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怂一起上[电竞]——夏为
时间:2022-06-23 08:30:34

  严正哲不由得感叹:“确实挺好看的,不过我怎么觉得他看着有些眼熟,好像在哪见过?”
  秦牧奇道:“你也有这种感觉?”
  “这不是Lock么?”骆承一把夺过手机,摸着下巴点头,“是他没错。”
  当初他去跟Lock接洽时,也被这小子的长相惊艳了一把,所以印象比较深刻。
  严正哲两人被突然杀出来的骆教练吓得半死。
  盛怀冰瞥了照片一眼,一声不吭地坐回位子。
  秦牧把跳到嗓子眼的心脏压了回去:“教练,你确定他就是Lock吗?他好像在奶茶店打工……”
  堂堂和平精英职业选手,全国个人总决赛冠军,居然混到这个地步,也难怪秦牧难以置信了。有打职业的技术,哪怕当个主播都比卖奶茶赚钱。
  不过想到Lock的风评,他开直播可能会被喷的体无完肤,钱没赚到多少,反而受不少气,貌似也不划算。
  骆承倒没这种偏见,直截了当:“是他,你姐在什么学校?”
  秦牧老老实实地回答:“Z大。”
  “这么说起来,Lock的资料上写着,他确实出生在H市。”骆承在训练室来来回回踱了几步,“S市与H市之间也就两小时的高铁,这样吧,我现在去一趟Z大,要是顺利,晚上就可以把Lock带回来。不顺利的话……”
  他顿了顿,目光落在秦牧和严正哲身上:“你们两个就得有一人转为自由人。”
  自由人在队伍中的作用至关重要,远点探查的时候,万一给错信息或者给了假信息,都有可能造成全军覆没。
  骆承无法保证招募进来的第四人会不会是其他战队,特别是GOP的混子。
  如果Lock依然拒绝加入,那他也只好从秦牧和严正哲两人这边着手了,至少这两人他还是信得过的。
  秦牧两人闻言,顿时萎靡在了座位上,心中暗自祈祷,希望教练能够把Lock带回来。
  自由人这个位置,他们两个实在是吃不消。
  ……
  林熙和周阳下午七八两节都没课,便赖在奶茶店打游戏。
  周阳一个手丨雷扔进楼里,敌人没炸到,他的队友居然跪了。
  周阳气结:“我都说我扔雷了,你还冲上去干什么!”
  被猪队友炸死的林熙也怒了:“这时候你扔什么雷,我都打倒一个了,咱俩一起冲上去把最后一个解决掉不就OK了?”
  不提这个还好,一提周阳就是一肚子气:“是谁在上次攻楼的时候把老子卡在楼道上被人活活打死的?我敢跟你冲吗?”
  当时周阳一马当先上楼收人头,结果被蹲守在楼梯口的敌人扫掉半管血。眼见打不过对方,他就想下楼打个血包再战,可跟在后面的林熙却还在蒙头往上冲。
  于是两人在狭窄的楼道上,一个拼命想下去,一个死命往上挤。结果可想而知,大好头颅在此,敌人自然是喜滋滋地笑纳了。
  “……”林熙无法反驳,抬头瞥见坐在一边刷手机的男生,当即眼睛一亮,“曳曳,来四排?”
  舒曳一整个下午都没什么兴致,闻言连眼皮都懒得抬,残忍拒绝:“上班,不来。”
  “这会儿又没人,来吧大神,带带我,我还差17分就能上皇冠了。”
  周阳跟他差不多,也是苟住吃一次鸡就能直接上皇冠的分数,他惊讶地问:“舒曳很厉害?”
  废话,这位可是职业选手,你说厉不厉害!
  林熙拍着胸膛打包票:“那是相当厉害,有他在我们肯定能吃鸡。”
  周阳迫不及待:“大神,求带!”
  老板发话了,舒曳也不好意思拒绝,打开游戏建了个小号,加入了林熙两人的队伍。
  骆承踏入奶茶店的时候,店内三人正打得火热。
  林熙相当激动:“左边左边,看到没,草丛里有个伏地魔。”
  “嗯。”舒曳表情淡淡,AKM三枪带走最后一个小朋友。
  周阳兴奋地吼了一声:“卧槽,又吃鸡了!我这都飙了一百多分了,再来再来!”
  舒曳回到游戏界面,眼角余光看到柜台前站着个人,立马放下手机问道:“要喝点什么?”
  骆承盯着饮品单:“一杯大叔奶茶,一杯芋泥……青稞牛奶。”
  舒曳不由得多看了他一眼,觉得这人有点眼熟,直到将两杯饮料封好口,他才猛然间记起来:“骆教练?”
  “只见过一面,没想到Lock还记得我。”骆承将芋泥青稞牛奶推到他跟前,笑了笑,“请你喝,有时间聊聊么?”
  舒曳没想到中午才打完电话的人,下午直接就出现在了这里。心中太过震惊,脑袋不自觉地点了一下。
  “网上关于Key离开GOP的消息,相信你也看到了。”骆承也没找位置,懒散地靠在柜台上,吸了一口奶茶,挑了挑眉,发现还挺好喝的。
  他没说开场白,一步进入正题:“我是真心实意地邀请你加入战队,想要打败GOP,除了你之外,我实在找不出第二个适合我们战队的自由人了。”
  骆承虽然不清楚这小子跟GOP之间有什么纠葛,但从Key的三言两语,以及Lock在电话中的嘲讽,都可以看出Lock跟GOP不太对盘。
  舒曳呆呆地低着头,双手捧着奶茶,动了动嘴唇,好半天才挤出一句话来:“除了Key,队伍里的另两人是谁?”
  骆承一听有希望,立马回答:“秦牧和严正哲,都是突击手,原GOP二队队员,他们也是我一手带起来的,信得过。”
  舒曳犹豫地看向周阳。
  在骆承两人交谈的过程中,林熙已经把舒曳是职业选手的事情告诉周阳了。
  此刻对上舒曳的目光,周阳连忙坐直身子:“没事,你去打职业吧,店员我可以再招。”
  他这小庙可容不下这尊大神。
  舒曳喝了口奶茶,吸到好几颗软糯的芋圆,他鼓着腮帮子说:“我只签一个赛季。”
  骆承大喜:“没问题!”
  --------------------
  作者有话要说:
  求收藏,求评论
 
 
第五章 
  舒曳跟着骆承回到临时基地时,盛怀冰三人已经接到消息在门口等着了。
  不用当自由人,严正哲两人均是放下了心中的大石头,对舒曳的到来也就多了几分感激。
  秦牧上前几步,脸上洋溢着诚挚而又热情的笑容:“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舒曳莫名其妙看了他一眼,这人什么毛病!
  严正哲腼腆到了结巴的程度,出汗的右手在裤子上擦了又擦,最后终于鼓起勇气伸出手:“Lock,你,你好,我叫严正哲,在队伍里担任突击手,请,请多指教。”
  舒曳伸手跟他轻轻一碰,冲他点点头,礼貌而又客气:“你好。”
  盛怀冰的自我介绍则要简单点多了:“Key,欢迎。”
  舒曳想起厕所里的那一幕,莫名有些不太敢与他对视,只低着头轻轻道了声谢。
  秦牧再次挤了上来:“我叫秦牧,ID是Shepherd,跟小哲一样,也是突击手。”
  “行了行了,别堵在门口。”骆承挥手推开秦牧,转头对舒曳说,“现在条件比较艰苦,没有赞助商,所以只能将就一下。房间有限,一间住两人。秦牧和严正哲两人一间,你就和Key一起吧。”
  舒曳愣了愣,他以前在TAT战队都是一人一间,没想过会出现这种情况,闷想半天,最后转向盛怀冰:“介意么?”
  骆承这才记起他的性向问题,生怕盛怀冰说出“介意”两个字把人气跑,连忙劈手夺过行李箱,略显急躁地说:“又不是让你们睡一张床,有什么好介意的,他要是介意,我跟你睡!”
  舒曳:“……”
  盛怀冰:“……”
  秦牧和严正哲默默对视一眼,为什么教练的语气中有种豁出去的视死如归?
  盛怀冰没有理会抽风的骆承,而是从他手中拉过行李箱,偏过头对舒曳说:“我带你去房间。”
  “哦。”
  骆承家临时改成基地的小别墅共有三层,一楼是厨房、客厅、餐厅、储藏室外加一间老人房,老人房目前是做饭的阿姨在住。
  二楼的两间卧室外加一间书房被骆承打通后强行改成了训练室,另一间的儿童房和客厅被改成了会议室,东侧的主卧则是骆承和他女朋友在居住。
  三楼只有两个房间,训练室上方的那个是秦牧和严正哲的宿舍,旁边还有一个健身房。Key和舒曳的宿舍在东侧,也算是个主卧,空间相对较大,不但有独立的卫生间,还有一个观景阳台。
  盛怀冰把行李箱放在衣柜前,看到舒曳盯着窗外,了然:“你要是想睡靠窗的这张床,明天我让阿姨帮着换一下。”
  舒曳收回视线,摇头:“没事,睡哪里都行。”
  电竞少年的主要活动地点就是训练室,往往一待就是十几个小时,宿舍就真的只是用来睡觉而已,舒曳本就不是挑三捡四的人,只要床够舒服就行。
  没过多久,骆承把所有人叫到会议室简单地开了个会。
  “S2赛季已经开启了,上个赛季参加总决赛的十五支PEL战队有一个月的休赛期,而我们作为新战队,从下周一就要开始打次级联赛了。”
  骆承看着四人:“前期从线上百强一直打进前十五,我相信对你们四人而言不成问题。”
  秦牧两人作为联盟最强战队的二队队员,他们的能力其实足以成为一些小战队的首发了。
  至于差点成为GOP首发的盛怀冰,和已经参加过S1总决赛的舒曳,他们的实力就更不用说了。
  “前期的线上赛相对轻松点,你们四人正好可以趁机磨合一下。”骆承说着掏出手机看了一眼,“今天是周五,你们要在这剩下的两天时间里,尽可能的把单排和四排的段位冲上去。”
  “明白!”
  “另外,对于战队的名字,你们有没有什么好的意见或建议?”
  秦牧最怕动这种脑细胞,立马脚底抹油:“教练,我去冲分了!”
  严正哲紧随其后:“我,我也冲了。”
  骆承:“……”
  舒曳不发表任何意见,他连TAT这种哭脸战队都能忍受,还有什么奇葩名字不能接受的。
  结果第二天,骆承还是给了他们一个大大的惊喜。
  骆教练已经把战队上报到联盟,并且通过了认证。他跑到训练室兴致勃勃地让舒曳四人改微博名字,好配合他接下来的官宣。
  秦牧看着那四个高大上的字母,充满期待:“教练,咱战队这个FMWH是有什么特殊含义吗?”
  骆承挺着胸膛一脸自豪:“富强民主文明和谐!”
  舒曳四人:“?”
  骆承好心地提醒:“富强民主文明和谐,拼音!首字母!”
  盛怀冰四人:“……”
  人家GOP为什么能成为联盟最强战队,就是因为名字取得好,guarderofpeace,和平守卫者。只有他们才是正义的一方,其他破坏和平的战队通通该杀。
  FD战队,FourDeities,四神战队,虽说自己封神是臭屁了点,但寓意不错,把战队名字报出去,那也是一片响当当。
  HERO战队相比而言俗气了点,可人家好歹还跟英文扯上点关系,带着那么一丝丝的洋气。
  所以说,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拼音首字母到底是个什么鬼!
  神他妈能想出这样的战队名字来。
  偏偏骆承还在为自己的机智取名而洋洋得意:“好了,你们准备一下,我官宣时@你们,记得第一时间转发。”
  骆承拉过一把椅子坐下,开始编辑微博,@成员的时候,搜了半天才找到舒曳:“Lock你怎么还没把名字改过来?”
  舒曳:“我改了啊。”
  “哪呢?”
  舒曳把手机递过去,骆承瞬间无语:“你改小号有什么用,切回大号。”
  “不是小号,我就只有这一个微博。”
  骆承一看这个没有认证没有粉丝界面简单空白的微博,要不是还有几条早期动态排除掉这是个新号的可能,他差点就要认为舒曳是在耍他了。
  他把自己的手机也递了过去:“那这个认证过的LOCK又是谁?”
  舒曳瞥了一眼:“别人假冒的。”
  这他妈厉害了,冒名顶替的都发展成了大V,正主这里却跟个小号似的毫无存在感。
  骆承暗自庆幸,还好提前确认了一下,不然官宣@错人闹出大乌龙可就搞笑了。
  很快他又想到一件事:“我记得TAT在S1赛季总决赛官宣首发阵容的时候,@的好像都是这个号啊!”
  舒曳:“我没告诉他们这是假的。”
  秦牧好奇:“为什么?”
  “当时这个号已经被公认是我的微博了,我说了也没人信。”
  盛怀冰突然问:“和平精英有个玩家的ID是大写的LOCK,是不是他?”
  “嗯。”
  盛怀冰抬起眸子看他:“恶意击杀队友,非法组队的也是他?”
  舒曳回看他一眼,抿了下唇:“杀队友的是我,非法组队的是他。”
  骆承敏锐地捕捉到了一点信息,舒曳用的是杀队友,没有提到“恶意”两个字。
  没等他们开口询问,舒曳淡淡地解释起来:“当时我还不是职业选手,路人局我一般都是自己单跳的。那一局我跳的是龙门客栈,队伍中的三号跳的是学校,也就是现在的研究所。我搜完物资上马路时,他正好开车过来。原本我以为他是来接我的,但看他车速和方向不对,我就往旁边跳了一下,他冲过去之后,倒车过来想继续撞我。”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