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修真界当美食up主(穿越)——鹿未眠
时间:2022-07-24 09:32:05

   《我在修真界当美食up主》作者:鹿未眠
  文案
  网红主播X冰山修士
  当红美食主播一朝穿越修真界,原本想老老实实开挂升级,却被修真界人见人怕的头号大佬给盯上了……
  内容标签:励志人生系统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陌,夏惊寒┃配角:徐婉灵,莫长风┃其它:修真
  一句话简介:做美食直播,大开金手指。
  立意:靠提高自身技能,获取成功人生。
 
 
第1章 恭喜宿主获得神秘大礼包!
  “检测到宿主生命迹象微弱,是否开启身体修复功能?”
  “是。”林陌在心里发出一个微弱的声音。
  “身体修复功能已开启,扣除积分1000点。”
  “修复功能已完成。宿主当前剩余积分2000点,请问宿主是否花费1000积分进入积分商城抽奖中奖率百分之百!”
  “抽奖”林陌听到这两个颇具诱惑性的字眼下意识地点点头,“抽!”
  话音刚落,脑海里出现一个大转盘,他用意念控制着点了转盘中心的“抽奖”按钮,转盘指针飞速旋转,终于在“神秘大礼包”那一格停下了。
  “恭喜宿主获得神秘大礼包!是否拆开奖品?”
  “拆!”
  “叮咚,恭喜宿主获得多功能百变厨具一套,并附赠美味调料包。”
  林陌“嗖”地一下坐起来,发现手里多了一口平底锅和一柄锅铲。
  他咬咬牙,用意念将平底锅和锅铲放了回去,心里松了一口气。
  大脑里混沌的记忆开始清晰起来,他来自21世纪,是微博上最著名的美食博主,生活顺风顺水,却出了一场车祸……之后,在迷蒙之中他绑定了一个奇怪的系统,来到了这个陌生地方,拥有了一具残破的身体。
  没错,这具身体的主人名叫林阿三,在这个荒僻的山村与老母相依为命,无奈这鸟不拉屎的村落忽然来了一只妖兽,很多村民成了妖兽的点心,林阿三和老母被妖兽攻击,双双殒命,林陌这才“借尸还魂”,重生到了他身上。
  根据林阿三死前的记忆,那妖兽凶狠异常,他的肚皮被豁开了,鲜血淋漓,腹腔内的器官都险些流出来……
  林陌摸着自己光滑完整的肚皮,对系统生出了强烈的感激,看来是系统的修复功能帮他把这具破损的身体修复好的。
  理清思路后,林陌开始打量自己所处的环境,窄小的院落里,一棵大槐树,一口井,还有一间小茅屋。
  原主的老母亲就躺在自己的不远处。林陌过去探探她的鼻息,果不其然——已经凉透了。
  林陌哀叹一声,从小茅屋里寻来一把锄头,打算把人埋了。
  别人重生,都重生成帝王将相、修真大能,他重生成一个倒霉鬼,家徒四壁也就算了,唯一的亲人也没了,以后的日子怎么维系下去他都不知道。
  兴许是平时也吃不饱,挥舞几下锄头把尸体埋在屋后的荒地里,林陌的肚子便开始咕咕直叫。
  他望着远处,被妖兽啃噬的残缺不全的村民尸体,以及菜畦里水嫩嫩的细葱,很不争气地,饿了。
  饮食,是人最基本的生理本能,哪怕在最严酷的环境下。
  “饥饿”这个念头一出现,林陌拿着锄头的手都开始发软,好不容易把坑填好,便转悠到厨房里找吃的。
  搜遍整个厨房,林陌只找到了一碗冷米饭和两个生鸡蛋,这在穷苦人家已经算是上等的伙食了。
  林陌闻了闻冷饭,还好,没馊。望着厨房生了锈的铁锅又泛起了嘀咕,灵机一动,将抽奖得到的平底锅和锅铲召出,在灶台上加了两个炉圈将平底锅放了上去。
  他小时候在农村生活过,对他而言,用最传统的灶台做饭并不算难事,来到院子里拿了几块柴火,又去屋后拔了几根嫩葱。
  之后便是生火做饭,林陌搓搓手,打算在这简陋的厨房,用简单的食材和餐具做出一道美味。
  纯天然无污染的农家土鸡蛋被打进缺了口的粗瓷碗里,林陌用筷子飞快搅动,接着依次将米饭,盐巴,葱花,以及从系统奖励的调味包里拿出的咖喱粉放进蛋液里搅拌。
  将搅拌均匀的米糊倒进热油锅里,随着“滋啦”一声,香气满溢。
  小火将米糊的一面煎得焦黄,又翻过去煎另一面。直到两面都煎得又酥又脆,林陌将已经成型的米饼铲起来,用菜刀切成条状——香米酥大功告成!
  看着自己动手成就的美食,林陌欣慰一笑,夹起一块香米酥正要往嘴里填,就听见“啪嗒”一声。
  林陌向窗外望去,并没望见什么,以为是自己饿过了头产生了幻觉。
  一口将长条状的金色米饼咬断,虽然平日里他对这种过分简单的食物有些不屑一顾,可如今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里吃到却倍感舒心。
  酥脆的口感,米香和葱香盈满舌尖,林陌正吃得开心,又听见“啪嗒”一声。
  难道有人偷窥,馋得流口水
  林陌抻着脖子往外瞅,一张毛茸茸的大脸出现在他眼前,铜铃大的双眼与他对视。
  林陌吓得一哆嗦,盛着香米酥的碗“哐当”一声摔到了地上。
  妖兽的目光被掉在地上的香米酥所吸引,口水沿着巨大的獠牙滑落。
  林陌心念一转,拾起一块香米酥向妖兽丢去。
  妖兽张口接住,一口吃下。林陌将地上的香米酥统统拾起,一边丢给妖兽一边往后退。
  妖兽似乎等得不耐烦了,一跃而起,冲着林陌直直冲过来。
  简陋的茅屋经不起猛烈的撞击轰然倒塌,危急关头林陌还不忘将平底锅和锅铲用意念收好。
  眼看着房梁屋瓦和妖兽利爪都向自己招呼过来,只见一道白光闪过,林陌忽觉身子一轻,瞬间到了数十丈外。
  “这位公子你没事吧?”一个身着浅蓝长袍的俊雅男子关切地问。
  “没事。请问道长是?”林陌凭着对方的衣着和阵势猜出对方是修道之人,这个世界虽然对他而言很陌生,却又隐隐透着熟悉。
  “在下莫长风,是长祁山天璇峰弟子。”
  “长祁山?”林陌话音未落,便看见一个黑影奔腾而来,正是方才那只妖兽。
  只见那妖兽遍体黑毛,形似野猪,头有尖角。咆哮一声,朝莫长风飞掠而去。
  莫长风也并不急着躲闪,右手持剑,左手捏诀,剑未出鞘,只是手指轻轻一弹,那只来势汹汹的妖兽就在半空中翻了个跟头,直直地摔落在地。
  林陌不禁心生敬意,赞道:“莫道长真是好功夫!”
  莫长风只是淡淡一笑,道了声“过奖”,便从乾坤袋里拿出一只铜镜,对着妖兽四处探照。
  妖兽发出不安的闷哼声,没了方才的气势,却依旧躁动不安,莫长风取出一道符箓贴在它身上,它顿时安静下来,温顺得如同一只大猫。
  莫长风这才抽出长剑,在妖兽身上翻挑一番,取出一颗龙眼大小的猩红色妖丹,收入百宝囊中,转向林陌道:“我在村中搜索了一番,村中只有公子一人还活着。”
  莫长风说完狐疑地打量着林陌,似乎想看出他有何特别之处。
  林陌正不知如何作答,空中一道流光闪过,一个身穿浅蓝色衫裙的女子从天而降,看打扮和莫长风应当是同门。
  “莫师兄,你怎么在这里停下啦?”女子一双水灵灵的眸子落到林陌身上,神情中有一丝迷惑。
  莫长风将妖兽屠村的事和她大致说了一遍,她对林陌露出一抹怜悯的神色:“这位林公子,不如……你就和我们回长祁山吧”
  莫长风点了点头,表示赞同:“婉灵师妹说得对。林公子如果你没有去处,可以和先和我们回长祁山再从长计议。”
  林陌想了想,点头答应了。毕竟他现在无亲无故,无处可去,而这个世界又妖孽横行,他连自保的能力都没有,和两个正道修士同行再好不过了。
  徐婉灵一听他答应了,粲然一笑,露出两颗尖尖的小虎牙:“这位林公子外表清俊,倒很有些仙风道骨的意味,说不定是难得一见的修真之才呢!”
  林陌听了这话倒有些不好意思,莫长风却笑着说:“要是那样的话,长祁山倒又多了位才俊弟子。”
  “诶,师兄,你带了窥内镜吗?帮林公子看一下。”
  “看什么?”林陌不解其意,他不明白二人说得“窥内镜”是什么东西。
  “看看你有没有灵根啊!有灵根才可以修道。”徐婉灵笑得眉眼弯弯,玉指卷缠着发梢,满脸天真烂漫的神色,不像是道门之女,倒像是邻家小妹妹。
  林陌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对两人却十分有好感,自然便同意了。
  莫长风拿出方才探照妖兽的铜镜,对着林陌照了照,眉毛越凝越紧。
  “怎么啦?是没有灵根吗?”徐婉灵嘟着嘴问。
  “那倒不是,只是……”
  “是什么?”被他这么一说,林陌也有些好奇了。
  “灵根有倒是有,可是——”
  “是杂灵根是吧?”莫长风还没说完,就被徐婉灵打断了。
  莫长风点点头,同情地忘着一脸茫然的林陌,安慰道:“不过也不要紧的,就算不修道也有机会可以留在长祁山的,而且杂灵根也可以学习一些简单的术法。”
  徐婉灵秀眉紧蹙,露出一抹失望的神情,林陌倒不甚在意,只是微笑着点点头。
  “我们走吧,回去晚了师父该惦念了。”莫长风决定不在此处多做耽搁,带着林陌御剑而行,徐婉灵紧随其后,三人向着长祁山的方向飞去。
 
 
第2章 初见夏冰山
  “长祁山乃当世第一仙门,天枢峰呢,就是掌门所在的地方。别看掌门好几百岁了,又是一代宗师,但是人可和气得很。”徐婉灵一路上担当林陌的导游,主动向他介绍风物人情,“其实凡人和仙人也没什么差别,都有自己的脾性。长祁七峰,掌门和其他五个首座都挺好相处的,除了那个……玉衡峰的夏冰山!”
  “夏冰山?”林陌心想这个名字倒挺有意思。
  一旁的莫长风忍不住嗤笑道:“行啦,婉灵师妹,你也不怕这话被夏首座听去?”
  “怕什么怕?夏冰山听去也不会在意。在他眼里,我们和小虫子差不多。”徐婉灵嘟着嘴说,三人一边谈笑一边向天枢峰行去。
  天枢峰,清明堂内。
  夏惊寒立在水镜前,神情淡漠,对徐婉灵的调笑之言置若罔闻,倒是掌门江欲暮略有些窘迫,摸摸鼻尖道:“小孩子家不懂事。”
  “无妨。”夏惊寒身后的青衫女子淡淡开口,“那个凡人是谁?”
  “应当是从人间带回来的,一会询问便知。”
  夏惊寒略一点头,气氛又沉寂下来。
  林陌被带到堂下,望着上首两位“仙人”略有些紧张。
  只见其中一位,身着道袍,手持拂尘,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看起来十分儒雅。林陌猜想这就是徐婉灵所说的长祁山掌门。
  而他的紧张主要针对上首坐着的另一位——林陌瞥见他的第一眼,想到的只有一个词——俊美无双!
  那人淡淡地瞥了林陌一眼,目光便落到了别处,仿佛他不存在一样。
  可即便如此,林陌还像一个等待着老师考校的学生,手心湿滑一片,心中慌张不已。
  就连一向活泼的徐婉灵见了上首坐着的人,也严肃了起来,把去北疆探查魔教以及返回途中遇到林陌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所以,这位林小友如今已是亲人亡故,无家可归?”江欲暮语气悲悯,“如今妖兽肆意横行,魔教也蠢蠢欲动,这天下又不安生喽!”
  江欲暮的和善让林陌松了一口气,却听一个凉凉的女声响起:“掌门的意思是,要收留这个来历不明的青年?”
  说话的正是夏惊寒身后的青衫女子,林陌正好奇她的身份时,该女子又道:“整个村子只有他一人存活,是否另有蹊跷?”
  此话正戳中林陌的痛处,他不由垂下头来。
  徐婉灵听了这话,弱弱地辩解道:“夏首座,我们和林公子一路同行没发现有何异常……”
  林陌抬头望望面无表情的夏惊寒和他身后同样面无表情的青衫女子,心里隐隐有了猜测。
  “难道我能活下来也是错吗?”林陌语气平淡,却字字掷地有声。
  江欲暮微微一怔,温声道:“林小友遭此大劫,得以生还实属幸事,我长祁山愿意收留林小友。当然,夏首座的疑虑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
  还未等他说完,夏惊寒便拾级而下,径直向林陌走来。
  林陌心悸不已,表面却强作镇静。
  夏惊寒不愧是高阶修士,周身所散发出的威压和徐婉灵、莫长风全然不是一个等级。
  林陌僵在原处,微微仰头望着白衣胜雪、不染纤尘的俊美男子向他走来。
  夏惊寒已有几百岁高龄,可外貌与二十二三岁的青年无异,再加之外貌俊美至极,神情又十分冷漠,真如同冰雕雪琢一般,让人不敢靠近。
  可如今,这样一个人正站在林陌面前,与他隔着不盈尺的距离,目光泠泠,似乎能将他看穿一般。
  林陌抬眸与他对视,只觉心中一紧,恨不得把自己的来历全盘托出。
  夏惊寒就这样看着他,没有表情,也没说话。须臾,便转身离开了清明堂。
  林陌有些不明所以,江欲暮起身来到林陌身边,召出几件法器,对着林陌探照一番,好似医生检查身体,末了笑盈盈地道:“林小友勿怪,夏首座是害怕有妖人借你之躯,夺舍重生,我方才查验过了,并无异样。林小友如若不嫌弃,便可留在长祁山。”
  林陌一听,略松了口气,对着江欲暮连声道谢。
  莫长风带着林陌御剑来到长祁山下的一个村落,林陌有些懵:“不是说我可以留在山上吗?”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