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老攻为我变绿茶了(穿书)——雨落轻尘
时间:2022-06-23 08:35:52

  “咳咳咳……好,那我先回去,陛下命令我下个月搬来与小公爵同住,我下个月再登门拜访。”沈渡寒显然已是习惯了原主的羞辱,只是又咳了起来,声音带上了些许沙哑。
  “今天已经是29号了,下个月就是后天。你还跑来跑去做什么,是装给谁看呢?直接住下吧。”夏阳听他咳嗽,知道大美人此刻和生父继母住在一起,寄人篱下,日子必然不好过,摆出一副颐指气使的模样,直接便是将人留下了:“我会让人安排你的住处的。”
  他此话一出,管家顿时一愣:“小公爵?”
  显然没有想到夏阳会让沈渡寒这么快搬进来。
  沈渡寒脸上也是浮现了一抹诧异。
  夏阳知道原主对沈渡寒厌恶非常,肯定是不会这么轻易放他进门的,但自己已经开了口,而且系统也没有警报提醒,就也直接演下去了。
  “就安排府中离我住处最远的那栋楼房,你的行李也不用拿了,我会让人重新给你准备,我的府里不允许垃圾进门。”夏阳摆出一副心不甘情不愿,却碍于皇帝不得不为之的样子来,吩咐道。
  听着他的话语,管家脸上的疑惑之色更甚:“小公爵?”
  在布兰登找原主划清界限之前,原主接到皇帝的命令虽然心不甘情不愿,却也没想过直接把沈渡寒丢出去的。
  但他也没打算对沈渡寒多好,给他安排的住处是府里最冷最破还好几个人挤在一起的佣人房,甚至还提前将那屋子弄得更加环境恶劣,不能住人一些,以此来宣泄自己心中的不满。
  而现在的夏阳,不管是为了讨好沈渡寒这个大反派,还是为了沈渡寒这张脸……都是不可能这样对大美人的。
  他根据原主的记忆,想起了公爵府中距离原主住处最远的那座小楼,环境十分清幽,旁边还有绿荫植被,肯定很适合大美人。
  就直接拍板订下大美人住在哪里了。
  “我警告你!我允许你住进来,是碍于陛下的命令,不是想和你履行这桩婚约。你住进来以后最好给我老实点,不要在我的府邸里随意走动,更不要随意靠近我住的地方,否则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夏阳不理管家的惊讶,充满警告的恶狠狠瞪了男人一眼。
  沈渡寒低低笑了一下,声音温和而又沙哑:“那就多谢小公爵了。”
  “滚吧!”夏阳摆了摆手。
  很快就有佣人上前,将沈渡寒的轮椅往夏阳所说的住处推去了。
 
 
第005章 
  夏阳看着大美人离去的身影,想到什么又是吩咐道:“给他多备几套好衣服,吃穿用度都要用最好的,再找个医生来给他看看病……”
  管家的眉心越皱越紧。
  “对了,对了,再找几个听话的佣人给我照顾他的衣食起居。”夏阳却浑然未觉,想到大美人腿脚不灵便,当即吩咐。
  但很快他又摇头否决:“不不,不用佣人了,还是给他找几个机器人仆役吧。”
  让活人去照顾大美人的衣食起居,难免有窥伺,监视之嫌,想到大美人是个胸有鸿鹄的,夏阳觉得在这个星际时代还是用机器人仆役更让人安心。
  管家不曾想过夏阳如今居然对沈渡寒这般友好,终于控制不住自己,询问出声:“……小公爵,您不是不喜欢这个姓沈的,咱们之前不是都准备好了,您为何?”
  他实在是想不明白夏阳对沈渡寒为何一反常态。
  夏阳对他的质询却并不以为意。
  所谓人性幽微,人心是最难把控的东西……再坏的人都可能有善良的一面,再好的人也可能有自私邪恶的一面,没有人是一成不变的,在面临一种情况时,一样的性格一样的人,却是可能因为心境不同,环境不同,做出截然不同的选择的。
  因此,在扮演小公爵这个角色的时候,夏阳觉得只要自己能够用性格特点把所做的一切圆过去,系统警报器没有响起来,那么一切就都不是问题。
  “……是,我是不喜欢他。但我仔细想过了,就算他死咬着婚约不放,我只要坚持我自己不和他结婚就是了,实在没什么过度折辱他的必要。”夏阳状似疲惫的揉了揉眉心,漫不经心道:“毕竟,我母亲和他母亲曾经是过命的交情,也是因此我和他才会有婚约,我现在这么欺负她发小的孩子,母亲如果知道一定会很伤心的……”
  管家眉心紧蹙:“小公爵——”
  显然是不太认可这个答案。
  “而且,他毕竟是我的未婚夫不是吗?我折辱他,也不过是让外人平白看了我的笑话。”夏阳一脸倨傲,但眼角眉梢中却泄露出了丝丝神伤:“既然陛下和布兰登都觉得我应该和他好好相处,那么我就好好相处好了……再抗拒厌恶,我也只能忍了,否则反应过激必是要给哥哥带来麻烦的……”
  原身骄矜跋扈,是个被宠坏了我行我素的性子。
  若说世上能有什么人影响到他,那必然就是他最亲的哥哥夏灼和最爱的人布兰登了。
  夏阳扯出布兰登做理由,管家当下便是信了,以为夏阳一反常态的对沈渡寒好,是在和布兰登怄气。
  “小公爵,布兰登少爷现在还年轻,的确是有些不识好歹,但那也是因为他们家族现在窘迫的,压抑的环境造成的。少年人难免有些自尊心过剩,您现在处境好,不要同他计较,时间一长他会觉出您的好的。”管家幽幽叹了口气道。
  他一副为原身好,替原身和布兰登着想的说和样子,看上去亲切极了。
  但夏阳却从中觉出了一点意味深长来……
  看来那位小少爷会对布兰登情深一片,除却自己天生恋爱脑以外,和身边人潜移默化的洗脑也是有着一定的关系了。
  毕竟,人不是生来就爱犯贱的。
  原身骄纵任性,大少爷脾气,按理说不该是个受虐狂,布兰登对他的态度已经恶劣成那样了,他不仅没有生气,还能上赶着倒贴,果然是有缘由的。
  他深深看了管家一眼。
  管家却浑然未觉:“毕竟,真心喜欢一个人就是要对他包容一些,学会将心比心的……布兰登少爷现在对您的态度是不好,但易地而处,您换位思考一下,若是您的亲人和自己是他这般境遇呢?”
  夏阳看着语重心长的管家,觉得自己可算是找到症结所在了。
  不知道这位‘忠心耿耿’的管家到底是谁的人,但若是原身在这里只怕又要给他洗脑了。
  但夏阳却不是原身。
  “他和他的亲人境遇不好,自卑,自尊心过甚,关我什么事?”夏阳冷笑一声,半点不想受这个气:“我又不是他的谁,这不是他把气撒在我身上的理由。”
  管家当即一愣。
  他洗脑夏阳洗习惯了,甚至这位备受宠爱的小公爵就是个没什么脑子的漂亮蠢货,却从未想过这蠢货竟还有清醒过来,反驳自己的一天。
  “这世上没有谁对谁的付出是应该的。”夏阳深深看了他一眼:“他是陛下表弟,世家贵族,我哥哥还是长帝卿,叔叔还是摄政王呢。摄政王叔叔和哥哥把我捧到现在这个位置,不是让我受人践踏来的……”
  “我就是再喜欢他,也不可能为了他一而再再而三的犯贱,平白丢了哥哥和叔叔的脸面……”
  夏阳向来喜欢有怨报怨有仇报仇,以牙还牙以眼还眼,这被虐得死去活来才能换来渣攻一点真心的贱受他真的演不了。
  管家动了动嘴唇,还想再说点什么:“小公爵……”
  “管家伯伯,我知道您是为了我好,但您真的不要再劝我了。”夏阳却是极为认真地看着他道:“否则,为了不让我这样一个容易被干扰心神的人丢尽哥哥和摄政王叔叔的脸,我就只好请您离开公爵府了。”
  原身身份地位特殊,夏阳并不意外他身边有其他势力的眼线。
  左右他现在的事业也是将演戏进行到底,夏阳也不怕被眼线盯着……但若这眼线话太多,意图影响他,让他烦神,他可就要开始清人了。
  管家被夏阳用一双极度澄澈的眼睛盯着,几乎有一瞬以为自己已经被眼前的少年看穿,看透了。
  但很快,他又在心下否决这个想法:不可能的,不会的,这个蠢货不会有这样的脑子。
  “……我明白了,小公爵,我以后不会再提了。”管家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连声道。
  他知道夏阳说到做到,为了不被赶出公爵府,他只能以后都不在夏阳面前提起布兰登这个名字了。
  “那就好。”夏阳勾唇,粲然一笑,好似将自己刚刚说的话全都忘得一干二净了一般。
  ……
  “非常感谢,辛苦您了,我很感激。”沈渡寒被公爵府的仆役安排住处后,当即谦和有礼的一一向仆人们致起了谢。
  他的态度过于的温柔和有礼,让人感觉不到丝毫那种属于帝星贵族和的Alpha傲慢与高高在上,平易近人极了,让人很难不对他产生好感。
  本来还因为夏阳态度同样瞧不起沈渡寒的公爵府仆役,只在带着沈渡寒前来安顿的一段时间和他短短接触了一瞬,便是瞬间对他充满了好感,连声说道:“您别这么说,这都是我应该做的。以后,您还有什么需要的话,请随时喊我。”
  面对Alpha这样的谦和,他甚至有些觉得是自家主人过于不识好歹,狗眼看人低了。
  “……谢谢,我非常感谢。”沈渡寒不管对谁,哪怕是对一个身份不高的仆人都是笑得宛如春风拂面般和煦。
  他在仆人帮自己收拾好住处后,强撑着病体,便是推着轮椅一路像对待一位极其重要的友人一般,将仆人送出了门。
  在推着轮椅回到自己新住处后,沈渡寒不着痕迹的用自己‘全废’的精神力探查了房间一番,确定了里面没有任何监控设施的存在后,才关上了门,褪下了自己和煦的假面。
  关上门,用精神力通过个人终端监控了整个房间的刹那,他脸上的温柔和煦一下子消失殆尽,含笑的眼眸仿佛凝结成冰,微微勾起了嘴唇,也在松弛下来的刹那显得无情,通身的气质由如沐春风,变作了隐约透出的丝丝阴寒。
  但变化最大的却不是他通身的气质,而是他那双白皙修长,指节分明宛如艺术家一般的手,只在顷刻间他的手便已是覆盖了一层不属于人类,洁白无瑕,泛着珠玉般光泽的鳞片。
  从小被生父暗中当做为一位贵族续命的药人培养,注射了无数的药物,六岁以后又开始接受无数人体实验,基因改造,而后失踪他可不止是沦为了奴隶那么简单。
  他还曾落入了白鹭洲的异种之手,从异种手中活下来。
  他早就已经不是人了。
  这一次,来到帝星,他不止是为了给自己和生母复仇而来,也是为了暗中潜伏进帝星,暗中蛰伏发展自己的势力而来的……
  “……先生,您还好吗?”在精神力和个人终端连接的刹那,沈渡寒轮椅上当即响起了一个极其智能的声音:“看起来您这是在帝星又换新地方了”
  若是有见识的人在这里,必然是会认出如此智能的智能,是出自反叛军首领玛门的机甲破晓智能中枢的一部分。
  破晓检测了一下周围环境和坐标,当即道:“……唔,据我检测这里是您那位未婚妻的府邸范围啊,看起来我沉睡的这段时间,您和您那位未婚妻之间的关系改善不小啊?”
  “……未婚妻?”沈渡寒轻轻扣着轮椅把手没有说话。
  坦白说,虽然皇帝下了命令,但实际夏阳会当真留他住下,而且各方面都没有苛待于他,衣食住行都给了最好的,实在是很出乎沈渡寒的预料了。
 
 
第006章 
  沈渡寒身上背负得太多,又早已不算是个人了,自然也是没有什么属于人类的儿女情长的。
  对于夏阳这个名义上的未婚夫,他最深刻的印象就是个喜欢拿鼻孔看人,骄矜任性的标准贵族Omega。
  夏阳厌恶他,瞧不起他,他也未必多将这个所谓的未婚夫放在心上。
  只是因为一些事情,他需要一个合适的身份来到戒备森严的帝星,而这位小公爵的未婚夫就是当时最恰如其分的身份而已。
  “……先生,那么您现在是怎么打算的呢?”破晓不解地询问。
  沈渡寒微微蹙眉:“……既然他答应让我留下,那我就先留下好了。他对我十分忽略,留在这里处理某些事情,倒比在沈家方便得多。”
  趋利避害,比之沈家,他自然是在夏阳的府邸住得更加舒服。
  “只是夏阳……”沈渡寒微微喟叹。
  夏阳突如其来的改变,实在令他感到有些意外。
  他习惯于站在高处俯瞰人心,揣摩人性,夏阳突然对他这么‘好’,这完全不符合他对夏阳的了解及性格剖析,让沈渡寒深觉自己对人性的揣摩出了问题。
  沈渡寒是一个不喜欢变数,想将所有一切牢牢掌控在自己手心的人,夏阳做出了超乎他预料的事,这让他非常想要去探究清楚到底是哪里,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就当这时,沈渡寒的个人终端突然响了。
  看了眼星际网的时事热搜,沈渡寒像是找到了夏阳改变的缘由一般,紧蹙的眉心当即舒展了开来,又成了一副俯瞰人性的怪物模样,语带讥嘲道:“……原来是为了布兰登啊。”
  情深不寿,慧极必伤。
  作为曾经是人类的异种,沈渡寒觉得最蠢的就是为了所谓的情爱失去理智,改变自己的人类了。
  夏阳突然对自己这样‘好’,无非又是在和他的心上人怄气……
  想明白其中关窍,沈渡寒对刚刚有了点兴致探究的所谓‘未婚夫’,又是再没了半点兴致。
  ……
  就同原剧情一样,布兰登找夏阳划清界限的对话,不小心被监控拍了下来,并因为黑客黑进了学校电脑的缘故被公布到了网络上,引起了无数网友的热议。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