捡了一只软萌雄子(虫族)——神经网络
时间:2022-08-07 08:45:53

   捡了一只软萌雄子(虫族)
  作者:神经网络
  文案
  视角:主攻
  作为虫族联邦最为尊贵的皇储,十二在未出生的时候就万虫瞩目。
  后来…虫蛋失踪了。
  再后来,联邦元帅在一个垃圾星上找到了当时正在被一名雌虫“奴役”的小皇储。
  ———这位先生您好,十二很乖的,rua一下只要十二星币。
  金发碧眼的幼虫托着腮拦住了一名雌虫去路。
  他们尊贵的小皇储居然沦落至此!而那只雌虫在看到军队的时候就消失不见了,要是被他抓到,他一定要判处他无期。
  而在十二被接回主星后:
  “天呢,我们流落在外的皇储殿下终于回来了。”
  “超s级的基因!呜呜殿下什么时候长大啊~”
  “太可爱了,我要晕倒了。”
  虫星燃起了一股狂热的吸崽狂潮,关于十二的点点滴滴都会登上星网头条。
  而远在垃圾星的某垃圾雌虫阴差阳错地加入了远征军,因此也错过了得知他拐来的漂亮幼虫的真实身份。
  *
  【惊!皇储殿下迦岚在成虫舞会上,直接点名了一名军雌过夜】
  迦岚只扫了一眼,就认出了这名混在亲卫队中的军雌就是当年在垃圾星中让他出来色相的那只雌虫!
  当夜,房间内。
  塞因:殿下,您需要我做什么吗?
  迦岚:过来。
  塞因单膝移行过去。
  迦岚将手放在雌虫饱满有力的胸肌:十二星币,可以rua几下,嗯?
  白切黑脑补攻x嘴硬心软受。
  本土小甜文。
  rua指捏捏脸(想象一下吸猫。)
  内容标签:生子 年下 科幻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迦岚(十二) ┃ 配角:塞因
  一句话简介:今天也在努力工作养崽。
  立意:用心呵护下一辈成长
 
 
第1章 
  裹挟着热浪的气流夹杂着细碎且锋利的金属残骸,巨大的炸裂声响一时间让迦岚无所适从,他疯狂地展开精神罗网,却也只能阻挡住寥寥的一部分冲击波。
  “该死,怎么会这样!”熟悉的声响让迦岚的神志重新获得了一瞬的清明。
  脚步声、咒骂声、爆裂的声音以及那喊着他名字的星盗头子肖蒙此时惊慌失措的表情,都让迦岚意识到,这个令联邦闻风丧胆的星盗团此时正在被一股不知名的巨大冲击波袭击着,而那个一向自视甚高的肖蒙此时正遭遇着离死亡最近的一次袭击,而那张令他作呕的平静面具上此时正出现着裂痕。
  “老大,该怎么办?”
  “弃船。这艘船不能要了。”肖蒙吼道,“快点,在一个冲击波来临之前,赶紧把备用救生舰准备好。”肖蒙像是下定了决心一样,说,“救生舰只能承载不到五十个人……”
  肖蒙的言外之言,无外乎弃卒保帅,据迦岚所知,整个星盗团的人数可是五十的二十倍。
  迦岚知道,这大概是他最好的一次出逃机会,他紧紧地盯着肖蒙,他知道星盗的备用救生舰在哪里,他需要权限才行,但这对迦岚来说不是难事,肖蒙肯定需要他,而他只需用在肖蒙为他打开通道的时候……迦岚并不知道他可以去哪里,漫漫星海之中,他最熟悉的地方就是这艘他待了十几年的星舰。
  至于其他地方,在迦岚的印象中,只有当肖蒙心情好的时候,他才会被允许离开星舰那么一小会,但也只是一小会而已。
  他的一切都是肖蒙的施舍,从一开始以为自己是星盗团的一员,到后来的清楚明白。在意识到肖蒙不过是把自己当作是一个工具而已,甚至都不是一个活的生物那样来看待的时。迦岚才彻底明白,他其实是无家可归的。
  “喂,快过来,傻愣着干什么!”肖蒙叫道,一如过往冷漠,甚至比之前更为冷酷,锐利的鹰眼里头折射出的仿佛是一个源源不断的能量库,而非是一个和他们一样有生命的生物体。
  迦岚摇摆的心终于安定了下来。
  他深呼了一口气,小小的身躯在操作台上是那么的单薄,肖蒙站在他的身后盯着他的一举一动,一切都如同往常那样,迦岚操作的很慢,直到又一个冲击波袭来,让站在他身后的肖蒙趔趄了一下。
  很好,就是现在。
  迦岚修改了星舰的行进路线,让它直直朝着一块陨星加速前行。
  陨石撞击会让这个已经残败星舰遭受更大的创伤,足以让它的能源供应崩溃,能让星盗手足无措,这就够了,不需要光亮,迦岚也可以飞快地在复杂的地形中找到方向。
  ……
  迦岚的知识非常稀薄,对所谓的星球名称知之甚少,他只是给救生舱设定了一个最近的有生命星球,而后便因为精神力枯竭而沉沉地昏迷了过去。
  再见了,肖蒙。
  *
  痛。
  浑身都像被碾碎了那样,冰凉的海水刺骨,迦岚艰难地睁开了双眼,落日余晖刺目,他想动动手遮挡一下,却发现自己已经连牵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
  喉咙里仿佛是咯了血那样,腥甜腥甜的,却又是火辣辣的疼,耳内的蜂鸣声让他无法进行正常的思考。
  这是哪里?
  迦岚听到了沉重的脚步,正一步一步朝着他所在的地方迈了过来,一声一声落在他的耳膜里。
  越来越近了。
  最后一道阴影落了下来,迦岚转动眼珠,碧绿色的眼眸之中那道身影逐渐变得清晰起来,可却又像是重重的叠影,看不真切,但是那双水蓝色的眼眸又是那么的深邃,一下子就在他的脑海中定格住了。
  好疼。
  身体不断地叫嚣着。
  他动了动嘴唇,却发不出什么声响。
  那个有着蓝色眼睛的高大身影盯着他看了许久,迦岚转了转眼珠,不知道该如何是好,那虫似乎是觉得他快死了,只是驻足了片刻,便想转身离去。
  不能让他走!
  迦岚扭过头去,在那虫即将离开的时候,终于有力气勾住了他的衣角。
  “救……我……”
  “帮帮……我,我会...”会报答你的。
  可后面的话迦岚还没来得说出口,他便又因为精神力匮竭而失去了意识。
  白沙海滩湛蓝色的海水一点点的吞噬着他光裸的双脚,夜色将近,潮水越发地高涨,正在努力蚕食着迦岚的生命。
  塞因低头看了小家伙一眼,呼吸浅淡,看着下一秒就要咽气了一样,赛因不是很喜欢小孩,累赘和麻烦,这是小孩的代名词,况且是这么个奄奄一息的小家伙,对他来说会很麻烦的。
  “养一个小孩,会很麻烦的。”赛因自顾自说道,他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头发黏答答的,原本黑色的发丝被染成了红色,揉着有些费劲,赛因弯腰,抱起了小孩。
  小孩特别轻,就像没骨头那样,一看就是没好好吃饭。赛因又皱了皱眉头,心想这小家伙不知道怎么长得,可以那么轻,还...算了出现在这个星球的虫,又有哪个过得好的呢。
  赛因拨开小家伙挡住半边脸的头发,巴掌大的脸上也没有几块肉,赛因又回想起小家伙的碧色的眼睛,纯粹不含一丝杂质,盯着自己的时候,却又好像有光一样。这瘦瘦巴巴的身材,也难怪会被丢到这儿来了。
  白沙海滩一般没有什么虫来,特别是这个入冬的天气,更是虫迹罕至,赛因听着小家伙的心跳,跳得缓慢但不至于衰弱,要不是自己今天也倒霉,这小家伙说不定今天就冻死在这儿了。
  赛因敛下睫毛,心想,就当给自己解个闷好了。
  迦岚就这么被赛因捡了回去。
  作者有话要说:
  考完啦~慢慢恢复更新啦。
 
 
第2章 
  迦岚做了一个噩梦,他又梦到了肖蒙径直朝着他走来。
  肖蒙不是死了吗,死在了那场大爆炸里头,巨大的冲击波让那艘星舰被炸了一个粉碎,可为什么肖蒙会露出这样的表情,那么冷漠,而且还带着嘲弄。
  而他却一动也不能动,仿佛是失去了知觉那样,身体正在不断的出汗,肖蒙的脸正在不断的扭曲,如同恶鬼一样,脸上的血肉混在在一块,粘稠的血液低落在他的头顶,仿佛是能闻到那股恶臭,让他忍不住尖叫。
  呼吸...呼吸正在不断变得艰难起来。
  此时一股冰凉的液体从手腕传达到心脏,迦岚这才觉得心脏的堵塞情况有了好转。
  迦岚睁眼,浑身湿漉漉的,整个人好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的那样。
  抬眼是雪白的天花板,仔细瞧还能看见小虫子在上头飞来飞去,这是哪儿,迦岚感觉自己的记忆好像是少了点什么似的,印象中只剩下了那双水蓝色的眼睛。
  是,是那虫救了我吗?迦岚猛地想到,所以这是他的居住地?
  好破。
  迦岚微微皱了皱眉头,但眼下他好像也没有什么挑剔的权利了,正当迦岚出神思考下一步该做什么的时候,就听得一道声音从耳边传来。
  “醒了?”塞因看着小家伙醒来后就有些懵懵的,出声询问道,“能起来吗?”
  要是能起来的话,是不是要赶我走,迦岚忍不住猜测。“痛。”想到这个可能性,迦岚还是撒了一个谎,“很痛。”
  他又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环境,现在天已经黑了,微亮的灯光照的一切都有些朦胧,房间不大,装饰的也很简单,只放了一张折叠床和一个小桌子。很不真切。迦岚捏了捏自己底下的被单,粗糙的触感又让他从云端回到了现实之中,他是真的离开了肖蒙吗?
  “叫什么?”
  “啊。”迦岚不由发出了一声疑问,他怔怔看着走上前的雌虫,身材高大,微微卷曲的头发垂在耳边,迦岚只是和雌虫对视了一眼,而后微微瑟缩了一下,把自己埋进被子里头。
  塞因又问了一遍:“叫什么名字?”
  迦岚这才探出脑袋,碧色的眼睛看向塞因那一汪浅浅的海色,“没有。”迦岚这才发现自己的嗓音都变得沙哑起来,听上去反而有点不太像自己了。
  也许这是一个好的重头开始的机会。
  于是他重复了一遍:“没有名字。”
  塞因挑眉,他把小孩从床上扯了起来,小家伙是那么小,也不知道这些年他是怎么过来的。塞因没有任何照料小孩这种脆弱生物的经验,只是又给了他一个靠枕让他垫在身后,他勾过来一把椅子,坐在小孩旁边,“没有名字?你知道这是哪里吗?自己几岁了总知道的吧。”
  迦岚摇摇头。
  “那你还记得自己怎么到的这里吗?”
  迦岚又摇摇头。
  “也不指望你了,行吧。”塞因估摸着从小孩口中得不到什么有效信息了,“既然你记不清自己叫什么了,那就...”
  迦岚抬眼,满怀期待地看着塞因。
  “我想想啊,我叫塞因,你嘛...”塞因摸了摸自己的头发,叫什么比较好,他又看了眼挂在墙上的日历,十二星月的第十二个星日,“那就叫十二好了。”
  迦岚瞳孔里的光顿时失去了色彩,他张了张嘴,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比较好。
  未免有些随便。
  “那个,谢谢你,救了我。”
  “谢我什么?”塞因笑了一声,反而说道,“等什么时候你好了,我就把你丢出去。”
  迦岚忙不迭地抓住塞因的手,从指间传来的滚烫温度倒是让他很安心:“那个,可不可以..可不可以别、别赶我走,我很听话的,我以后一定会报答你的。”
  塞因沉默了一阵。
  迦岚见状赶忙补上:“好不好?”深邃的绿眸之中染上水汽,看着着实惹人怜爱,本来就只有巴掌大的脸,一望过去,就全浸在小孩的泪水中了。
  塞因低头看了看死死握着自己指节的手。
  ——咕噜咕噜
  不合时宜的声响在安静的屋子里被放大,塞因恍然大悟的哦了一声,站起身,从床旁边的柜子里找了又找,最后还是丢给迦岚一罐营养剂。
  “你,你先将就着吃吧,明天给你弄给好吃的。”
  迦岚低头看了看丢到自己怀里的营养剂,包装上不是他熟悉的文字,很陌生,就像眼前的雌虫一样,陌生。他缓缓伸手,苍白的指尖微微泛着好看的红,和粉红色的营养剂倒是有些相衬。
  只是还没等他打开瓶口,营养剂就被塞因夺走了。
  你。
  迦岚口还没张,就看见塞因打开了紧抿的瓶口,自己倒先喝了一口,然后说:“喝吧,没事的。怎么还是草莓味的。”说着他自己倒是嫌弃起来了。
  迦岚接过,心想这虫怎么这样,但还是乖乖喝了下去,果然是甜甜的,虽然口感不是很好,但饥饿的感觉一扫而空。
  他再抬眼,就看见塞因盯着他看,不由背脊微微发凉,难道是自己装病被看出来了吗?他是打算把自己赶走了吗?
  “那个,我本来是想再给你一瓶新的,算了,就这样吧。”塞因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自己刚才的举动有些奇怪,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向小孩解释,明明是一个很正常的举动,一定是因为自己太久没有接触过小孩了,对一定是这样,“要是没事的话,你就再睡会。”塞因看了眼墙上的挂钟,快十点了。
  “哦。”迦岚默默地把自己的手从塞因的手中收了回来,重新缩进了被子里头,语气有些低落,他问,“等我睡醒,是要把我赶出去吗?”
  塞因起身绊倒了椅子,哐当——
  发出好大的声响。
  “我吃的不多,你不用花很大力气养我的,等我长大了,你一定能用的上我的。”
  塞因低低笑了一声,他扣住迦岚的脸,问:“怎么,你还是个雄虫不成,那还倒是用得上。”
  迦岚的脸微微红了一下,他才发现塞因的眼睛笑起来是月牙形状的,上挑的很过分。
 
 
第3章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