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草每天都被撩[重生]——怀胥
时间:2022-06-22 11:13:59

   题名:校草每天都被撩[重生]
  作者:怀胥
  文案:
  许泠念大学的时候,遇见了个帅的惨绝人寰的小哥哥,跟他谈了场恋爱。
  奈何家境悬殊,许泠top2,对方高中辍学,家里还欠了还不清的债。
  后来,两人分手了,对方提出来的。
  分手后,一场车祸,主动提了分手的前男友又为了救他,离世了。
  许泠重生了。
  回到过去,他四处寻找前男友,高三那年他终于找到了。
  ——在一个感谢捐款建楼的名单上。
  他从前那个穷的叮当响的前任,一捐就是一个亿。
  许泠:?
  .
  高三那年,谢泽悦误打误撞跟一个转学生成了好朋友。
  不过谢泽悦觉得这姓许的总不会好好说话。
  “你到底是直的还是弯的?”他问。
  “嗯?”许泠抬起清亮的眼睛,一边吃饭一边用米饭堆了个心,说:“本来直,但是见到小哥哥你,就弯了。”
  “......”
  甜言蜜语、糖衣炮弹,直男小把戏罢了。
  一开始,谢泽悦觉得他在开玩笑。
  毕竟人是有女朋友的。
  再后来,谢泽悦听说有个男生在追许泠。
  谢泽悦起初不以为意:“他成不了。”
  别人:“为什么?”
  谢泽悦:“因为许泠有女朋友。”
  别人:“你弄错了吧,他明明有个忘不掉的前男友,白月光一样的。”
  谢泽悦:“?”
  再次看见男生请许泠吃饭、看电影的时候,谢泽悦忽然不淡定了。
  他在许泠对那人笑的时候忍不住了,一把抓住他,揽进怀里,低头:
  “和我在一起好不好。”
  #人间不直的#
  *钓系美人受x深情温柔攻
  *1v1,he,双洁
  内容标签:强强,天作之合,重生,校园,现代,主受
  搜索关键字:主角:┃配角:┃其它:
  一句话简介:钓走一只醋精校草
  立意:立意待补充
 
 
第1章 
  “四高?那不一贵族学校么,学费老贵了,学生还都很皮。”
  “许泠是我带过最优秀的孩子,毋庸置疑,但是呢,您做家长的也要考虑下环境对孩子的影响吧,就他现在的成绩,念国内大学绝对是学校抢着要的。”
  “泠泠,你是个好孩子,你知道那里的学生整天都干什么吗?抽烟,喝酒,飙车,纹身......干什么的都有。老师是担心你,就算要转学,也不要转去那里吧。”
  班主任看见桌子上他的转学申请书,脸色不太好。
  转学手续出乎意料的麻烦。
  一张表格,要找班主任签字,教导主任签字,校长签字盖章......如果早知道这么多道程序的话,他大概会选择高一直接过去念书,而不是现在。
  可惜,他也是直到高三才知道那个人的去向。
  教师办公室里,许泠单肩挎着个书包,个高腿长,校服外套的领子一直拉上去,微微遮住下颌,乌黑的睫毛低落,手里的手机屏幕上只有一个名字:
  谢泽悦。
  世界上同名同姓的人太多了,他家虽小有资本,但想找一个人仍旧很难。重生后搜索他的名字已经成为了一种本能,叫这个名字的人太多了,有工程师,有三十多岁的注册公司老总,浏览器上那么多人的名字,哪一个都不是他。
  直到某天,他看见了一条资讯:
  【致谢:第四高级中学国际部学子为我校成立盲人分校捐款近亿】
  点开后,捐款合照那一栏有个名字:谢泽悦。
  照片404了,名字还在。
  谢泽悦,第四高级中学国际部?
  浏览片刻搜索页面上有关前男友名字的资讯,许泠微微挑眉,很快又收起了手机。
  “我们泠泠说,那里离家近。”母亲蒋琬扯一下他的袖子,说:“而且四高还蛮适合出国留学的,泠泠一直有出国的打算。”
  “出国?”班主任愣了下,语气缓和了,说:“也是,它有个国际部,还挺出名。top几的学校,都有录取上的。”
  一番交谈后,左肩挎着书包的许泠微微弯下腰,拿起签字表。
  手续差不多完工了。
  “泠泠,”出了办公室,母亲蒋琬拍拍他的肩膀,说:“你成年了,做什么选择有你自己的考量,这我不管。”
  “嗯。”
  蒋琬又说:“但妈妈希望你能为自己的选择负责,知道吗?”
  少年人白皙清瘦的侧影落在光芒下。
  他转过脸,轻声说:“知道。”
  开学第一天,路上堵的水泄不通。
  法国梧桐白色的树干油画一般划过车窗。
  红灯,踩下刹车,驾驶室里的男人闲的没事和许泠聊天。
  “你过去,不就是掉进垃圾堆?”他堂哥看他一眼,忍不住笑了,说:“那边好多学生都是送钱进去的。”
  许泠靠在后座,白色的蓬松羽绒里透出一张白皙的小脸,眼皮低落,有些慵懒地说:“不至于。”
  “我就不明白,为什么?”堂哥不可思议地看着他,说:“真想出国了啊。”
  “也不是。”许泠低眸子,细白手指在手机上划拉几下,说:“我是去找一个朋友。”
  “谁?”驾驶室的他堂哥终于偏头往后看了眼,奇道:“什么朋友,女朋友啊。”
  许泠袖口中探出白皙指尖,低头,一顿:“男朋友。”
  “喔唷,你还会开玩笑了啊?”
  堂哥又回头看他一眼,拿不准他是不是在开玩笑,眉毛纠结成一团。
  许泠只是安静。
  他把校服的领子拉高了点,初秋,有点冷,后视镜映衬一双白皙单薄的眼皮,低垂,浓黑的睫毛安静地低落。
  这一年,他刚升高三。
  认识谢泽悦是上辈子的事。
  他是许泠的男友,两人交往时间不长不短,春夏秋冬都走了一遍。
  关于谢泽悦,许泠知道的事情不多——他并不了解他的过去,认识他,两人恋爱,已经是许泠念大学时候的事情了。
  他知道他的名字,谢泽悦。
  知道他家的企业因为资金链断裂,破产了,他欠了很多钱,只好四处谋生;知道他当了网红,长得很好看,被很多人喜欢。
  他是初恋,也是意难忘。
  重活一世,跟他分手却好像还在昨天,记忆很清晰。
  许泠忘不了,漆黑的巷子里谢泽悦从喧闹的酒吧里走出来,低头看着许泠,说:“这不是你来的地方,乖,回去。”
  许泠看着他,说:“一定要这样?”
  谢泽悦没说话,安静,几个酒鬼跌跌撞撞地路过。
  好一会儿。
  他低眸,瘦长的手指摸了下许泠的后脑,微深的漂亮眼睛认真地看着他,说:“我早就废了。高中都没读完,以后怎么样,很难说。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你值得更好的。”
  说完,没看许泠的表情,他转身离开了。
  许泠站在他身后,冷声道:“提了分手,你别后悔。”
  酒吧门缝传来重金属乐的声音,他一顿,背影很沉默,影子慢慢拉长。
  许泠注视他,一直到他背影消失,才慢慢转身离开。
  后来,几番拉扯,终于还是分手了。
  许泠想不通他为什么要这样,一个人在酒吧喝酒喝到深夜,拨出他的电话。
  他来接他,两人在驾驶室,争执不断。
  路上却出了车祸。
  黑夜,刺眼的白光照耀来,大货车酒驾踩不住刹车,狠狠撞了过来。
  轰——
  那一瞬间,谢泽悦毫不犹豫地整个人扑在他身上,车前玻璃碎了,他被扎的浑身是血,血流喷溅,一片血红,却到死都没放手,紧紧护着许泠。
  许泠忘不掉。
  谢泽悦温热的血淌下来,在他额头上留下一个吻,颤抖的,甚至来不及说最后一句。
  许泠浑身发抖,很想质问他,这就是你说的分手?
  他眼睁睁地看着谢泽悦浑身是血,慢慢失去生命,无能为力。
  抢救晚了。
  这段无疾而终的感情和生命一起,仓促地结束,再也没有了下文。
  白色玛莎拉蒂停在学校门口,许泠拉开门,下车。
  他看着四高校门,呵出一口气,初秋,眸子在浅淡的白日光线下微深。
  第四高级中学,国际部。
  四高不搞升学率,对接的是国外的高中,大部分学生只在国内读个高一,高二就转学去国外的高中读书了。
  剩下一拨人,则是参加A-level一类的国际考试,申请国外高校。
  再剩下一小拨人,则是因为各种稀奇古怪的变故,中途被迫参加高考,留在国内的大学。
  国际部和主校分离,是私立高中,这里一年学费30w,里面的学生考过来时中考分儿两极分化很严重,好的很好,差的很差,说白了,除了极少数从小奔着国外top校去的那类,大部分学生就是送钱进去,指望读个国外学校拿文凭镀金的。
  路边,堂哥停好了车,车停在了门口禁停路段。
  保安不住挥手驱赶:“学校门口不要停车!”
  堂哥看了许泠一眼,说:“我送你进去。老师联系好了么?”
  “加他联系方式了,进群了。”许泠打开后备箱,拿出自己的箱子,放在地下,拉高了外套的领子,露出一双清亮的有点冷的眼睛:“在高三A1班。”
  他哥应了一声,发觉保安又来赶人了,只好找了个宽敞的停车位,把车靠学校里绿化带停好,说:“走走走,先进去看看。”
  说完,两人进去。
  许泠拖着箱子,走在林荫道上。
  正是开学的时候,路上人来人往,家长过来送豪车遍地走,他扫了一眼,路边来来往往青涩的少年们都还没长开,穿着校服,看着就是个小孩。这时候的谢泽悦,可能也就是个小男生。
  他勾起唇角,拧开矿泉水瓶,喝了口。
  许泠半倚在栏杆上,白皙的脸庞被阳光照的半透明,乌黑的睫毛眯起,弯了弯。
  堂哥被老师叫走办手续,许泠在教学楼下等他。
  他看着来来往往的高中生,瘦长手指挎着书包,低头,唇角弯了弯,打开手机,用小号匿名在刚加的学校大群里发了一条消息:
  -“学长学姐好,请问谢泽悦在这里吗?”
  -“我能不能拥有他的联系方式?”
  过了会儿有人点开这头像,发觉他是个男生,立马看热闹不嫌事大地在群里起哄。
  -“喔唷,学弟啊?”
  他发完那两条,很快,群里跟炸了一样,消息飞快地多了起来,刷屏一样。
  -“哇,哪里来的软萌小学弟?”
  -“找谢神干什么?”
  -“@谢泽悦,谢大佬你又多了一个迷弟~”
  -“你要找的是不是他?”
  -“「图片」「图片」”
  -“四中扛把子,我一个男生都觉得他太绝了,根本嫉妒不起来的程度。”
  许泠微微屏住呼吸,手指都冰了,好一会儿,他深呼吸一下,才点开照片,长按几秒,看见了他。
  几秒钟,图就裂了。
  但他还是记得。
  照片里的男生头发上都是汗,被光线照的微闪,穿一件红色球服,个高腿长,是跳跃起来投篮的一个抓拍,球服下的衣摆微微扬起,露出隐约的腹肌,淌着汗。
  含蓄的爆发力。
  许泠略微惋惜,只是闪照,不然他能存下来。
  正在这时,一群喧哗声。
  “卧槽,牛逼啊,这就算追到了?“
  一个嗓门儿略大的男生在哪儿起哄,说:”这都这么多人呢,她都直接找过来了,奶茶怼脑门儿上了,我谢哥这可不是就算承认了?“
  “艺考班班花,人追了老谢两年了,这么契而不舍的是个人都该心动了吧?”
  旁边有人跟着瞎起哄,“那可不行,得看老谢喜欢不喜欢啊,不喜欢就上,这算什么,强取豪夺啊?”
  跟着就是一群男生暧昧的拖长调子的起哄现场。
  “烦死了,”女生一转头,看着包围着的刚和谢泽悦打完球的男生,怒道:“关你们什么事啊,滚滚滚。”
  语气似乎挺气,但有点害羞的。
  这声音听起来像是某种告白现场。
  许泠对于别人的闲事素来没有什么兴趣,他本想往前走,余光却瞥到一个模糊的人影。
  教学楼的走廊,有点偏僻,靠近体育馆的位置。
  就在转角的地方,阴凉,地上放着一个篮球被风吹的轻微滚动,校服搭在栏杆上,接着是模特儿般令人动容的长腿。
  许泠抬起眼睛,停住,微微屏住呼吸。
  女生的对面则是一个坐在走廊栏杆上的男生。
  走廊的栏杆上,一个穿着黑色T恤的男生坐着,手撑在栏杆上,低头,瘦长的手指划拉着屏幕,又看看女生,神色微淡,隐约的距离感。
  他黑发尖儿有汗珠,荷尔蒙扑面而来,又仰头散漫地喝着一瓶矿泉水,似乎刚打完球,他头发上都是汗珠,晶莹闪耀,顺着利落的下颌线往下淌,凸起的喉结滑动着。
  许泠瞳孔微微一缩,这下,是彻底停住了。
  “还有事么?”谢泽悦撑着栏杆,看了她递过来的奶茶一眼,还了回去,低声说:“没事我先回宿舍了。”
  “为什么?”
  女生烫了点卷发,手指卷啊卷的。
  “......”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