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老攻为我变绿茶了(穿书)——雨落轻尘
时间:2022-06-23 08:35:52

  分析原身的性格特质,提取出痴恋布兰登和骄矜任性两个特点。
  夏阳仔细想了想,决定暂时忽略痴恋布兰登,将骄矜任性这个性格要素放大一点和自己原本的意思融合,看看能不能瞒天过海。
  不行,他再想想别的办法。
  夏阳听着布兰登冠冕堂皇的话语,试探着诠释出原身对待其他人时的模样,颇为高傲略带讥嘲的一下子笑出了声:“噗~”
  布兰登想过无数夏阳听到这话会出现的表情,但却唯独没想到他会笑,顿时一愣。
  夏阳见系统警报声没想,顿时松下了一口气。
  他想,看来时空管理局对原身这种炮灰的性格监管还不是那么严苛,没有规定了他就得必须做布兰登的舔狗,对他死缠烂打,纠缠不放。
  思及至此,夏阳脸上的笑容顿时真诚了不少。
  “感谢我的喜欢?喜欢?”他眉眼生动,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笑容灿烂道:“你在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喜欢你呢?你这个人也未免太过自作多情了吧。”
  就是这个高傲骄矜的小少爷调调没错了,符合人设。
 
 
第002章 
  在没被林清雨穿越的原世界剧情里,原身和布兰登本是一对虐恋情深的副CP。
  他们之间纠葛不清的关系,也昭示着喜怒不形于色的两位原主角皇帝和长帝卿之间内心的情感变化。
  作为渣攻的布兰登厌恶小少爷的强迫和霸道,内心却又对他存着极其深厚的感情,否则最后他们也不会HE。
  只是此刻因为林清雨的介入,导致了布兰登和原身之间的隔阂加深,但他对原身内心深处那些复杂的情感,实际是并未消失的,只是全部被愤恨,屈辱掩盖了。
  至少此刻,他内心深处是笃定了原身是会一直爱着他,一直停留在原地等待着他的。
  因此,他完全没有想到夏阳会这么跟他说话,用这样冷淡的态度对待他,布兰登立时愣在了当场。
  “我之前帮你,给你送东西,不过是同情你,把你当我的玩伴而已。你想多了,我从来都没有喜欢你。”夏阳试探着用小少爷似的口吻,极为轻蔑不屑的看着眼前的男人,说得明明是玩伴,但从他嘴里出来却显得像是玩具似的。
  系统果然没有发出警告,夏阳和520皆是不约而同松下了一口气。
  没了这道枷锁,拿捏住分寸夏阳的发挥瞬间自由了很多。
  小少爷对布兰登掏心掏肺,布兰登却因为他的身份,一直将这一腔赤诚视作屈辱。
  那么,夏阳现在并不介意让布兰登感受一下真正的屈辱是什么。
  左右着现在原主的身份是高于布兰登的。
  “夏阳,你——”布兰登显然没有想到夏阳会这么跟他说话。
  夏阳性情骄纵,从来不是个好相与的,帝星想要欺负他的贵族们,大多都被他反过头来欺负,霸凌得很惨。
  夏阳轻蔑不屑的看着那些贵族,就好似是看着什么不配入他眼的垃圾似的。
  剩下那些想要讨好摄政王和长帝卿的人,也都帮着夏阳,捧着夏阳,去欺负排挤那些保皇党。
  布兰登不止一次看到过这样的场景,同为坚定拥护皇帝的贵族,他面上不露声色,心下却不免兔死狐悲,对夏阳和他身后所代表的摄政王,长帝卿一脉势力厌恶更甚。
  但夏阳却显然很喜欢他,明明是个粗枝大叶的,却捕捉到他的情绪变化,似乎是感知到了他的不喜,从那以后,哪怕那些贵族言语上挑衅,讽刺他,在布兰登的面前,夏阳也再也没有反唇相讥回去了。
  甚至这骄矜的小少爷还伏低做小去讨好,奉承布兰登身边那些排斥厌恶他,对他不假辞色的朋友,想要融入他们之间。
  布兰登心下轻蔑夏阳虚伪做作之余,心下却也不免得意。
  但他万万想不到,竟有一日将他视作珍宝的夏阳也会用那样轻蔑不屑,看垃圾一样的眼神看他。
  布兰登感觉自己仿佛一下子被这眼神刺痛了,整张脸黑得不像样子。
  “我怎么了?我劝你做人最好少一些自恋,多一点真诚,不然可是要注孤生的。”夏阳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的男人,结合这本穿越小说的剧情和原来的故事剧情,他大概能够猜出布兰登面对他是个怎样纠结复杂的心情。
  但他不是原身,也完全不想陪着一个傻逼玩什么虐恋情深的把戏。
  “知道我有未婚夫,还说什么我喜欢你,我们不能再错了,简直水仙得没救了。”夏阳高高昂着头,仿佛眼前的男人根本入不了他的眼:“不过,你说得也对,我们以后还是划清界限,以后不要再见面了。”
  “否则,我怕我被你传染上脑残!”
  布兰登深深看着夏阳,神情压抑,满是山雨欲来之色。
  他无数次想要爆发,却不得不在心下一次又一次劝着自己,他们现在的势力还不够,不是摄政王的对手,不能公然挑衅摄政王,否则会给皇帝表哥招来祸患……
  在不知道劝了自己多少次后,布兰登方才将自己心下的情绪尽数压了下去,对夏阳轻蔑不屑的态度恍若未闻。
  “你最好记住你今天这些话,从今以后都不要来找我!”他压低了嗓子,明明现在和夏阳的身份地位处于劣势,却用一副十分高高在上的口吻道。
  他才不信,纠缠了他这么多年的夏阳,会这么轻而易举的对他放手。
  夏阳冷笑一声,眉毛微挑:“放心好了,我们两个以后谁先找谁,谁就是狗!”
  布兰登看着夏阳满不在乎的态度,心下冒出了诸多莫名的情绪,冰冷的恨意和刺痛仿佛从他心底喷薄而出,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只觉得难受。
  但渣攻的属性,却还是使得他在输人不输阵的逞强,他看着夏阳冷声道:“但愿你真的能够做到。”
  他根本不信,就跟狗似的撵都撵不走的夏阳会不再找他。
  夏阳却连话都懒得跟他说了,看也不看他一眼,扭头就走了。
  布兰登看着夏阳毫不留恋的背影,脸色阴沉,气得几欲呕血。
  他不明白今天明明是他来找夏阳划清界限的,怎么到最后却搞得好像夏阳跑来找他划清界限一样。
  ……
  【宿主威武!】520在夏阳脑海里狂喊666。
  觉得夏阳对待渣渣的方式可实在是太让AI爽快了。
  夏阳踏着盛气凌人的步伐,朝穿越者安排好躲在暗处,本来想在他纠缠布兰登之后,上前讥讽刺激他动手,好更加坐实他跋扈恶毒行径的几人比了个中指。
  躲在暗处那几人显然没有想到剧情会这样发展,见势头不对,谁也不敢按原计划进行出来讽刺夏阳了。
  只能讪讪的两两对望,有些被夏阳不可控的凶狠模样吓得瑟瑟发抖。
  夏阳只看了他们一眼,便懒得和他们纠缠,凭着原身的记忆离开了校园,上了一辆价值不菲的限量款悬浮车。
  车门一拉开,当即便有一位管家恭恭敬敬朝他唤了一声:“小公爵。”
  原身夏阳,在这个世界的身份地位,说尊贵也尊贵,说卑下也卑下。
  他是原世界主角受夏灼的亲弟弟,从祖辈论及他们家族算不得尊贵,只是个连帝星都挤不进来的,偏远星系末流贵族世家,放在早几十年前实在没什么让人值得高看一眼的地方。
  但架不住命好,现在整个帝国掌权执政的已经不是皇帝和贵族了。
  而是公认的乱臣贼子——摄政王。
  摄政王是先皇逼-奸自己的嫂子所生的私生子,虽是皇室血脉,从小却不在皇宫长大。
  而当年奉命抚养摄政王长大的家族不是别的,正是身处偏远星系的夏家。按照辈分夏阳和原主角受夏灼都要叫摄政王一声叔叔。
  正因如此,在摄政王掌权,挟天子以令诸侯之后,夏家兄弟的地位也是跟着水涨船高。
  夏灼这个深得摄政王喜爱的侄子被封了长帝卿不说,就连原身这个跟摄政王根本没见过几面的,也有了个爵位。
  在这个皇室贵族如履薄冰,夹紧尾巴做人的年代,原身就算受人鄙夷诟病,也是过得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比真正的皇子帝卿还要恣意快活。
  人生之中唯一的一点儿痛苦就是对于布兰登的求而不得了。
  而现在他的芯子换了人,就连这点痛苦目前也不复存在了……
  作为摄政王唯二的两个侄子之一,长帝卿的宝贝弟弟,夏阳的公爵府占地面积极大,足有两千多亩,整座府邸都透着一股豪华奢靡的气息。
  夏阳一进门,便有无数佣人上前,给他换衣服的换衣服,脱鞋的脱鞋,还有人将切好的水果喂到他嘴边。
  实在是腐败得没边了。
  面对身边人无微不至的照顾,夏阳却没有什么心思享受,只一门心思的研究着怎么扮演好小公爵这个角色,再循序渐进的将他过度成自己。“小公爵,可是身体不舒服?还是心情不好?”见夏阳神色蔫蔫的,没什么食欲,管家当即担忧地问道。
  长帝卿事务繁忙,没有时间亲自照顾这个弟弟,将弟弟交到他的手中,管家可是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夏阳皱着眉,抚了抚额,显得有点漫不经心道:“……没什么,我只是突然之间发现自己从前所做的一切都很可笑,很不值得罢了。”
  他必须为与布兰登决裂做点铺垫,让自己的改变符合原主性格的同时显得不那么突兀。
  “小公爵这又是和布兰登少爷闹脾气了?”管家见他没有身体不适,而是为情所困,当下松了一口气,习以为常道。
  夏阳蹙了蹙眉,听着他这亲近的口气,莫名觉得这管家管得实在有点宽,正打算开口说点什么:“我……”
  “大人,那个姓沈的来了,还带什么他亲手做的东西,说要送给您。”正当这时,一名女佣上前来禀报。
  夏阳听到沈这个字,顿觉头痛不已。
  女佣口中的那个姓沈的,不是别人,正是原身名义上的未婚夫。
  虽然现在显得很不起眼,受人鄙夷,却是小说后期的反派大BOSS,还是个大病娇,大变态!
 
 
第003章 
  这个变态反派大BOSS名叫沈渡寒。
  是原身母亲还在世的时候,在偏远星系给原身订下的婚约对象。
  他们订婚不久,时逢乱世夏家覆灭,那个偏远星球又遭到反叛军袭击,在原主角受夏灼派人几经寻找无果后,两家就彻底失散了。
  可以说,从原身记事起到情窦初开喜欢上布兰登那个渣渣,都是不知道自己有这么个未婚夫存在的。
  直到一年多以前,摄政王率军从联盟和反叛军手中夺回了数座星球,救回了被俘虏的帝国公民无数,其中就有这个沈渡寒。
  彼时他已经被反叛军折磨得不成人形,精神力全废不说,就连双腿都已是残废了。
  原身虽然父母双亡,家族覆灭,但作为摄政王的便宜侄子,从小众星捧月,性格骄傲,又有了喜欢的人,自然是不愿意和这么一个当过奴隶,还双腿残疾,精神力全废的Alpha在一起的。
  本来沈渡寒一抵达帝星,原身就是打算和他和平解除婚约的。
  但奈何,计划赶不上变化……
  逐渐长成的皇帝彼时正在因为一些政见和摄政王,长帝卿一脉展开博弈,皇帝一门心思不想让他们家痛快。
  而原身的这门婚约就成了这场博弈的牺牲品。
  沈渡寒的父亲续娶了卡尔曼家族的寡妇大小姐,站在了皇帝的那一边,口口声声:“渡寒和小公爵的婚事是亡妻和夏夫人订下的,我们不好擅自更改,应当完成他们的遗愿……”
  “这桩婚约是母亲给我留下最后的念想,对不起,我不能放弃。”沈渡寒也跟个贪慕权贵被父亲操纵的傀儡似的死咬着这门婚约不肯松口。
  这个故事设定的时代不土不洋的,明明是星际未来时代,但却又封建复辟,不仅有皇室贵族,还格外的注重信誉和约定。
  就算原身和这个未婚夫之前素不相识,且不管怎么看这个废人未婚夫都配不上原身,人们却总是同情弱者,极其厌恶恃强凌弱,背信弃义的。
  因此,只要沈家那边死咬着不放,哪怕原身再不甘愿也不能解除这门婚约,最多只能拖着不结婚。
  原身本来还对这个名义上的未婚夫没什么感觉,但随着沈渡寒死咬着这门婚约不放,却是彻底恨上了他。
  就连沈渡寒几度上门想要解释自己不解除婚约的原因,他也不想去听,认定了这个Alpha是看中了他们夏家如今今非昔比,贪图权势想要攀附富贵才不肯解除婚约。
  “残废!”
  “贱种!奴隶!就你这么个卑贱龌龊的家伙,还敢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你就死咬着婚约不放吧,我就算是一辈子不结婚,靠抑制剂度过余生,也不会和你履行婚约的。”
  原身本就性格骄纵任性,经此一役,几乎几乎毫不遮掩自己对这个未婚夫的厌恶,态度轻蔑的在外头四处放话,公开羞辱起了这个未婚夫。
  因为他过于明显的厌恶态度,连带着帝星不少想要巴结谄媚原身之人也是跟着欺负起了原身的这个残废未婚夫。
  “我明白的,小公爵。”而那个名叫沈渡寒的Alpha,就活像是没有骨头似的,面带微笑的就是将原身的辱骂全然收下了,半点没有自尊心的仍旧不肯解除婚约。
  仿佛夏阳若要打他的左半边脸,他不仅不会生气,还能做到把右半边脸送上来给夏阳打。
  原身也因此越发厌恶起了这个未婚夫,觉得他不仅精神力废了,整个人都是废了的,就连半点Alpha气概也没有,娘们唧唧的就是个活王八。
  在那之后,原身在明知自己有未婚夫的情况下,仍旧我行我素不顾颜面的追逐在布兰登身后,可说是将沈渡寒的脸面踩到了尘埃里了,而沈渡寒却仍旧不为所动,不仅不会气愤,想要解除婚约不说,逢年过节还会上赶着上门给原身送礼,任原身羞辱。
  到了如今,整个帝星的贵族圈都是知道,沈渡寒这三个字就是代表着一个没出息,没尊严的窝囊废了。
  毕竟,一个Alpha能够为了荣华富贵,没皮没脸,不要尊严到这般地步,也是不多见,注定受人耻笑了。
  因此,对于他们这桩婚约,帝星知悉内情的人虽然有诸多人觉得原身骄纵任性,过于跋扈不守信义,但更多的却是觉得沈渡寒尊严丧尽,是Alpha之耻。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