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死对头错认Ai后我怀了他的崽——堂堂海棠
时间:2022-06-22 11:08:25

   把死对头错认Ai后我怀了他的崽
  作者:堂堂海棠
  文案:
  富二代元星然为了羞辱死对头明禛,斥巨资照着他的样子定制了一款AI恋爱机器人。
  机器人栩栩如生,元星然第一次见到就惊为天人,当时恰逢家中逼婚,他需要领个男朋友回家交差,于是拉起“机器人”就走,“我先拿回家试一下啊?”
  天地良心,明禛当时只是路过。
  但突然被暗恋的小可爱拉着手回家见家长,一个正常男人的反应当然是:“试过我的都说好。”
  于是“人工智能”不仅圆满完成了见家长的任务,晚上还贴心的履行了一下“恋爱机器人”该尽的责任。
  元星然食髓知味,一发不可收拾,日日专注提升机器人性能,反复测试日渐上瘾,“人工智能”的服务自然日趋完善,只是,他的肚子却一日日的大了起来……
  元星然突然陷入沉思:【人工智能还有让人怀孕的功能吗?】
  “人工智能”一本正经的装大尾巴狼:【放心吧,用的是明禛本人的精子,质量绝对过硬。】
  装尼玛!
  过硬你个锤子!
  狗比明禛,我鲨了你!
  #我男友不是人工智能,但我可能是人工智障#
  食用指南:
  1. 真“人工智障”日常社死小少爷受 vs 假“人工智能”腹黑深情总裁攻
  2. 文中所有科学设定均基于现实存在的技术进行的合理想象,如想象的不对,求不杠~~~
  内容标签: 生子 豪门世家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我男友竟然不是人工智能?退货
  立意:科技改变生活
 
 
第01章 谁说我没有男朋友
  清晨,
  “星然,今晚早点回来,李老家的孙子……”
  “我再说一遍,我不相亲!”元星然揉了下早上一醒来就开始跳的右眼皮,不耐烦的打断了他哥的话。
  一身西装的元子铭从楼上下来走到餐厅,“李希长得帅能力也强,现在是私募基金合伙人……”
  “既然那么好,哥你自己留着好了。”元星然咬着培根阴阳怪气。
  元子铭面无表情的接过家政机器人刚冲好的咖啡,“你二十多岁的人了能不能懂点事?爷爷的病你不是不知道,他老人家就这一个愿望,你如果……”
  “哥,你怎么不说你自己,你都三十五了,就算爷爷有愿望,要结婚生孩子也是你先,你是他正牌孙子,还是长孙!”元星然愤恨的盯着他哥。
  元子铭冲着弟弟微微一笑,“我是长孙有什么用?我又不能生。”
  一句话堵得元星然差点吐血。
  最近元小少爷的日子很不好过,被逼婚逼的走投无路。
  原因是上上个月他爷爷体检筛查出长了个瘤,老人家心态很好,该吃吃该喝喝,说他这一辈子没什么遗憾,还不忘让全家人提高健康意识,给每个人都定了个全身体检套餐。
  坏就坏在那次体检,元星然突然就被查出了男子易孕体质。
  元星然十分傻眼,虽然近年来男子怀孕的新闻屡见不鲜,但他也万万没想到,自己会成为新闻主角。
  就在他还在懵逼的时候,他爷爷已经率先接受了这来自上天的启示,他老人家突然表示自己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还没见过元家的小曾孙,说完还把慈祥的目光落在了小孙子身上。
  于是,元星然的噩梦开始了。
  元董发话了,元氏集团总裁办秘书们的执行力爆棚,跟他相亲的队伍一夜之间就从城南排到了城北,京市数得上脸面的政商家族内的适龄男子全部被网罗其中,以至于半个京市都在流传他的八卦:听说了吗?元老那个小孙子,能生!
  搞得元星然最近都没脸出门。
  “我……”元星然无力的把筷子放下,徒劳的讲着道理,“……就算我能生,也不代表我就必须得生,而且我……我也不喜欢男的,你们就断了这个想法吧。”
  元子铭喝完了咖啡淡定的擦擦嘴,把咖啡杯递还给家政机器人,“你从幼儿园起就知道追着漂亮小哥哥流口水,收到的情书一水儿都是小男孩写得,去酒吧夜店从来都只点男AI服务,还曾为了一个男人跟别人争风吃醋打架斗殴,表白被拒后,一蹶不振到现在……”
  元星然无奈咬牙,“我没有一蹶不振。”
  “不重要。”元子铭随意的怂了个肩,“重要的是医生说爷爷的病情不稳定,在手术之前,要我们家人多顺着他,爷爷辛辛苦苦把你拉扯大,他现在老了,就这一个心愿。”
  一说到这个,元星然就像是一只被人抓住后脖颈的猫,动弹不得。
  元子铭转身走出餐厅,提起门口的公文包,“总之,晚上七点,你要是想让爷爷带着遗憾上手术台,你就别回来。”砰的一声,大门关上。
  这特么的就是活生生的道德绑架!
  元星然坐在座位上无能狂怒,对着空气连挥了好几下拳头。
  他想不通……
  从小到大,他品学兼优。
  当然,也许他成绩一般般,但是他品德没话说啊,他不抽烟、不喝酒、更没乱搞男男关系,从小到大就喜欢过一个人还被一个叫明禛的王八蛋给搅和了,以至于到现在都还保持着纯洁的处男之身。
  他如此的洁身自好,老天爷怎么忍心让他……让他生孩子?
  就算他内心偶尔有一些小阴暗,但是他长得帅啊,又很阳光,从小到大,拿下了包括幼儿园园草到大学校草在内的所有草类排行榜的第一名,学校里上到老师下到同学,男男女女无不被他折服。
  就是这样一颗帅的惨绝人寰的帅草,年纪轻轻,风华正茂,还没开始搞事业,更没开始搞男人,就要被家里安排结婚生崽了?
  再帅的男人,生了崽以后,那还能看吗?
  到时候,他该如何自处?
  如何面对那些崇拜他爱慕他的男男女女阿猫阿狗?
  最让他难以接受的是,万一走在路上恰好被他的死对头明禛看到,明禛发现那个让他羡慕嫉妒恨的大帅比,现在挺着个大肚子在待产?那还不得登时就笑抽过去?
  想到那个场面,元星然扶额,他想立即去世。
  一阵手机铃声打断了元星然琢磨着怎么去世的思路,
  “星然,今晚出来high!我酒吧有新玩意儿。”来电的是谷良,元星然的发小。
  元星然揉了下又跳个不停的右眼皮,今晚他还得相亲呢,“不去。”
  “我知道你最近在备孕,压力比较大……”
  “滚,你特么才备孕,会说人话吗?”
  对面的谷良笑的十分开怀,“没办法,昨天我酒吧有人说在医院产房遇见你孕检了。”
  元星然咬牙,“产房是特么孕检的地方吗?造谣也没点常识。”
  对面笑笑,“没办法,你太久没出现了,我都忍不住要怀疑你是不是在家待产了?”
  “待尼玛!”
  “别骂人啊,骂人对胎教不好。”
  元星然:……
  “绝交吧,我累了。”元星然就要挂电话。
  “别别别,跟你开玩笑呢,昨天我把胡说八道造你谣的那个大新给揍了一顿,够意思吧。”
  “谁啊?”元少爷疑惑。
  “周成新,你不记得了?以前明禛那跟班,现在好像是明禛公司的财务总监……”
  元星然微微皱眉,怪不得他今早右眼突突突的跳了一早上,果然有不好的事发生。
  明禛那个王八蛋这么快是得到了消息,估计已经幸灾乐祸的笑抽过去了吧,所以才派了小弟过来编造这种谣言。
  “怎么样,今晚过来吧,你再不出现,那帮孙子不知道怎么编排你呢。”
  元少爷危险的眯了眯眼,“来!当然来!给本少爷今天晚上给他安排个大party,让他们睁大眼睛看清楚,明禛那个混蛋是怎么搔首弄姿跳艳舞,怎么叫我爸爸的!”
  “哦,AI做出来?”
  元星然鼻子哼了一声,“早就做好了,以后就让“它”在你的酒吧里服务客人,恶心死那个王八蛋。”
  元星然一想到明禛那张冰山脸穿着暴露的在酒吧里招呼客人,就觉得浑身热血沸腾,大仇得报的痛快。
  元星然的无人驾驶汽车停在了京市郊区的一处厂房门口,这里是元星然斥巨资收购的Mi仿生机器人工作室,公司的重点产品“明禛一号”就存放在这,产品前些日子刚完成最后的调试,但元星然被生娃的事绊住了脚,一直没见到。
  完成了门口的面部识别,元星然迈步进去,一位美女机器人走过来,
  “Ada,我来提明禛一号。”
  Ada是这里的AI管家,也是Mi工作室的初代产品,做工精良栩栩如生,元星然当初就是偶然见到“她”,才萌生出做”明禛一号”这个绝妙的点子的。
  Ada微笑,“您的男朋友已经等待多时了。”
  元星然嗤之以鼻,“什么男朋友,他那种长相就只配做性/爱娃娃。”
  “根据国家出台的机器人管理法律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都不得生产研发以宣传□□为目的,公然蔑视社会道德公序良俗的机器人……”
  元星然双手插兜,“说吧,做的跟明禛本人像不像?”
  “按照您的要求,真人等身构造,不能说一模一样,可以说是完全相同。”
  机器人是不会撒谎的,元星然琢磨着,要是真能跟明禛长得一模一样,又能有Ada这样逼真灵动的水平,那今晚的场子,不知道得多热多带劲儿。
  Mi是个巨大的仓库改建的,设计繁复,上下六层,自动化程度相当高,所有指令都能由机器人完成,研发团队远程操作,彻底实现了无人办公,所以看起来虽然忙碌,但是其实这里一个真人都没有。
  元星然熟门熟路的穿过机器人操作流水线到了库房,仓库堆满各式各样的机械元件,动植物标本,电脑屏幕,运算主机,电子元器件,仿生材料,还有一些制作了一半的仿生人体组织……
  就在这样电子医疗废物垃圾场一样混乱的库房,元星然忽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明禛这个狗比怎么会在这?
  元少爷本能的就想上去找茬,可刚迈出一步,眼角余光却突然瞄到了旁边的指示牌【待唤醒机器人存放处】
  元星然一愣,脑子突然反应过来,
  那不是明禛!
  不知道怎么,意识到对方是个机器人,元星然忽然就觉得有点瘆得慌,右眼皮又突突突的跳起来。
  作为一个AI机器人公司的老板,他当然知道,这是恐怖谷效应在作祟。
  物体看起来越像人,人类就越害怕。
  他左右环顾,机器人们各司其职,一个同类都没有,库房里又堆满了各种仿生人体器官和残骸,愈发的有恐怖氛围了……
  就在这时,
  那机器人忽然转过头来,
  元星然还没做好心理建设,
  不期然就跟它四目相对了,
  ……
  一模一样的一双眼睛!
  “卧槽。”
  这一眼,是即惊悚又暧昧,即隐秘又刺激!
  元星然的心里建设轰然崩塌,肾上腺素狂飙,恐怖谷效应顺时达到巅峰!
  他不由自主的屏住呼吸,连心跳都漏了一拍,旋即才猛烈的砰砰砰乱跳起来……
  房顶上的蓝色射灯打在“明禛一号”的头顶上,洒下一片青色,衬得整个作品逼真又诡异,就像Ada刚刚说的,跟真人不能说一模一样,只能说完全相同!
  但“明禛一号”的做工明显要比Ada这种初代仿生机器人高级了几代不止,他几乎与明禛一样高,身型也相似,白衬衫扎在皮带里,露出紧窄的腰身,臀大肌被西装裤包裹,露出清晰的形状,有点小性感。
  元星然冷静下来后围着明禛一号转圈圈视奸,“明禛一号”皮肤也很细腻,眉毛头发根根分明,毛孔细致入微,连下巴上的青色胡渣都隐隐若见,一双桃花眼的眼珠又黑又亮,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眼球中间的微米级针孔摄像头,就算凑近了仔细看,其实也看不出,最神奇的是,凑到这么近的距离,都很难看出假人感,一呼一吸都极有节奏,甚至连喉结都真实的滚动了好几下……
  “你……你干什么?”
  元星然手刚捏上机器人的翘臀,机器人突然开口了,
  元星然触电般的缩回手,吓了一跳。
  连声音都这么像?
  甚至连明禛的神态语气都被学到了三分。
  这就让元星然很不爽了,他顶讨厌明禛这假模假式的样子,真人跟我拽就算了,你也跟你爸爸拽?
  元星然不高兴的重新把手拍在他翘臀上,“要你管?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揉完了甚至恶劣的捏了两把。
  翘臀紧实Q弹,手感超好,比谷良酒吧那几个AI服务员手感好多了,不愧是专门用来做性/爱娃娃的男人。
  但是这个“性/爱娃娃”此刻却拿见鬼了的眼神看着他,看的元星然很不爽,
  “看什么?你这翘臀生来就是给我摸的。”元星然嘴角勾起一抹坏笑,“谁叫我是你主人呢?”
  他想象不出明禛这张脸叫他主人的时候是什么样,一定贼几把好笑。
  但这张脸却在这个关键时刻表情神经失调了,一张脸上同时出现了三分愣神,两分吃惊,三分害羞,两分恍然一共四种表情,显然是表情系统卡住了。
  这种情况不少见,在谷良酒吧里长得清纯一点儿的AI服务员身上就经常遇到,一般情况都是由于无法理解用户输入指令导致的机器人脸部表情输出系统卡死导致的,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