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尊的狐狸崽又跑了(穿越 修真)——炎炎原燎
时间:2022-08-05 09:15:12

   魔尊的狐狸崽又跑了
  作者:炎炎原燎
  文案
  白玉穿越成修真界的玄阴白狐,系统说要想恢复人形,必须吸取阳气。
  幸运的是他开局就捡到名为幽篁的男人,至阳之体,怎么吸都不成问题。不幸的是,幽篁出手狠厉,杀人如麻,一心想做灭世魔尊。
  妥妥的大反派人设,下场最凄惨的那种。
  白玉:告辞,恕不奉陪。
  化为人形,立刻开溜。
  白玉巧遇大反派生死危机,一时心软,救下瞎眼的幽篁。心想,此时反派心理防线最薄弱,万一能感化他走上正途呢。
  于是殷勤照顾,陪吃陪聊陪.睡,撒娇赏花挽发。
  反派没怎么着,白玉先陷进去了。
  少男怀春,噼里啪啦,单纯又炽热。
  幽篁说:“给我时间。”
  给你时间,我看给你一棒槌。
  白玉使出浑身解数,势要嘴硬的男人承认爱他。
  直到被金链锁于床榻,幽篁赤金眸子闪烁着残忍冷意,轻笑道:“爱情游戏,好玩吗?”
  原来他从没未爱过自己。白玉万念俱灰,死遁逃脱。
  2
  幽篁出生时,被批命为灭世者。父母被杀,亲族背叛,他被迫以身祭天,毁掉整个修仙界,蛮以为魂飞魄散,却重回善良可欺的少年时。
  这一次,幽篁想,无需纠结,做得利索点。
  一睁眼,身上便趴了只胖狐狸崽。
  狐狸崽幻化成人,样貌秾艳绝美,全心全意护他、爱他。他沉溺于这份爱意,几乎打算放弃灭世大业。
  某天,听到白玉与什么系统的密语。
  “我一定要攻略幽篁,阻止他灭世。”
  幽篁遍体生寒,痛彻心扉。
  所有的爱意都是假的,所有的动心付出不过是场蓄谋已久的阴谋。
  囚.禁他,折磨他,幽篁以为爱意终将散去,却不想自己越发沉沦。
  直到人死了,幽篁醒悟:即便是阴谋又怎样。
  3.
  再次相见,白玉坐在妖王御椅,神情疏懒,漫不经心道:“魔尊大人,别来无恙。介绍下,旁边的这位是我的未婚夫,青鸾。”
  幽篁眸色晦暗,慢条斯理地整了整衣冠:“妖族要想活命,送陛下与本尊联姻即可。”
  一心复仇的灭世魔尊攻X可爱心大狐妖受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甜文 萌宠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玉,幽篁 ┃ 配角: ┃ 其它:下一本预收《九千岁不干了》
  一句话简介:只能宠着呗。
  立意:努力攀登有收获
 
 
第1章 无名荒山
  白玉,欢迎来到修真世界。
  无法呼吸。
  水堵塞五官,灌入肺里,身体仿佛被埋进深海巨渊,不停地下坠。意识逐渐溃散,陷入虚无的真空。
  【宝宝,醒醒。醒醒,宝……】
  宝宝?手机上某音的直播带货没关?
  白玉艰难撩起眼皮,撞进眼里的是层峦叠嶂的崇山,云雾如同水墨画般晕染,迤逦壮观。
  【白玉,欢迎来到修真世界。】
  磁性、低沉带着些许调侃意味的御姐音从脑海里凭空冒出,白玉有些不确定地问道:“系统?”
  【那声音顿了顿,笑道:真聪明。】
  白玉没什么大的爱好,日常闲暇时喜欢看修仙小说,以前还幻想过自己穿越到异世如何如何,真有一天事情落到自己头上,却感到迷茫。
  【系统怕吓着他似的,刻意放缓声音,呢喃细语:抱歉,你在现世已经死了。】
  白玉:“小女孩救上来了吗?”
  两人几乎同时出声。
  白玉在河边垂钓,突然听到孩子的呼叫声,他想也没想地跳下河里救人。
  落水的孩子有四人之多,在救上第三人时他已明显感觉力不从心。看到最后一个孩子在水里拼命挣扎呼救,白玉拼尽最后一点力气,将人托举到岸边,感觉上面有人接住孩子,这才双手一空,堕入水中……
  【御姐系统愣了一下,笑吟吟道:救上来了,四个孩子都没事。】
  孩子们没事就好,白玉放下心来。他从小在孤儿院长大,无牵无挂,死了也就死了。
  【白玉,你从小到大积极行好人好事。小学扶老奶奶过马路,初中帮差生补习,高中背脚受伤的同学上课,大学更了不得!为救落水的小朋友直接哽屁,感动国家十大人物颁奖没你我都不看……】
  白玉无语道:“停!这语气不像在夸我?”
  【御姐系统:不重要,这都不重要。俗话说「好人有好报」,所以我们……嗯……穿越修仙局特意给你一次机会,重生到修真世界。保不准寿与天齐呢,是不是感觉赚到了?】
  白玉低头,一双白嫩的毛爪子映入眼帘。他试图抬起自己的手,便见小短爪扬了扬。
  他抬爪抱住毛脸,欲哭无泪:“系统,前世我虽然没爸没妈,起码还是个人,今生直接成了畜生……这是啥子嘛。真当我纯纯大冤种?!”
  【系统「嗯嗯」两声,反应过来,清着嗓子道:少年郎,你修仙小说白读了。畜生,咳咳咳,妖可比人更容易修炼。】
  【虽然在这末法时代,大家都烂得差不多,妖也好不到哪里去。】
  最后一句嘟囔,声音虽小却字字清晰,白玉听得满头黑线。
  【御姐系统:放心,放心,有我这金手指在,保你尽快修成人形。】
  白玉:“系统你还能再靠谱点吗?”
  【御姐系统呵呵一笑:你死得突然,我也来不及细想,有壳子就不错了,挑什么挑?再说宿体可是玄阴狐狸诶,天生修炼的好胚子,尤其利于双修。根据宿体的天赋情况,本系统自动升级为「狐狸精系统」。只要吸取修仙人士的阳气,我便助你转化为灵力,实现迅速进阶,在修真界横着走不是梦!】
  敢情他一大老爷们还得去傍男人。白玉气笑了,摆烂道:“不干了,放我投胎,十八年后老子又是一条好汉!”
  爽朗的笑声在他脑海里来回震荡,濯而不妖的妩媚声音却说着「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无赖话。
  【抱歉哦,本次旅程为单程票,没有其他选项。当然,本系统最讲道理,从不做逼良为娼的事,不会让你真枪实弹。其实只要与男人贴贴,就能获取阳气的呢。真的很划算,一点都不亏哦,宝宝。】
  白玉四脚一趴,坚决不受蛊惑:“我就算饿死,一辈子当四脚兽,也绝不出卖灵魂!”
  ——
  三天后。
  毛绒雪团子快如闪电,嗖地一下爬到松树上,从松针里颤颤巍巍探出圆滚滚的脑袋。
  树下,一只硕大无比的兔子,足有三四岁的孩子高,红眼尽显凶光,昂头冲白玉咆哮。
  刚才被巨兔咬秃的头皮,风一吹,松针一戳一戳,凉飕飕,疼兮兮。他被兔子撵了半天,差点小命不保。
  白玉耷拉着两只粉耳,愤愤道:“兔子吃狐狸,还讲不讲天理!”
  【系统颇有闲情逸致地侃侃而谈:这片山域灵力充沛,兔子自然也比别处的凶。不过这等巨兔肉质一等一的好,肥美鲜嫩,尤其适合麻辣,Q弹的肉丝与辣椒完美融合,在味蕾里爆炸,怎一个「香」字了得。】
  白玉咽了咽口水,他最喜欢吃麻辣兔丁。这几日,白玉只摘到些野果果腹,早已饿得头昏眼花。
  白玉瘫坐在粗树枝上,尾巴有一下没一下地扫落松果,砸在巨兔头顶,报被迫秃顶的仇。
  男人,男人……白玉想。
  巨兔被白玉贱不漏搜的行径惹怒,咆哮地撞树。
  【系统惊喜的声音响起:玉崽子,现实版「守株待兔」诶。我们打个赌吧,你猜树先倒,还是兔子自个先撞晕?】
  白玉兴致缺缺地瞥视急眼的兔子,继续想,有个男人给他蹭阳气就好了,也不至于沦落到被兔子欺负的份。
  伶仃高挑的松树终究没能承受得住巨兔的怒火,被撞断,轰隆倒地。
  白玉轻轻一跃,跳到旁边的大松树上,着落时没注意,结结实实地踩到松针,疼得哎呦一声。
  他背倚树干,四脚朝天,几根松针扎进粉嫩嫩的肉爪垫里,刺刺的痛。
  两只前爪靠拢,小狗作揖似的搓掉松针。搞定前爪,又用前爪扑腾掉后爪的松针。狐狸只有盘子大小,又浑圆,从远处看像颗糯米团子在树上滚来滚去。
  这棵树很粗,巨兔撞了几次,而后狠狠瞪白玉一眼,蹦蹦跳跳地走开了。
  白玉叹一口气,这里的动物都很灵性,他能从兔子眼睛里看出几分愤怒和鄙视。
  【系统突然出声:玉崽子,六点钟方向,好像有个人……】
  白玉耷拉的耳朵登时抖擞起来,黑葡萄般的大眼睛急切地望去。
  在不远处的山坳平地上,确乎躺着一个人!
  身形高大、宽肩窄腰,是男人!
  男人,我来了!
  白玉两眼发绿,飞也似的从树上跳下,饿虎扑食般窜到男人面前。
  双眸虽紧闭着,却可以看出眉高眼深,睫毛浓密长卷,骨相优越突出。薄唇紧绷,「生人勿进」的骇人气势扑面而来。
  天生贵气,又相当的不好惹。
  男人的腹部有个拳头大的洞,血肉模糊,一袭白衣被染成了血色。
  白玉吓得毛发炸开,急忙在脑海里呼唤系统:“系统,系统,他不会死了吧?”
  【御姐系统:瞧你这点出息。死不了,不过也快了。有人把他的金丹给挖了,没有金丹,约莫着再有几天,等到体内灵力完全散去,这人便可以归西了。】
  白玉:“我们能救他吗?”
  【系统:救不了,我的系统功能里没有丹药。趁他还喘气,你赶紧跑到他身上蹭点阳气。】
  白玉尾巴耷拉下来,怏怏地走到男人身边,用身子蹭了蹭男人的裤脚。
  【系统:屁哦。我很严格的,只有肌肤相亲的贴贴,才能判定为吸取到阳气。】
  古代人穿衣遮得十分严实,全身上下只露出手、脖颈、脸三处部位的肌肤。白玉绕了一圈,那双手被宽大的袖子掩住,他扭着屁股钻了半天袖口,愣是没钻进去,只好放弃。
  脸和脖颈选一样。
  白玉选择了脖子。他蹲坐在男人面前,毛绒绒的脸逐渐贴近男人的脖颈。
  突然,脊背一寒,动物的直觉感受到死亡的威胁。
  白玉只来得及瞥见一抹赤金色,便被气流冲击到数十米外,撞到树上,噗地吐出鲜血,五脏六腑移位般地疼。
  “妈的好疼。”
  出口却是可怜又娇软的「嘤嘤」声,像在撒娇。白玉气倒。
  男人醒了,摇摇晃晃站起身。赤金色的眸子闪着暗红的光,阴戾可怕,好似刚从地狱爬出来的恶魔,充满毁灭的恶意。
  他向白玉走来,动作缓慢迟钝。阳光透光斑驳的树影洒在他的身上,明明该是明媚温暖的,却无端让白玉升起彻骨的寒意。
  白玉浑身泛疼,拱起腰背,全身毛发炸开,龇牙冲着男人低吼,其实心里怕得要死。偏偏听到系统幸灾乐祸的声音:
  【哦吼,没有野兽允许他人靠近喉咙。他以为你要咬死他呢。】
  作者有话说:
  白玉的冤种人生正式开启——
  预收文《九千岁不干了》,求收藏,么么哒。
  郝瑾瑜穿成大梁朝的司礼太监,狠毒残暴,人称「九千岁」。
  皇帝只当吉祥物,小太子尊他为恩师,满朝文武对他毕恭毕敬,敢怒不敢言。
  暗卫汇报丞相当街辱骂他「乱臣贼子」,郝瑾瑜打了个哈欠。
  暗卫:“属下明白,明日丞相全家必定暴毙而亡。”
  郝瑾瑜:小太子逃课,被拘在他面前。
  郝瑾瑜望着外面的飘雪,随口说道:“天凉了。”
  狗腿子奴才立刻压太子在殿外跪了一宿。
  救命!这九千岁谁想干谁干!不仅考验演技,还要天天996。
  鸡都没起,他起床批奏折,狗都睡了,他还要熬夜给太子书写教案。
  现代废宅选择彻底躺平。昏庸的老皇帝指望不上,他把小山般高的奏折推到太子面前,亲昵道:“洒家最中意殿下。”
  刘子骏含羞低头,掩去眼底杀意:狗阉贼,竟敢对当朝太子有非分之想。
  大梁开国皇帝穿越到后代子孙刘子骏身上。当他打开刘子骏的札记,三观碎裂。
  堂堂太子竟然痴恋宦官,甚至自愿被其亵玩……吃过草根、睡过破庙的开国皇帝决定忍辱负重,表面曲意讨好,实则暗藏杀机,期待有朝一日重振大梁王朝。
  渐渐发现,狗宦官竟有些呆萌可爱,还爱他超过生命。
  2.
  卸去朝政、一身轻松的郝瑾瑜正要享受快乐的咸鱼人生,太子把他摁倒在床:“只要不干政,本殿下许你个太子妃之位又何妨?”
  郝瑾瑜满脸问号。
  刘子骏:“你知道我喜欢兰花。在我难过时,特意送我一株罕见绿兰。”
  “我花粉过敏。”
  “我染疫病,你日夜照料……”
  “你死了,谁来继承皇位?”当冤大头。
  刘子骏忍无可忍,掏出一封信:“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这情书做不得假吧?”
  郝瑾瑜恍然大悟,手一伸:“原来练笔的纸丢你那了。这可是我写的最好的一幅,还我。”
  太子恼羞成怒,把九千岁关进寝殿,日夜不出。
 
 
第2章 无名荒山
  畜生而已,他何许要救?
  “杀了他!”
  “杀了灭世魔尊!”
  人、妖、甚至他的亲族-魔族,皆对他充满怨怼、憎恶、惧怕。
  明明是他们合力围攻,想置他于死地,却各个表现得义愤填膺,宛若正义的使者。
  “重瞳降世,解五行之运,乃为灭世者。”
  只因这可笑的预言,他的父母被杀,亲族背叛。似乎在世上多活一刻,世界就多一分毁灭的危险。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