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你也不是人——魔法少女兔英俊
时间:2022-06-23 08:32:31

   原来你也不是人
  作者:魔法少女兔英俊
  文案:
  酆都大帝·冥府扛把子·三界孤寡大使殷北,被月老宣布,和东海龙宫小太子敖金彧牵上了红线——天道牵的。
  那龙甚至才是个蛋。
  小金龙长大,认为新时代龙N代,拒绝包办婚姻从我做起,于是收拾收拾包袱离开家,自己游历人间去了。
  然后租房子租到了殷北的两室一厅。
  殷北看着眼前拎着背包笑容天真阳光灿烂的室友:……总之先假装自己是个人。
  结果没过几天,拳打坏妖脚踢邪道的敖金彧和差点把厉鬼吓哭的殷北狭路相逢。
  敖金彧:原来你也不是人!早说嘛我还装那么久!
  殷北:……你装个球。
  敖金彧觉得,自己那位丧里丧气的室友虽然不爱说话,但其实是个很好的人,总是一边嘴上嫌他麻烦,一边替他收拾麻烦。
  长得也好看,打架也厉害,越看越让龙喜欢。
  就是东海龙宫一家祥瑞,不知道能不能接受他带个鬼气森森的对象回去。
  敖金彧:“北北——”
  殷北不耐烦地一撩眼皮:“干嘛啊,你又揍了哪家妖怪要我收尸。”
  敖金彧噼里啪啦把一袋子拳头大的珍珠倒在他桌上,眼巴巴地凑过去:“你喜欢吗?我家的特产。”
  殷北:“……”
  事情似乎朝着某种不可控的方向发展下去了。
  #捂紧我的小马甲##要命了这龙馋我的身子##你逃婚逃了个寂寞#
  敖金彧:“我和他年纪差太多了。”
  殷北:“我跟你年纪也差很多。”
  敖金彧:“其实我喜欢年纪大的!刚刚是我在傲娇!”
  敖金彧:“他名声好像不太好。”
  殷北:“我名声也不好。”
  敖金彧:“我最喜欢可爱又迷人的反派角色了!”
  殷北:“……呵,双标龙。”
  没头脑和不高兴
  内容标签: 年下 灵异神怪 天作之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殷北,敖金彧 ┃ 配角: ┃ 其它:预收《赢回地球[卡牌]》、《是海豹精不是人鱼》求预收=3=
  一句话简介:早知道不装了。
  立意:勇敢追求真爱。
 
 
第1章 初遇
  黄昏时分,整座S城笼上几分暮色,白日的喧嚣缓缓收声,鸣笛喇叭都似乎绵长了许多。
  身材高挑,五官堪比电影明星的青年站在十字路口的人群中皱着眉,带着几分为难看着手上的手机。
  软件已经自顾自结束了导航,号称他已经在目的地附近,但他环视一圈,完全没看到自己要去的地方。
  红绿灯已经变了,敖金彧只好顺着人群,先过了马路再说。
  ——他还是第一次来人间,虽然手机用得不算熟练,生活常识也相当欠缺,但交通规则和人间律法全都背得滚瓜烂熟了,知道绿灯得走。
  没错,眼前这个人模人样的帅哥他不是个人,他是条龙,还是四海龙族都相当罕见,天生祥瑞的五爪金龙——据说当年威震三界统御四海、奠定龙族妖中至尊地位的祖龙就是五爪金龙。
  不过这么多年下来,东海龙族天性洒脱,找对象从不拘泥血统,天上飞的地下跑的,山珍海味仙凡妖魔俱不在意,造就了现在龙生九子,各有不同的微妙局面。
  敖金彧的兄弟姐妹别说血统纯不纯了,算不算龙都难说。
  东海龙宫难得出了他这么个返祖的五爪金龙,一个个宝贝的不像话,放弃了一贯的“管生不管养”政策,仔仔细细把他养到成年,敖金彧这回还是自己偷溜出来的。
  其实也不算偷溜,他用拳头大的珍珠在自己水晶宫门口整整齐齐摆了“不结婚”三个大字,这才大摇大摆地撞翻虾兵蟹将跑了出来。
  总的来说,他现在是逃婚状态。
  他原本压根不知道自己身上还有婚约,直到前几天成年礼,西海龙宫的倒霉亲戚一不小心说漏了嘴,他才知道,他居然在还是颗蛋的时候,就已经在诸位仙妖的见证下,被月老宣布和那位传说中的冥王牵上了红线。
  他还是颗蛋呢!那什么酆都大帝怎么下得去手!令人发指!闻所未闻!
  而且说到底,那位酆都大帝虽然是天下三圣之一,流传的却只有赫赫凶名——他本就是以杀伐证道的修罗鬼,一身杀孽天地难驯,更有传言,无论什么事,但凡要他出手,都留不下活口。
  敖金彧目光坚定,他绝对不会就这样不明不白地变成已婚龙!
  他跟着人群过了马路,似有所感地一转头,猝不及防街边绿化树上的家伙对上了视线。
  对方毫不避讳的目光落在他身上,扯开一个血淋淋的笑,带着几分妒恨开口:“年纪轻轻一身名牌,多半是个富二代,他奶奶的……”
  敖金彧:“……”
  挂在树上的是个鬼魂,从脑袋开花的惨状和沾着血污的廉价西装来看,多半是个死于交通事故的上班族。
  对方评价完敖金彧,目光没有停留,又看向边上打扮时髦穿着短裙的女孩,冷哼一声:“不检点!”
  敖金彧十分新奇地看着他把这一批过马路的人点评了个遍——“老不死的”、“装模作样”、“娘娘腔”……
  上班族仗着自己成了鬼,说什么别人也听不见,说话愈发刻薄,看起来相当乐在其中,忍不住发出了一连串阴恻恻的笑声。
  天色渐暗,太阳终于落下,躲在阴影里的上班族身上冒出了丝丝缕缕的黑气,半透明的魂体都仿佛变得更加凝实。
  ——是怨气。
  他对此一无所知,还在兴致勃勃地指点江山。
  这还是敖金彧第一次见到怨气缠身的鬼,忍不住多看了两眼。他一回头险些吓了一跳——他身后站了十来个人,正和他一样仰头看着树干。
  敖金彧面露困惑:“你们看什么呢?”
  边上的年轻人面面相觑:“啊?不知道啊,我看好多人在这看热闹就……”
  “等会儿,谁先在这看的啊?我怎么什么都没看见啊?”
  “你都不知道看什么就在这里站着了?神经病啊!”
  “嘿,你自己不也是,你知道看什么吗!”
  敖金彧:“……”
  这就是人类的好奇心吗?
  突然聚集的人群把上班族鬼吓了一跳,他从树干上飘了下来,鬼鬼祟祟地拐进了边上的小路——太阳彻底落山,这些非人之物能够行动了。
  敖金彧多看了几眼看热闹的人群,恋恋不舍地快步跟了上去——他不止是第一次见鬼,还是第一次见人,看什么都觉得有意思。
  小巷里没有人,正方便了他和鬼交流。
  敖金彧跟上了扒在路边民居窗户上的鬼,在他身后礼貌开口:“你好。”
  上班族鬼充耳不闻,完全没想过有人会跟自己搭话。
  敖金彧只好再次开口:“你好,前面那位鬼……”
  上班族鬼猛地回过头,一脸惊恐地看向他:“你你你……你看得见我?你在跟我说话?”
  “这里除了你,也没有第二个鬼了。”敖金彧悄悄在心里给这个鬼盖上了个“不太聪明”的戳,还是礼貌地开口,“我想问问你,知不知道‘三界互助委员会’在哪里?”
  “导航上说是在这附近,但我找不到。”
  上班族鬼露出一副活见阎王似的表情:“你找鬼问路?我、我……我不知道啊,什么委员会……”
  “你没见过?”敖金彧露出失望的表情,“他们肯定不会大摇大摆挂着这个招牌,肯定有什么机关,你在附近活动,没感觉到哪里有古怪吗?”
  “古怪?”上班族鬼神色诡异,最古怪的难道不是你这个找鬼问路的家伙吗!
  不过不知道对方深浅的情况下,他还是谨慎开口,“要说有古怪的话,就是那边的停车场吧?我几次路过,都觉得里面好像有不好惹的东西……”
  这是他临时编的,不过对方看起来一点也没怀疑。
  敖金彧飞快确认了下方向,露出灿烂的笑脸:“谢谢!”
  上班族鬼感觉自己像是骤然被太阳照了一脸,居然生出几分愧疚来,但也只有一瞬间。
  他飞快低下头,半透明的身上黑气蠢蠢欲动,他把牙关咬得咔咔作响,懊恼和妒恨在脸上交替浮现——
  哼,金玉其外的蠢货,原来是个脑子不好使的富二代!亏他一开始还吓了一跳!
  他还活着的时候,空降到他头上的经理也是这种家伙……
  不过现在他已经不一样了,他不一样了,不一样了……
  他缓缓咧开笑脸,诡异的黑气爬满面庞,从未有过的力量和信心让他面容扭曲,显得格外可怖。
  “啊对了。”敖金彧回过神,笑起来像个小太阳似的年轻人对即将到来的危险毫无察觉,眼里带着几分好奇问,“你在那是打算干什么?”
  “关你什么事。”
  上班族鬼没有抬起头,阴恻恻地开口。
  “嗯?”敖金彧困惑地眯起了眼,这家伙好像一下子转了性。
  而对面显然把他的沉默当做了畏惧,带着几分兴奋抬起了头,果然是这样!这世上的家伙大多欺软怕硬,只要他硬气起来,只要他强大起来,只要他……把看不起他的家伙都杀了!
  怨气上涌,小巷里老旧的路灯闪烁了一下,上班族鬼身形膨胀,脸上带着不正常的病态兴奋,正期待着眼前青年露出恐惧的神情。
  但敖金彧只是皱了皱眉,甚至还带着几分困惑,这鬼怎么回事,怎么说变就变?
  他摇了摇头,手掌上金鳞浮现,一把扼住了对方的咽喉。
  “唔!”上班族鬼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睛,“你、你……啊!”
  他喉咙处传来灼痛,刚刚膨胀的信心如同泄了气的气球一样——这不是错觉!他真的在漏气!
  他正在变为厉鬼的紧要关头,而眼前的年轻人,居然硬生生把他的怨气挤了出去!
  他模糊的视线里只有一双威严的黄金竖瞳,这不是人类的眼睛!
  敖金彧收了力,没打算把这鬼就地正法,就在他纠结要把他送去哪里的时候,小巷入口传来了脚步声。
  他及时收了神通回头一看——拐弯角处有个低头玩手机的黑发青年,手里拎着个塑料袋,完全没注意到小巷里的异动。
  直到他抬起头,敖金彧才看清他的正脸。
  他有张称得上“漂亮”的脸,只是神情懒洋洋的,也不好好正眼看人,多少带着几分漫不经心,看起来懒散又微妙的不好惹。
  他身上没有任何灵力气息,但敖金彧却莫名挪不开眼。
  两人四目相对,边上还有个被掐着脖子要变不变的鬼,现场陷入了短暂的僵持。
  黑发青年忽然动了,他坦然收回目光,从敖金彧身后快步经过。
  敖金彧呆了呆:“哎,你……”
  黑发青年目不斜视,加快脚步头也不回地飞快消失在了拐角处。
  敖金彧下意识想追,但身后又响起了声音:“何方道友在此施法!”
  今天这条偏僻小巷似乎格外热闹,一个胖得近乎球状的中年男人擦着汗追了过来,看见眼前的场景愣了一下,随即露出欣喜的表情一拍大腿:“哎哟,你就是那个新来的吧!”
  “啊?”敖金彧还盯着黑发青年消失的拐角处没回过神来。
  “瞧我这记性,还没自我介绍呢。”球形的人有张弥勒佛般的讨喜胖脸,他和善地笑起来,“我是三界互助委员会的黄乐山,你叫我黄主任就好,你就是给我们投了简历,今天来面试的敖金彧吧!我刚还在想你怎么还没来呢!”
  黄主任眼带欣慰,“你这还没上班,就已经逮了个鬼了啊,哎呀,好极了,是个好苗子,来,带上他跟我来吧!”
  没人问他,他就自顾自接着说,“哎,最近可格外不太平!三百年一次,冥府那位大人物的劫又要到了,镇狱浮动,鬼怪频出,我们正缺人手呢……”
  敖金彧脚步没动,他指着黑发青年消失的拐角说:“刚刚走过去个人。”
  “嗯?”黄主任如临大敌,“你施法被凡人看到了?”
  “也没有。”敖金彧摇了摇头,“但是……”
  “那就没事。”黄主任乐呵呵笑起来,“凡人看不见你手里的鬼。”
  “可我总觉得他好像看得见。”敖金彧嘀咕了一句,“我刚刚喊他,他跑得飞快……”
  “嗯,这种情况……”黄主任一脸严肃地摸了摸下巴,“有没有可能,是他看不见鬼,只是单纯觉得你这个姿势不像个正常人?”
  --------------------
  作者有话要说:
  此时一只冥王从现场路过XD
  最近居家出不了门,所以提前开文了!没想到吧!是突然袭击!
  阅读须知:
  1.敖金彧攻,殷北受,不要站错啦!(ps有小天使说差点把攻和之前的配角搞错,改了个更容易分清的名字)
  2.和《我开冥府食堂续命》同背景,但是时间线没有重合,前作本质是篇带点奇怪鬼神的美食文,这本本质是篇带点奇怪鬼神的小甜饼,互相独立,都可以单独看=3=
  3.每日中午12:00更新,祝大家阅读愉快带个预收《赢回地球[卡牌]》
  世界末日悄然来临,一夕之间,整个地球悄然消失。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