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血古早追妻火葬场(重生)——嘉紫升
时间:2022-06-23 08:38:20

   题名:狗血古早追妻火葬场
  作者:嘉紫升
  文案:
  温润理智美人受X两世追妻一世火葬场权贵攻
  沈余当了宗楚五年情人
  他年轻、漂亮、懂事
  是个完美的替代品
  沈余23岁生日那天,宗楚在给夏家小公子夏实然过22的成人礼
  夏实然是宗楚人尽皆知的“白月光”,圈内都传宗大少心疼人,想留在今天给夏实然定个身份
  至于沈余?不过是个打发时间的玩物
  只不过这玩物还算顺眼,所以在身边多留了几年
  他们没等来夏实然的身份,等来了几百公里外沈余的电话
  旁边人瞅到了沈余名字,调侃:“来兴师问罪了”
  宗楚转着火机,笑着说:“年龄小,太黏人。”
  沈余说,“宗先生,再见。”
  后来据媒体传,那天汇集了北城大半头面人物的宴席还没散,一向风度翩翩的宗家掌权人阴沉着脸满手血闯了出来,他死抓着手机,哑着嗓子一声一声威胁,
  “沈余,你什么意思?你他妈说话!你他妈给我说话!”
  跟了北城宗五爷五年的少年死了
  他名字成了北城上层圈三年不可说的秘密
  ---
  重来一回,沈余想换个活法
  离开宗楚,是第一件事
  排雷:攻前世又狗又狠、爱到骨子、占有欲死强、心狠手辣、自大狂妄,重生会跪着求(怕有人杠我,得攻有记忆后)
  1.不珍惜的人不值得被原谅,前世双死结局,重生HE
  2.受非恋爱脑
  3.想写个完整的故事,不会为虐而虐,也不会靠崩人设推进剧情,该有的甜不会少,但攻对受占有欲死强,死也不会放手,重来前后都不会改--能看得出来是古早狗血流了吧baby们!不能接受的放过自己放过我呀!
  内容标签:虐恋情深,破镜重圆,娱乐圈,重生,现代,主受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余┃配角:宗楚┃其它:
  一句话简介:狗血古早流追妻火葬场
  立意:不论处在什么困境都要积极向上,顽强坚持
 
 
第1章 
  “卡,结束!大家辛苦了啊!”
  “导演辛苦。”
  “沈老师辛苦。”
  “沈老师……”
  随着导演响亮的卡声一响,拥簇的摄影棚里头立马响起了稀稀拉拉的收工声和招呼声。
  八月尾巴,正是酷暑天气,这时候虽然已经将近晚上十二点,因为拍摄需求早早关了制冷的拍摄棚里还热得像个蒸炉,工作人员手脚麻利的收着器械和打光道具,抓紧回去好补个眠。
  录制台上,导演一手抹着脑门上热出来的汗,一边看着面前的青年,半晌才深沉沉的叹了口气,
  “小沈啊,拍摄还得有两天,高-潮得补点镜头,你看你这,虽然咱们化妆师手段有那么两下,你也不能总考验人家小姑娘技术不是,那武术就先放放,啊,我和刘导熟,他找那武指厉害着呢,你且等着进组再跟着练就行。”
  导演对面站着的是名看起来二十岁上下的青年,他穿着代言品牌的最新款夏季运动服,造型被弄得有些夸张,抓出来的碎发下的眉眼却温润又漂亮,两种完全不同的气质完美融合在这张脸上,哪怕是夸张的造型都被衬托出一点温润的感觉。
  青年这时候正微弯着身体,白皙到透明的手指穿过浓黑的发丝,撩着额前汗湿的头发,方便化妆师卸妆,听见导演这话,抿唇笑了笑,说:“我知道了,给您添麻烦了,导演。”
  半昏半暗的灯光下,青年一对琉璃色的眼珠闪着淡色的光辉,一眼看上去,精致得好像个假人,只除了脸侧连接脖颈处那有一大块突兀的青色,大小有人巴掌大,还沾着点没卸干净的粉底,看起来十分渗人。
  沈余工作不要命,是业内出了名的,就是他背后有颗什么都不干都能坐着拿奖的大树也没见有什么变化。
  导演深知他就是随口一说,摇着头背着手,和他打了个招呼就晃晃悠悠的走了,临走还忍不住念叨,
  “你这孩子,光是糊弄自己!用力也得一个限度,年轻人,注意着点身体,注意着点度,不为着谁也得为着自己不是!嗨,现在的小孩啊---”
  沈余默默听着,脸上始终带着笑。
  化妆师是品牌方的老人,和沈余也是老搭档,动作熟练又快速的给他卸好了半妆。
  她手指小心抓着沈余那张毫无瑕疵的脸左右检查了遍,确认都卸干净了才开始收拾自己东西,语气不太妙的附和刚刚导演的话:
  “好了,回去洗洗脸就成,可别偷懒不洗啊,明天就得烂脸!还有---沈哥,你也太不小心了,隔三差五就得带点伤,知不知道粉丝可是每次都在我微博下边喊小心点别伤到她们的神仙哥哥啊。”
  小姑娘抱着收拾好的化妆包,假装抱怨着。
  沈余莞尔,他摸摸颈侧的青色,轻声说道:“让她们放心,我会好好的。辛苦,改日叫笑笑请你吃饭。”
  “啊!”
  “哎!”
  俩小姑娘发出了不同的声响。
  化妆师朝他和王笑笑做了个鬼脸,心满意足的一蹦一跳的走了,走之前还在强调:“沈哥说的,笑笑你别忘了啊!”
  王笑笑嫌弃的挥手:“快走吧你,见天惦记着我们沈哥这点辛苦钱。”
  她扭头看青年,视线忍不住往沈余颈侧的伤上瞥,润白的皮肤上那片青色怎么看怎么扎眼,这样的伤,沈余身上还有三四块。
  她扁着嘴,生气的压低声音:“沈哥,我都说了不该去,您还去,这要是被宗先生见到,又得心疼上好一阵时间。”
  沈余敛着眉眼,嘴角微微勾着,接过工作人员递过来的外套,道了声谢往外走,一边睨她,一边轻轻哂笑,
  “小丫头,最近话越来越多了,我看你是怕被李哥训话才对。”
  王笑笑被戳中马脚,吐了吐舌头,委委屈屈的说:“我当然怕啊,他就不敢对你凶。”
  沈余呼出口冷气,裹紧外套,轻声道:“放心,宗先生今天回不来,明天的飞机。”
  “今天---先去酒店呆一晚。”
  宗楚明天的飞机,落地后去老宅待一天,再办点公事,和他那几个好友约上一约,轮到找他见面,怎么也得三两天后,正够他养好伤。
  他们已经半个月没见了,沈余不想闹得不愉快。
  最初他狼狈的带着一身伤回来,宗楚的脸足足沉了两天,整个公馆的人都跟着提心吊胆。
  总助卫臣好言好语提点他,让他仔细着点自己,别总在宗楚在的时候搞得一身伤。
  那会儿沈余和卫臣还没那么熟,听他这么叮嘱还有些窘迫,但沈余记下了,从此认真刻板的执行。
  宗楚于他而言是金主,是恩人,同样还是小心埋藏在心底的那个人,他不想…让宗楚有任何不满意的地方。
  青年垂着视线,摇头轻笑了声。
  王笑笑疑惑看他。
  沈余收敛笑容,轻声道:“走吧。”
  沈余的母亲有些精神上的问题,宗楚也知情,起初男人没在意,后来发现沈余每次回来身上都少不了青青紫紫,大发雷霆了一顿,差点直接禁了沈余去看望。
  沈余那会儿自觉心虚,由着盛怒的男人折腾了几次,从那之后就转成了偷偷摸摸的去看,因为他对宗楚过于了解,算着时间办,还真没露过馅。
  沈余裹紧外套,压住心底的期待,在助理嘟嘟囔囔中吸了吸鼻子。
  天气冷了,宗楚离开的时候是不是没拿厚衣服?也不知道卫臣会不会提醒。
  不过哪怕是提醒了,依照男人那个脾气,多半也不会在意。
  他出神的想着,直到被一声“沈老师”打断。
  品牌方财大气粗,直接包了拍摄基地中心楼的整三层,午夜零点,大厦里还来来往往都是行色匆匆的人。
  “沈老师辛苦了!”
  年轻的演员满脸敬仰的看着他,动作略微有些拘谨,看起来是想和他握手。
  沈余回过神来,视线落在身前的年轻人脸上,对方瞬间脸色涨红,动作更加无措,结结巴巴的说:“那个,沈老师好巧,外边已经黑了,您回去务必小心慢行!”
  问候的话被他说得好像背的模板。
  沈余忍不住弯了弯嘴角,“谢谢,你回去也小心。”
  小年轻立马精神起来,恨不得当场表演一个军姿,朗声说:“谢谢沈老师关心!”
  这回连王笑笑都忍不住笑了,对方大着嗓子喊完才反应过来这是大庭广众,不好意思的摸着后脑勺连声告别了,临走还表情十分严肃的鞠了个躬。
  王笑笑臭屁的说:“沈老师,您老人家魅力也太大啦。”
  沈余敲她脑门。
  沈余在圈里沉浮了五年,名气怎么也说不上小,不过因为走得不是流量路线,所以也没有到人尽皆知的地步,但圈内追崇憧憬他的却不在少数。
  让这个灯红酒醉利益至上的圈子里的人表面上都对他客客气气,沈余自认还没这么大本事,他们看得自然是他身后的人---
  宗家这辈掌权人,
  宗楚。
  但是圈子里那些有性格的大导演们却不会因为权势就低头亲近某个人,甚至捧着资源送他手里,他们看得是沈余这个人本身。
  沈余出道五年,身上的奖项不下数十个,没有一个是凭着和宗楚的关系得来的。
  他进这一行实属阴差阳错,当初还差点吃个闷头大亏,不过好在亏没吃,还因为此遇见了宗楚。
  沈余十分想得开,人成年了,考虑的也就更多更现实一些,入这行虽然不是他本意,但是高薪却能让他解决当时的困境。
  沈余接受了,自此摸爬滚打了四年,这是他一贯的性格,只要他认定的事情,多艰难的环境也不会击败他。
  喜欢一个人,同样如此。
  沈余一路被打招呼,直到走到门口攀谈的后辈才少了。
  到了大厦艺人专用的侧门前,王笑笑把他身上的外套拉紧了点,先做贼一样往外边探了探头,确认没有媒体偷拍后才让工作人员打开专用的小门。
  因为沈余的特殊身份,尤其受到媒体的喜爱。
  那位出手大方,不触及底线的情况下,十分乐意给点钱打发媒体来彰显自己对情人的体贴,跟着沈余的狗仔媒体这俩年也就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多。
  沈余不喜欢工作之外的镜头,但是宗楚既然这么做了,他也就从来没有解释过。
  要是剥丝抽茧一点,或许把宗楚这么做的原因看成是对他的在意。
  王笑笑在照顾沈余这方面简直就是个全能型人才,知道他不喜欢偷拍,出了门,也不知道怎么从精致的小挎包里抽出来一个斗篷,蓬一蓬就把沈余整个人蒙起来,完后满意的点头。
  沈余哭笑不得,他像颗被装点得准备过冬的树一样被王笑笑领着走,直到听见一声熟悉的声音。
  “沈少爷。”
  “六哥?”
  沈余心里一咯噔。
  他摘掉帽子,看着来人,叫了声人,身旁的王笑笑给了他一个爱莫能助的哭脸。
  “少爷,王小姐。”
  被称作六哥的男人沉声招呼,他身高将近一米九,大块头,胳膊粗的几乎能和牛比,是宗楚的得力助手之一,专门为他处理琐碎杂事。
  沈余听过那个圈里的人给景六的称呼,什么退役佣兵、退隐枪王,总之听着就像是中二病幻想中的人物,别人给他面子,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景六,毕竟用景六来接人,的确是天大的大材小用,而这一接,就是四年。
  只要沈余见到景六,就证明宗楚要见他。
  要是平时沈余这时候已经压抑着不住心里的雀跃,想见宗楚的人上到集团领导,下到小锣罗媒体,排队都看不到头。
  他虽然说是宗楚的枕边人,实际上半个月见不到人也是常事。
  不过好巧不巧,正好赶上今天。
  沈余忍不住苦笑。
  那块青色在青年偏白的皮肤上极为显眼,以景六的眼力,沈余摘帽子的时候自然注意到了,但他目不斜视,仿佛什么也没见到一样,微微躬了躬身,“沈少爷,先生要见您。”
  他平直的叙述,完全不是问句,沈余是拒绝不了的,他也不会拒绝。
  而且这个时间,宗楚应该是刚下飞机就要见他。
  沈余垂下眼,微微抿了下唇,唇角忍不住往上扬了点。
  虽然有些不巧,但是他却有些隐秘的高兴。
  “笑笑,你先回吧,我和六哥走。”
  他侧身,轻声叮嘱:“别忘了给我发车牌号,看着司机面善再坐---”
  “哎呀沈哥打住!我都二十多了!别总把我当小孩似的!”
  王笑笑跳脚,不过景六在前,她不敢太活跃。
  小姑娘鬼鬼祟祟的看了身边的大块头一眼,豁出去一把抓住沈余往身边摘,这次景六动了,他眉毛皱了皱,开口:“王小姐,您请注意分寸。”
  宗楚对自己的人有疯狗一样的洁癖,他沾过的东西,眼皮子底下就不能被任何人动。
  对沈余的偏执尤其明显。
  看不到还好,要是被看到,两边都得倒血霉。
  王笑笑显然业务熟练,没等景六皱眉就已经压低声音快速在沈余耳边说:“沈哥,还记得昨儿咱俩看到的没!要是宗先生生气,您就照着那个学!”
  她说完,麻溜的站直了,抱紧了包包一边憨乎乎的傻笑一边赶紧往相反的正门跑,还和景六皮:“六哥,我就是和我沈爸爸嘱咐两句!您多担待,我走啦!真的走得远远的了!回去注意安全!拜~”
  小丫头片子,逃得倒是比谁都快。
  沈余哭笑不得。
  按照昨晚上的学---
  学那种东西?
  她倒是敢说。
  他嘴角窘迫地动了动,最后只是裹紧了衣服,低着声音说:“六哥,走吧。”
  --------------------
  作者有话要说: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