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怂一起上[电竞]——夏为
时间:2022-06-23 08:30:34

  他认真想了想,假如换作是他,被四个人包围,估计只会在房内瑟瑟发抖,压根就升不起一打四的斗志。
  还有最关键的一点,Lock的定位明显是自由人,而攻楼巷战本应是突击手的任务。
  秦牧拍了下脑袋:“这个Lock我有印象,他是这届全国个人总决赛的冠军,据说他是个同性恋,打法还很脏。”
  严正哲从沉思中回过神来:“哦,原来是他呀。我记得全国个人总决赛结束后,他申请加入GOP,但因为风评不好,被拒绝了,所以才去的TAT战队。”
  骆承冷笑一声:“不是GOP拒绝他,而是他拒绝加入GOP战队。”
 
 
第三章 
  严正哲和秦牧面面相觑。
  “可网上不是都说,他是因为打法太脏,被GOP拒绝了。”
  骆承嗤笑:“网上的说法你们也信,GOP最擅长的就是引导舆论走向。就像这次我们离开GOP,网上是怎么说的?”
  GOP官博倒只是宣布了Key遗憾离开战队的信息,然后非常官方的给予了祝福,并且表示GOP的大门永远为他敞开。
  但下面粉丝的评论就两极分化很严重了。
  盛怀冰虽没上过正规比赛,不过由于自身实力强横,再加上超高的颜值,和Sora一样,拥有着极其庞大的粉丝群。
  两人在队伍中担任的位置一样,枪法又不相上下,偏偏都是高颜值,自然少不了被拿出来进行各种对比。
  双方粉丝平时见面就掐,冷嘲热讽一抬一踩,现在出了这种事情,更是吵得不可开交。
  严正哲抿着嘴,想起微博上的那些热搜话题,脸色有点不太好看。
  #惊!Key离开GOP#
  #据传Key与Sora不合#
  #Key挖走了GOP的中坚力量#
  #论GOP最大的白眼狼#
  严正哲见气氛不对,立马转移话题:“对了教练,你怎么知道是Lock拒绝加入GOP的?”
  “因为代表GOP前去跟Lock接洽的正好是我。”骆承关掉视频,“这小子说要他加入GOP没问题,把狙击手的首发位置留给他就行。”
  严正哲倒吸一口气,GOP的狙击手已经有了Key神和Sora,Lock这是找茬呢!
  秦牧沉吟片刻:“我要是没记错的话,Lock好像不擅长用狙。”
  盛怀冰:“何止不擅长,是特别烂。”
  在严正哲的印象中,盛怀冰从不评论别人的枪法,Lock是第一个,他不禁有些好奇地问:“Key神跟他对过狙吗?”
  盛怀冰点头:“遗迹地图练狙的时候匹配到过,一直被我爆头。”
  秦牧也来了兴趣,追问:“然后呢?”
  “他换了把AKM,堵到出生点,把我随机匹配的三个队友杀到起不来。”
  严正哲:“……”
  秦牧:“……”
  这他妈是耍赖吧,对狙你拿一把AKM步丨枪是几个意思,不过倒也没人明文规定遗迹地图必须用狙。
  骆承失笑,将越扯越远的话题给拉了回来:“Lock目前与TAT解约了,他是我现在最想拉过来的自由人。但正如你们所说,有关他的传闻都不怎么好,毕竟到时候和他当队友的是你们,所以这里征求一下你们的意见。如果实在不同意,那我再去了解一下其他战队的自由人。”
  盛怀冰垂下眼眸,掏出手机打开和平精英,淡淡地说:“Lock在刚才的视频合集中,打法并不脏。”
  这话的意思很明显,传闻不一定符实。何况教练的首选目标也是Lock。
  严正哲和秦牧并不笨,两人对视一眼,连忙表示他们也没有意见。
  ……
  Z大茗品奶茶店,舒曳站在咖啡机前打奶泡。
  他学东西特别快,记忆力又不错,几天下来,茶单上的奶茶咖啡他差不多都会了,就连奶泡都能拉出不错的花纹来,看得林熙几人惊叹不已。
  周阳很有生意头脑,他看中的就是舒曳的颜值。
  确定他随时可以上班后,周阳立马在学校论坛发了个帖子。
  帅哥与奶茶都是女生的最爱,这两者合起来的杀伤力,直接导致周边另外几家奶茶店门可罗雀,分外凋零。
  “小哥哥,来杯卡布奇诺,拉花要心型的哟。”
  “OK!”舒曳取了咖啡豆准备研磨,电话响了起来,是个陌生号码,他插上耳机,点了接听后将手机塞进口袋。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是Lock么?”
  舒曳动作一顿,知道他这个名字的,基本上都是电竞圈的人。
  他用过滤把手接了磨好的咖啡粉,拿着压粉器轻敲把手边缘,语气平平地问:“哪位?”
  “我是原GOP战队的副教练骆承,是这样的,我最近组了个新战队,队内缺个自由人……”
  “没兴趣,我已经不打职业了。”舒曳压了两次咖啡粉,将过滤把手挂到咖啡机的龙头上锁紧,在出水口放上咖啡纸杯,走到咖啡机的另一边开始打奶泡。
  骆承跟他打过一次交道,知道这小子不太容易说服,便继续道:“我看过你的比赛,觉得你意识挺不错……”
  “这是GOP研究出来的新战术?”舒曳再次打断他,拿着打好的奶泡,就着纸杯内的原液咖啡,拉出了一个完美的心形。
  “啥?”电话那头的骆承跟不上他的思路,顿时一脸懵逼。
  “不然你为什么这么想不开,特意跑出去建个战队给GOP虐?”
  骆承:“……”
  他竟然无法反驳。
  舒曳面无表情:“GOP是担心S2赛季没有战队参加,所以未雨绸缪,打算让自己人出去组建几支战队,好凑够十五支队伍在决赛圈开始他们的冠军表演?”
  这小子的脑回路是怎么形成的!
  骆承哭笑不得,同时又觉得他说的很有道理。
  按照GOP如今的发展形势,全国个人赛变相成为他们挑选新人的比赛。
  第一第二都被招揽进了GOP,连HERO和FD这样的大战队争得头破血流也只能招到第三第四名。
  长此以往,GOP一家独秀,其他战队接二连三地在决赛中被打击的溃不成军,终有一天会彻底失去夺冠的欲丨望。
  他们不报名参加比赛,任凭GOP再强,光棍队伍一支,还怎么夺冠?
  而现在舒曳认为他从GOP出来组建队伍,就是为了避免这种尴尬的情况,提前分家组建新战队,必要的时候好服务于主战队。
  “您的咖啡。”
  “什么?”骆承正在惊叹这小子敏锐的洞察力,就被这突如其来的四个字砸了满脑袋问号。
  好在很快就有人为他解了惑。
  “小哥哥,一杯芋泥青稞牛奶,要热的哦!”
  “我要一杯大叔奶茶。”
  大叔奶茶又是个什么鬼!他目前也才二十六岁而已,竟然跟不上这个时代的潮流了么?
  被这么一打岔,骆承的思绪已经飘到了十万八千里。
  这边舒曳冲两名女生比了个“OK”的手势,对他轻声说了句“不好意思我很忙,你找别人吧”,说完毫不留情地挂断了电话。
  奶茶店面积不大不小,装修风格温暖又清新,旁边还设了几个雅座供人休息。
  两名女生一个梳着高马尾,另一个扎着丸子头,她们选了个双人座,开始聊天。
  店内的高品质音响播放着平和舒缓的轻音乐,两人交谈的内容一字不漏地钻进舒曳的耳朵。
  高马尾:“其实我觉得Key神离开GOP也挺好的,那个徐教练一看就不是个好东西。”
  丸子头:“可是网上都在骂他白眼狼,GOP辛辛苦苦把他培养出来,他一点都不顾念旧情,就这么离开了,还挖走另外两名十分有潜力的二队队员。”
  “屁!明明是那个教练说话不算话,说好后两天是Key上场比赛,我都特意买了前排的座位,结果连人都没看到。”
  “官方发布的首发阵容中虽然有Key的名字,但也没明确表示他一定会上场。”
  “玩文字游戏呢,真当我们是傻的吗,这么好糊弄。那天去现场特意看Key神的不止我一个人,GOP事后也没个说法。他妈的早觉得这傻逼战队在暗中挤兑我家男神,不然凭什么事事都是Sora优先!”
  舒曳听了一阵子,大致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极其难得地问了一句:“Key真的离开GOP了?”
  突然出现一道陌生的男声,两名女生均是愣了愣,待意识到声音的主人是那个小帅哥后,她们脸上一红。
  高马尾抢着回答:“对啊,GOP都官宣了,Key神也转发了那条微博。”
  舒曳又问:“知道他去哪个战队了么?”
  丸子头托着腮帮子摇摇头:“不知道呢,不过一起离开的还有GOP的副教练,有传言说他们想自己组建一个战队。”
  “!!!”舒曳这几天满脑子都是怎么制作奶茶咖啡,连做梦都在背配方打奶泡,没精力关注电竞圈的事情,所以并不知道这几天电竞圈全部都是Key离开GOP的话题。
  联想到刚才那个电话,舒曳这才记起来,骆承原来在GOP就是负责二队和青训生的,Key貌似就是他一手带起来的。
  也就是说他们要组建战队是真的,并且骆教练还打电话过来,邀请他去当队伍里的自由人。
  而他呢,他做了什么,他不仅拒绝了,还把人狠狠嘲讽了一顿。
  舒曳深吸一口气,不知道现在打电话过去道歉还来不来得及?
  “小哥哥?”
  “啊?”舒曳回过神,发现两名女生已经来到了柜台前。
  丸子头一脸期待地看着他:“你也玩和平精英吗?”
  “……不怎么玩。”
  高马尾则要简单粗暴多了,她直接拿出手机点开二维码:“我们加个好友吧,有空一起四排吃鸡。”
  这几天经常有女生拿着各种稀奇古怪的借口想加他微信,舒曳将两杯奶茶封好口装入袋子里:“我已经把游戏卸载了,不加微信,谢谢,欢迎下次光临。”
  两名女生略显失望地离开了,舒曳拿起手机翻到通话记录,盯着最上面的那个号码纠结半天。
  直到屏幕自动锁屏,他也没将电话拨出去。
  算了,去了又能怎样,不过是从一个坑转到另一个坑而已。
  --------------------
 
 
第四章 
  盛怀冰打完一局单排,出来倒水的时候看到骆承在阳台吞云吐雾,他捧着杯子走上去问:“怎么样?”
  “Lock拒绝了。”骆承揉着眉心,最近为了组建战队的事情一直在东奔西跑,都没怎么休息过,眼下也只能抽根烟提下神,“他说他不打职业了,还嘲讽我们组建战队是去给GOP送人头。”
  盛怀冰心中一动,突然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Lock成年了么?”
  骆承在眉心掐出一道红印子,奇怪地看着他:“没,才十七岁。”
  “他说话的语调是不是比较平,听着没什么感情?”
  “嗯,没错。”骆承心说跟你半斤八两。
  不对,这什么乱七八糟的。
  盛怀冰恍然,看来当时在厕所打电话的那个人果然是Lock。“教练,你跟他提过我在队伍里么?”
  “没有,他那边好像在忙,没说几句就挂了。”骆承纳闷,“怎么,你跟Lock打过交道?”
  盛怀冰望着窗外树枝上不停扑腾的几只麻雀,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说:“我只是觉得,他很想打败GOP。”
  Key是属于就事论事的性格,很少会将自己的主观想法表达出来,而在Lock这里却或多或少带上了些个人的看法。
  这就相当稀奇了。
  骆承心中暗自诧异了好一会儿,随即摁灭烟头:“行,我再给他打个电话。”
  他雷厉风行地掏出手机,结果那头无人接听。
  “不接电话。”
  盛怀冰喝着水,没再说什么,转身回了训练室。骆承跟在他后面,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训练室里,秦牧和严正哲刚好打完一局四排。
  S2赛季正式开启,段位重置,这几天所有职业选手都在冲分。
  和平精英对职业选手的要求比较高。
  要求国服单排百场在榜单前100名,四排前30名,单排和四排百场吃鸡率达到35%,KD需保持在10以上。
  他们前几天忙着转战队,没多少时间打游戏,段位落后了一些,倒是因此错开了大部分职业选手,匹配到的基本都是普通玩家,低端局有时候人数不够还有人机来凑。
  路人局打的比较轻松,五局下来两人吃了三次鸡。
  秦牧退出游戏,活动了一下手指,冲一边的严正哲抱怨道:“我姐最近迷上了一个帅哥,一天三趟跑去人家奶茶店买奶茶喝,还好意思跟我说胖了两斤。”
  严正哲跟秦牧本来就是GOP二队的队员,彼此熟悉,眼下教练和Key不在,他也就没那么拘谨了,笑着说:“这么夸张的吗?”
  “更过分的是,她还偷拍人家,拍完后发我手机跟我一通对比,最后嫌弃我长得像只熊。”
  严正哲笑趴了,好不容易才止住笑:“给我看看照片,有Key神帅吗?”
  秦牧翻出聊天记录把手机递过去,照片明显是抓拍的,基本上都是侧脸。凭心而论,不管角度多刁钻,这颜值都hold住了。
  严正哲目光顿在唯一一张正面照上,照片上的人似乎发现对方在偷拍他,朝着镜头的方向没什么表情地抬头一瞥。
  画面就定格在那一刻,抓怕的时机正好。
  严正哲心道,怪不得有些人会那么热衷于抓拍,这种瞬间展现出来的意境,完全不是摆拍能够企及的。
  照片上的人,简简单单的一个眼神,摄人心魄,唯留惊艳。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