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怂一起上[电竞]——夏为
时间:2022-06-23 08:30:34

  “YZZ(严正哲)和Shepherd(秦牧)表现非常不错。Key,你在倒下时既然找到了掩体,就应该在队伍里说一声。还有Lock,你可以先问一句能不能救,二话不说就冲出去,这是新人才会犯的错误。这次是运气好,只匹配到一个Wind,但凡FD多来一个人,你那波操作会让队伍直接崩盘。”
  舒曳回到游戏界面,离开队伍,淡淡地“哦”了一声。
  “……”这态度到底算是好还是不好,骆承无奈,“你们继续吧。”
  --------------------
  作者有话要说:
  空投必出三级套(三级头、三级甲和三级包),枪丨械则是随机出现。
  KD指的是kill和death(杀人率和死亡率)
 
 
第七章 
  舒曳选了单排,相比于要讲究战术以及需要配合的四排,他更喜欢单枪匹马直接刚。
  旁边的盛怀冰同样选了单排,进入游戏,在出生岛等倒计时结束的期间,他顺便挑了几个弹幕回答。
  上面讨论最多的还是关于舒曳。
  “不换队友,Lock是教练三顾茅庐请回来的大神。”
  “若他真如你们所说,首先就过不了联盟那一关,是不可能成为职业选手的。”
  “有些传闻看过就好,不用当真。”
  “小号?哪个职业选手有这么多的精力去练个小号,就为了恶意杀队友,非法组队?”
  舒曳坐在盛怀冰右边,就算带着耳机,这些话他也一字不漏地听到了。
  他抿着唇,身手矫健地跳跃在众集装箱之上,捡到把AKM后开始找人。
  另一边盛怀冰还在回答弹幕。
  “我也是从二队出来的。”
  “新战队为什么叫这个名字,问教练吧,我不太想回答这个问题。”
  “Wind职业生涯首次被平底锅淘汰,让他不用急,马上就会有第二次了。”
  航线是从G港到核电站,盛怀冰回答了几个问题,干脆选了航线最末的核电站。
  他才落地,左上方就传来一连串的击杀信息。
  【FMWH-Lock使用AKM淘汰樱木小丸子】
  【FMWH-Lock使用AKM淘汰佩奇的小猪】
  【FMWH-Lock使用AKM淘汰一把喷子走天下】
  【FMWH-Key使用M762淘汰小了白了兔】
  单排不存在队友救援这一环节,一旦击倒就是淘汰。
  舒曳也看到了击杀信息,有些诧异地转过头。
  他们两个居然匹配到了同一局。
  盛怀冰正好也看过来:“决赛圈见。”
  舒曳点头:“好。”
  他们一个在航线最初的G港,一个在最末的大核电站,除非刷极限圈,不然短时间内是碰不到一起的。
  二十几分钟后,圈来到了倒数第二个,也就是阶段八,人数也只剩下最后两人。
  圈型对舒曳很不友好,只有一棵树勉强能当掩体,除非阶段九的最后一个圈刷在他脸上,不然他一跑毒出去就会被盛怀冰爆头。
  小地图开始倒计时,舒曳提前打止痛药加状态。止痛药能够增加扛毒的时间,另外还可以增加移速。
  然而圈型还是眷顾到了盛怀冰,舒曳扔了个可以遮挡视线的烟丨雾弹。
  下一秒。
  【FMWH-Key使用AWM淘汰FMWH-Lock】
  舒曳:“……”
  盛怀冰:“抱歉。”
  【666】
  【啊啊啊啊啊,烟丨雾弹也阻挡不了Key神的瞬狙!!!】
  舒曳抿了抿嘴:“再来!”
  盛怀冰:“?”
  舒曳:“同时匹配,这样有几率会分到同一局。”
  盛怀冰:“好。”
  一连三把,两人都匹配到了同一局,并且结局都一样,盛怀冰完爆舒曳。
  【Lock这么想不开?被爆头爆傻了吧,你怎么可能是Key神的对手!】
  【害,都怪这该死的胜负欲!】
  【这么看来,Lock的个人赛冠军果然参杂了水分!】
  【呵呵,我觉得不止是Lock,连上一届也有水分。】
  【我要是记得没错的话,当时被爆头的是Key吧,我们楠神那是凭实力夺的冠!】
  【Sora脑残粉,就知道你们又在偷偷窥屏!】
  【啧啧,不窥屏怎么知道你们这些傻逼又在说我家楠神的坏话!】
  弹幕又吵成一片,盛怀冰抬手封了几个带节奏的,偏头问舒曳:“还来么?”
  “来!”
  不过这一把两人没匹配到一起,倒是FD的风神Wind跟舒曳分在了同一局。
  冤家路窄,两人还一起跳到了防空洞,舒曳在小厕所捡了把手丨枪,一路追着没枪的Wind进了甬道,在他捡到装备前成功让他成为了盒子。
  Wind再次刮进Key的直播间。
  【?????】
  【我做错了什么?】
  【你家自由人为什么这么凶!!!】
  盛怀冰有些摸不着头脑,他的粉丝已经从Wind的直播间回来,添油加醋地把风神被Lock用手丨枪打死的光荣事迹说了出来。
  盛怀冰嘴角一扬。
  弹幕瞬间爆炸。
  【是我的错觉吗,刚刚Key神是不是笑了???】
  【我的天呐,我老公居然笑了!!!】
  【有生之年,啊啊啊啊啊,姐妹们,你们截屏了吗?】
  【特么的,我这是卡了吗?】
  【刷慢点,别挡住我老公的脸!】
  可怜的风神不但没得到安慰,发的弹幕瞬间被淹没,怒气冲冲地将自己直播间的水友叫了过来。
  弹幕非常给力地被风神大军刷了起来,然而画风有点不对。
  【恭喜风神达成职业生涯中第一次被手丨枪淘汰的成就!】
  【论风神在Lock手中的花式死法!】
  【来,全场跟我一起晃晃头,伸出左手拿个平底锅,一把手丨枪牢牢握紧在右手,风神见了要发愁~】
  【前面那个野狼disco,我不小心唱了出来~】
  【哈哈哈哈哈,心疼风神!】
  【求风神的心理阴影面积!】
  【哈哈哈哈哈xswl~】
  Wind在圈内的口碑很好,性格也很讨喜,本身没什么包袱,跟粉丝相处的模式也是双方互怼。
  除了Key和Sora,他是最后一个直播能瞬间冲进前三的电竞选手。
  Wind跟Key一年前经常在t2训练赛碰到,当时Key带领的二队跟Wind带领的二队,在跳点上有冲突,两支队伍进圈路线又极其相似。
  一场比赛下来双方要发生好几次摩擦,不是你驱赶我,就是我追着你跑,Key和Wind更是被解说们戏称为相爱相杀小CP。
  不过Wind比盛怀冰幸运,他很快就成为了FD的首发队员。
  对于实力不在他之下,却依然在看饮水机的盛怀冰,他一直都挺唏嘘的。这次Key能出来,他也是真心替他高兴。
  正好打排位时匹配到了一起,虽说自己死的有点丢人,但Wind在自家粉丝心中本来就没有形象可言。
  前一段时间两人在正式比赛中压根就没有遇到,这次难得Key开了直播,他也乐于在这个时候跟Key互动一下。
  果然双方的CP粉开始蠢蠢欲动。
  【爷爷你看到了吗,我磕的CP终于又有机会在赛场上相爱相杀了!】
  【期待Key神打爆风神的狗头!】
  【嘤嘤嘤,人家更想看Lock一喷子喷倒风神呢!】
  【这边想看Key完爆Lock!】
  【Key和Lock是队友,前面那位在心中想想就行了哈~】
  Wind这一波节奏带下来,可以说是帮了FMWH战队的大忙,不少Key粉已经逐渐接受了Lock。
  盛怀冰自然清楚他的好意,又去Wind的直播间刷了几个礼物,然后便下了直播。
  骆承趁机又发了一条微博。
  【FMWH电子竞技俱乐部:统一回复,FMWH是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拼音首字母,请叫我们爱国战队~】
  这次的评论则要欢乐多了。
  [噗哈哈哈,怪不得Key神拒绝回答。]
  [爱国战队,哈哈哈,求四名队员的心理阴影面积!]
  [骆教练在某些方面也算是个人才!]
  [教练教练你们缺领队吗?你看我行不行?]
  说起领队,傍晚的时候,骆承带了个美女回来。
  “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新招来的领队黎欢欢。我女朋友,都别打她主意啊。”
  黎欢欢长得比较可爱,圆脸大眼睛,满脸的胶原蛋白,偏偏还剪了个齐肩的中长发,看上去跟高中生似的。
  她笑嘻嘻地跟四人打了招呼,非常高效率地登记好他们的身高体重,转头便去跟人商量队服的事情。
  时间转瞬即逝,周日晚上,骆承把四人召集起来,在会议室开了个小会。
  “明天下午两点开始预选赛的第一轮,一百支队伍随机分成四组,每组25支进行为期四天的比赛,每天五场,三场海岛地图,两场沙漠地图,最终每组比分前二的队伍直接晋级。”
  秦牧坐在会议室的椅子上开始紧张到无意识地抖腿,旁边的严正哲正襟危坐,一副乖学生认真听课的模样。
  另一边的两位大佬神色淡定,盛怀冰百无聊赖地刷着手机,舒曳还在一心二用地练枪。
  骆承看着这鲜明的对比,略微有些头大。
  他本来想说以你们四人的实力,在次级联赛中拿到前二直接晋级还不是小菜一碟,想了想可能会让那两只更加紧张,于是话到嘴边又转了个弯。
  “你们四人全是PEL的打法,预选赛节奏没那么快,跳点暂时不用固定,也不用太早去控点,前期物资搜的充沛些,这样后期打架不至于没子弹。”
  预选赛的队伍鱼龙混杂,不像PEL的职业战队会讲究战术性问题,他们顶多就是队友之间的配合比路人默契一些。
  盛怀冰四人其实还没怎么磨合过,好在四人知道自己的定位,分工明确,预选赛第一天就冲到了第一。
  这其中,舒曳的表现尤为亮眼。
  他当初在TAT战队时,虽然定位是自由人,其实做的事情比指挥还多,属于那种脏活累活一肩挑,一看成绩还不好的背锅侠。
  然而到了FMWH战队,情况顿时就不一样了。
  严正哲和秦牧不像TAT的那两名突击手,遇人就怂,打不过就怪别人,他们深知自己的定位,近点对枪时基本上都是冲在第一线。
  盛怀冰也不像TAT那名傻逼指挥一样,碰到遭遇战是打是溜还要犹豫半天,结果老是错失掉最好的机会。
  所有人都很清楚自己该做什么,这么一来,舒曳这个自由人就真正的自由了起来。
  他一自由,就能把枪线拉的特别完美,这一点,严正哲和秦牧的感觉最为强烈。
  基本上是哪里需要他,他就能及时地出现在哪里,不仅照顾到了队友的侧身,跟枪速度还贼快。
  五场比赛下来,他们残血的时候很多,倒地的次数却寥寥无几。
  不出意外,预选赛第一轮四天的比赛结束后,FMWH战队毫无悬念登顶第一,与其他七支队伍共同晋级到五十强。
 
 
第八章 
  预选赛总共是十一天,FMWH战队第一轮晋级后,不用参加后面的胜者组以及败者组的比赛。
  也就是说,舒曳他们距离五十进三十的突围赛,还有七天的准备时间。
  “我给你们报了t2训练赛。”骆承来到训练室通知四人,“老规矩,一周打六天,每天十场。”
  对于直接晋级常规赛的十五支PEL战队来说,长达一个月的休赛期,若是没有比赛打,手感会下降,所以大战队会自发组织训练赛。
  t2训练赛是各战队二队队员的练习赛,他们的打法以及战术和本战队的t1(首发队员)是一样的。
  以往t1训练赛都是GOP组织,t2训练赛不是HERO就是FD组织。
  这次也是一样,HERO电子竞技俱乐部组织了t2训练赛。骆承与HERO的教练熟识,跟他要了个名额过来。
  其实以骆承的人脉,直接找GOP高层要个t1训练赛的名额也是可以做到的。
  不过想着队伍里还有两名原二队的成员,一下子把难度提高到t1,怕他们受到打击,反而影响到接下来的突围赛。
  反正只要在t2训练赛中拿到前三,就可以获准进入t1训练赛,这也是对二队的一种奖励机制。
  而对于盛怀冰四人来说,在t2训练赛中拿到前三也不难,毕竟盛怀冰和舒曳两人是准t1的实力。
  离下午四点的训练赛还有一个小时,骆承把四人叫到会议室开会。
  “先来确定一下跳点吧。”骆承把海岛地图放大,圈出几个重要的点位,“GOP的主跳点是P港,副跳点是P城。而研究所是HERO的主跳点,副跳点在农场。FD主跳点是核电站,副跳点是水城。”
  由于谁都没有落地刚枪必赢的把握,对于职业战队来说,前期发育才是最稳健的,所以每个战队的跳点基本都是固定的,这就是PEL战队的打法。
  当然地图那么大,航线的覆盖面有限,在无法确保主跳点在航线上时,还会再来一个副跳点。
  新战队出现时,往往会和某些老战队出现跳点重复的问题,那么双方就会发生跳点争夺战。
  如果打过了,这个跳点自然就归你了。若是打不过,只好识相点,另找他处落脚。
  盛怀冰靠着椅背:“还有哪些地方是无人区?”
  FMWH作为新鲜出炉的战队,虽说有Key和Lock这种出色的队员,但还有两名没多少经验的原二队成员,加上四人之间又没怎么磨合。
  从整体实力上来讲,他们跟老牌战队之间还是存在着一定的差距,所以跟别人争夺跳点就不怎么明智了。
  骆承点了几个地方:“Z城、K城、渔村还有监狱防空洞这一块。”
  舒曳看着屏幕:“Z城和K城都在地图最边上,刷个对角圈,基本上没戏了,想进圈谁都可以卡你。”
  严正哲小小声地发表了一下自己的意见:“大部分战队都喜欢跳南边,若是圈刷在北边,这两个地方就会相当舒服了。”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