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练他又在钓我[电竞] ——檐下月
时间:2022-06-23 08:34:32

   教练他又在钓我[电竞] 作者: 檐下月
  文案:
  【纯情野痞子x钓系老干部】
  虞景若(Ember)在世界赛夺冠后,身披荣耀满载退役,从王牌中单变成了REC战术教练。
  他上位后提出的第一项决策是——
  签下隔壁战队LK的中单黎燃(Fire)。
  消息一出,震惊电竞圈。
  粉丝:虞景若跟黎燃不是一直在争个上下?两人不是水火不容吗?
  LK:撬我招牌?黎燃能动摇?我不信。
  直到那天众人真的在REC基地看见了黎燃。
  他坐在专属电竞椅上,懒散穿着运动汗衫,露出流畅的肌肉线条和极其嚣张漂亮的花臂。
  黎燃摘下黑色鸭舌帽,轻笑一声:
  “我队服呢?”
  -
  他转来后,REC训练室没有大家想象中的技术博弈火药味,反而黎燃哪哪都让着虞景若。
  队友:好像哪不对。
  粉丝:好像哪不对。
  直到后来某天,两人意外地看了部同性电影。
  看着屏幕里缠绵结束、事了抽烟的两个男人,虞景若面不改色地顺着黎燃的手,在他抽了剩一半的烟嘴上吸了一口。
  黎燃忍着大腿因震惊而撞到桌沿的疼,强装冷静地回了房。
  他沉默半天,走进了浴室。
  完事的黎燃:…悟了。
  -
  在直播里目睹了两人亲密接触和黎燃的种种双标后,粉丝的弹幕也跟着变了。
  粉丝a:“怎么说?”
  粉丝b:“怎么说?”
  粉丝c:“开磕了,栓q。”
  ·
  小剧场
  某天黎燃看见条微博推送:
  【建议所有人谈恋爱上//床之前都自觉交换体检报告ok?+】
  他沉思片刻,悟了,对着麦克风问道:
  “这周边有没有医院啊?”
  #很急!要给老婆看报告的!#
  阅读指南:
  1.游戏是英雄联盟,没有原型,手伤退役,游戏篇幅较少。
  2.我流电竞,职业选手不打韩服打峡谷之巅。
  3.年下差5岁。
  4.受游戏水平比攻强。
  5.攻有纹身、眉钉之类的东西。
  6.攻有个妹妹。
  感谢您的收藏。
  内容标签: 强强 天作之合 竞技 直播
  搜索关键字:主角:虞景若,黎燃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正文完结】钓狗指南
  立意:竞技拼搏
 
 
第1章 
  色.诱啊?
  真香/檐下月
  首发晋江文学城
  【到了】
  虞景若收到这条消息的时候,暂停了屏幕上正在播放的比赛回放,取下了搭在椅背上的外套披在身上。
  “这么晚了,虞哥你要出门吗?”坐在他旁边的打野hour抬头看了他一眼,问道。
  虞景若拍了拍他的椅背:“嗯,出去一会儿。”
  “那早点回啊,外面挺冷的。”hour点了点头,将视线重新投回了自己的屏幕上。
  “好。”虞景若起身,推开训练室的大门,走到了门口。
  时间已经接近凌晨,外面飘着绵绵细雨,站在门口的人戴了个黑色的鸭舌帽,白色的工装外套上已经洇上了点点水渍,他指尖的香烟亮着猩红的光,听到门被推开的声音后,开门见山道:“找我什么事?”
  黎燃自己也说不上来为什么接到虞景若的微信时就在大晚上队友们诧异的目光中出了门。
  他将这归结于比赛结束后自己太闲了。
  虞景若往一旁侧了侧,给来人让出了一条路:“好久不见,Fire,先进来说吧。”
  黎燃抬起了头看着他:“没必要吧?你队友看见我不得发疯?”
  “哪儿能。”虞景若笑了笑,“进来吧。”
  黎燃扬了扬眉,隐没在黑色鸭舌帽下面的嚣张的眉骨钉在夜色中泛起了一丝银光。
  他抬手将香烟递至唇边,抿着过滤嘴吸了一口烟,而后缓缓将烟雾吐出,抬了下夹着烟的那只手:“等我抽完。”
  “俱乐部有烟灰缸。”虞景若屈起手指叩了叩门。
  一阵夜风扬起,虞景若披在肩上的外套被风吹起了一个角,他轻轻皱了皱眉,伸出手指牵住了衣角。
  黎燃瞧见了他的动作,便也没拒绝。
  他都应虞景若的邀来了REC,进去与不进去也没有多大区别。
  基地里开着恒温暖气,暖气扑面而来一驱室外的寒凉,黎燃解开了外套的扣子,露出了里面一件薄T恤。
  “先坐,给你倒杯水,外面还挺冷的。”虞景若带着人坐在沙发上后,走向一角的饮水机,拿了个一次性杯子倒了大半热水后又掺了点儿凉水,另一只手拿了个空的杯子。
  他将热水递给靠在沙发背上的黎燃后,又将那个空杯子放在了茶几上:“烟灰缸。”
  黎燃:?
  他摘下鸭舌帽放在茶几上:“你们队伍这么别具一格?一次性纸杯做烟灰缸,是真不怕一把火把你们俱乐部烧了。”
  虞景若对他这充满刺儿的话听而不闻,拢了拢外套,坐在了一旁的单人沙发上,没有接话。
  “说吧,突然找我什么事。”黎燃将手上那杯水倒了一点儿在空杯子里,将燃了大半的香烟摁了进去。
  呲的一声,烟头的火光应声熄灭。
  “也不算突然,挺早就想找你了。”虞景若顿了顿,“三天后总决赛了。”
  黎燃嘴角扬起很小的弧度,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所以呢?把我叫过来就为了炫耀你们进了总决赛?”
  “怎么可能。”虞景若扬起标准的笑容,不紧不慢道,“把你叫过来是想问你个问题。”
  “TJG的中单你比我熟,没什么好问我的。”黎燃喝了口水,弯下腰将杯子放回了茶几上,拿起了帽子准备戴上,“没别的事先回去了。”
  “等等——”虞景若躬身摁住了黎燃拿着帽子的那只手上,温热的指尖触及到的是一片冰凉,“来都来了,话听完再走也耽误不了什么时间。”
  “耽误啊,怎么不耽误。”黎燃从虞景若的指尖下抽出手,戴上了帽子起身,“我出来太久饿着我家猫了。”
  虞景若也站了起来,飞快地瞥了一眼没有关严实的训练室的门,快步走到黎燃身旁,凑近他以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音量开口——
  “我打算退役了。”
  黎燃愣了愣,垂眸遮住自己的眼底的不可置信,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他低下头错开身子往大门走去,背对着他扬了扬手:“没少听说,祝你夺冠。”
  虞景若抿了抿唇,再度追了上去,堵在了大门口,封住了黎燃可以出去的唯一通道:“今年你和LK的合约应该也到期了吧,有没有来REC的想法。”
  黎燃的视线落在了虞景若的手上,他白皙的手腕上还残留着一片淡黄色的印记,同为职业选手他自然知道这是肌内效贴在手上缠久了留下来的痕迹。
  “现在不是转会期,你直接来这么问我不合规吧,你不是最守这些条条框框的吗Ember。”
  “是啊。”虞景若理所当然,“但我不是管理层,我只是作为LPL在役选手向你问出一个合理的问题,这没有不合规吧?”
  “那你还挺会钻空子。”黎燃开口,没再多说什么。
  两个人隔得极近,虞景若甚至能闻到黎燃身上环着的淡淡烟味和还没消散的凉气。
  他的脸上丝毫没有被拒绝的尴尬,微微扬起下巴直视着黎燃的眼睛。
  黎燃的瞳孔是深棕色的,虞景若甚至能透过这双眼看清倒映着的他自己的影子。
  这两个人,一个是被称为LPL第一中单的前辈,另一个是被大众看好的最有可能接下这个名号的新锐。
  正因为如此,在粉丝的心中这两人便是势如水火的、天生的对手。
  两人沉默地对视了片刻,黎燃不得不承认的是,虞景若长了双漂亮的眼睛。
  而被他这一双桃花眼盯了小半分钟,黎燃更不想承认在刚刚的对视中,他的心跳频率不可遏制的上升了。
  “那你想不想来?”虞景若推了推眼镜,薄唇轻启。
  黎燃忽然扬了扬唇向前凑近,鸭舌帽的帽檐抵在了虞景若的额头,他微微侧过头,在虞景若的耳边吹了口气:“色.诱啊?”
  作为大众公认的“LPL颜值担当”,色.诱这两个字虞景若倒也不是担不起。
  只不过这两个字用在他的身上,总归有一些违和感。
  “嗯?”黎燃压低声线。
  虞景若的喉结上下滚动,还没来得及开口,余光就瞧见hour拿着自己的小草莓玻璃杯走了出来。
  “虞哥你不是出门了吗?”hour走到饮水机旁,“这人谁——”
  hour眯了眯眼,这熟悉的圆寸,这手背上熟悉的纹身,这奇妙的姿势……
  这人要来基地揍虞景若??
  “黎燃??”他水也不接了,杯子往饮水机上一搁,小跑到两人身边,扒拉下黎燃的手往旁边一甩,“你来干嘛,不会是瞧见我们虞哥比你强,你来找他打架的吧?”
  “我就说了你队友会发疯。”黎燃勾起唇角,没什么温度地笑了笑,他凑到虞景若的耳边,嘴唇贴着他的耳垂开口,温热的鼻息喷洒在他露出的白皙脖颈上,“您还不信呢?虞老师。”
  虞老师这个称呼一般都是从虞景若的粉丝口中说出来的,作为早期电子竞技的开拓者,虞景若的形象与其他的选手们大不相同。
  他没有人们以为的网瘾少年不太干净的口癖,没有看起来就不健康的体魄,曾经有粉丝夸夸说无论是他的谈吐还是修养,都不像一个电子竞技的职业选手,而像是学校里口传心授的五好老师。
  此时这三个字从黎燃口中以这么亲密的姿势说出来,倒好似染上了另一层意思。
  hour见着俩人这么亲密的样子简直气不打一处来,皱着眉把虞景若往自己身后一扒拉,张开手跟老母鸡护犊子一样护着身后的人,看黎燃的眼神里充满了警惕:“这里不欢迎你,好走不送。”
  黎燃好整以暇地看着他,没有任何动作,直到hour的眉头都拧成了一个“川”字,张开的手也握成了一个拳之后,才恶作剧似的朝着虞景若挥了挥手,握上门把推门走了出去。
  听见门被关上的声音,hour深呼了一口气,劫后余生似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好险好险,他好像差点就跟这个野痞子打起来了!
  hour转了个身面对着虞景若,面上的担忧倾露而出:“虞哥,你怎么会放他进来啊?他这人不是什么好东西你又不是不知道,你也不怕他在总决赛前把你手扭了让你上不去场??”
  “我找他来的,小乐。”虞景若无奈地笑了笑,揉了揉面前少年的头发,“我自然有我的想法,你也别多问,先回去好好训练吧。”
  hour撇了撇嘴没再说什么,他对虞景若绝对信任,但是对黎燃那是绝对的不信任。
  他一步三回头地在虞景若身上左瞧瞧右看看,确定了虞景若身上完好无损后,才带着一脑门的问号回到了训练室。
  客厅恢复了平静,虞景若走到茶几旁收拾着桌上的两个一次性纸杯,原本温度适宜的水这会儿已经泛了凉。
  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有什么东西卡在沙发缝里硌在了他的尾椎。
  虞景若伸手往后摸了一下,冰凉的触感顺着指尖直抵,他顺势拿起来瞧了一眼。
  是黎燃的打火机。
  虞景若抬眸看了一眼紧闭的大门,金属的打火机在他的指尖灵巧地转了两圈后被握进了掌心。
  作者有话说:
  下本开↓↓↓,求个收藏呀OVO
  真菜[直播]
  【阴阳怪气退役选手x可爱小甜豆菜鸡主播】
  景星川,一个常年游走于娱乐游戏区排行榜前三的男人。
  粉丝给他贴了三个标签:声音好听能比歌手区,长得好看能霸颜值区,就是菜得不该在游戏区。
  景星川:……
  我就不!就待!
  景星川一直苟在游戏区,自认为除了技术没大长进但整体还算顺利。直到某天——
  官方将各个区排行榜前三的主播随机组队,进行一个月的连麦直播活动。
  他看着身边的好友一个个与其他分区的主播成双成对,最后终于等到了官方的消息——
  您好,这次连麦活动中与您匹配的主播为竞技游戏区的[原],请您好好享受为期一个月的双人活动哦~
  景星川:…?
  郗原是吧,蛤蛤,我完辣(呆滞.jpg)
  郗原,以阴阳怪气出名的lol选手,传言就没有没被他嘴过的职业选手。
  退役后再就业成了竞技游戏区主播,平常到点眯着眼坐在镜头前,讲话能把人气到心梗。
  景星川摸出手机悄悄观看郗原懒倦恣意的样子,正想说其实还挺帅,就见他开口对水友开了口:哦,那你报警吧。
  来打探情况的粉丝:…说实话我有点担心星星。
  景星川:…说实话我也担心我自己。
  结果一语成谶。
  第一次连麦,景星川在初始关卡了半小时,被郗原嘴得气都不敢喘。好几次打游戏,被呛到眼含热泪。
  直到官方举办了一场线下直播后,郗原脾气骤变,对他变得温和容忍。说话不呛了,技术上还会友善指导。
  景星川:他又在瘪什么坏?
  景星川:你不要过来哇!!
  认出景星川是小竹马的郗原:危——
  #喷了我一个月的人突然想追我怎么办#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