很亲人,”姜昼点了点头,对服务生的夸奖照单全收,因为他也这么觉得,“他叫小乖,是我从街上带回来的。”
  “哇,这么漂亮居然是捡的吗?”服务生震惊了,“那你运气很不错啊。”
  姜昼摸了摸郁洺的耳朵,“你说得没错,我很幸运。”
  服务生有点眼馋地看了看郁洺,还是没好意思说自己想摸一把。
  而郁洺却把脸埋在了姜昼臂弯里。
  嗨呀,姜昼这么夸他,他都不好意思了。
  这时候他完全忘记了,作为一只小妖怪,姜昼夸他的地方根本不值一提。
  相反,他要是做不到,才真给妖丢脸。
  .
  他俩的晚饭很快端了上来。
  郁洺吃得小肚皮溜圆,被姜昼抱在怀里揉了好一会儿小肚子,才又坐在姜昼手臂上出去了。
  走的时候,那个服务员小哥没忍住,询问能不能摸郁洺一把。
  姜昼没直接拒绝,“这你得问他的意思。”
  服务员小哥跟郁洺大眼瞪小眼。
  他试探性地往郁洺伸了下手,郁洺却把头往后一倒,不让。
  小哥瞬间低落下来。
  但很快,他面前就出现了一只毛绒绒的小爪子。
  郁洺矜持地只允许握手。
  小哥又笑起来,“你是要跟我握手啊,”他捏着郁洺的小爪子上下晃了晃,喜不自胜,“好可爱。”
  最后姜昼结账离开的时候,这个小哥额外还送了郁洺一个小鱼干条。
  姜昼出门就给郁洺拆了,让他磨牙。
  他淡淡对郁洺说,“下次不能随便带你出来了,太招人了,万一被拐跑了怎么办。”
  郁洺晃了晃尾巴,很得意。
  但他很快又听见了下一句。
  “毕竟你这么傻,肯定找不到回家的路。”姜昼慢悠悠说道。
  这纯属污蔑!
  郁洺不干了,扒着姜昼的胳膊咬了一口。
  姜昼也不觉得疼,郁洺很有分寸,小尖牙顶多碰到点皮。
  他又搔了搔郁洺的下巴,“脾气还挺大。”
  .
  吃过晚饭,又在街上溜达了一会儿,郁洺以为他们要直接回家了。
  可是坐在车上,望着窗外的道路变化,他却发现这好像不是他们回家的路。
  “喵嗷?”他歪了歪脑袋,冲姜昼直叫。
  这是要去哪儿?
  但姜昼并不理他。
  郁洺只能继续窝在猫包里。
  一个小时后,他们到达了目的地,是某个商业公寓楼,姜昼带着郁洺,一路上了第18层,这边的公寓都是单门单户,出了电梯,走两步,就看见了一扇透明大门。
  门口还嵌着一个木制门牌——谷雨工作室。
  工作室内有接待的前台,整体色调都温和明亮,姜昼抱着郁洺走进去,跟前台说道,“你好,我来取我定做的项圈。姜昼,107号。”
  前台立刻在系统里调了出来,“好的,请稍等。”
  没多久,她就捧着一个小盒子出来了。
  “请您检查一下。”她微笑着打开了盒子。
  郁洺好奇地伸着头也看了一眼。
  这里面是一条漂亮的针织项圈,粉绿色,边上一圈波浪般的白花边,中间的位置是个深绿的蝴蝶结,蝴蝶结中间包裹了一颗橄榄石,像个小铃铛,被牢牢地嵌在中间。
  姜昼把这条项圈拿了出来,郁洺才注意到项圈的另一侧还缝着一个很小的皮革牌牌。
  仔细一看,他又在这个小名牌上看见了自己的名字,还有姜昼的号码。
  郁洺愣住了。
  姜昼低下头,把这条针织项圈戴到了他的脖子上,因为预留了空间,又是柔软的针织材质,戴上郁洺一点也不会觉得紧。
  “这是给你出门戴的,”他淡淡解释道,就像真的认为郁洺听得懂一样,“也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出生的,但我捡到你那天,就算你生日。旁边是你的名字,地址,我的联系方式。”
  郁洺低头看着那个绿色的蝴蝶结。
  他虽然对人类社会没有那么熟悉,却也看得出这条项圈有多精美。
  还是特地定做的,花了不少钱吧,这得买多少小鱼干啊,他又忧心忡忡地看着姜昼。
  虽然他很感动饲主贴心,但他真的不会害姜昼破产吗?
  那他罪过可就大了。
  姜昼不知道面前这只小猫在胡思乱想什么,摸了摸他的脑袋,“戴上身份牌,你就是有家的小猫咪了。万一有一天,你跑丢了,别人看见你脖子上的项圈,知道你是有主人的,也不会对你太凶。”
  他在定做的时候,看见了别人张贴的寻猫启事,是个小橘猫。
  才三岁大,从出生就在主人身边了,结果跑丢了三个月,一直没有回来。
  他本来是个冷漠的人,却在这张启事面前站了好一会儿,他想,万一有一天,他的小乖跑丢了,别人看见他脖子上的项圈,也会知道他是有主人的,也不会对小乖太凶。
  他除了联系方式,还写了必有重酬,也许总有人愿意送他的猫回来的。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