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才是海王徒弟要养的那条鱼(穿越 修真)——白象绘川
时间:2022-07-27 09:26:09

   我才是海王徒弟要养的那条鱼
  作者:白象绘川
  简介:
  鱼忘时穿书了,成了修真文里男主的傻白甜师尊。
  原书里,为了复仇,男主潜入宗门修炼,并凭借着一张惊为天人的脸养了一池鱼,利用这些鱼苗们为他出生入死,赴汤蹈火,而他笑观风云,怡然自得。
  很不幸的,鱼忘时这个师尊,就因为貌美被其列为了鱼苗之一。
  看着又一次吧嗒着眼泪试图往他怀里钻的养鱼徒弟,鱼忘时微笑着从怀里掏出一物——
  “先来本佛经,洗涤心灵。”
  “再背本道德经,升华人生!”
  被经书折磨得日渐消瘦的养鱼徒弟,终于将鱼苗目标转向了修真界其他优质人士。
  鱼忘时非常高兴。
  只要鱼塘里的鱼苗够多,就轮不上他这根!
  他甚至还给徒弟未来的正宫鱼准备了结婚贺礼,只不过还没送出去,就被按倒在角落里。
  少年红着眼,又气又委屈地瞪他。
  鱼忘时:……
  他以为的鱼塘主,竟然是海王!有了这么多鱼还不放过他!过分!
  再后来,少年紧紧摁住他,像只粘人的小狗,把毛茸茸的脑袋埋进他怀里,赶都赶不走。
  鱼忘时恍然:原来海王想养的那条鱼,至始至终只有他自己。
  略带沙雕属性且总对自己的美貌一无所知的师尊受×总爱在师尊怀里撒娇却能一手解决一个情敌的黑莲花攻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穿书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鱼忘时 ┃ 配角:段怀啼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我被海王徒弟鱼了
  立意:不要拘泥于事物表面,假象会蒙蔽双眼但不会蒙骗真相,相信内心的感觉
 
 
第1章 养鱼现场
  穿成主角的倒霉师尊
  夜,山风咆哮,树枝被吹得哗哗作响。
  地上歪倒着一个黑发云衫的青年,他生得白肤红唇,眉眼瑰丽,却因为这股寒风微微颤抖。
  这是一片深黑的树林,上空笼罩着淡淡的白雾,映得月色格外的空蒙美丽。
  可青年望着那月,心里只有一种想法:好倒霉。
  论谁一睁眼就发现自己大半夜被人打晕在小树林里喂冷风都不会太高兴。
  更别提一醒来就发现自己长发长衫。
  鱼忘时试着拧了一把,疼得他直吸气。
  不是假发片,还真是长在他脑袋上的。
  正茫然间,前方的小树丛里传来细微的说话声。
  借着月光,鱼忘时隐约看到两道靠得很近的身影,姿势略有几分暧昧。
  其中一人身材高大,身着金冠锦缎,另一人明显还是少年之态,一袭水天色外衫衬得风姿绰约。
  那金冠青年对着少年情不自禁喊了一句:“怀啼……”
  少年并未应声,青年似乎自觉过于急躁,只好纠正了称呼:“段师弟。”
  怀啼?段怀啼?
  这名字有点耳熟呢。
  鱼忘时漫不经心地想着,忽然,他睁大了双眼,这不是他睡前看的那本复仇修真文里的主角吗?
  小树林,孤男孤男,被打晕的人……
  这不正是主角进宗门半年第一次下山除邪的场景吗?
  那他……
  不就是主角那个跟他同名同姓的傻白甜师尊?!
  鱼忘时:人已死,莫烧纸。
  实在是,他穿成的这个师尊太倒霉了。
  原身自小父母双亡,曾有算命先生言他命硬,会克死身边亲近的人。
  所以没有人愿意在父母离世后接济他,幼年时便流落街头,后来踩了狗屎运被万回宗的祖师爷捡到,成为了祖师爷最小的徒弟,但谁也没想到,这只是他倒霉的开头。
  因为原身天赋一般,却被祖师爷收作了徒弟,这让原身前面的六位师兄很是不平,要知道他们收徒的要求都比原身高得多,只是碍于祖师爷,不好有意见。
  可没想到,祖师爷在这之后不久,在一次渡劫中不幸羽化了,因为这场渡劫原本十稳,祖师爷渡劫失败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不巧的是,当时原身恰巧也在现场,宗门上下又将这桩不吉利归在了原身身上。
  这样一来,原身在宗门内就更不受待见了。
  唯有六师兄宴清禾将原身留在身边悉心照料,教导原身修炼,否则原身在宗门内根本无处容身。
  以上的倒霉还只能算是开端,更倒霉的是,原身收了段怀啼这个徒弟。
  段怀啼作为复仇文的主角,按照套路,主角前期的命途必定十分坎坷。
  这本书的剧情正是如此:男主段怀啼幼年丧父,其母更因为天生鼎炉体质被邪道掠夺抢辱而亡,为了复仇,他潜入万回宗,拜了原身为师,一边学习宗门内高深的功法,另一边还靠着自己惊为天人的脸蛋养了很多鱼。
  这些鱼心甘情愿为他赴蹈汤火,出生入死,而他笑观风云,怡然自得。
  而原身,就因为貌美被段怀啼列为了鱼苗之一。
  在养鱼的过程中,原身更是傻乎乎地浑然不觉,因为心疼段怀啼幼年的悲惨经历。
  所以原身对段怀啼呵护备至,至于段怀啼动不动就往他怀里撒娇,也被他当做是徒儿对他的这个师尊的依赖,殊不知,段怀啼只是想鱼他而已!
  好死不死地,鱼忘时就穿到了段怀啼的养鱼现场。
  是这样的,原书为了给段怀啼快速升级,其中一个设定就是,段怀啼与他母亲一样,天生魅骨,阴阳合修的方法能使其修为大涨。
  由于角度刁钻,鱼忘时并不能看清两人的容貌,不过书中说了段怀啼的脸惊如天人,他的鱼苗虽然不及他美,但一个个肯定也是英俊不凡。
  今夜是因为原身想要改变自己在师兄们眼中碌碌无为的形象,主动提出带领万回宗门中弟子下山除邪,这片地方出现了一个阴毒的邪修,专门掳掠年轻男子练功,凡间百姓苦不堪言,惊动了修真界的几大门派,分别派了人来擒拿。
  这邪修狡猾毒辣,而且修为不低,各大宗门的人忙活了两天都一无所获,今夜在追踪时,原身发现段怀啼有些奇怪,担心他的安危便跟了过去,途中却中了陷阱,被人猝不及防打晕在地,醒来后,就成了跟原身同名同姓的鱼忘时。
  太倒霉了。
  鱼忘时悲伤地想,难道他以后也要继承原身的倒霉命运吗?
  前方传来了类似于铿铿锵锵的声音,打断了鱼忘时的悲伤。
  啊这……玩得这么大动静?
  人类的好奇心就是这么奇妙,鱼忘时觉得臊耳的同时,又忍不住睁大眼睛往那边看,当然,他什么也没看见。
  照理说,为防段怀啼修为大涨作恶,鱼忘时应该去阻止他,可惜他现在浑身发软,应该是原身中的陷阱导致的。
  罢了罢了,现在出声,只有可能因为破坏了别人的好事而被提前灭口。
  他还是继续躺尸装死,苟命为上。
  原书剧情也有这一段,他老实装晕的话,段怀啼目前还不会对他做什么。
  只是这山中野蚊众多,咬得人痒痛不已。
  鱼忘时趁着两人看不见他这边,动作小幅度地挠了几下,可那野蚊就跟他有仇似的,专盯着他的脸咬,鱼忘时挥手赶了几次,很快,野蚊又嚣张地「嗡嗡嗡」地飞了过来。
  “呃……”连个蚊子都敢欺负他?这个师尊当得太没排面。
  鱼忘时把对后续剧情的憋屈劲儿全撒在这只蚊子身上,一巴掌呼了上去。
  耳边清静了,巴掌的响亮声混在了风声里。
  杀蚊一时爽,冲动火葬场。
  很快,就有脚步声朝着这个方向走来。
  鱼忘时在听到响动的那一刻就飞快地闭上眼,保持着刚才的姿势躺尸。
  那脚步声停了片刻,似乎在观望,很快,另一人也追了过来,问:“段师弟怎么了?”
  哦豁,看来来的就是原身的讨债徒弟。
  打扰到你们的快乐真是不好意思。
  那人没有出声,静静地在原地停留了一会儿,这让鱼忘时有点犯愁。
  不会吧,他打个蚊子的声音真的有那么大?
  可修道之人的耳力说不定就有这么灵光呢。
  就在这时,脚步声又响了起来。
  鱼忘时的心跳微微提了起来,因为脚步声离他越来越近了,几乎就在他耳边。
  被发现了?
  这个时间点的少年段怀啼才入宗门半年,修为只有筑基,原身虽然天赋不够,但好歹虚长了百来岁,也到了元婴阶段,可谁让他中了陷阱,身体软绵绵的连真气都提不上来。
  其实就算他没中计又怎么样,鱼忘时还是不知道真气该怎么用。
  就在鱼忘时浑身紧绷,纠结着是跳起来乱打一通逃跑,还是继续赌命的时候,一股异香钻入了鼻间。
  同时,鱼忘时感觉到自己没那么冷了。
  那是段怀啼的外袍,还带着他身上的热度,现在披到了鱼忘时的身上。
  几乎在同一刻,耳边有个声音响起:“没事,风太大。”
  少年的音色有点低,可又奇异地带点清越的味道,听起来缠绵入耳。
  从段怀啼出现,只说了这五个字,鱼忘时甚至还没看到这人到底长什么样,光听这个声音,都能产生一种心痒痒的感觉。
  这大概就是魅骨的效果?
  鱼忘时猜测着鱼苗一号的表情,果不其然,对方的语气意味深长,甚至带点讨好的意味:“那我们再继续练剑?”
  原来那铿铿锵锵的声音是练剑吗?
  好像原书里提过一句,段怀啼是为了偷学鱼苗一号所在门派的不传剑法。
  不对,这句话的潜台词不就是用剑……
  鱼忘时:真会玩儿。
  段怀啼应该会答应吧,他没理由拒绝,毕竟就算不为剑法,这个鱼苗一号的修为也不低,对他的修炼帮助很大,而且在原书里,不可描述的情节持续了整晚。
  就是因为这样的剧情,发生在他这个倒霉师尊的面前,从而引起了一众读者的兴奋。
  少年轻笑:“好啊,那有劳孔师兄了。”
  段怀啼果然答应了。
  听到这句话,鱼忘时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
  脚步声逐渐远去,又过了一会儿,鱼忘时才睁开眼睛。
  然后,他就对上了一双弧形极其漂亮的眼眸。
  眸似皎月,可比皎月更美,在朦胧的月色下烨烨生辉,眉似远山一点黛,肤白更胜雪,堪堪称得上是一幅仙姿玉貌。
  饶是鱼忘时,见到这样一张脸,也不由地一怔。
  但紧接着,少年带着不明意味儿的声音把他的思绪拉了回来。
  “师尊,你醒了?”
  少年低低的声音,让鱼忘时心头猛跳。
  脑子里只来得及划过一个念头:他装晕被发现了。
  接着是:捉奸的人被灭口的概率有多高?
  毕竟,就段怀啼现在的阶段来说,是绝对不希望有人发现他在养鱼,而这个人还是自己的师尊,不然也不会坐视他被打晕在这里。
  更何况,在交流感情的过程中,一个不小心,还很有可能暴露他的魅骨体质。
  魅骨有利有弊,利在于提升修为的速度比普通的修炼方法更快,可弊端也很明显,拥有魅骨的人相当于功效大上一千倍的鼎炉,对于某些心术不正的邪魔修士来说,那就是恨不得吞入腹中的补品。
  段怀啼的母亲,就是这样的魅骨体质。她天资一般,但因为生有魅骨,原本也有突破更高境界的机会,可段怀啼的父亲却是个毫无修道潜质的凡人,导致其母修为迟迟不能突破,甚至因为不小心暴露了自己的魅骨体质,招来各方邪宗的掠夺,没撑多久就香消玉损。
  之所以没人打段怀啼的主意,是因为整个修真史上,仅仅只有三位女修天生魅骨,没人想到男子也可生魅骨。
  段怀啼美是美,但世人一致认为他是继承了其母的美貌。
  鱼忘时脑子里想了很多,但时间也不过短短一瞬,他睫毛轻轻颤动着,几乎是反射性的,合上了。
  你就当没看见吧,好徒弟。
  空气中安静得只剩风的呼声。
  最后响起的是段怀啼似乎有点凝结的声音:“师尊?”
  作者有话说:
  放个预收《魔主怎么还是黑化了》
  岁星寒穿书后拿到了必死剧本。
  身中剧毒,唯一的解药是书中主角的御灵根。
  正逢主角跌入泥潭,孤苦无依,原主把人囚禁起来,日夜采补,把主角折磨得直接黑化成了魔。
  岁星寒不想折磨主角,但又很怕死,于是想了个办法折中,打算等到主角心甘情愿,完了作为补偿,再当回月老把人送回命定情缘的怀抱。
  月殊云师门被灭,身受重伤,人人觊觎他身上的御灵根,对他赶尽杀绝。
  唯有岁星寒,明明身体很诚实地禁锢了他,却又说要等他心甘情愿。
  他绝不会中这等虚伪之计。月殊云冷静地想。
  后来,他不仅中了计,还起了跟这人结道侣的心思。
  可那人一心只想着采补他。
  更可恨的是,刚采补完就不要他了,甚至还把他往别的男人身边推。
  很好。
  岁星寒怎么也想不到,短短三年,月殊云还是成为了震慑三界的万魔之主。
  仙魔大战,魔道指名道姓要岁星寒去和亲。
  岁星寒(瑟瑟发抖):一定是因为当年的采补对他造成了心理阴影。
  新婚当夜,月殊云果真一张冰块脸,能冻得人就地结冰三尺。
  岁星寒怂得当场余毒发作。
  ——他蜷缩着指尖去抓月殊云的衣角,试图吸取御灵根的灵气缓解痛苦。
  后者垂眸,顺势牢牢扣住他的腰。
  魔息十二宫满宫魔众:说好的要对虚伪的负心人千般羞辱,万般折磨呢!!
 
 
第2章 幼稚行为
  师尊以往夸我,都会摸我的头
  鱼忘时这才重新睁开眼,眼里酝酿着迷茫和惺忪,在对上段怀啼视线的那一刻,轻抖着嘴唇出声:“怀啼……真的是你?”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