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魔王拿了万人迷光环后——墨骨鱼
时间:2022-08-07 08:44:40

   反派魔王拿了万人迷光环后
  作者:墨骨鱼
  文案
  由于公司失误,雪南倒霉地被困在游戏里,必须要通关游戏才能离开。
  他本以为自己是勇者主角,升级打怪斗魔王。
  没想到他成了那个魔王。
  身加“人类公敌”“大陆反派”“所有种族的仇视”等buff的雪南十分心塞。
  以至于他看别人都带上了一层审视滤镜:
  精灵不是凶残又傲娇,为什么会主动送我祝福?
  海妖不是高贵又冷艳,为什么会主动为我唱歌?
  巨龙不是小气又抠门,为什么送我这么多珍宝?
  直到登上王座,雪南还是不知道。
  在种种debuff的最后,有人偷偷加了一个万人迷光环。
  身为勇者的圣子从出生起就知道自己的使命:杀掉魔王。
  人类对他寄予厚望,教廷的重担压在他肩上。
  只有那个长着犄角的小魔族偷偷跟他说:我最喜欢你啦~
  排雷:
  ①平平凡凡魔王受vs普普通通圣子攻,攻受彼此身心唯一
  ②V后日六,固定时间晚上九点左右,其他时候是在捉虫
  ——
  内容标签: 异世大陆 种田文 甜文 西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雪南 ┃ 配角:狄戈·布兰度 ┃ 其它:《在无限流里当海王》
  一句话简介:大家都爱我
  立意:用科学改造异世界
  ​
 
 
第1章 
  雪南刚醒来就感到肚子上一阵痛意,像是被人狠狠揍了一拳。
  睁开眼睛一看,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非常好看的男性npc,少年体型,白发蓝瞳,表情带着一股居高临下的傲慢与骄矜,穿着一身很合身的制服,非常衬人。
  冲国人均白毛控,雪南也不例外。他眨巴眨巴眼,紧紧注视着对方,下意识地露出一个微笑。
  雪南的长相温柔又不具有攻击性,眼睛是偏圆的杏眼,虽然瞳色是纯黑,但给人一种温柔宁静的感觉,笑起来的时候弯成一道月牙,唇角微微翘起,面无表情的时候也像是在微笑,是非常讨人喜欢的长相。
  一般他笑的时候,工作室的姐姐都会宝贝宝贝地喊,他会顺势提出一些不过分的要求,比如截稿日到了立刻交稿,或者合作的游戏公司希望有一张新同人……
  总之是又爱又恨。
  只是一向无往不利的招数在这里遭遇了滑铁卢,白毛少年眉心一皱,像是看到什么脏东西般,狠狠往后退了一步,冷嘲热讽道:“你就是用这幅表情去勾引奥德维尔大人的?真是不知羞耻。”
  雪南听得一头雾水,这都什么跟什么。
  他进入的游戏不是号称新世代开放世界模拟经营类游戏吗?怎么还涉及到npc之间的爱恨情仇去了?
  系统给的资料他还没看,不知道要如何回答少年,干脆一言不发。
  白毛举起手似乎还想揍他一拳,看着对方收敛笑容,眼角下撇的样子有些委屈,伸出去的手停在半空。
  他心道今天的教训应该给够了,总不能真把人打出个好歹来,于是哼了一声,转身出门,出门后还把门狠狠摔上以示不满。
  雪南心想白毛可真好啊出门还顺便把门带上,一边打开游戏面板。
  《幻世》是最新发布的一款rpg(角色扮演)类游戏,游戏的剧情很老套,讲述一个勇者游历世界各地步步升级消灭魔王最后拯救世界的故事。
  游戏的核心竞争力是它的高自由度:可以在充满魔法的西式幻想世界里点亮科技线,将中世纪城邦发展成充满科技风的未来城市。甚至可!以!种!田!种田钓鱼建设村庄/城市/国家应有尽有。
  华夏人是有点种田情怀在骨子里的,作为专业游戏撰稿人的雪南在看到游戏宣传pv里真实的种田场景就开始心动了,后来顺利收到游戏的内测资格和随之送来的特殊款游戏舱。
  怎么看游戏开局也不应该是被人揍了一拳啊,这得收多少投诉,雪南一边吐槽一边查看系统面板,还没等他联系游戏客服,对方的电话就跳出来了。
  雪南接通电话:“你们这个游戏开局怎么回事啊……”
  “非常抱歉!由于管理人员的失误,仓库里唯一一台有故障的游戏舱被送到您这里来了……”
  雪南:“哈??”
  这可真是离了个大谱。
  游戏客服说,原本这台故障的游戏舱是准备送去销毁的,但和送出去的内测游戏舱弄混了。好不容易排查出故障游戏舱送给谁,还没等阻止呢,心急的雪南就进入游戏了。
  至于故障……说严重也不严重,就是无法使用外力打开游戏舱,也不可以自动登出,离开的方法只有一种:通关游戏。
  雪南问:“你们游戏的剧情做完了吗?”
  客服小姐姐:“这个,呃……”
  主线剧情的进度非常磨人,制作人的态度又非常钻牛角尖,导致现在才写完第二章 第一幕……
  但是没关系,他们有第二种解决方法!将雪南参与的游戏设置另一条简单的主线,完成之后就可以出来了。当然,缺点也很明显,临时写的主线肯定没有详细的新手指导,系统的指引也很模糊。
  在客服表达了诚挚的歉意和丰厚(划重点)的补偿后,雪南决定大度地原谅他们的错误。
  不过无法自主脱离游戏舱的危险性还是很大的,在游戏舱几乎人手一个的现在,它肩负的作用不仅仅是玩游戏,还可以监测使用者的身体情况,比如血压、心率等,一旦发现这些数据超出安全范围,就会自动弹出并且拨打急救电话。
  上一个游戏舱出现故障的玩家已经变成植物人了。
  为了让雪南的生命安全更有保障,客服安排了一个权限更高的系统,还有各种各样的隐形修改数据——太多了他没注意听——务必要让这个倒霉的游戏玩家安全离开。
  交代完所有事,客服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挂了电话,雪南还有几个问题想问,听到的只有通话界面嘟嘟嘟的忙音。
  “真的好不靠谱。”雪南嘟囔着,打开系统面板,查看主线资料,主线更改说明之前做的攻略都用不上了,说不沮丧是不可能的。
  也不知道新主线的任务是什么。
  他看着诸如「收小弟」「建城市」「攻击人类城市」之类的任务标题有些茫然,快速滑到最底下:成为魔王。
  雪南:?!
  这不是比拯救世界更难了吗!
  这个主线到底简单在哪里?!
  他一瞬间头痛不已,刚才那通电话结束后就再也找不到联系客服的方式,仿佛和外界完全隔绝。
  如果没有刚才那通电话,雪南都要以为自己穿越了。
  不仅头痛,肚子也痛。
  他干脆不管了,主线任务放在那里就当没看到,还是身体更重要一点。
  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坐在地上,身上穿着一件与白毛少年一般无二的制服,看起来像是学生制服。
  周围的环境和他想象的也大岔不岔:整个房间大约有十平方,外面还有一个小阳台,外面的阳光透过阳台门和玻璃窗户透进来,显得格外静谧。墙边有一张单人床,床上的用品洗得发白,已经很旧了。
  这个身份看起来很贫穷。
  床的对面是衣柜,雪南站起身,打开衣柜,里面有一套挂着的崭新制服,其他的都是已经穿了很久的旧衣服,颜色很淡,有些还打了补丁,数量也不多,全部堆在一起,大概只占了衣柜的一小半。
  是一间标准的学生宿舍。
  他走到卫生间,把衣服掀开,这具身体非常瘦,肋骨看得清清楚楚,伤痕倒是没有,再之下就是肚子上的一块青印。
  应该就是刚刚白毛少年打的。
  卫生间有一块镜子,镜子里清楚地倒映出雪南的长相:和他少年时差不多,唯一的区别就是很瘦,头发也乱糟糟的,刘海长得能盖过眼睛。
  雪南想象了一下现在的自己对白毛笑的样子,狠狠打了个寒颤,白毛不继续揍他真的人美心善。
  人物资料什么时候看都可以,外表改变刻不容缓。作为一个颜狗,雪南只喜欢漂亮纸片人,但也无法忍受自己这幅样子。
  简单剪了剪刘海,露出眼睛,后面过长的头发他没弄,怕剪坏,干脆扎成一个小揪揪,又顺便洗了个澡,雪南终于对镜子里的自己顺眼了,开始看人物资料。
  人设平平无奇,孤儿,失去父母,拼命学习考上这座城市里最好的魔法学校——直到这里还能当作一个平凡少年逆袭史——进入学院后对三年级的首席奥德维尔一见钟情,开始疯狂追求对方,包括不限于尾随跟踪,偷偷摸摸送东西,还喜欢画对方上课的样子。
  这不妥妥私生饭吗!
  雪南对这个不靠谱的游戏公司充满了不信任,现在看到人物资料,心里居然有种诡异的踏实感:
  哈哈,不出所料。
  刚才的白毛少年就是奥德维亚的忠实拥护者,看雪南不顺眼好久了,这次终于找到机会教训了他一顿。
  而由于过分地关注奥德维亚,导致自己的成绩一落千丈,基本上没几个及格,如果明后天的补考通过不了,老师就会下劝退通知书。
  除此之外,寒假还有一次课外实践,年级成员自行组队,要去落日森林采集指定物品,补考之后领队老师就会出发,同样,如果无法完成实践任务,加的学分就很少。
  升入二年级是有学分要求的,学分不够就会留级。
  进入学校靠的是贫困生补助,如果留级就会取消补助,还要把一年级的补助全部交上。
  雪南轻松整理好补考科目和学分要求,对着书桌上厚厚的《魔药学》《魔法初级理论》《植物学》等书头痛欲裂,再看看自己凄惨的成绩表,忽然一股心累涌上来。
  他都毕业多少年了,怎么还要念书?
  而且这些书一晚上都看不完,更何况复习?
  不念书又是不可能的,他现在啥都不会,这地方也没什么游戏让他写写稿子;之前做的攻略全都是有关经营和科技线发展的,只了解世界背景设定,对人口、城市啥的全都两眼一抓瞎。
  这些资料本来应该在新手关卡里介绍的,但雪南现在连走主线的欲望都没有:在人类世界成为魔王是否有些不合时宜。
  正当雪南翻开书打算努力自救的时候,一直被他忽略的、号称拥有超高权限的系统忽然彰显了存在感。
  [叮,触发支线任务一。
  任务目标:通过补考。
  任务道具:《三年高考五年模拟•西幻版》
  任务描述:不做文盲!]
  你才是文盲!
  雪南想邦邦给它两拳。
  作者有话说:
  预收:《在无限流里当海王》戳专栏可见——
  【你会吸引所有NPC和玩家的目光。】
  【你有极强的共情能力,能感知到所有人的恶意。】
  【你很笨,选择这个身份,你会死。】
  漂亮得让人移不开眼的少年歪了歪头:“只要积分足够高,我做什么都可以。”
  ——
  黎言言自愿到取悦高等文明的无限流游戏里当npc。
  在游戏里,NPC是玩物,是道具,是一次性用品……
  当然,只要能活过每场游戏,会得到令人瞠目结舌的奖励。
  为了通关游戏,他找到对自己没有强烈情绪的角色寻求庇护;
  “言言是最乖的小孩吗?”夜深人静,庇护他的人发来这条信息。
  “我当然是。”黎言言回复,不小心点到了群发。
  下一秒,聊天软件的提示音响个不停。
  黎言言:哦豁。
  Q:如何通关【豪华游轮】【被关住的人】等一系列游戏副本?
  A:谢邀,玩游戏当然要找大腿抱啦;
  1:要长得好看;
  2:还要听话能打;
  3:最好能带他通过游戏;
  ……
  n:最重要的一点,不要让他们见面!
 
 
第2章 
  雪南是被一阵紧促的敲门声吵醒的。
  敲门的声音极大,仿佛整个房间都被对方敲得砰砰响,刚睡熟不久的雪南被声音惊醒,一时间分不清这是家里还是公司。
  好不容易清醒过来,看着天花板上陌生的吊灯,他用力搓了搓脸,随后烦躁地下床开门。
  雪南觉得自己被系统骗了。
  他自认玩过的游戏没有上前也有几百,写过的稿子都有几十万了,但从没见过这种系统——直接把课本里的重点再讲一遍?
  一点弊都不带作的?
  听课听到快天亮的雪南要烦死了,但系统讲课是在意识空间里,身体是在床上睡觉,因此除了心累之外,没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但这也不妨碍他把这个傻叉系统和门外扰人清梦的全都揪出来揍一顿。
  “你有事?”
  雪南满脸戾气地开门,纯黑色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来人。
  明明是乖巧甚至称得上柔软没脾气的相貌,不少人也是因为这一点才来排挤他,此时却爆发出极强的威慑力。
  仿佛皮囊下换了一个强大又暴戾的灵魂。
  来敲门的学生几乎一瞬间屏住了呼吸,心脏狂跳,有个声音疯狂地警告让他离开,后背不停地冒出冷汗;身体却像是凝固住了,连动动手指都做不到。
  怎,怎么回事,雪南不是出了名的废物……
  一瞬间,学生对自己来找雪南的这个决定后悔不已,恨不得时光倒流,他一定不会为了讨好奥德维亚首席自告奋勇来喊雪南。
  “喂,怎么不说话?”雪南耐着性子等了半天,也没见对方说话,反而不停地流汗,脸色苍白。
  不会生病了吧?
  说不定因为突发疾病才来敲门的。
  这么一想,雪南心里的烦躁情绪消去了大半,搀住这个陌生的学生往治愈室的方向走,语气担忧地说:“身体怎么样?还能支撑住吗?”
  被搀住的同学听到他的话后心中无语,心想我这幅样子不还是因为你。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