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怂一起上[电竞]——夏为
时间:2022-06-23 08:30:34

  骆承皱着眉沉声道:“和平精英最初的版本,载具是可以撞倒队友的。”
  舒曳点头:“当时我是三级头二级甲外加一把满配416,一连撞了几次之后,我确定他是看中了我的装备,就一梭子把他车子打爆让他变成了盒子。”
  “靠,最讨厌这种自己不搜物资,眼红队友装备的垃圾了。”秦牧脸上浮现一抹厌恶之色,“我以前也遇到过,莫名其妙被队友一颗手丨雷炸死,那孙子还开启队内语音哼着歌舔我的包。”
  骆承叹息:“有段时间这种恶意伤队友的情况确实挺多的,游戏改版后,出现了被误伤后可以禁止队友舔包的设定。”
  严正哲追问后续发展:“是不是你把他杀了之后,他就非法组队来报复你了?”
  舒曳摇摇头:“一开始他先是创了个小号加我好友,他的操作其实还可以,够的上主播的水平。看我上线他就会拉我入队,有好的物资也会第一时间分给我。”
  盛怀冰微微蹙眉。
  “演了几局好队友之后,他就本性暴露了。当时队里其他两人也是他的好友,一局游戏里面,他们用手丨雷炸了我两次,炸死,扶起,然后再炸。”
  秦牧震惊:“卧槽,这种人也太尼玛恶心了!”
  “第二次被扶起之后,我就跳窗了,然后绕着房子把三人都炸死了。死了之后他们没退队,开了全麦,不仅说我恶意伤队友,还把我的位置暴露给了所有人。”
  和平精英有队内语音和全队语音,开启全麦,同一局所有人都能听到。这人在全队语音中暴露舒曳的位置,舒曳就只有被集火的份。
  骆承也怒了:“草,反咬一口,太不要脸了。”
  “后来我就专打单排了,几次莫名其妙被针对后,才发现他已经把名字改成了LOCK,专门跟人非法组队,把队友的位置出卖给别人。”
  骆承几人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人,多骂几句脏话都觉得是侮辱了那几个字。
  严正哲问:“为什么不换个名字呢?”
  舒曳反问:“我又不怕他们,为什么要换?”
  严正哲脑海中适时飘过“老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这一行字,然而还是有些替他打抱不平:“可别人以为恶意杀队友,非法组队的人是你啊。”
  舒曳不为所动:“无所谓,我又不活在别人的以为中。”
  盛怀冰挑了下眉。
  骆承摆摆手,停止这个话题:“幸好他还不知道你来了我们战队,把你微博的账号密码给我,我让人给你加急认证,赶在他之前把战队前缀加上。”
 
 
第六章 
  经过这么一个小插曲,骆承总算是顺利官宣了,之后舒曳四人一一转发。
  电竞圈刹那间掀起一场狂风暴雨,Key的粉丝彻底疯了。
  【骆教练怎么回事,招两个坐冷板凳的二队队员也就算了,怎么还招来Lock这么一个玩意儿??】
  【呜呜呜,Key神这是自暴自弃了吗?就这样的阵容,怎么打比赛啊?】
  【强烈要求骆教练给我老公换队友,其他两名二队的就算了,必须把Lock换掉!我不想看到我老公莫名其妙死在自己队友的手丨雷下,也不想看到他被非法组队的没品冠军污了职业生涯!!】
  【呵呵,Lock怎么了,人家好歹上过S1赛季总决赛,其他三人上过么?】
  【Sora粉还真是阴魂不散,我家Key神要是也像某些人一样嘴巴甜会拍马屁讨好教练,S1赛季总决赛还有Sora什么事?】
  【真是可笑,Key不过是白眼狼一只,别把他说的那么清高!】
  【纯路人,就是好奇问一下,FMWH这四个字母是有什么寓意吗?】
  一系列乱七八糟的评论中,突然炸出一条惊天大消息。
  【我没看错吧,Key神在直播四排!】
  正在剧烈争吵的众人以及吃瓜群众原地呆滞一秒,立马以最快的速度涌进盛怀冰的直播间。
  骆承在发微博之前就做好了被炮轰的准备,他知道这是不可避免的。
  再者,Key从离开GOP到加入新战队的这段时间,除了转发两条微博之外没有任何动静,他的那一大批女友粉虽然还在极力维护他,但也急需被安抚。
  骆承便让盛怀冰趁官宣的这个机会直播,一方面转移大家的注意力,另一方面也算是正式介绍自己的队友。
  当然了,为了不给其余三人压力,Key的直播没有向舒曳三人透露,因此他们并不知情。
  骆承甚至担心微博上的评论会影响他们的发挥,见他们转发好微博之后,就一脸严肃地站在训练室:“你们先打一局海岛地图的四排,自由发挥,我看看你们的配合。”
  和平精英目前有五个地图,海岛、沙漠、雨林、雪地以及山谷。其中海岛和沙漠是大地图,也是职业联赛主打的地图。
  盛怀冰登上游戏,把其余三人拉进队伍。
  这时候,大部队急冲冲杀到直播间。
  盛怀冰正在跟舒曳三人说:“这把不指挥,随便打。”
  【啊啊啊啊啊,时隔多日,我家Key神依旧帅炸天!】
  【嘤嘤嘤,我的耳朵怀孕了~~】
  【路人局还需要指挥?】
  【这局要是吃不了鸡,直接官宣退役吧!】
  【爱看看,不爱看就滚!在这阴阳怪气地恶心谁呢!】
  盛怀冰瞥了眼弹幕,开始专注手机屏幕。
  四人的段位中,秦牧和严正哲最高,已经到了皇冠五,盛怀冰其次,钻石二,舒曳由于之前在学做奶茶,压根就没打,只有昨晚打了几把,堪堪到了铂金一。
  好在和平精英的组队没有段位限制,又是路人局,就算匹配到了王牌对他们来说都没什么压力。
  航线是从军事基地到山顶废墟,盛怀冰标了研究所。
  舒曳作为自由人转动着视角为队友报点:“研究所有名独狼,龙门客栈一队,R城一队。”
  正在互撕的弹幕先是一顿,接着又炸了。
  【这是谁的声音?】
  【我的耳朵再次怀孕!!!】
  【如果我的推测属实,这声音的主人应该是Lock???】
  【不可能是Lock,我看过他的直播,嗓音尖声尖气的,听上去比娘们还要细!】
  “收到。”盛怀冰先一步落在研究所楼顶,捡起一把冲丨锋枪,直接把后落地的那名独狼秒掉了。
  严正哲和秦牧去了旁边的宿舍楼搜集物资,舒曳落在路边刷出来的吉普边上,开车来到研究所一侧的游泳馆。
  游泳馆物资最少,所以四人中舒曳最后落地,却是最早搜完的。他拿着一把M16A4步丨枪和一把Uzi冲丨锋枪,戴着一级套装,驱车去了旁边的龙门客栈。
  阶段一的圈刷在了整个地图的正中央,是个比较常规的圈型,研究所、龙门客栈以及R城都位于圈内。
  舒曳开车绕了龙门客栈一圈,跳在此处的四人听到声音,一个个冲到窗口想要扫车,却把自己的位置暴露了出来。
  【FMWH-Key使用M416击倒社会你浪哥】
  盛怀冰站在学校楼顶架枪,用四倍镜击倒一个。
  与此同时,严正哲和秦牧第一时间开车压过来,直冲舒曳报的点位,一波精妙地攻楼,非常凶悍地灭了一支满编队伍。
  严正哲和秦牧喜滋滋地舔着包,舒曳开车正要前往R城的山坡,左上方突然传来击倒信息。
  【FMWH-Key使用M416击倒1号是傻逼】
  【FD-Wind使用SKS击倒FMWH-Key】
  秦牧失声:“我去,FD的风神!”
  盛怀冰提醒:“R城。”
  “你们去救人。”舒曳按下加速键,吉普飞一般冲了出去。
  FD的Wind应该是从枪声以及左边的击倒信息中得知他们在研究所。
  而盛怀冰尽管提前发现他们摸到了山坡,并且早一步击倒对方一人,但显然虎视眈眈的Wind预瞄已久,趁Key打其他人时,出枪击倒了他。
  好在SKS是连狙,杀伤力比不了能够一枪爆头的栓狙,盛怀冰在被击倒前通过走位给自己创造了一线生机,躲在了楼顶唯一一处掩体后。
  舒曳却并不清楚盛怀冰能不能顺利找到掩体,他只知道自己需要吸引Wind的注意力,不能让对方将Key补死。
  吉普一路狂飙,飞上山头,眼看就要翻车暴露在Wind的视野中。
  骆承心道不好,不禁暗骂舒曳冲动。明知道对方是FD战队,还敢这么开车,简直就是过去送快递。
  而这边Key只要一开启直播,不管是什么时间段,直播间的热度都会冲进前三。
  骆承没想到路人局会匹配到FD,更没料到Key一下子就被放倒,舒曳会这么莽撞的过去送死。
  要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落地成盒,这次的直播就会弄巧成拙。
  不管骆承此时内心有多煎熬,身为FD四神之一的风神Wind,不可能错过这么好的机会。
  Wind想都没想就是一通连射,出乎意料的是,他竟然一枪都没打中。
  身在空中的舒曳来了个秒换座位,从驾驶位切到副驾驶,又切到后排,一连切换三次,吉普终于撞上R城房区,他立马秒按下车键,顺便一阵腰射带走冲到他枪口下的敌人。
  【FMWH-Lock使用Uzi击倒3号是孙子】
  这一波秀翻天际的秒换座位让骆承目瞪口呆的同时大大地松了口气,不过秀归秀,该批评的地方还是得批评:“Lock,冲太急了!”
  “我知道。”舒曳翻进房区补状态,“FD不可能在路人局出动整支队伍,不然KD上不去,所以最多两两组队,其他队友是随机匹配的,就算肯听他指挥,配合起来也不会太默契。”
  骆承一怔,所以这小子是故意把车开成这样的,目的就是为了吸引对方的注意力?
  舒曳又说:“而且SKS不适合扫车,他带不走我。”
  这小子有点狂!
  但骆承不得不承认,舒曳粗中有细,很会审时度势。比赛中战况千变万化,很多时候固有的战术起不到作用,就需要这种能够看清局势,果断下决定的选手。
  【FMWH-Key使用M416击倒FD-Wind】
  盛怀冰起来后,反手就把Wind放倒了:“他在R城东侧临河的红房二楼。”
  舒曳立马冲到盛怀冰报点的那栋房区。
  Wind的两个队友已经被秦牧补死,另一个离他很远,来不及救援。他跪倒在楼梯口,看上去似乎放弃了挣扎。
  舒曳蹲在他面前,抽出平底锅,对着他的脑袋重重拍了下去。
  【FMWH-Lock使用平底锅淘汰FD-Wind】
  一股青烟袅袅升起,堂堂FD战队的风神憋屈地死在平底锅下,变成了一只怨念深重的盒子。
  盛怀冰:“……”
  与此同时,秦牧击倒了Wind的最后一名队友。
  那边也在直播的Wind怎么都没想到匹配个路人局还会出现这种事故,当即怒气冲冲刮进Key的直播间,开始疯狂刷屏。
  【老子职业生涯中第一次被人用平底锅淘汰!还他妈是当着那么多人的面!!!】
  弹幕瞬间被他带偏,满屏都是【哈哈哈哈哈,心疼风神!】
  完全不知情的舒曳操纵着角色继续趴在地上,还在不断从Wind的盒子里扒拉东西出来塞进自己包里。
  骆承忍不住笑出声:“小伙子,你这样会被他记恨上的。”
  和平精英中,被人打死后可以选择观战对手,Wind没有退出游戏,他选择观战舒曳,然后亲眼看到自己的盒子被人舔的一干二净,连衣服都没放过。
  【他还穿了我的精灵迷巫套装!!!】
  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Wind满满的怒气值。
  盛怀冰嘴角微微一扬,去Wind的直播间给他刷了个礼物以示安慰。
  舒曳终于舔完了包,这时候圈又刷新了,他们依然在圈中心。
  运气不错,空投砸脸,正好落在R城的那条内陆河,离得最近的舒曳飞速过去又舔了一波。
  四人在红楼集合,分配了下物资。
  舒曳来到盛怀冰身边,将拿到的空投枪AWM以及二十发马格南子弹丢到他脚下。
  盛怀冰作为队内的狙丨击手,分配物资时,狙丨击枪得优先给他。
  他也没有矫情,将手中的另一把M416换给了舒曳,然后舒曳又把满血的三级头丢在他脚下。
  角色自动拾取三级头,盛怀冰:“?”
  “对狙时别被爆头了。”舒曳顿了顿,补充一句,像是在对其余两人解释,“我容易被集火,三级甲就不给你们了。”
  【莫名被萌了一脸是怎么回事?】
  【Key神,求回答,说话的真是Lock吗?】
  盛怀冰正好看到这条弹幕:“是他。”
  舒曳:“什么?”
  坐在盛怀冰左边的秦牧抬起头,一眼瞥见电脑上亮着的摄像头,瞬间紧张到结巴:“队队队长,你,你这是在……直播?”
  盛怀冰轻嗯一声,严正哲非常配合地开枪走火了。
  骆承:“……”
  好在这一局只出了Wind这么一个变数,后半段严正哲和秦牧虽说表现得略显局促,倒也没犯什么实质性的错误。
  至于舒曳,除了话更少了点,其他看上去没受到影响。
  吃鸡自然是没有悬念的。
  盛怀冰拿到AWM,那简直是所有敌人的噩梦,一枪一个小朋友。
  一局结束,盛怀冰拿下12个人头,秦牧9个,舒曳和严正哲各7个。
  和平精英一局最多百人,三分之一死在他们手上,真正意义上的碾压局。
  饶是如此,舒曳看着自己的战绩,在心中叹了口气。
  他并不是爱抢风头的性格,事实上,由于这是路人局,又因为队伍里还有两个曾经的二队队员,所以他在这一局里是有所保留的,并且在拉枪线的时候,适当地让出了好几个人头。
  只不过这么一来,再组队四排,他的KD会下滑。
  “上皇冠一再组吧。”盛怀冰看向骆承,“我们四人组一起,KD都会有所下降。”
  “行,我先说一下这一局存在的一些小问题。”骆承咳了一声,盛怀冰关了麦。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