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老攻为我变绿茶了(穿书)——雨落轻尘
时间:2022-06-23 08:35:52

  ……
  但其实,这个沈渡寒也不是什么简单人物,他是这个世界故事后期的反派大BOSS,还是个大病娇,大变态。
  夏阳跳了很多书中内容,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开始病娇开始黑化的,只知道他非常可怕。小说评论区告诉了他,不管是原主角还是现主角到故事后期遭遇的阴谋,算计,背后都是由这么个初看不起眼的Alpha主导的。
  就连原身的死,也和他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原身就连半点也不知道莫欺少年穷的道理,开局就给他把这么一个大BOSS得罪了,还如此羞辱过人家。
  夏阳简直觉得自己现在开局就是地狱模式。
  “520你能帮我解锁关于沈渡寒这个人物的相关信息吗?我看文的时候跳了,不太了解。”夏阳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在脑海里问系统。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好好了解一下这个反派。
  夏阳也是看过不少小说的人,原以为这个要求对系统不难。
  不想,520的机械音里却是透出了丝丝惭愧:【对不起,宿主。我们刚刚开局,我的等级还是废铁,没有权限为你解锁关于反派BOSS的相关信息。】
  夏阳无言以对:“……”
  “你知道的,我都知道。我不知道的,你也不知道,那我现在要你还有什么用啊?”他简直是无奈了,想不通人家的穿越和自己的穿越怎么就这么不一样。
  520想了想,十分认真的回答:【聊天啊,我可以陪宿主聊天解闷的。我特别会逗人开心。】
  【而且,莫欺少年穷,我以后一定会很有用的。】
  夏阳:“……”
  夏阳完全不想说话。
  面对这样一个未来会黑化,并且不知道他什么时候黑化,怎么黑化的病娇反派未婚夫,他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
  按照原主对人家的态度来看,人家发达了想要弄死原主实在太正常了,自己简直随时随地命悬一线啊。
  不是没有想过把沈渡寒的真实身份透露给摄政王,让摄政王先解决了沈渡寒的想法。
  但夏阳又很快否决了,先不说自己目前对这个反派一点也不了解,根本不知道他的实力在哪里,就说摄政王作为前期反派大BOSS显然是活不了多久,庇护不了他和长帝卿多少时间的,提前把后期反派大BOSS暴露出来弄死了,到时候作为被主角团逆袭的原主角受一方,被吊打的不就是他和原主角受了?
  而且,虽然这个世界最后原身是因沈渡寒而死的,但其实沈渡寒开始是一直没有对原主做什么的,倒是原主一直在折辱欺凌于他,且越来越过分,甚至几次三番的下杀手,才招致了沈渡寒的报复。
  自己这个身体的原主做错了事,不想着去弥补,却反要先下手为强去对付受害者……这是什么人品?
  还有就是夏阳通过评论区了解到,这个病娇反派吧,他从小到大就没过过一天好日子,还不懂事就被自己的生父暗中拿去给另一个孩子做药人,才懂事的年纪就失去的母亲不说,就又遭遇了被无数次被当做人体改造的非法试验品,后来又一直寄人篱下,成长经历实在是太惨了,夏阳现在就过不了自己良心这一关了。
  夏阳焦虑得不行,转念一想,又看到了些许希望。
  觉得结合原剧情一想,自己和这个大反派也许还未必就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关系也许还是能够缓解的。
  毕竟,在没被穿越者介入的原剧情里,原身照样羞辱了他,他不是也没拿原身怎么样吗?
  直到穿越者来临后的世界,因为穿越者一再的刺激,致使原身开始觉得就是因为这个未婚夫的存在,才导致布兰登不能接受他,以至于对这个病娇反派几次三番下杀手。
  将沈渡寒惹怒了惹烦了,沈渡寒才非杀他不可。
  而现在,夏阳觉得自己也许可是尝试着逐渐和这个大反派改变关系?
  夏阳这样一想,顿时轻松了不少,觉得自己还是可以抢救一下的。
  ……
  “他算个什么东西?也是想见小公爵就能见的?还送东西给小公爵,他也配?你们怎么办事的,这种事情还需要通传吗?还不快把他撵出去!”夏阳还不曾开口,管家就已轻蔑的扯了扯嘴角,浑然不将沈渡寒看在眼里道。
  女佣当即应了声:“是……”
  正要出门交代管家的吩咐。
  “等等。”夏阳却是突然叫住了她,漫不经心道:“既然他要见我,就让他进来吧。我倒要看看,他打算给我送什么东西。”
  管家诧异地看了他一眼,显然没想到夏阳会这么做:“小公爵?”
  原身对于沈渡寒的厌恶可是人尽皆知的,他不明白夏阳今天为何会见那个卑贱之人。
  “他怎么说都是我的未婚夫不是吗?布兰登可是说我应该和他结婚呢?只是见一面又有什么大不了的呢?皇帝陛下不是都下了令,让他下个月住到府里来和我培养感情呢?我又怎敢违背?”夏阳掂量了一下原身的感觉,阴阳怪气,一副心不甘情不愿却不得不为之的样子。
  虽然还有九次系统提醒的机会,但夏阳仍是不敢怠慢丝毫细枝末节。
  不说要避开时空管理局和另一个穿越者,原身虽然是个炮灰,但也是个身份举足轻重和各路主角反派都有勾连的炮灰,而那些主角反派可都是人精。
  夏阳初来乍到,可不敢性情大变露出端倪。
  管家听他这么说,知道他这又是在和布兰登怄气,顿时松下了一口气,低声道:“您不想见也可以不见嘛。”
  却没有坚决阻拦着不让夏阳见沈渡寒的意思了。
  沈渡寒很快仿佛若无所觉的在公爵府仆役们鄙夷的目光中,推着自己的轮椅来到了会客厅。
  夏阳竭力维持着原主那般骄傲而又轻蔑的姿态,看也不看来人一眼。
  一个人想要伪装成另一个人是件很困难的事,但所幸夏阳穿越前的职业是个演员。
  因此,伪装起小少爷对夏阳来说倒也不是一件特别困难的事。
  “小公爵,这是我依据家乡风俗酿制的果酒,刚刚酿好。特地送来,想让您尝尝。”夏阳还未见到人一个低沉悦耳,温润至极的声音便是传入了他耳中。
  在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夏阳顿时愣了一下,完全没有想到小说中的病态反派会有这样一副让人如沐春风的好嗓子。
  “你酿制的果酒?你酿制的果酒是什么东西?比得上帝星酿酒大师所酿制的两百万星际币一瓶的果酒,也配让我尝吗?”夏阳觉得反正得罪成这样了,关系改变也是要循序渐进的,索性掂量着原身的感觉,充满轻蔑的对着那人没好气道。
  眼波流转之间,他假装不经意的横了沈渡寒所在的方向一眼,看向了那病娇反派。
  却是一下子愣住了。
  坐在轮椅上的男人,长了一副温柔到了极致的俊美面孔,简直将温润如玉,芝兰玉树八个字发挥到了极限。
  再配上通身的气质和嗓音,简直让人感觉如沐春风,叫人一见便心生好感。
  非叫夏阳形容的话,那简直就是如月一般的温柔,如邻家大哥哥,校园男神一般透着丝丝暖意的男神长相。
  夏阳对着这样一个温润到极致的男神般人物,一时之间竟说不出话来了:“你……”
  这就是病娇反派吗?
  他长得也未免太好看了吧。
  夏阳看过的那本小说中没有过多的描写过沈渡寒的相貌,后期他摇身一变成了反派大BOSS则一直带着面具,原身对他则是充满了排斥,嫌弃和抵触情绪的,再结合这个男人做的那些事和周围人对他的评价。
  夏阳脑海里对这个反派的相貌侧写,一直都是长得不太起眼,有点娘,不太A气,因为伪装甚至显得有些谄媚,阴翳,木讷,其貌不扬,和英俊的布兰登相较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的区别的。
 
 
第004章 
  因此,在看到眼前这个鲜活温柔,坐在轮椅上也不显半点狼狈,反而透着一股惹人怜爱气息的大美人的时候,夏阳一下子就呆住了。
  就连头脑都晕乎乎的。
  他很想问问,原主和这个世界的人都是瞎吗?
  不然,怎么会喜欢布兰登那个直A癌,折辱这样目光中都透着温柔善良和慈悯的大美人?
  【警告!警告……】
  直到系统给出他行为举止不符合人设的预警在脑海中响起,夏阳方才回过神来。
  他不知花费了多大的力气,才勉强在这个自己一见就不自觉生出好感的大美人面前,维持住了属于原身的轻蔑不屑及恶劣……
  “我很抱歉,没有提前探听到小公爵的喜好。就贸然带着不合适的礼物上门,这是我的失误。”沈渡寒仿佛对夏阳的恶劣毫无所觉,脸上的笑容和煦得如同春风拂面般温柔,直接便将错误全盘揽在了自己身上。
  夏阳从小在孤儿院长大,最吃的就是这种带有包容感如月般温柔美好的人设了,哪怕这只是一种人设,一个伪装。
  对着沈渡寒这张脸,听着他对自己认错,他简直想在心下呐喊:“你怎么会有失误?会有错?错的都是我,都是我啊!”
  “既然知道是失误,下次就不要再犯了。”但为了回家,夏阳还是用强大的职业素养,对着大美人没好气地轻哼了一声。
  面对夏阳的骄矜,沈渡寒笑容不改,声音温润低沉:“我记住了。”
  给人的感觉仿佛夏阳对他再怎么恶劣,他都能够无尽包容。
  夏阳对上他的眼神,内心简直想喊:“我不行了。”
  “有话直说,你今天来我这里,只怕不止是为了给我送礼这么简单吧?”但面上,夏阳却是倨傲地横了他一眼,将乖张跋扈演绎到了极致。
  “瞒不过小公爵。”
  沈渡寒无奈一笑:“我今天来到这里,还为了陛下的命令。”
  原身和沈渡寒的这桩婚约是皇帝强按着不让解除的,摄政王大权独揽多年,皇帝受制于摄政王,却又没有渠道发泄对于摄政王的不满与愤慨……
  刚好原身和沈渡寒的这桩婚约撞了上来,便成了皇帝最好的发泄渠道。
  原身这个摄政王便宜侄子越是不想要这段婚约,皇帝就越是硬按着不让解除,仿佛这样便能让受制于摄政王同样婚姻不得自主的皇帝本人找到平衡感和快乐了。
  前几天,摄政王想将夏灼与皇帝的婚期提上日程,又是与皇帝起了摩擦。
  皇帝心里不痛快,又不敢对着摄政王发泄,便是出了个昏招下令让沈渡寒住到原身的公爵府,美其名曰让他们未婚夫夫培养感情。
  沈渡寒便是为了此事而来的。
  “陛下毕竟是陛下,就算小公爵您身后有摄政王撑腰。有时候,陛下想要您顺着他的心意,您还是该顺的……和陛下作对,对您没有好处。有时候,您越是逆反,上位者反而会越想制伏您,倒不如平淡领受,或许不多时别人反而没了兴趣……”沈渡寒的声音温和至极:“我们的婚约现在还只是婚约而已,我们现在都是学生,离结婚还很遥远。”
  “您配合一些,也许陛下没了兴趣,我们这段婚约很快就能顺其自然解除也未可知。”
  大美人说得有理有据。
  原身虽为小公爵,但对于皇帝,摄政王这些真正的上位者而言,他们都不过是蝼蚁,是棋盘上的棋子罢了。
  上位者最不想见的就是他们的不听话了。
  沈渡寒曾不止一次的找过原身剖析利害,只可惜恋爱脑的原身根本听不进去,认定了沈渡寒馋他的身子地位,是哄骗他履行婚姻的趋炎附势之徒,根本听都不听就要把人赶走。
  简直愚不可及,才会让事态演变成现在这样。
  夏阳不知道沈渡寒是什么时候黑化,又是怎么黑化的,但看着眼前一脸温柔认真给他剖析利害的沈渡寒,他觉得大美人这时候一定还没有黑化。
  否则,皇帝现在羽翼渐丰,他看着自己这个蠢货未婚夫作死和皇帝作对不就好了。
  何必这样嚼碎了,掰开了,来提醒他呢?
  他的大美人现在肯定是内心和外表一样温柔善良的。
  “看来你这是做了皇帝陛下的忠犬,来说服我执行陛下命令来的?”夏阳很怜惜大美人,但却还是做出了一副美貌蠢货的样子,不屑的嗤笑出了声。
  “随您怎么想。”沈渡寒极有耐心不卑不亢:“如果您真对这个命令这么困扰的话,我会尊重您的意愿,去找陛下请罪,不会强行搬进来的。”
  沈渡寒虽说姑且算是皇帝那一脉的,但实际他此刻的身份地位却比原主还要卑微和蝼蚁。
  但他却愿意为了原主不困扰,而将违背皇帝命令的罪责担下来……
  看着眼前和煦的男人,夏阳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大美人这么人美心善,这时候一定还没有黑化。
  真不知道他后期遭遇了什么才会黑成那样。
  而原主又讨厌这样的温柔大美人什么?
  根据原剧情,原主在被心上人划清界限以后,更是厌恶起了这个未婚夫,面对沈渡寒的到访,别说遵令让他住进来了。
  不仅没让人进门,还叫仆役将双腿残疾的沈渡寒丢了出去,将他酿制的酒砸了个粉碎,当着众人的面又让人羞辱了他一顿。
  越发坐实了自己恶毒炮灰的身份,使得自己在帝星的名声更臭了。
  而且还因为公然违抗皇帝的命令,不守O德,搞得长帝卿又为他收拾了不小的烂摊子……
  而现在夏阳既然穿过来了,还是为了改写原主的命运而来,自然是不会这么做的。
  “假惺惺!”夏阳充满讥讽挑衅的开腔,将颐指气使的态度摆得很足:“既然是陛下的命令,那是你说能不遵守就不遵守的吗?”
  “公然教唆我违抗陛下命令,也不知你安得是什么心。”
  面对夏阳的羞辱,沈渡寒面色不改,十分谦逊,他轻轻咳了两声:“那不知小公爵的意思是?”
  因为身体缘故,他显得比一般Alpha孱弱很多,面色苍白,仿佛一阵风就能吹走,但却并不显得难看,反而很有一种病美人的气质。
  夏阳看着他苍白的脸色心疼得不行。
  “你越不让我做的事,我却偏要做!”但面上,夏阳却挑衅的看了他一眼:“既然陛下让你住下,那你就住下好了,反正我这公爵府大得很,还是养得下陛下的一条狗的。”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