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泯同人]北极星——我叫电灯泡
时间:2022-06-23 08:31:54

   题名:北极星
  作者:我叫电灯泡
  简介:
  这是张泯和赵泛舟分手的第三年。
  B市街头的偶遇,因为案情重新有了交集的两个人。
  “我是城市里夜夜高挂每夜存在却无人想起的北极星。”
  内容标签:强强,破镜重圆,业界精英,悬疑推理,现代,主受
  搜索关键字:主角:张泯,赵泛舟┃配角:黄卫平,林深┃其它:
  一句话简介:你能看见北极星吗
  立意:“我是城市里夜夜高挂每夜存在却无人想起的北极星。”
 
 
第1章 前言
  “本市快讯,前日赴美的A大医学院团队于今日结束交流,即将返航本市,本次交流会旨在沟通双方在刑侦犯罪领域的最新成果——”
  液晶电视里的新闻主播还在陈述着这一则消息,后台切进来的照片大多是不苟言笑的老教授,但是其中却还有一名颇为高挑的年轻人。似乎是因为过于出色的外表,连现场摄像师的镜头都偏爱他几分,在他身上停留了好几秒。
  不过这只是一则快讯,只占据了短短一分钟的时间,第二则快讯就是B市最近瞩目的大案子,几个大老板失踪近期发现被碎尸扔在公园里了。
  与此同时,A市机场。
  “小张总,这次合作案您真的不再考虑一下吗。我们已经让利一个点了...”正在说话的是一名看起来约莫四十左右的男人,穿着笔挺的西装,却滑稽的勒出他的肚子,而他正在讨好的对象却是一名看起来不满三十岁的年轻人,对比起旁边大腹便便的模样,这位小张总的正装显得更为合身,长腿被包裹在西装裤里,看不出漂亮的线条。
  “我说,王叔,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个道理你听过没有。平白无故让利一个点,你是看上四海的人脉渠道还是说——你是想把我们也拉下水呢。”年轻人脸上带着笑意,被称为王叔的人却紧张的搓了搓手,露出点讪讪的意味来,小张总没再说话,只是接过助理递过来的登机牌往安检处过去了,临走前还友好的对着王叔点了点头。
  “王总,四海这个小公子看起来和传闻里那个什么包养男大生截然不同...”
  “哼,那可是张泯,从小被他那个狠心的爸逼着做这些事,你看他脸嫩吧,已经三十了,不过你说的那个包养男大生我倒是有点兴趣...”
  话题的主人公此刻却没了刚刚的轻松笑意,助理不小心把他的行李箱一群看起来像旅游团的人混在了一起,偏巧的是里面有个灰色的行李箱和张泯的一样,助理弯着腰拼命给张泯道歉,听到他说行李箱一模一样后,张泯焦虑的敲着手机的动作一顿,最后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让助理去找。
  “你没来过这种批发市场吧。”
  “嗯,我都不知道A市还有这样一片。”
  “你不是一直记着开学的时候给我拉坏了的行李箱吗,这里的便宜——你看这个买一还送一个只要150块,不过我也用不上两个——”
  “就买这个吧,赵泛舟。”
  “啊,那另一个行李箱——”
  “我用。”
  时间线拉回机场,张泯坐在头等舱的候机厅里,和助理拿混行李箱的人似乎是刚下飞机不久,他们坐的是商务舱,张泯和他们碰不上面,只是捧着一杯冰美式等助理去交涉。他心里也许在期待着一点什么,可是他最后还是没有走出贵宾室。
  “张总,拿回来了。”
  “辛苦了。”
  行李箱已经被直接送上来托运的地方,机场的喇叭已经在播报航班的序列了,张泯走到安检口,助理似乎还望了一下旁边,“怎么了?”
  “没有,张总,只是看到刚刚拿错行李箱的那个人了。”
  张泯没再搭话,拿着登机牌进了通道,他没有回头。
  “泛舟啊,真的不考虑去S市的实验室吗?”
  穿着连帽卫衣和牛仔裤的和穿着西装的人擦肩而过,他摇了摇头,“不去,我想留在A市。“
  西装革履的人已经进了通道,赵泛舟也没有回头。
  B市的投标会明天才开,从机场降落再到酒店已经是半夜十一点了,助理帮他把行李箱放到房间里就先行离开了。张泯解开衬衫的第一颗扣子,露出一根和他整身打扮都不相符的皮绳出来,上面还勾着个可乐拉环。
  他犹豫了很久要不要打开行李箱,他明白也许根本只是一个陌生人,但是他还是有那么一点希望打开后能看见不是他的但是张泯也很熟悉的外套。他就像终于下定决心,打开了那个行李箱。
  很可惜,里面规整的都是自己的东西,张泯突然泄了气,坐在沙发上,房间里的灯是暖黄调的,显得很暗。
  这是他和赵泛舟分手的第三年。
  “赵泛舟,我爬不动了。”
  “好好好,我背着你。”
  “跟你开玩笑的,你拉着我就好了。“
  B市的秋天很出名,原因就是那整座山上鲜艳的落叶,张泯和赵泛舟一块来过,他当时大四,赵泛舟大三。
  酒店选的位置远远能望见那座山,他和赵泛舟拉了一路的手,爬到山顶的时候正好看见夕阳的余晖,赵泛舟小心的靠近他,张泯早就发现了,他只是心情很好的翘着嘴角,等到对方的鼻尖都要蹭上,才抬眼看了这个脸不知道是涨红还是怎么样的人。
  “你干嘛。”
  “没干嘛,亲亲你,好不好?”
  张泯想,真的是太单纯了当时,接个吻还要询问意见。
  可是那个吻没有碰到,山上太冷了,张泯打了个喷嚏,最后他们还是没接上吻。
  “我宣布本次竞标招商完满结束,也要祝我们和四海集团本次合作顺利——”张泯手上因为用力而发白的关节松开了,助理也显得很兴奋,他刚来集团不久,协助他拿下这个案子基本上就能转正了,所以张泯也给他放了个小假。
  晚上的庆功宴张泯是一个人去的,助理还问他需不需要跟着,他让他好好去跟大学同学聚会。张泯也许在工作上很强势,但是不重要的时刻也会有私人的一些宽和在里面。宴会厅开在他下榻的酒店不远,张泯也就顺势喝了两杯,他酒量不算浅,但是B市这里的人脉大多都是他要费心去维持的,很多酒是推不掉的,喝到后半场,张泯已经有些晕了。
  秋季的宴会厅的中央空调开在了适宜的温度,张泯觉得有些热,他稍微扯散了一点自己打得很漂亮的领带,留着寸头的人最大优势的显示了那张脸,酒液滋润过的唇瓣是浅红色的,脖颈上的项链露出了一点。
  “我先撤了,韩总。”
  张泯起身告辞,因为离酒店不远,他懒散的把西装搭在臂弯处,走在街上。街边开着大排档,年轻人的声音不时传来,张泯揉了揉发疼的额角,转弯处就撞上了人——
  属于医院的消毒水味。
  别人也许觉得刺鼻,但是张泯很长一段时间闻着这个味道才能心安的睡着,醒来的时候还死死攥着自己的被单。酒精刺激过后的大脑放大了感官,撞上了人第一反应居然是那股消毒水味,张泯捏了捏自己的手腕,才抬起头准备道歉,“不好意——”
  话梗在喉头,他对上了一张熟悉的脸,在三年前夜夜睡在身边的脸,赵泛舟似乎更为瘦了一点,下颌线更为明显,鼻梁上架着金丝眼镜框,张泯知道他只有轻微一点的近视,只有在刚刚从实验室出来的时候才会戴着。
  “...赵泛舟。”
  再多亲昵的称呼在嘴里绕了好几圈都没讲出来,最后脱口而出的居然是生疏的全名,赵泛舟的眼镜似乎脏了,他摘了下来,放进了左口袋里,“好巧,张泯学长。”
  “刚刚撞到你,不好意思。”
  “没事。”
  对话到这里氛围已经可以说得上是糟糕了,但是也许是酒精作祟,张泯居然没作出道别的样子,他此刻不像那个四海集团里的小张总,只是喝醉了的张泯,眼尾泛着红,“你也在B市,好巧。”
  “嗯,我的博士导师在这里协助办案,他带着我一起来。”
  礼貌又疏离,看起来就像完全没什么交集的曾经的学长学弟,张泯咬了咬自己的下嘴唇,他想不出什么可以能在这个街角和赵泛舟再聊两句的东西了,臂弯的西装下落了一点,他又干巴巴的挤出来一句,“你是要去吃饭吗?”
  “嗯,警局食堂关门了。”
  “我请你吃饭吧。”
  张泯在经过大脑思考前说出了这句话,说完后他就后悔了,赵泛舟也愣了,最后笑了一声。
  “算了吧,张泯。而且你应该吃饱喝足了,没必要,张泯。”
  秋季的晚上真的很凉,张泯想,而且B市的酒是不是度数更高一点啊。
  “那就回见,不好意思啊——”
  “嗯。”赵泛舟没有回他的那声回见,他只是又戴上了那副眼镜,“最近那个案子的人还没抓到,学长路上小心。”
  他没有送张泯。
 
 
第2章 
  其实从宴会厅走回酒店的这段路真的不长,短到张泯在在走完遇到赵泛舟的那一条街后再拐个弯就能看见大门。
  因为临近城郊的山,这一片其实不算繁华,投标会选在这里是因为竞争的项目地在这里,所以张泯也就订了这附近的酒店。靠近大门那块的路灯似乎坏掉了,在拐弯处形成了一块黑色的盲区。张泯的酒意在遇到赵泛舟后就散了大半,酒精带来的热度消散了很多,张泯刚抖开外套,经过拐角的时候被什么小小的绊了一下——
  是个人。
  张泯借助一点微弱的光看清了大概的轮廓,应该是个四十往上的中年男人,他蹲在墙角抽烟,应该是劣质的那种烟,气味很冲。
  “不好意思。”张泯看着他,不知道是不是附近工地下班的民工,他的头发贴在头皮上,肩膀上搭着一块毛巾,因为长久接触汗液而变黄。
  “没...没事。”男人似乎有些畏缩,说话的时候因为过于消瘦而显得皱巴巴的那张脸皮聚在一起,张泯看着他的模样,秋季的B市真的很冷,他还穿着一件短袖。
  西装外套轻轻搭在了男人身上,似乎过于惊讶,那根烟抖落在地,张泯拍了拍他的肩,“叔,早点回家吧,天那么冷,晚上早点睡,家里人都指着你呢吧。”
  “是...是啊。”男人没再点烟,他不自在的搓了搓手指,“你这外套很贵吧。”
  “假的,地摊货。”张泯不是个好心人,也许是今天遇到了赵泛舟让他心里的那几分柔软重新浮现,他知道如果说真实价格,眼前这个男人会很惶恐,赵泛舟跟他说过,有时候,人需要善意的谎言。
  “你是个好人,孩子,你也早点回家吧。”
  男人没再坚持要还外套,披着外套走了,张泯注意到他的腿似乎出了毛病,一瘸一拐的。他默默的踩灭了地上的烟头,又追上去,把助理的名片给他,“苦力活伤身,你要是有几把子力气或者会开车,可以联系这个人。”
  “谢谢你,孩子,一定要早回家啊。”
  张泯其实有很严重的失眠症,在家里那张熟悉的床入眠已经是一件困难的事了,所以每次出差,他几乎睁眼到天凉,但是今天不一样。
  他小心的叠好了今天的衬衫,露出自己的后背,那里长久的留着好几道伤疤,赵泛舟都没见过,在最亲密的那几年每回上床张泯都会让他关掉电灯,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很丑陋。
  只有在漆黑一片的房间碰到赵泛舟滚烫的指尖闻到对方身上的消毒水的味道,张泯才能勉强睡上好觉。
  今天晚上撞上赵泛舟的那一片衣料似乎也沾上了对方浅淡的味道,张泯紧紧攥着那件衣服,躺在床上弓着背,死死的攥着。
  这是张泯在分手后第一次睡上一个好觉。
  第二天B市下了秋雨,气温骤降了好几度,张泯看了助理发来的行程,今天只有考察项目地这一项,他索性套了件浅灰色的高领毛衣,再搭了一件深色的风衣。
  “小张总,你这样穿显得更年轻了。”助理还保留着年轻人的活力,所以看到张泯今天的打扮就开口赞扬了,张泯点了点头,“谢谢,去项目地的司机和车辆联系好了吗——稍等,接个电话。”
  助理乖乖的站在一边,只是发觉张泯接了电话的神色算不上好,但是眼里却似乎闪烁着一点期待和雀跃。张泯挂了电话,习惯性的捏了捏自己的鼻梁,他叫来助理,“项目地的计划取消,我需要...去一趟B市市局。”
  “你好,是张泯张先生吗。好的,这边需要你来警局协助一下调查,不是经济案。我们知悉A市的王大贵先生近期想和你开展合作,而王大贵昨天...被发现在B市市区的中心公园死亡。”
  张泯站在市局的门口的时候还有些茫然,王大贵就是在A市机场拦住他的那位王叔,是A市有名的暴发户,本来是倒腾几块地皮的,有一天不知道搭上什么东风,公司市值一夜暴涨,传说和B市那几位分不开关系。
  现在也不分不开了,因为B市那几位就是碎尸案的死者。
  “是张泯吧。”
  “嗯。”
  张泯婉拒了警员递过来的水,他小幅度的舔了一下唇瓣,这是他紧张时的惯有动作。
  “不用太紧张,就是问几个问题。”
  “我清楚,你们问吧。”
  “王大贵你认识吧?”
  “认识。”
  “他最近向你们四海集团递交了多次合作意向,你知道是什么项目吗?”
  “是A市和B市相邻的一块地皮,他门公司想在那里开设什么文化街——”张泯突然笑了一下,“说直白点吧,他们想找点理由在那里开一些店,至于卖什么有什么勾当,我想你们应该查的比我清楚。”
  “听说你拒绝了很多次。”
  “是的,我没必要去这种浑水里面投资。”警局的办公室是透明的,张泯原本有些空的眼神慢慢有了聚焦,半靠在椅背上的脊背挺了一些,他更大幅度的咬了一下下嘴唇,“我是干净的,警官先生。”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