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猫咪能有什么坏心思呢——松子茶
时间:2022-08-07 08:57:16

   小猫咪能有什么坏心思呢
  作者:松子茶
  简介:上卷:【高冷禁欲攻×小黏人精受】
  姜昼从街上绑架一只小流浪猫回家的时候,并不知道他抓住的是一个正要碰瓷的小猫妖。
  他跟这只小狸花约法三章:“不许咬人,不许随便抓沙发,罐头管够,玩具管够,成交吗?”
  郁洺:“……”
  你好像个大骗子。
  .
  郁洺刚才确实准备碰瓷个人类当饭票没错。
  但他看上的明明是个温柔小姐姐,你这个随便绑架的混蛋是谁啊!
  他愤怒地想:我就是饿死,从这儿跳下去,也不会吃你一口………嗯等等?
  姜昼慢悠悠从背后拿出了一碟和牛,粉色的牛肉肌理在灯光下极为漂亮。
  “吃吗?”他问。
  郁洺:……吃。
  .
  过了一段骄奢淫逸的美好生活以后,郁洺痛定思痛,认为做猫应该知恩图报。
  他决定对姜昼以身相许。
  下卷:【腹黑大佬攻×外冷内软受】
  郁芒在娱乐圈兢兢业业,本来只是想随便打个工,结果惨被同队大佬抓住把柄,沦为24小时贴身小厮。
  白天当队友,晚上当抱枕。
  两份工作,一份薪水。
  郁芒:“滚,明天就回老家。”
  Tips:
  小甜饼
  两卷的主角都是小猫咪
  上卷是弟弟郁洺的故事,下卷是哥哥郁芒的故事
 
 
第1章 碰瓷(姜昼×郁洺)
  郁洺坐在一只大狮子石雕上,眼睛乌溜溜地盯着来往的人群。
  现在正是上班时候,市区里人来人往,谁都没在意某个小花园门口的石狮子上,蹲了一只圆滚滚的狸花猫,肉乎乎的爪子搭在狮子鼻尖上,神情严肃,坐得十分端庄,俨然在思考猫生大事。
  他在给自己找一个合适的碰瓷对象。
  .
  郁洺,现年十八,猫妖。
  在他十八岁以前,他和别的定居在云市的小妖怪一样,都被关在深山老林的学校里读书,等到升入预备班,相当于人类的高三,却被一脚踢入了社会,零花钱一概没收,私人财产也被扣留,只留下五百块钱生活费,要他们自力更生在人类社会混满一年。
  “如果适应不了人类社会,就说明你们没有独立生活的能力,得一直在山里关着哦,永远都要当个小崽子,年复一年地考试。”监考的老师如此说道,笑得和善又危险,“你们要凭自己的本事生存下来,不能随便动用妖力,不可偷盗,欺诈,不可被人类发现你们妖族的身份,具体准则参考你们的《生存手册》。如果谁被我抓到违规,后果自负。”
  郁洺哆嗦了一下。
  不要,妖怪书院里的老师没一个吃素的,几乎都是上过战场的大妖怪退役后又来发挥余热。
  他们说后果自负,就真的是在威胁。
  前几年有个学长考核期偷偷用妖力变金子来着,被老师挂在学校门口当了一年的吉祥物,每逢学弟学妹从校门口经过,就得憋屈地嗷呜一声。
  .
  但不能乱用妖力,就能难得倒小猫咪吗?
  天真。
  郁洺龇出了两颗小尖牙,背后的尾巴轻轻晃了晃。
  感谢他妈,把他生成了一只可爱的猫咪,而不是像他爸一样的凶兽。
  妖怪进入人类社会以后,可以从事很多职业,但他一个十八岁还没拿到毕业证的小猫,却没有这么好找工作。
  他既不想跟哥哥一样去娱乐圈打工,也不想去工地搬砖,那就只剩下一条路了——
  找个人类碰瓷!
  只要被人类带回家,像真正的猫咪一样被养起来,吃好喝好,走的时候再留下一些补偿费,他就能顺顺利利度过这一年,拿到毕业证和妖族通行证。
  再然后他就可以顺理成章去人类社会上大学,交朋友,独立生活,美好的未来就在眼前。
  这一条是不违反学校手册的,毕竟原型可爱也是自身优势,是凭本事吃饭的,不能判定他违规。
  前几年好几个学长学姐就靠这招混了过去,现在在人类社会也是如鱼得水。
  .
  郁洺想,我可太聪明了。
  当务之急,就是要选择一个合适的碰瓷对象。
  他挑剔地看着过往的行人。
  首先,不能选个变态,万一虐猫呢。
  其次,不能找个太粘人的,要给猫咪自由空间。
  最后,还要长得好看。
  他一个猫猫想要个赏心悦目的主人有什么错呢?
  人类也很好色啊!
  他都是跟人类学的!
  郁洺舔了舔爪子,看上了即将走来的一个穿着白色长裤的女生,他已经在这儿观察好几天了,这个女孩每天都会从这里路过,长得好看性格温柔,包里还总放着猫条,前两天还亲切地摸了摸他的脑袋。
  一看就是个绝佳的饭票……啊不,饲主。
  他挺了挺胸膛,揉了揉脸,从石狮子跳下来,抛弃了羞耻心,学着族里的小奶喵们轻轻叫了几声,尾巴晃来晃去,就准备去往小姐姐腿边卖萌。
  碰瓷,必须一击即中!
  他迈开了腿,满心欢喜地蹦过去,眼看着就要跌跌撞撞踩到女生的鞋子。
  然后……他被人揪住了命运的后颈皮。
  郁洺:“喵?”
  一只宽大的,男性的手,摁住了他的脖子,轻轻松松就把他拎了起来。
  狸花猫总共也就比巴掌大一点,胖乎乎软嘟嘟,体型却不大,被这只手拎在半空里,像个小玩具,四只爪子晃来晃去,粉色的肉垫乱扑腾了几下,又因为没有着力点只能放弃。
  郁洺一脸懵逼地看着揪住他的这个男人。
  人类男性,年纪在二十七八岁左右,西装革履,戴了一副银丝眼镜,镜片后的眼睛却冷漠犀利,在人类的标准里应该算英俊,却给人很强的压迫感。
  总之,一看就不是什么和蔼可亲的人。
  不仅如此,还看着就很像犯罪嫌疑剧里的高智商杀人犯。
  郁洺身上的毛都炸了起来。
  他虚张声势地冲这人挥了挥爪子,尖锐的指甲都伸了出来,冲这个男人示威。
  但这显然没什么用,这人神色淡淡地打量了他几眼,甚至还伸手摸了一把他的肚子。
  “挺胖。”男人的薄唇里吐出来两个字。
  士可杀不可辱。
  郁洺恨不得一脚蹬在这男人脸上。
  谁胖了!
  我可是标准身材!
  你们人类不就喜欢猫咪胖乎乎吗!
  再说我人类形态可瘦了。
  郁洺“喵呜”了一声,又呲出了一口小尖牙,威胁地冲这男人低声“咆哮”。
  这男人又伸手摸了下郁洺的下巴,“还挺凶。”
  然后就把郁洺关进了他脚边的小笼子里。
  啪嗒一下,笼门就锁上了。
  郁洺盯着面前的栅栏,心都凉了半截。
  完蛋了,出师未捷身先死。
  他的毕业考核还没开始,他就先给坏蛋捉住了,也不知道是要把他捉去卖了,还是直接送他去屠宰场。
  箱子被男人提了起来,稍微有点晃晃悠悠的,却不是很难受。
  郁洺在箱子里把自己团成了一个猫球,自闭了。
  .
  一路上,他都在纠结。
  他不知道现在这种情况属不属于紧急避险,能不能动用妖力逃生,如果用了必然会被这个男人发现,一旦被判定违规,他的毕业证可就泡汤了。
  而还没等他纠结出一个结果,他们先到了目的地。
  一栋高级公寓前。
  “?”郁洺在笼子里抬了抬头,虽然并没怎么来过人类社会,但他又不傻。
  这显然是人类的住宅区,而不是屠宰场。
  男人拎着他进了公寓,掏出房卡,刷了电梯,上楼,最后停在了1602户门前。
  这里的公寓都是一层两户,现在楼道内十分安静,郁洺扒在箱子门口,看见男人推开了门。
  屋内十分干净整洁,没有烟火气,全屋都是冷白与灰色的装饰,看得人冷飕飕的,唯独阳台够大,阳光很好,使得房内多了一丝生活气息。
  装着郁洺的箱子被放了下来。
  男人也蹲了下来,跟箱子内的郁洺四目相对,冷冷地审视了半天。
  .
  姜昼已经观察这只狸花猫好几天了。
  他上班地点就在附近,路过几天,都看见这只胖乎乎的狸花猫趴在石狮子上,有时候晒太阳,有时候往人堆里瞧,一点都不怕生,长得也好看,圆乎乎软绵绵,体格健康,行动轻盈,比起宠物店里娇贵的品种猫,一看就皮实很多,不容易养死。
  总之,很符合他心目中猫咪的标准。
  姜昼是上个月准备养猫的,虽然外表不像,但他却挺喜欢小动物,只是工作忙,他又莫名其妙不怎么招动物待见,一直没能如愿。
  最近他工作轻松了一点,金钱精力也都足以照顾好一只需要呵护的宠物,他才下定决心要带回来一只。
  本来他是想让朋友帮忙定一只猫,但是下班路过,看见郁洺摊在石狮子上晒太阳,他却走不动道了,心脏砰砰跳动。
  都是猫,眼前就有一只盘靓条顺的,还不怕人,那当然是绑了再说。
  于是趁着今天休假,他就把郁洺装在笼子里,带了回来。
  绑架过程异常顺利。
  这只胖狸花除了挥几下爪子,什么也不会,逼急了也只会喵喵喵。
  叫得还挺好听。
  姜昼蹲下来,盯着这只胖猫,平心静气地讲道理,“我把你带回来,你就不能当个街头惹事的小猫了,我把你放出来,不要乱抓沙发,不要打碎东西,罐头管够,小鱼干管够,但不能咬人抓人,知道了吗?”
  郁洺从喉咙里咕噜了一声。
  他歪着头看着面前这个男人,脑子有点宕机,他刚才还在脑子里上演恐怖片呢,怎么突然就切换到了家庭频道。
  但他还没想好,笼子门就咔哒一声打开了。
  本着敌不动我不动的原则,郁洺在箱子里又蹲了一会儿。
  但他还没想好要不要出来,他就看见男人起身,拿了一盘东西过来。
  一盘小鱼干,放在可爱的小盘子里,散发着诱惑猫的气息。
  郁洺:“……”
  好卑鄙的一个人类,居然拿他最喜欢的小鱼干诱惑他。
  他是不会屈服……郁洺眼睁睁看见男人又拿了一个碟子过来,这回里面是一小盘和牛肉,粉色的牛肉肌理,在灯光下极为漂亮。
  郁洺从笼子里跳了出来,嗷呜一口叼住了这块肉。
  .
  择日不如撞日。
  反正都是碰瓷,找谁不都一样。
  这家好吃好喝的,男人长得也挺赏心悦目,住下来得了。
  --------------------
  开始更新啦,毛绒绒的小妖怪系列,傻白甜【划重点】
  惯例求求朋友们滴收藏与海星~喵呜
 
 
第2章 好吃好喝
  郁洺快速适应了在姜昼家的生活。
  一开始,他对于没能跟心爱的小姐姐回家还颇为不乐意,高高在上地蹲在猫爬架上,巡视着这间180平的公寓。
  他舔着爪子想,人类不是流行跳槽吗,他们小猫咪当然也可以,先拿姜昼当过渡混几天,如果姜昼对他不好,他立刻卷铺盖逃跑。
  就很机智。
  但这豪言壮语放出来还没几天,他就彻底忘在了脑后。
  .
  郁洺摊在姜昼的膝盖上,像一张又扁又圆的猫饼,姜昼一边给他挠下巴一边往他嘴里喂冻干,吃累了还有小碗送水到嘴边,旁边散落了一堆猫咪玩具,猫抓板都有三个,整个一堕落的地主生活。
  姜昼挠挠他的背,在电脑上看最近的股市分析,中间还抽空和同事打了个电话。
  郁洺是听不懂的。
  他对人类社会的了解,全靠宣传片和一年一次的人间旅游,所学内容全是纸上谈兵。
  但他大概知道姜昼好像是什么精算师,在人类里属于高收入群体,长得帅,年轻有为,在异性中广受欢迎。
  不过这跟他都没什么关系。
  在他看来,姜昼最重要的优点是——对猫咪真的好。
  自从郁洺不小心打翻了一个花瓶,又撕烂了姜昼两件衬衣还没被揍屁股以后,他看向姜昼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要知道小时候他搞坏了他妈的符咒,还被拎起来揪了耳朵。
  但姜昼一点不在乎,只顾着把它从衬衣里解救出来,还把衬衣给了他当小毯子,一边投喂他猫条一边说,“没见过你这么笨的,脚底打滑都能栽衣服里。”
  郁洺:“?”
  他吃着猫条,满心不可思议,没想到这人类冷眉冷眼,居然对猫脾气这么好。
  自打这天之后,郁洺就选择性遗忘了他想跳槽的事情。
  郁洺抬着下巴,娇娇地在姜昼身上蹭了蹭,粉色的小爪子在姜昼胳膊上踩了踩,一张一合的,内心平静又祥和。
  跑什么跑?
  是冻干不好吃还是猫爬架不好玩?
  他充满慈爱地望着姜昼,觉得自己不愧是个幸运值点满的小猫咪。
  随便被人碰瓷,也能碰出这么好一个铲屎官。
  他把脑袋拱进了姜昼怀里,心想,等他毕业了,来了人类社会读大学也不会忘记姜昼的。
  就冲铲屎官伺候的这么尽心,他以后也会好好报答的。
  做猫咪要知恩图报,他可不是那种小白眼狼。
  .
  姜昼对郁洺也很满意。
  他并不知道郁洺是个小妖怪,只觉得这狸花猫虽然看着皮,但是进到家里一没有挠沙发二没有拆家,只是撕烂了几件衬衣,已经很令人满意了。
  不枉他取名叫“小乖”。
  他前两天刚带这小猫咪去医院做了个全身体检,一切正常,很健康,他本来以为流浪猫多少要有点小问题,也做好了治疗的准备,但小乖健康得医生都惊奇,说比宠物医院养的还好。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