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怂一起上[电竞]——夏为
时间:2022-06-23 08:30:34

   题名:不要怂一起上[电竞]
  作者:夏为
  简介:
  【和平精英电竞甜文】
  瞬狙天才Key神离开联盟最强战队,和副教练一起组建了新队伍。
  战队成员官宣当天,Key神开了直播,他的女友粉彻底疯狂。
  粉丝:为什么队友中会有Lock这么一个玩意儿???
  粉丝:他非法组队过!
  粉丝:他恶意杀队友!
  粉丝:他还是个同性恋!
  S2赛季某场比赛,FMWH战队成功吃下一鸡顺利晋级。
  直播间的弹幕也是一片喜气洋洋,除了恭喜之外,还有一些奇奇怪怪的注意点。
  粉丝:Key神泡在毒圈里开枪,是跟Lock学的吧。哎呀呀,这两人也真是的,一个学对方的瞬狙,一个学对方的泡毒,秀恩爱呢!
  粉丝:我靠,我说呢,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
  粉丝:艾玛,急死我了,Key神在犹豫什么呀,快去抱Lock啊。
  粉丝:抱上去!抱上去!
  粉丝:我恨我自己不在现场,不然冲上去强行按头!
  S2赛季结束后,舒曳(Lock)带着无处可去的盛怀冰(Key)回了老家。
  舒老爷子见到人,二话不说塞给盛怀冰一个大红包:“听小叶子说要带对象回来,可把我高兴坏了。第一次来,叔公也没准备别的,一点见面礼,收好咯!”
  舒曳连忙解释:“不是对象,是队长!”
  老头背着手笑眯眯地说:“我懂,我都懂!”
  舒曳跟这个耳背的老头子说不通,转而去抽盛怀冰手中的红包。
  只见高冷男神死死拽着见面礼:“我不想还。”
  盛怀冰(Key)攻,舒曳(Lock)受
  无原型
  内容标签:强强,破镜重圆,竞技,现代,主受
  搜索关键字:主角:盛怀冰,舒曳┃配角:┃其它:
  一句话简介:带着老公打前夫
  立意:不由界定,百战成名
 
 
第一章 
  “在缩圈的最后这一刻,GOP战队倾巢而出,灭掉了FD的火神,吃下了这场比赛的最后一只鸡,拿下了这个赛季的最终冠军!”
  “让我们恭喜GOP战队,恭喜他们获得2021PEL和平精英职业联赛S1赛季总决赛冠军,同时也恭喜GOP成为联盟史上的第一支五连冠队伍,他们是当之无愧的冠军战队!”
  台上台下一片欢呼,舒曳摘下耳机,从座位上站起来,面无表情地收拾东西。
  同队的一个胖子砰的把手机扔在桌上:“玩的什么几把玩意,同样都是全国个人总决赛冠军,人家Sora能带着GOP吃鸡夺冠,你他妈只会带着我们吃土送快递!”
  舒曳冷冷地瞥了他一眼:“我拉枪线的时候,你们在原地扒土;扫尾清屁股的时候,你们都上赶着去前面送死;远点探视的时候你们在梦游,就这样的意识还想得第几?最后一名不是挺好的么,好歹还跟一攀亲带故。”
  “死同性恋,就你这破技术,还拉枪线扫尾?你就是那种团战找不到人,远点探视千里送人头的渣渣!”
  胖子说到这,一指头戳在舒曳身上:“非法组队,恶意杀队友,电竞圈谁不知道你的臭名声。历届全国个人总决赛冠军都在GOP战队,为什么单单少了你,自己心里没点逼数?”
  “算了,胖胖,下面还有粉丝看着呢!反正他只签了一个赛季,教练也说了,没出成绩就让他滚蛋!”另一名队友拍拍胖子的肩膀安慰。
  “呸,死同性恋,真他妈恶心!”胖子搓了搓胳膊,“我一想到跟他处了一个赛季,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这时候,战队的教练走了过来,他看着舒曳,眼里是掩藏不住的轻蔑:“已经把这个赛季的签约费打你卡上了,说实话,你真的不适合电竞,还是老老实实回家读书吧!离开我们俱乐部,没有哪个瞎了眼的战队会看上你。”
  舒曳早已习惯这种口无遮拦的诋毁,他正了正戴歪的口罩,停下脚步,看着台上还在发表获奖感言的GOP成员,目光落在中间最耀眼的那个年轻人身上。
  那是GOP战队的指挥,同时也是队伍中的狙击手,上一届全国个人总决赛冠军获得者Sora孔佳楠,电竞圈新晋男神。
  舒曳看着那人自信帅气的面庞,嘴角勾起一抹嘲讽。
  也不知道是谁恶心。
  “怎么不走了?”教练转过头发现舒曳盯着颁奖台,不耐烦地催促道,“别羡慕了,赶紧回去整理东西,说不定还赶得上今天的火车。”
  舒曳回过头,上上下下打量着长相略显刻薄的教练,淡淡地道:“扔了吧。”
  “什么?”教练被他看得心理发毛。
  “我说,把我的东西扔了吧。反正解约了,懒得回基地,再跟你们同坐一辆车,搞不好我会吐。”
  “你!”教练没料到一直以来在他面前骂不还口的小子,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顿时气到嘴唇都哆嗦起来。
  舒曳不再跟他废话,转道进了洗手间,拉下口罩,在洗手池前狠狠冲了下脸。
  ……
  GOP战队后台休息室,一个高大的男人揪着另一人的衣领,咬牙切齿:“什么意思,S1赛季总决赛就进行四天,说好的Sora和Key一人两天,你居然让Key坐了两天的板凳,看了两天的饮水机?”
  被抓着衣领的男人是GOP的教练,长得一副斯文败类的好模样,他推推鼻梁上的眼镜,轻轻地笑了一下:“Sora前两天表现得那么好,贸然换人会让大家多想的。而且GOP已经连续四次夺冠,要是因为换人错失了这第五次的冠军,这个罪名我可承担不起。”
  高大的男人闻言怒不可遏,浑身的毛都炸了起来,声音不由得调高了两度:“你觉得让Key上场,会输掉比赛?”
  “这就不好说了,毕竟上一届的全国个人总决赛中,Sora才是冠军,Key只得了第二名。”
  “他那天发烧,点滴都没挂完就直接上场比赛了,不然冠军轮不到Sora!”
  “呵,副教练,这种借口似的说辞拿出去你觉得会有多少人信?大家看中的都是结果。”
  高大男人深吸一口气,松开对方的衣领:“徐大教练,麻烦你给个准话吧,Key和Sora在战队的定位都是指挥和狙击手,你打算怎么安排,让Key当Sora的替补?”
  徐教练温和一笑,竟然认真地点头询问:“可以吗?”
  “你、做、梦!”高大的男人忍了好一会儿才压下出手打人的冲动,怒气冲冲地摔门而去。
  门一开,看到倚着墙壁的年轻人,男人先是一怔,脸上的怒意顷刻间散的一干二净,他轻咳一声:“你都听见了?”
  盛怀冰,也就是两个教练口中的Key,正靠在墙上闭目养神,听到声音,他睁开眼睛:“我去下洗手间,走了告诉我一声。”
  男人知道他心情不好,也没阻止,只是嘱咐了一句:“去西北角那个吧,外面的粉丝都还没离开,别被堵了。”
  盛怀冰点点头。
  这个点,前来比赛的十五支队伍除了接受采访的前三,基本上都走的差不多了。西北角的厕所距离比赛会场的入口较远,相对冷清,只是没想到里面依然有人。
  “我不想打职业了。”洗手间里传来的声音听上去很是清冷,没什么起伏波动,声线带着丝少年人的干净,意外的好听。
  “没什么,队友太菜,还特别会甩锅,打着没意思,赢不了比赛拿不了奖金,纯属浪费时间。”舒曳拿着手机面无表情地靠在洗手池边,“现在GOP一家独大,每个赛季其他战队都是陪跑,这种比赛不参加也罢,还不如回家送外卖。”
  盛怀冰进去的脚步一顿,里面只有一道声音,那人应该是在打电话,他无意偷听,正想离去,那道声音继续说:“改变现状?除非Key离开GOP,不过你也知道这不太可能。算了,反正这些事情跟我无关。叔公怎么样了,我这边看看能不能找到工作,不行的话我再回去。未成年怎么了,到时候用你的身份证……”
  “Key,总算找到你了,准备一下,马上要去酒店庆功了。”
  传话之人与洗手间隔着一段距离,提着嗓门,声音穿透力十足,方圆二十米全都听得见。
  舒曳:“……”
  盛怀冰:“……”
  厕所里的声音戛然而止,盛怀冰犹豫片刻,想着进去解释可能会让里面的人更加尴尬,于是便转身离开了。
  电话那头还在一个劲的喂喂喂:“怎么没声音了?我刚才好像听到有人在叫Key神……”
  “……信号不好,我先挂了。”舒曳叹了口气,也不等对方回答,直接挂断电话。
  他随意捋了几下微湿的刘海,把手机塞进口袋,做贼似的重新戴上口罩,挪了几步探出半个脑袋朝外张望一会儿,外面已经没人了。
  舒曳松了口气,目光远望,在拐角处隐约扫见一道修长的身影。
  ……
  GOP战队的庆功宴设在金茂君悦大酒店,作为整个联盟实力最强的战队,GOP自然是财大气粗。
  这次的庆功宴不但叫了不少管理层,就连没参与比赛的替补以及二队队员也有席位。
  替补和二队队员年纪不大,有一两个看上去似乎还没成年,他们略显拘束地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一边羡慕地看着能够坐入主桌的首发队员,一边小声地议论着。
  “话说Key怎么被安排到我们这桌了?”
  “他这次总决赛一场比赛都没上,去主桌好像也不合适。”
  “我还期待了一下Key神的瞬狙,结果连出场的机会都没有……”
  “是Sora大神的狙甩得不够好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听副教练说,战队原本安排的是Sora和Key神一人两天。现在这样,对Key神不公平……”
  “别说了,他来了。”
  服务生把盛怀冰领到桌边,年轻人抬眸看了他们一眼,神色如常地坐了下来。
  一片死寂。
  替补和二队队员瞬间感觉到了极大的压力,尽管他们知道Key神向来高冷,那张帅到让无数女粉为之疯狂的俊脸,此刻其实并没有显露出一丁点的不高兴。
  但气场这种东西有时候就是这么霸气侧漏,几人眼神乱飘,甚至不敢用力呼吸,生怕对方一言不合拿出把AWM打爆他们的狗头。
  他们这一桌的气氛有多凝重,主桌的气氛就有多轻松热闹。
  似乎是觉得再不开口会被冰冻住,之前那个想看瞬狙的男生在同伴们的眼神示意下,终于鼓起勇气:“Key神,你要喝点……”
  一个电话切了进来,正在低头刷手机的盛怀冰站起身,冲着男生微微点头:“你们喝,我去接个电话。”
  电话是GOP副教练打过来的,只有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下来,老子带你去喝羊肉汤。”
  盛怀冰看了眼身后,招呼也不打,直接下了楼。
  两人开着车拐进老城区的一个古巷子,轻车熟路地钻进一家老字号。
  副教练姓骆,单名一个承字,他点了两斤羊肉,外加几个小菜,然后开了瓶白酒,开门见山:“有什么想法?”
  “嗯?”
  “徐清风那逼都把你安排到替补那一桌了,意思还不够明显?有Sora在,你就别想着能上场比赛了,每个赛季都只有被带出去溜一圈的份,妈的!”
  盛怀冰垂着眸子,漫不经心地转着手中的杯子,没说话。
  骆承仰头猛灌了一口白酒:“现在GOP都快成徐傻逼的一言堂了,待着没劲,有没有想过转会?”
  脑海中突然响起厕所里的那道声音,盛怀冰眨了眨眼睛,问:“去哪?”
  去哪,这确实是个问题。
  眼下和平精英联盟战队中,GOP是圈内公认的最强战队,而像HERO,FD这些老牌战队,首发队员都是自己辛辛苦苦培养起来的,还没到为了拉拢Key而放弃自家狙击手的地步。
  当然了,只要Key愿意,有的是战队来抢他。但那些战队实力参差不齐,和平精英又是个团队竞技,光是Key一个人,也无法带动一支垃圾队伍。
  更何况他若是真从GOP出去,没干出点实际成绩,指不定被嘲笑成什么样子。
  骆承正头大着,坐在他对面的年轻人语出惊人:“教练,你想不想自己组建一支战队?”
  “什么?”骆承差点被呛到,他瞪着年轻人,以为自己听错了。
  两斤羊肉连着汤锅一起被端了上来,盛怀冰帮老板插上电源,一脸平静:“你组建战队,我跟你走。”
  特么的,这小子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只有我们两人的战队……怎么,你打算让老子拿着平底锅杀进决赛圈?”
  “人可以找。”
  骆承翻了个白眼:“去哪找,我可没本事把HERO的Sky和FD的Wind给你挖过来。”
  “GOP多的是坐冷板凳的。”
  骆承再次被他唬了一跳:“你不仅要跳槽,还想挖他们的人!”
  盛怀冰不置可否:“可以试试。”
  骆承看他的神色不像是在开玩笑,左右看了看,凑过去小声地问:“你认真的?”
  “从个人赛中杀出来的前三,实力都在青训生之上。”
  骆承心中一动,隐隐知道了他想表达的意思:“全国个人赛的参赛者有年龄限制,只能在16到18岁之间,从城市赛一路打上来,要在那么多人中脱颖而出,个人solo能力绝对强悍。”
  盛怀冰夹起一块羊肉往嘴里送。
  骆承若有所思:“每届全国个人总决赛的冠军都被GOP高价签约,就连第二名也不放过,很多小鬼甚至以进GOP为荣,却不知道冠军都进了首发队伍,第二名只能看着饮水机,永无出头之日。奇怪的是,居然没有多少人对此有异议?”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