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怂一起上[电竞]——夏为
时间:2022-06-23 08:30:34

  “大概是冠军队的替补,比亚季军队的首发来的更有面子。”
  骆承脸上当即浮现出一抹嘲讽:“也是,何况GOP给替补和二队的签约费也不低,不用打比赛,还能拿到钱,何乐而不为。”
  他说着话锋一转,问:“你有多少把握能挖到人?”
  盛怀冰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他给自己盛了碗热气腾腾的羊肉汤,挑出香菜,慢条斯理地喝了一口:“总会有那么几个人是真心热爱电竞,并且抱有打败GOP战队的想法。”
  骆承愣了愣,靠着椅背低低笑了起来。
  他给自己点上一根烟,手指在桌上敲了敲:“你呢,什么时候产生的这个念头?”
  盛怀冰像是想到了什么,嘴角微微一扬:“从厕所回来后。”
 
 
第二章 
  “你真不打职业了?”Z大校园西侧的小吃街,林熙把一碗肠粉推到舒曳面前,心中还抱着一丝希望。
  “不打了。”
  林熙欲言又止地看着他。
  舒曳面无表情地吃着肠粉,头也不抬:“有话直说。”
  “要不你继续回去念高三,毕竟你成绩挺好的……”
  “换作是你,你会回去么?”
  林熙微微一怔,随即变得有些咬牙切齿:“孔佳楠那人渣害得你这么惨,我就是……”
  “别提这个人,吃饭。”舒曳打断他,“过会儿把你身份证借我。”
  “不是,你真要去送外卖啊?”林熙不忍心让他去受这个苦,吞吞吐吐半天,终于下定决心,“那什么,我宿舍一哥们家里挺有钱的,他想在学校附近开家奶茶店,店面什么的都装修好了,就缺个人,你要不要去看看?”
  舒曳抬起眼眸:“奶茶店?”
  “是啊,我们学校妹子挺多的,周边几家奶茶店生意都挺火爆。凭你这颜值,到时候说不定能吸引一大波迷妹天天光顾。”
  舒曳:“……”
  “老板是我哥们,你这未成年的身份就没多大问题了,到时候就说你是勤工俭学,我们没课的时候也会过来帮你。”
  见他神色松动,林熙再接再厉:“不会做奶茶没关系,配方什么的都有,还会有专门的师傅过来教你。另外,我高中的复习资料都还留着呢,平时没事的时候,你可以看看这些资料。你那么聪明,一边打工一边自考本科什么的肯定没问题。”
  舒曳吃完最后一条肠粉,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熙哥,我昨天才给你打的电话,今天你就给我安排的明明白白了?”
  “要不然怎么担得起你这一声哥呢!”林熙干咳一声,“那我打电话过去问问?”
  舒曳点点头,没过多久,林熙就回来了,冲他拍拍胸膛:“搞定了,他让我吃完饭就带你过去。”
  两人出了小吃街,一路前往宿舍。
  林熙刚打开宿舍门,舒曳就听到了熟悉的枪声,听这哒哒哒的声音,是AKM步丨枪无疑。
  他不自觉地走近几步,通过手机屏幕,眼睁睁看着一人拿着把AKM灭了林熙的两名舍友。
  舒曳收回视线,当真是菜得不忍直视。
  “卧槽,这人的AKM压枪也太他妈稳了吧!”舍友死得心服口服。
  众所周知,在步丨枪里面,AKM伤害最高,但相对的,它也是最难压的一把枪。小萌新一般都不喜欢拿AKM,因为开几枪它的枪口直接飘到了天上,对枪时打不中人死的就是你。
  林熙默默瞥了舒曳一眼,心说站在你们身后的这位才是AKM大神,曾在训练赛中用一把AKM灭过一支满编队伍。
  要知道能参加训练赛的,至少也是青训生的水平,远不是路人局可以比的。
  舒曳作为这一届新鲜出炉的全国个人总决赛冠军,最擅长的就是与人刚枪。
  可惜。
  林熙在心中唏嘘一秒,喊道:“老周,我把人带来了。”
  周阳转过身,目光在舒曳身上微微一扫,猛地瞪大眼睛:“我靠,这就是你说的那个弟弟?长得这么帅!”
  另一名舍友认同道:“有这颜值,不需要才艺,随便去参加个选秀节目都可以直接出道了。”
  林熙双手一摊,一脸遗憾:“是啊,便宜你了。”
  周阳当即站起身冲舒曳伸出手,有些兴奋地问:“兄弟,你看你什么时候可以开工?”
  舒曳先是一愣,随后反应过来自己是通过了这个简单粗暴的面试,礼节性地跟他握了下手,一触即离:“随时。”
  ……
  盛怀冰这边行动也很快,有些念头一旦产生,便像是一颗急待破土的嫩芽,给点阳光雨露,它就会迎风暴长。
  他十六岁就已经是GOP的青训生了,并且在由各战队青训生组成的t2训练赛中,连续两次夺冠,借此还晋级参与过由各职业战队首发阵容组成的t1训练赛,取得了相当不错的成绩。
  因为表现优异,盛怀冰十七岁之后签的就是二队合同,十八岁的合同更是与一队的首发队员无异。
  但在GOP待了整整两年,他真正参与的正赛却屈指可数。以前是因为一队的狙击手还没退役,他成为前辈的替补无可厚非。
  可现在,原本定好的一队首发落到了孔佳楠头上,徐清风居然还好意思让他当替补。
  直到那一刻,盛怀冰终于认清了一个事实,GOP不缺首发,不缺替补,他们什么都不缺,反正多的是天才。
  而电竞吃的就是年轻饭,他等了两年,不能再浪费下一个两年了。
  正好赛季结束,合同也需要重新签约。
  骆承本来是想劝盛怀冰去别的战队,结果这小子直接给他丢了颗雷过来。
  男人辗转反侧失眠了好几个晚上,突然惊觉自己组建战队确实是个很不错的选择。
  去别的战队,谁又能保证不会再次遇到像GOP这样的情况?
  只有自己组建战队,才能确保Key百分之百上场。他也不用顶着“副”这个前缀,看人脸色没有话语权。
  何况还有一点Key说的很对。
  如果说百分之九十九的电竞少年有着成为GOP一员的欲望,那么剩下的百分之一,就有着打败GOP战队的野心。
  这个百分之一,足够他们凑成一支战队。
  心中下了决定,骆承立马付之行动。每个赛季结束后,只有一个月的休赛期,之后就又是各种不间断的比赛。
  而他们作为新战队,还得从和平精英次级联赛开始一步步打上来。
  距离次级联赛开赛仅剩五天,也就是说,他们只有五天的时间来组建战队。这期间还包括新成员之间的磨合,战术的制定等等,时间非常紧凑。
  好在两人离开GOP时没受到多少阻碍,盛怀冰还顺道拐走了两名同样坐冷板凳的二队队员。
  由于还没找齐人员,各种手续也正在办理中,骆承家的小别墅便成为了临时基地。
  吃过午饭,四人在临时改设的会议室开会。
  骆承看着眼前的三个年轻人,说:“指挥狙击手和突击手都有了,现在就剩下比较稀缺的自由人了。”
  和平精英中,一队四人,大部分职业战队是由一名指挥位的队长,一名狙击手,一名突击手以及一名自由人构成。
  指挥位是一个队伍的重中之重,他需要拥有超高的意识和精准的决断力。一次错误的指挥,可能导致队伍落地成盒全员淘汰。
  因此指挥的主要任务不是与人对枪,输出相对其他位置而言,是队伍中最低的。
  当然也有一小部分战队采用的是带枪指挥,比如GOP,他们的配制往往是狙击手兼任指挥,突击手增加到两名,再加一名自由人。
  盛怀冰是从GOP出来的,他的定位就是指挥兼狙击手。
  突击手是各职业战队中最普遍的位置,对职业选手来说,刚枪是最基本的要求,因此人数最多。
  狙击手其次,教练往往会把队伍中狙用的最好的那人重点培养成狙击手。
  最后自由人这个定位,是最考验综合实力,也是人数最少,最难培养的位置。
  跳伞时他需要最早开伞高飘,为队友提供周围其他战队的跳点信息。
  进圈前,脱离队伍游走的自由人需要提前探路,把搜集到的信息汇总到队伍中,以便指挥确定安全的进圈路线。
  对峙时自由人需要拉枪线,找准时机进行压制转移和支援。最后缩圈时,还需要扫尾以防被后面的队伍偷袭。
  因此自由人是除了指挥外,最需要意识的一个位置。毕竟枪法可以练,意识却很难通过训练形成,所以有些战队甚至是让自由人来担任指挥。
  “我倒是发现了一个不错的人选,这是S1赛季总决赛最后一场,你们看R城这里。”骆承将视频打开,盛怀冰和另外两名队友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
  “TAT战队,这次赛季中排名最末的队伍?”说话的男生名叫秦牧,十九岁,身材高大,剃着寸头,面相憨厚,看着挺老实。
  他是骆承从青训生中挖掘出来提拔到GOP二队的,这人性格有些忠犬,听说骆承要离开GOP,又被盛怀冰暗示了一下,立马屁颠屁颠跟了过来。
  骆承点点头,抱着胳膊问:“看出什么了?”
  另一个男生个子比较小,长得倒很是可爱。他叫严正哲,性格比较内向,真要说起来算是Key的崇拜者,就是那个在酒店中想看Key瞬狙的二队队员。
  但其实他才是三人中年龄最大的一个,今年已经二十岁了。
  他以为这是教练的考验,于是红着脸认认真真地分析起来:“他们运气不太好,这个赛季中,研究所是HERO的主跳点,另一边的水城则是FD的副跳点,TAT跳的R城夹在中间,容易受到两大战队的夹击。”
  果然,HERO战队的自由人很快摸上了R城的山头。TAT战队的自由人反应也不慢,他只搜了车库这边的几栋房子,一点都没耽搁地上了山坡。
  然而还不等他登上山头的瞭望塔,屏幕左上方便传来了击倒消息。
  【HERO-Sea使用SCAR-L击倒TAT-笑笑】
  这次的航线是从渔村到Y城,主跳点在研究所的HERO战队率先落地,抢占了一点先机。
  不过这边TAT的自由人Lock也不甘示弱,一喷子喷倒了Sea。
  【TAT-Lock使用S12K击倒HERO-Sea】
  紧接着,左上方又传来击倒消息。
  【FD-Thunder使用Mini-14击倒TAT-胖胖】
  水城的FD战队听到枪声,也加入了战斗。
  【HERO-Sky使用98K淘汰TAT-笑笑】
  Sky直接补死笑笑,一开局,TAT战队就死了一人,倒了一人,局势非常不利。
  一直沉默的盛怀冰突然开口:“HERO和FD会派人压过来。”
  骆承点点头:“不错,这是最后一场比赛,HERO和FD分别位居第二和第三,双方仅差十二分,要赶超或者拉大比分,就得在拥有双倍积分的第一第二两个阶段尽可能多的收割人头。”
  严正哲眨着大眼睛:“所以他们同时看中了TAT这支弱小的队伍。”
  如几人所料,HERO和FD各派了两名队友过来。骆承他们拥有上帝视角,可以看到地图上各战队的动向。
  只见TAT战队的自由人Lock又一喷子补死Sea后,立马头也不回地下山钻进了马路对面的房区。
  秦牧有些意外:“Sea的盒子里有SCAR,我以为他会忍不住去舔包。”
  严正哲紧紧盯着屏幕:“Sky大神在研究所二楼的窗口拿着98K架他,他一舔包就会被爆头。”
  等Lock捡到AKM时,两大战队的人马已经杀过来了。
  三方都是两个人,就在这时候,TAT另一名还活着的队员突然在自己所在的房区露了下头,直接被远在研究所的Sky用98K一枪爆头。
  这一枪瞬间打破平衡,TAT只剩下Lock这只待宰的小羊,而排名第二的HERO已经连续收下两个人头共四个积分,FD要是抢不到Lock的人头,就会和HERO进一步拉大比分。
  第一阶段马上就要结束,按照圈型来看,他们三方所在的点很有可能全被刷出圈外。
  时间不多了,战况却胶着起来。FD和HERO两队人马一时间都不敢轻举妄动。万一没把Lock击杀成功,却把自己的人头送给对方,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忽然“砰”地一声枪响,被困在房区的Lock居然走火了。
  秦牧着实被吓了一跳,瞠目结舌:“他这时候走火是认真的吗,这不是告诉对方他就在这房子里?”
  盛怀冰微微皱了下眉。
  听到声音,确定了位置,FD的两名队员终于忍不住率先出手。
  然而比他们更快的却是Lock,他听到脚步声,快速绕到窗口,探头开镜扫射,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之前,三枪击倒FD的一名队员。
  局势刹那间被打开一个缺口,HERO的两名队员再也按捺不住,比起Lock的人头,他们更想要FD的,毕竟在前期淘汰FD,他们第二的位置基本就稳了。
  同一时间行动的还有Lock,只见他动作迅疾地朝窗外扔了好几个燃丨烧瓶,然后从另一侧跳窗,接下来翻墙绕圈跳射灵性秒趴,一波天秀的操作下来,硬是以一己之力击倒HERO的两名成员,最后丝血被FD的另一名成员带走。
  看到这里,盛怀冰的眉头缓缓舒展开来:“他从左侧击倒的信息中知道了过来的两支队伍分别是第二和第三,利用了他们想要拿分的迫切心理,故意走火。”
  “看出来了?”骆承笑了起来,“这小子选的这栋二层楼正好是两队狙击手的盲区,他一人绕了四个大汉,还绕死了其中三个,可惜。”
  盛怀冰知道他可惜的是什么:“只要能有一名队友稍微支援一下,这一波战斗,HERO和FD会被他绝地反杀。”
  可惜那三名队友枪都没来得及开就被干掉了,导致TAT成为了最后一场比赛中第一支被团灭的队伍。
  “但也因为他,HERO被FD赶超,错失第二。”骆承说着又挑出几个有关Lock的视频合集,最后问道,“怎么样?”
  盛怀冰一针见血:“队友跟不上他的意识。”
  严正哲还沉浸在第一个视频中Lock那波秀翻天际的操作上。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