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猫咪能有什么坏心思呢——松子茶
时间:2022-08-07 08:57:16

  这比什么都好。
  他摸了摸郁洺的耳朵,顺手捧起来,在掌心里掂了掂。
  郁洺:“……”
  要说他对姜昼有什么不满意,大概就是动不动就要对他一顿rua。
  但猫在屋檐下,牺牲色相也是不可避免的。
  不给人类一点甜头,人类又怎么会乖乖上供呢。
  郁洺在心里给自己打气。
  等到一年考核期过,他就能重获自由了!
  .
  姜昼抱着猫玩了一会儿,看了眼时钟,发现已经六点了,他对郁洺说道,“今天在家要乖一点,晚上我得去公司加班,可能深夜才回来。”
  他当然不指望小猫听得懂自己的话,只是习惯性叮嘱。
  郁洺却支棱起了耳朵,眼神都亮了。
  真是瞌睡有人送枕头,他正准备晚上去找他哥呢。
  眼看着快到时间了,姜昼在家收拾了一下,又给郁洺放好了猫粮和水,才拿好公文包准备离开。
  郁洺屁颠屁颠一路送他到门边,在他脚边转来转去。
  姜昼给缠得差点出不了门。
  “真黏人。”他弯下腰又摸了摸郁洺,嘴角轻轻勾了下。
  郁洺觉得这完全是污蔑。
  呸,他可是个独立的小猫咪。
  .
  燙淉
  等确定姜昼已经出了公寓,不会再转身回来以后,郁洺迅速变回了人形。
  砰得一下,地上的小狸花猫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身材清瘦的少年,眼睛是漂亮的翠绿色,圆杏一样的形状,皮肤雪白,嘴唇润红,腰细腿长,确实是走在路上会吸引大量视线的长相。
  他打开自己的储藏袋,翻腾半天,掏出了一个皱巴巴的鸭舌帽,然后鬼鬼祟祟地往四周看了看,从阳台翻了下去。
  夜色里,一道浅色的影子唰得没入了草丛,又蹦哒进了树林,转眼没了踪影。
  .
  郁洺拿着他哥给的地址,一路找到了某个娱乐公司门前,他哥现在就住在这里。
  他哥叫郁芒,比他大两岁,前两年就从妖怪学校毕业了,他哥来人类社会实践的时候,正好赶上娱乐公司招星,莫名其妙就被人忽悠进去,作为练习生有了一份工作。
  等到培训得差不多了,社会考核也结束了,可是他哥却被选拔上出道了,跟其他几个人一起组了个乐队。
  做什么工作不是做呢。
  他哥作为妖怪学校的优等生,在脑海里迅速分析了利弊,现在社会不同以往,妖怪们也要找工作,受到诸多限制,乐队这份工作虽然挺辛苦的还不自由,但是起码回报率高。
  他哥当机立断答应了就出道。
  短短半年后,他们组合就一炮而红,成了时下最火的乐队之一。
  郁洺站在马路上欣赏了下他哥的海报,跟郁洺这种精致得有点稚气的长相不同,他哥更多像爸妈的结合体,不仅原型是猫咪和凶兽的混合体,外表上也体现了出来。
  他哥五官也很漂亮,一眉一眼都像画师精雕细琢,但他眼睛却是天生的雾蓝色,脸部轮廓锋利流畅,轻轻抬眼看着镜头外,眉宇冷厉,有种介于少年与青年之间性感,像是不可一世的大妖,施舍般对臣民投来一瞥。
  即使是从小接受他哥美色冲击的郁洺,也忍不住感慨了一会儿,他哥真的好帅呀。
  也不怪高中时候一堆妖怪倒追他哥。
  郁洺站在楼下给他哥发短信,说自己到了,没多久,就有个长发的助理小姐姐,精准地把他从藏身的小树林里揪了出来。
  小姐姐笑眯眯地看着他,“你就是郁芒的弟弟,郁洺吧。我是你哥哥的助理,来接你的。郁芒说你肯定躲在树后面,我还不信,果然还是哥哥了解弟弟。”
  郁洺有点不好意思。
  除了最近供着他好吃好喝的饲主,他还没怎么跟人类打交道,突然有个可爱温柔的小姐姐,他紧张得手都不知道放在哪里了。
  好在小姐姐善解人意,轻轻拉了他袖子一下,“走吧,我带你去找郁芒。”
  .
  郁芒正在休息室里,他刚从练舞室出来,又去冲了个澡,身上还一股水汽,随便拿了个毛巾在擦头发。
  郁洺一进来就往他哥身上扑,“哥!”
  他比郁芒只小了两岁,在妖怪里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是郁芒从小就稳重,可能是因为更多继承了父亲的凶兽血脉,比起软乎乎又爱黏人的郁洺,要更成熟冷静。
  郁芒看着镜子里在蹭他肩膀的弟弟,轻声笑了笑,抬手在郁洺额头上弹了一下,“小牛皮糖。”
  旁边的助理小姐姐捂着嘴也笑起来,但看见这兄弟俩有话说,她立刻知情识趣地退出去了。
  郁芒指了指旁边的座位,“坐下来说话。”
  郁洺乖乖上去坐好。
  兄弟俩明明是相似的脸,气质却微妙地不同。
  郁芒上上下下把弟弟打量了一圈,“嗯,没养瘦,也没受伤,看上去混得还行。”
  他是知道郁洺找了个人类碰瓷的。
  这事情说起来也不少见。
  厚脸皮的小妖怪不止郁洺一个,化成原型混进人类家里,被养了一年又溜溜哒哒地回来,严格来说也不算违背妖怪法则。
  尤其是小妖怪们告别的时候,多半会给人类留下一些补偿,某种意义上也算抵了生活费。
  就是最后毕业评分会低一点。
  这在优等生郁芒看来简直不可容忍,毕业不拿第一有什么意思。
  但他这个小笨蛋弟弟嘛……算了。
  他问郁洺,“那个人类对你好吗?住哪儿,有资料吗,我去给你查查他的背景。”
  他给郁洺拿了杯奶茶,自己却严格管理,只喝矿泉水。
  郁洺咕咚咕咚捧着冰奶茶喝了一口,开心得猫尾巴都露出来了,在空中晃来晃去。
  他们定居的云市当然也有奶茶,但因为云市是妖怪聚集地,跟人间的原材料不太一样,相比之下,他还是更喜欢人类的口味。
  “好的呀,”郁洺晃着尾巴看他哥,说起他的碰瓷对象,眼睛都眯了起来,“哥,我跟你说人类可傻了,我只要稍微喵两声,在他手心里滚一滚,他就会迫不及待给我上供,玩具给我买了一大堆,猫窝都有三个。”
  实在是很容易让猫堕落。
  比他爸妈惯他惯得还厉害。
  郁芒听得一脸无语。
  能不能有点出息,好吃好喝还能晒太阳就是他弟弟的终极追求了吗?
  这样下去真的能顺利通过考试,然后进入人类大学吗?
  哪个大学想不开要招他。
  但郁洺却挺高兴的,还从手机里拿出他偷拍的姜昼睡觉的照片,“哥,你看,他就是我的铲屎官。”
  他的手机也是郁芒给买的,因为要遵循规定,家属援助有限,只买了个破破烂烂的二手机。
  但是郁洺用得也挺溜的。
  郁芒往手机上看了一眼就皱起眉头,照片上的男人是长的不错,就是面相冷淡了点,英俊里带着一丝疏离,但这不是重点。
  “你怎么偷拍的?”他问。
  郁洺一点没觉得哪儿不对,“趁他睡觉啊,我变成了人形拍哒。”
  毕竟猫爪子不好操作。
  郁芒当下给了弟弟一个爆栗。
  “你搞什么,你居然变成人类的样子,要是被这个人看见了,你不仅毕业作废,还可能被妖怪管理局抓去一个星期,”郁芒头疼地看着弟弟,“你还记不记得考核守则最重要的三条。”
  郁洺捂了捂脑袋,可怜兮兮地点了点头,“记得。切不可对人类暴露身份。非特殊情况,切不可在人类面前使用妖力。非紧急避险,切不可用伤害人类,干涉人类社会。”
  他虽然懒了点,考核守则还是一条条背了的。
  他鼓了下脸,小声申诉,“他卧室里没监控,我看过的,不会拍到我变身的。”
  郁芒抱着手臂,“那也不行,万一他突然睁开眼睛呢。”
  郁洺自知理亏,不说话了,乖乖低头挨训。
  他本来就是家族里的老幺,从小就受宠,郁芒也舍不得怎么训他。
  “算了,”郁芒叹口气,“也不求别的,你老老实实混过这一年就行。”
  等到毕业以后,没有这么多限制,他跟郁洺都在人类社会里,他就能一手照应好郁洺了。
  只有这一年他不能干涉而已。
  他又捏了捏郁洺的脸,“不要惹乱子,既然是借住在人类家里,就不要给他添麻烦,等到你离开的时候,记得要给人家准备一份谢礼,知道吗?”
  郁洺唔唔地点头,“知道的。”
  --------------------
  这一章的名字,简单粗暴描述了郁洺碰瓷的结果
 
 
第3章 亲亲
  郁洺在他哥这儿一直待到了九点多,郁芒要回他的宿舍了,郁洺才离开。
  郁芒本来想把弟弟带回公寓,住一晚并没什么关系,郁洺却摇了摇头,“不了,姜昼马上要回来了,他发现我不见还以为我丢了呢。”
  郁芒稍微皱了下眉头。
  他其实还是不想让郁洺住在别人那儿。
  但他也知道,郁洺从小就不太擅长跟外界打交道,虽然他自己心里很护短,但也知道郁洺妖术不是很擅长,现在又没文凭又没一技之长,在人类社会还真不一定找得到什么工作,还不如装小猫咪混进人类家呢。
  反正社会实践的最主要目的,也不是真的锻炼小妖怪的工作能力,而是帮助他们融入人类社会。
  “好吧,那你回去吧,有什么事情记得打我电话,虽然非紧急情况不能使用妖力,但如果有人要伤害你还是保命要紧。知道吗?”
  郁芒一路把弟弟送到了公司第一层,顺手又往郁洺的储物袋里扔了好些东西,都踩着违规的边缘,一看就是精心研究过。
  郁洺点点头,喝着第二杯奶茶冲哥哥挥了挥手,“哥不用送了,我认识路的,等我有空再溜来看你。”
  郁芒便停住了脚步,看着他弟弟一溜烟地跑了。
  他无奈地皱了皱眉,这性子也不知道是像谁。
  说像他们爸吧,但爸也没这么傻。
  .
  郁洺赶在姜昼之前回了家。
  等姜昼深夜回家的时候,看见的就是郁洺无聊地在猫窝里玩球,橘色的小球滚来滚去,尾巴也敷衍地在地上一拍一拍,总之一看就不怎么起劲。
  听到姜昼走过来,他才懒洋洋抬了抬眼皮,喵了一声。
  姜昼一把将郁洺抱了起来,亲了下他的耳朵,有点心疼,“是不是在家待得无聊了?嗯?”
  郁洺被亲得有点懵。
  不是,你们人类讲不讲基本法,摸我肚子也就算了,怎么还亲上了?
  他一脸懵逼地看着姜昼,翠绿色的眼睛微微睁大,圆溜溜的,看着格外可爱。
  姜昼一点没觉得不对,抱着他去厨房拿啤酒。
  郁洺:“……”
  遖颩喥徦
  该说不说,他虽然是个妖怪,但显然是个审美在线的妖怪,姜昼作为一个人类,长得是真好看。
  他被亲了这两下,脸都发烫了,拿白色的小手套捂住了脸,不敢抬头,喉咙里呜了一声。
  人类,真是不讲武德。
  怎么随便耍流氓呢。
  .
  姜昼抱着郁洺就去了卧室,他看了看郁洺的小饭碗,发现里面的食物还没吃完,知道郁洺是不饿。
  平常他都是让郁洺睡在猫窝的,今天他却把郁洺带进了卧室,放在了枕头旁。
  郁洺:“?”
  他还没闹明白姜昼想干什么,就看见姜昼一伸手开始解身上的衬衫扣子。
  灰色的衬衫敞开,露出精干结实的上半身,肌肉线条流畅,八块腹肌,腰线却一收,窄瘦柔韧,着实是副好身材。
  郁洺张大了嘴,看傻了,隔了两秒才突然意识到这是在干什么,喵得嗷了一声,迅速把脑袋钻进了被子里。
  特喵的,非礼勿视啊!
  而姜昼还不当回事地在跟他说话,“今天你就睡在卧室,前两天不让你进房间是怕你乱尿,你一直乖,就可以睡这儿。”
  郁洺头埋在被子里,只有屁股露在外面,心里哼了一声。
  说得像他多稀罕睡在卧室里一样。
  他在被子里又钻了一会儿,估摸着姜昼已经换好衣服了才伸出头,却发现姜昼已经不在床前了,而是去了浴室洗澡。
  水声哗啦啦地传过来。
  郁洺坐在枕头上,小尾巴搭着他的爪子,心里盘算要不要溜回猫窝。
  他可是个正经猫。
  但他想了又想,思考再三。
  等姜昼洗完澡出来,他还蹲在枕头上。
  姜昼擦了擦半干的头发,上了床,他身上一股柚子沐浴露的味道,香味很淡,却很好闻。
  郁洺吸了吸,喜欢这个味道,不知不觉就往姜昼身边蹭了蹭。
  姜昼一把捞起他,放到了怀里,一边给郁洺撸毛一边打开了ipad。
  郁洺舒服得发出了咕噜声。
  他在姜昼怀里趴下了,算了,今天就暂时在姜昼这儿过夜吧,明天再跑。
  .
  这一睡就是一个月。
  自那天以后,姜昼就没有把郁洺放到卧室外去过。
  他原先让郁洺一个猫睡客厅,是担心小野猫习惯不好,可能会在卧室里捣乱,甚至会尿在床上。
  但是郁洺在房间里待了几天,不吵不闹,不伸爪子,唯一爱好就是跟他一起看电视。
  很省心。
  他也是第一次发现一只猫咪会热衷于追电视。
  他房间的电视很多时候只是个摆设,是他熬夜工作的时候一个背景音,随便挑一个频道让房间里有点声音,免得显得太冷清,至于电视上在放狗血八点档还是历史纪录片,他都不会在意。
  但郁洺不一样。
  每次他一抬头,都能看见郁洺聚精会神地看着狗血电视剧,绿色的眼睛又圆又亮,一张毛绒绒的小猫脸甚至能看出生动的表情。
  女主和男二互撕的时候,他甚至会微微张开嘴,等女主甩了渣男,跟真正的男主抱在一起啃的时候,他又有点害羞,甚至还会躲在被子里,只悄咪咪露出两只眼睛。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