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白囍——AyeAyeCaptain
时间:2022-06-23 08:31:12

   题名:红白囍
  作者:AyeAyeCaptain
  简介:
  白事凄,红事喜,
  我自人间黄泉去,
  香烛纸马备花轿,孟婆敬合卺。
  白纸红衣,唢呐十里,生也相依,死也相依。
  内容标签:强强,灵异神怪,民国旧影,现代架空,主受
  搜索关键字:主角:木葛生,柴束薪┃配角:安平┃其它:群像
  一句话简介:老年爱情
  立意:做人要看内在
  ====================
 
 
第一卷 相见欢 
  ====================
 
 
第1章 
  安平再一次确认手里的地址,实在怀疑自己搞错了地方。
  “大伯,朝您打听个事儿。”他站在原地犹豫了好一会儿,不得不找人询问:“请问您知道城西街3号在哪吗?”
  “3号?不就你斜后身那儿呢!”大爷指着街对面的建筑,“愣大个地儿,大小伙子咋眼神儿不好?”
  安平傻眼,脱口而出:“可那是城隍庙啊!”
  “就是城隍啊,城西街城隍庙!”大爷奇怪地瞅了他一眼,看见他身上穿着校服,愣了愣:“小伙儿市一高的?这点儿还没下课吧?”
  “不是,这两天学校放假。”安平赶紧解释:“老师让我帮同学送作业,他最近生病,一直没来上课。”他扬了扬手里的袋子,白花花一兜愁云惨淡,全是试卷。
  安平是学委,帮同学带个作业合情合理,线上问了地址,又和人约好时间,到点就赶紧送了过来,结果看着大门瞠目结舌——这年头谁家住在城隍庙?
  现在是下午六点半,平时这个点确实还没放学,怪不得大爷打量他,大概见多了翘课上网的,没见过翘课上香的。
  大爷看清了袋子里的试卷,“怪不得,我还当你这一兜子是贡品。”
  “哪里哪里。”安平干笑两声,把五三B版当贡品,怕是神仙也得做吐血。
  “城西街3号,没错儿,就这儿。”大爷指着城隍庙大门,“赶紧去吧,再过会儿就关门儿了。”说着又有些奇怪,“你同学家住这儿?你同学念经的?”
  住不住不清楚,念不念经就更不知道了……眼看话题越扯越选,安平打个哈哈圆了过去:“谢谢您啊大伯,我先走了!”说着赶紧过了马路。
  安平看着眼前的大门,左思右想,还是准备往里走。
  算了,有约在先,总不能言而无信,横竖先进去看看。
  下一秒门卫处冒出个脑袋:“参观买门票啊,五十一张。”
  安平:“……”
  不是,灵隐寺门票才三十啊大哥?安平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年久失修的大门,红漆褪得掉渣,正中央贴着一堆“疏通下水道”“低|价|开|锁”“痔疮偏方”的小广告,而且为什么他送个作业还要买门票?
  “进不进?不进今天就关门了。”门卫带着个红袖箍,开口就是噼里啪啦一大茬:“门票五十块,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这庙有好几百年了,里面你抠块砖走都值回票价……”
  安平实在不想听一门卫大谈发家致富新道路,来都来了,只得捏着鼻子掏钱,“大哥贵姓?”这口才当门卫屈才了,天生搞营销的料。
  “嗐,混口饭吃,扫码还是现金?”门卫刷啦撕下一张门票,拍拍身上的工作牌,“免贵姓黄,黄牛。”
  得,安平捏着手里的高价门票,可不是就黄牛么。
  安平稀里糊涂进了门,城隍庙虽然历史悠久,但一没古迹二没传说,几乎就是一座大龄危房,也就逢年庙会时热闹些。整个院子里静悄悄的,正中种着好大一棵银杏树。
  四下无人,安平顿时有种被耍了的感觉,但整件事看起来都相当奇葩,不被耍才显得古怪。
  他试着喊了两声:“木、木同学?”
  果然不在。
  安平松了口气,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说老实话,今天这作业,他真的不想送。
  或者说,不敢送。
  他是学委,性格又好相处,在班上帮忙帮惯了,送个作业不算什么,关键在于这请病假的人、也就是他嘴里的木同学。
  木葛生,一高校霸。
  关于这人,安平也是道听途说居多:留级三年,长相身手得天独厚,成绩身体奇差无比,最擅长打架和请病假。
  安平初入学时就听说过木葛生,原本是八竿子打不到一块的人,可惜这位爷留级留得惊天地泣鬼神,愣是有缘和他分到了一个班。开学三个月,安平几乎没见过木葛生,他很少来上课,旅行青蛙似的几乎一直在病假中。
  市一高是省重点,校规极严,班主任批假条比打欠条还抠门,安平也是头一次见有人能连续请假三个月。期间他只见过木葛生两次,一次这人坐在最后一排睡得天昏地暗,下午醒来时被埋在卷子堆里,动静如同雪崩。
  还有一次是在校门口,安平撞见木葛生打群架。
  那天大雨,安平找老师问题,走得很晚,远远看见木葛生站在校门附近,校服扎在腰间,脚下躺了一堆人。
  他离得远,木葛生似乎没发现他,只见对方从地上拎起几只书包,打开看看又扔掉。安平本以为是在找什么东西,最后却发现他拿了一把伞,又掏出一罐可乐,易拉环打开,发出“啪”的一声。
  安平是个老实读书的,平时听见校霸之类的词都选择绕着走,但那天他站在雨里出了一会儿神,觉得比起和圆锥曲线虐恋情深,打群架确实更帅一点儿。
  ……前提是忽略这人雨伞上巨大的HelloKitty。
  安平只见过木葛生两次,实在搞不清楚这位传说中的校霸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这作业他不敢不送,却又不太想送,不然也不至于磨磨蹭蹭在城隍庙门口蹲了半天也没打个电话问问,最后还买了五十块一张的冤大头门票。
  实在有心没胆。
  给校霸送作业,还是没有参考答案的作业,大概比给城隍爷上供五三B版更扯淡。
  想来木葛生也懒得搭理他,不过一时兴起戏弄一番,两不相见,这大概是安平能想到的最好结果。
  眼见着太阳快要下山,这城隍庙里也实在没有什么可看的,就当来遛了个弯儿,安平心想。正提着袋子准备离开,却听见侧廊的门“吱呀”一声开了,一道惺忪嗓音传了出来——
  “安平?”
  安平一个激灵,扭头看向身后的人,没敢接声。
  对方似乎刚睡醒,脚上一双人字拖,手里一只搪瓷缸,脖子边还卡着个颈椎枕,注意到安平视线,打着呵欠点了点头。
  木葛生在市一高的四大传闻:长相身手病假留级。其中长相排第一,这人留级留了三年,顺带也蝉联了六界校草。安平母胎solo至今,不太懂女生们的眼光,只见眼前这人睡眼惺忪一副老干部打扮,头发乱成了鸡窝,但单论一张脸,确实是很好看。
  “不好意思啊,睡太沉了,没听见声儿……”木葛生说了两句,安平没反应,“学委?”
  “啊?啊我在听!”安平回过神,有些惊讶,“你知道我是学委?”
  “同班同学,有什么稀奇。”木葛生道:“我还见过你在课上煮麻辣烫呢。”
  安平闹了个大红脸,他和同桌打赌输了,帮着那孙子在自习课上偷吃东西,结果好死不死,这人不知从哪搞来个自热火锅,满教室十里飘香,最后两人全被班主任轰了出去。
  “别别别、打住打住。”他赶紧转移话题,将手里袋子递过去,“这是老师让我给你带的,这两天放假,作业比较多。”
  “谢了。”木葛生拎着看了一眼,“嚯,两天作业比我一个月假条儿还多。”
  安平本想说你桌子里还有更多……想想还是咽了回去,紧接着就看见木葛生走进香堂,手上哗啦啦一抖,将卷子全扔进了功德箱里。
  安平看呆了,这人在干啥?
  “捐功德啊。”木葛生似乎看穿了安平的疑问,抑扬顿挫道:“这是一家有格调的城隍,香火钱也弥漫着知识的芬芳。”
  安平无力吐槽这朗诵大会似的语气,“不是,木同学,这是作业……”话说到一半又打住,算了,和校霸说作业,他还不如给灭霸讲数学。
  “来都来了,要不要上柱香?”木葛生和平时看起来的疏冷不同,松散随意,似乎并不难相处,“好歹也是百年老庙,多少准点儿,平时进来还要收门票钱。”
  安平哽住:“我付了门票,五十块。”
  木葛生眨眨眼,“学生票半价。”
  安平:“……”
  “你大概是被黄牛坑了。”木葛生看他神色,噗嗤笑道:“这样,我免费送你一炷香,城隍管人间百世,求什么都可以,不吃亏。”
  木葛生拿来了香,正殿上供着一尊泥塑城隍像,一张脸无喜无悲,彩绘掉的七七八八,是个千疮百孔的潦倒相。安平心里犯嘀咕,想着胡乱求个学业有成,却听见耳边“嚓啦”一声响,木葛生不知从哪掏出了几枚硬币,正放在手里抛。
  “心诚则灵。”对方言之凿凿:“刚刚投了那么多卷子,城隍爷肯定听得到。”
  一句话实在是槽点颇多,安平无语地闭上眼,却还是想了想,认真许了个心愿。
  结果还没等他睁开眼,就听见木葛生来了一句:“学委,你求的是谁的平安?”
  安平吓了一跳,“你怎么知道我求的是什么?”
  “算出来的。”木葛生指指供桌上的几个硬币,“你一开始是想求学业的,怎么又变成了求平安?”
  “算出来的?”安平脑子里万马奔腾,怎么算?三角函数套公式吗?
  “你别慌,我不吃小孩儿。”木葛生指着香炉里的三根供香,“中间一根拦腰而断,大凶。你面相挺吉祥,本不该烧出这样的香,你求的是谁的平安?”
  “你怎么不自己算算?”
  “我又不是神仙。”木葛生摆摆手:“不想说就算了,但是建议你最好去找个人看看,这庙一堆破毛病,测好的未必准,凶兆肯定灵。”
  安平头一次遇见这种事儿,第一反应就是不信,随口应付了一句:“找什么人?算命的?最近整肃市容,摆摊算命的早就没了踪影,你有推荐吗?”
  “有。”木葛生指指自己,“我。”
  安平:“……”
  真的,如果不是木葛生刚刚两句话说得实在太准,他肯定觉得这校霸脑子秀逗了,顶着一张人脸,不说一句人话。
  “我不问多余的,又不是让你借我抄作业。”木葛生将手里的硬币递给他,是七枚五角钱,“这样,你抛几次试试看。”
  安平看着手里的三块五,“什么意思?”
  “你刚刚求的愿很凶,会有点不干净的留在身上,现在抛硬币,手气肯定很差。”木葛生示意他抛,“抛吧,绝对次次都是反面。”
  安平将信将疑地试了试,无一例外。
  他不信邪,又抛了好几遍,七枚反面,次次如此。
  “你这硬币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假一赔十。”木葛生端着搪瓷缸喝茶,“出门左转,你拿它去小卖部买辣条,老板肯定不会说你用的是假|币。”
  也没人会注意五毛钱是不是假|币吧?!
  两人车轱辘话说了好几圈,木葛生意外地善于言辞,笑眯眯把安平说得一脑门官司,最后干脆破罐破摔道:“行吧,那木同学你帮我看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得嘞老板,多谢惠顾。”木葛生从兜里掏出一张纸,“解铃还须系铃人,从城隍这儿求的愿,自然还得在城隍这儿还,拜庙先上供,这是贡品清单,您收好。”
  安平接过单子看了看,一脸菜色,“不是我说,为什么贡品是老坛酸菜牛肉面?”
  “咱这儿城隍爷比较接地气儿,就爱这个。”
  “……那健胃消食片又是怎么回事?”
  “您没看见这尊宝相么。”木葛生指着正殿里面黄肌瘦的城隍像,有理有据:“咱这位身材塑得比较苗条,怕吃多了,消化不良。”
 
 
第2章 
  “求的平安是给同学的,我们都一个班,你可能没印象,她是课代表,几个星期前突然犯了怪病,从此再没来上学。”
  安平露出回忆的神色,“课代表病得很奇怪,她平时身体一直很好,也没听说有过什么病根……”
  “不错,知道得还挺多。”木葛生坐在门槛上,正把面饼掰碎了往搪瓷缸里丢,“她是你暗恋对象?”
  “不是,你别瞎说!”安平整张脸都红了,“关键是她请假请了很久,这可是市一高,学校从来不会准这么久的假!”
  “这有什么难。”木葛生叼着塑料叉子老神在在,“我请假的次数大概是课代表的n次方。”
  安平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是赞同他说的没错?还是吐槽这位留级留成传奇的校霸居然知道n次方根?
  这一下午他经历的事堪称魔幻现实主义,先是同班同学居然住在城隍庙、接着被忽悠着上香算命、然后又被打发出去买什么泡面贡品……最令人难以置信的,传闻中的市一高校霸居然是个神棍,还是老干部版本。
  安平打量着木葛生,觉得这人和传闻中差距甚远,不仅相当好相处,还很容易说话,虽然几句就把人噎得找不着北,然而物极必反,反而生出一股饱含烟火气的亲近。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