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了帝君的崽后我跑路了(穿越)——兮音
时间:2022-06-22 11:07:25

   怀了帝君的崽后我跑路了
  作者:兮音
  [本文文案]
  明睐做了一个梦,梦里他会穿越到修真界,变成一只灵草妖,成为帝君的宠妃,被暴虐残忍的帝君骗身骗心凌虐至死。
  如今,第一步已经完成,他穿了,正在给帝君做侍从(宠妃)的路上。
  想起自己的结局,明睐瑟瑟发抖,准备跑路,不料在帝宫对一个俊美仙君一见钟情,还不小心和对方一夜情。
  两人都心悦对方,互许终身,日日双修。
  后来明睐准备逃离帝宫,看着俊美迷人的仙君,明睐决定带他一起。
  仙君微笑:“好啊。”
  明睐一直没有逃出去,后来才发现,仙君不是别人,正是暴君本人。
  他还怀了暴君的崽。
  明睐捂着肚子跑路:“渣男骗我感情毁我青春,我不玩了!”
  —
  十三洲帝君陆徵鸣地位尊崇,暴虐残忍,守护天下生灵,却不喜天下生灵,最喜欢看的,便是灵物惨死。
  他唯独对一灵草妖爱的热烈,苦苦追求上万年,到头来,还是自己作死栽了。
  修真界都传,这草妖被魔尊与帝君相争,当真是红颜祸水,不识好歹,唯独帝君知道,他是自作自受。
  —
  明睐视角:
  —“我一睁眼就被送到暴君宫里,小命难保,以为遇到天菜,天菜也恰好喜欢我,我俩一见钟情,干柴烈火,我还打算跟他双宿双飞,结果全他妈是套路,天菜是暴君,引诱我跟他好,妈妈,我要报警!”
  —“小迷糊,你别怕我,我永远爱你和崽崽。”
  —“跪你的搓衣板去吧!”
  —“哦。”
  帝君视角:
  —“那个魔域的奸细真好骗,我随便演一演他就上当了。”
  “喜欢他?怎么可能,玩玩罢了。”
  “不过是因为他能帮我度过发情期才纵着他的。”
  “我一点都不喜欢崽子。”
  —“陆徵鸣,你说什么?”
  —“我说我是傻逼,对不起媳妇我错了[滑跪]。”
  前期疯批后期忠犬神龙攻X笨蛋美人仙草受
  *追妻火葬场
  *双洁,生子,HE
  *受是团宠
  *攻一手好牌打的稀烂在作死边缘反复横跳最后不得不含泪追妻
  内容标签: 生子 情有独钟 穿越时空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明睐,陆徵鸣 ┃ 配角:求预收《和死对头协议结婚后我离不掉了》 ┃ 其它:推基友的文《病美人仙尊手握狗血剧本[穿书]》
  一句话简介:可怜小草,被帝君骗心还怀崽
  立意:坚强独立
 
 
第一章 穿成灵草了
  日暮北风吹雨去,数峰清瘦出云来。
  明睐没想到自己穿越一回,倒是见到了许多从前无缘得见的、如诗如画的景色,若非此时是在通往给暴君做侍从的路上,想必他还能多些心情赏景。
  没错,明睐穿越了,还穿越到了修真界,成了一株本体是仙草的妖。
  尽管是个妖,明睐也没有什么厉害的法力,顶多是不吃东西饿不死,连掐诀给自己除个尘都做不到,弱的他心梗。
  而且他在穿越之前就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将穿越到修仙十三洲,在一个痴傻草妖身上醒来,他会被送往帝宫,然后被暴虐残忍的帝君看上,被骗身骗心凌虐至死。
  如今梦境灵验,明睐没有想逃跑——因为以他如今的身体,绝无跑掉的可能。
  他只想死快点,没准还能赶上投个好胎。
  毕竟,他是救过马路的小姑娘死的,好人应该有好报?
  许是见这群美人都吓得花容失色,瑟瑟发抖如随风摇曳的花骨朵,恐这幅颜色惹恼了帝君,领头的青年让飞舟慢了些,安抚他们。
  “诸位不必害怕,帝君并不似传闻那般可怕,也不是时时刻刻都想杀人的。”
  明睐:“……”你瞧瞧这说的是人话吗?
  众美人摇曳的更厉害了。
  “你、你不怕吗?”一个弱柳扶风似的白衣姑娘在明睐身旁,小声问。
  为了让自己显得合群些,明睐点头:“怕死了。”
  白衣姑娘:“……”看不太出来呢。
  “怕什么怕,一看就是没见过世面的!”有一粉衣女子却与旁人不同,走路时下巴都是抬着的,声音也娇纵,“我等都是被仙使选中给帝君当侍从的,若是表现得好,被帝君看中封妃,日后灵石仙药,荫庇家中,都是旁人求也求不来的福气,你哭丧着个脸作甚,真是晦气!”
  白衣姑娘气愤道:“你这人怎么这么说话!”
  那女子勾唇一笑,傲慢道:“我与你们不同,我是上三宗逍遥宗宗主的关门弟子,如今已是元婴中期的修为,自然是被看重的。”
  明睐暗暗感叹,在原主的记忆里,元婴期的修为都可以开山立派了,眼前这位如此年轻的元婴,竟然也只能做一个小小的侍从。
  看来他更没可能逃出去了。
  “何人如此嚣张?”
  说话间,一个明艳不可方物的红衣女子忽然出现在飞舟上,直直打量着那人。
  那嚣张的姑娘顿时慌张行礼:“见、见过护法。”
  红衣女子本来沉着的脸忽然扬起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哦,你认得我?”
  那人以为自己得了护法青眼,语气放松了几分,还透着些讨好:“不认得,但认得护法的衣裳,护法您……”
  “哦,好。”红衣护法笑着打断她,然后倏然抬手,干脆利落地拧下了那人的脖子,轻声道,“那你也不算是死不瞑目了。”
  在场众人都被眼前这一幕吓呆了,明睐也呆住,方才还佛系的心此时也平静不起来了。
  你们修真界,路子都这么野的吗?!
  红衣护法用帕子擦了擦手,淡声道:“愣着干什么,帝君快出关了,还不快将他们送去,好生管教管教规矩,当心惹恼了帝君,我也护不住你们。”
  “是、是。”
  领头的青年对这类死人的事情已经见怪不怪了,闻言立即吩咐人把这些美人带走,不然说不得一会儿还得再少几个。
  这些可是他好不容易搜罗来的,资质容貌皆是上佳。
  “等等。”红衣护法不知看到了什么,忽然叫住他们。
  她慢悠悠抬步走上前,在明睐身旁站定。
  明睐内心慌得一批,面上还在强装淡定:“护法有何吩咐?”
  红衣护法没答话,只定定地看了他一会儿,直到看的明睐心底发毛,才挥挥手让他们走了。
  “真漂亮。”红衣护法不知为何心情突然变好,对领头的青年道,“你办事不错,该赏。”
  领头青年不知她怎么又高兴起来了,不过也清楚她是个喜怒无常的性子,便知只笑道:“谢护法赏。”
  鬼门关走一遭,明睐强撑着没晕倒,一进屋,却见晕倒了好几个。
  本来没那么害怕的,骤然见到这一幕,也吓得不行了。
  那白衣姑娘吓得脸都白了,喃喃道:“这真的是统治修真界的帝宫,而不是魔域吗?”
  明睐也被吓得干呕了几声,他喝了杯凉茶压惊,道:“小心隔墙有耳。”
  “对!”白衣姑娘顿时捂住嘴巴,睁大眼睛,谨慎地四处看了看。
  明睐失笑:“倒也不必如此,若是方才有人听到,恐怕你脑袋已经落地了。”
  “是、是哦,我以后得小心说话了。”白衣姑娘小声自语完,又问,“道友,你叫什么名字啊,出自哪门哪派?我叫云仙儿,是上三宗青云宗弟子。”
  “我叫明睐,下三宗山阳宗弟子。”
  “明睐,明眸善睐,好名字。”云仙儿道,“道友你真是人美名字也美!”
  “过奖。”
  说实话,刚穿越来时,明睐也被自己的容貌震惊了一下,实在是太美了,空灵清俊,飘飘欲仙,清纯又妩媚,像是他从前的样貌开了十级美颜。
  天上仙人,不过如此了。
  若不是现在小命难保,他也许会揽镜自照臭美一番。
  现在是没心思了。
  云仙儿抱着膝盖抽泣:“这可怎么办啊,我好害怕呜呜。”
  明睐最看不得小姑娘哭,劝慰道:“船到桥头自然直,你看,我刚才被盯了这么半天,不是没事么?”
  云仙儿抬头看着他:“明睐道友,你这么美,没准真的能被帝君选中,飞黄腾达。”
  明睐叹气:“然后日日数着自己被厌倦的日子等死。”在那个预知梦里,他的确是这样,最后被活活虐死。
  云仙儿:“呜呜呜,我们好惨啊!”
  日暮西斜,飞舟快要接近帝宫入口清正峰,众人都心事重重。
  过了这帝宫大门,可能就再也没有活着出来的机会了。
  明睐也心情沉重,他是想早死早超生,可方才那人被拧下脑袋的画面实在太过血腥,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一个护法尚且如此,那帝君该是如何暴虐?
  若是从这里跳下去,不知道死的够不够快。
  明睐望着飞舟下方的重重云雾想,这好像有些太高了,若是还没来得及摔死,就被救起来了,岂不是死的更惨?
  那便装作不小心摔下去的,也许可行。
  明睐思索间,飞舟忽然剧烈晃动起来。
  众人赶紧扶稳栏杆:“怎么回事?”
  “有、有魔族!”一声嘶吼唤回大家神智,众人抬头,只见天空黑压压一片,雷云压顶,可怖的气息瞬间散开,几十个模样狰狞的魔修直直冲过来。
  明睐穿的这具身体虽是个妖,却没什么法力,十分柔弱,况且那些魔修还仿佛盯上了他,直冲他而来。
  他倒是想跑,可风大的他寸步难行,他不仅没跑掉,还因为没站稳,摔下了飞舟。
  得了,这回不用纠结怎么死了。
  “明睐!”云仙儿想要抓住他,却只碰到了一片衣角。
  在众人惊慌声中,明睐似乎听到有人喊:“帝君,帝君来了!帝君救命!”
  掉下去前,明睐仿佛看到那轻描淡写压下黑云的人,是个留着两撇小胡子的中年大叔,这就是帝君吗?
  明睐昏过去前最后一个念头,是幸好他没进帝宫,他真的不喜欢小胡子!
  在他昏过去后,一个黑色人影突然从天而降,一手揽住他的腰,将他接住,另一手掌心凝聚出黑色的雾气,顷刻间,天上那几个作乱的魔修灰飞烟灭。
  天空恢复清明,众人乌压压跪倒一片,对着那个俊美的男人喊:“恭迎帝君。”
  男人身姿挺拔,眉眼锋利,眸子黑黝黝的,面无表情地扫视众人一圈后,忽然抬手,人群中顿时有几人像被什么东西抓住了脖子,慢慢提了起来。
  “救、救命——”
  尖利的声音划破天际,随着一声尖叫,最后归于沉寂。
  爆体而亡。
  帝宫的人对帝君的雷霆手段已经见怪不怪,新来的美人侍从们都吓得瑟瑟发抖。
  好在帝君很快离开,只留下一句话:“办事不力,自己去领罚。”
  “是。”办事的松一口气,瘫坐在地上。
  —
  帝宫的一处宫殿内,背着药箱的医修为榻上之人诊治过后,起身对窗前之人行礼:“帝君,这位公子没有大碍,只是受惊过度,服用玉清丹后很快便能醒来了。”
  “嗯。”逆光而立的帝君闻言微微颔首,他望着床上的少年,眸子阴沉。
  这人给他一种奇异的熟悉感,像是魔域的故人。
  魔域那些人恨他恨得梦里都想杀了他,若是魔域之人,那便不能留了。
  医修见他出神,轻声开口:“帝君?”
  陆徵鸣移开目光:“去查查此人来历,查查他,与魔域有没有联系。”
  “是。”医修应下,又大着胆子劝道,“帝君,您是龙族,那件事情不能再拖了,是否要提前唤醒公子,召他侍寝?”
  帝君闻言直直看向他,眯着眼睛,似乎有些不悦。
  医修和屋内侍从顿时都吓得跪了下来:“臣僭越了,帝君饶命!”
  好在帝君只森森地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
  而后转身向外走去,身影顿时消失了。
  只留下一句话:“与从前一样罢。”
  屋内几人皆捏了把冷汗行礼:“恭送帝君。”
  --------------------
  作者有话要说:
  各位老板伸出发财的小手点个收藏发个评论呀!祝老板们发大财!走好运!
  求预收《和死对头协议结婚后我离不掉了》
  被赶出家门后,苏梓茗才知道自己生活在一本书里,还是豪门假少爷。
  豪门没有真情,苏梓茗早想逃离,正好真少爷回来,他想潇洒离开,却被养父母下药送到了豪门老男人床上。
  他拼着一口气逃走,却直直跌在了死对头陆渊的怀里。
  老套的故事,死对头被家里逼婚,两人协议结婚,一年为期,约定到期就散,绝不纠缠。
  一年后,苏梓茗进入娱乐圈,摘得影帝桂冠,陆渊摆脱家里掌控,事业蒸蒸日上。
  两人相处不错,本来该和平离婚,可陆渊为了树立公司形象,诚邀他一起上婚后夫夫综艺,协议再续一年。
  正好苏梓茗要摆脱绯闻,欣然同意。
  又一年后,协议到期,两人本该和平离婚,可陆渊爷爷重病,受不了刺激,于是协议再续一年。
  再一年后,协议到期,陆渊爷爷痊愈,两人本该和平离婚,但陆渊公司出现危机,需要可靠的已婚男人形象,于是协议又续一年。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