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可怜怀孕后不跑了(重生)——苓心
时间:2022-06-22 08:53:33

   小可怜怀孕后不跑了
  作者:苓心
  文案:
  黎嵘是个小可怜,作为豪门养子,却被家人出卖换取利益,怀了孩子后他打算逃,逃跑失败跟孩子一起惨死在地下室,
  死后重生,黎嵘不跑了,他找到孩子他爹,虽然男人偏执凶狠,但黎嵘还是求对方保护他,结果男人居然向他求婚。
  带黎嵘只想安心养胎,男人却帮他打脸虐渣,人渣们痛哭流涕,黎嵘捂着肚子,拒绝原谅。
  孩子出生黎嵘意外沉睡,醒来后他才知道,男人真爱是他,白月光也是他。
  内容标签: 生子 豪门世家 重生 打脸
  搜索关键字:主角:黎嵘,陆忱,宝宝 ┃ 配角: ┃ 其它:虐文,
  一句话简介:替身是他白月光也是他
  立意:坚守本心不为外物利益所动,心向阳光
 
 
第1章 重生一次(重写)
  孩子另一个爸爸
  “下去啊,站着干嘛?”
  肩膀上落下来一只手,黎嵘缓缓转头看向对方,后者一脸灿烂笑容,揽着黎嵘的肩膀朝着地下室方向走。
  长长的通道下面,就算还没有走到下面,黎嵘已经可以听到来自下面的许多喧嚣声。
  只是刚被带到楼梯入口时,哪怕脚还没有往下踏一步,黎嵘已经浑身都开始发抖。
  不只是身体发抖,脸色更是在瞬间就惨白了。
  揽着他肩膀的谢峰当即咦了一声,谢峰抬手就去摸黎嵘的额头,温度正常,没什么异样了。
  “怎么了?”
  谢峰身体和黎嵘贴着,来自对方身体的体温,还有对方身上那些气味,烟酒味道,以及在地下室酒吧里面沾染上的香水味,每个味道都令黎嵘想要作呕。
  胃里开始翻搅起来,像是有一只手在里面疯狂搅动着。
  呕吐感强烈,黎嵘猛地推开谢峰,朝着一楼洗手间方向就冲了过去。
  谢峰骤然被推开,黎嵘用的力道还不轻,谢峰撞上了一边墙壁,顿时脸上的温和有点挂不住了。
  本来对于黎嵘的和善都是伪装出来,来这里聚会玩的人,没有谁不知道黎嵘到底什么身份。
  哪怕他姓黎,可是他和黎家一点关系都没有,只是个收养的养子而已,还是这个家的前任女主人的养子,那个女人早就死了,现在这个家,又另外的主人。
  之所以没有立刻把黎嵘这个废物给赶出去,也不过是因为黎嵘虽然是个废物,但却意外长了一张漂亮的脸。
  就是这张脸,还有点用处,要是黎嵘长得也一般,早就被赶出去当街边流浪的狗了。
  这样的狗,大家对他表面和煦,也不过是逗着他玩,现在这条狗却居然敢推他。
  谢峰不是什么好脾气的,揉了揉自己的胳膊,嘴角的笑已经变质了。
  快步往洗手间方向走,打算一会也来个不小心好了,例如往地下室楼梯走的时候,稍微在后面轻轻推一把,反正只有那张脸没事就行。
  谢峰不无恶意的想。
  来到洗手间,还没有走到里面,光是站在门口就听到了里面剧烈的呕吐声,光是那些声音,就让谢峰眉头用力拧了拧。
  谢峰伸手缓缓推开门,洗手台位置黎嵘站在那里,但是整个身体都是弯着的,他两手撑在洗手台上,不停的呕吐。谢峰眉头锁着,视线移开点,看向了玻璃镜里面。
  在那里黎嵘的脸色,不只是惨白了,还透着强烈的痛苦和难受,那样子给谢峰感觉,似乎下一刻黎嵘就会倒下去。
  倒在这个洗手间。
  黎嵘剧烈作呕,胃部也传来一阵阵绞痛,他用力摁住肚子。不是真的在痛,他知道,更多的其实是一种心理上精神上面的痛。
  腹部此时异常平坦,哪怕将衣服给撩起来,也不会看到一点异常。
  但是黎嵘却非常清楚,他的肚子里到底有着什么。里面有一个孩子,两个多月的孩子,他的孩子。
  他无法忘记自己死的时候那副场景,他几乎全身都在溃烂,浑身都散发着恶臭,哪怕他爬上了楼梯,但是上面已经被封了,不管他怎么用力拍打叫喊,都不会有人来开门。
  他逃跑失败,被家人抓回来就一直关在地下室。家人对外面的说法是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他偷了家里很多钱逃了。
  没几个人关系黎嵘的生死,黎嵘的人生太失败。
  不,准确来说,是他的家人控制着他,他接触到的人就根本没有几个善良的。
  他还和人求救过,可是对方却只是给他家人打电话,给他的养父母。
  在地下室,他的孩子胎死腹中,黎嵘知道,孩子死了,在快出生的时候死了,后来他也没有坚持多久,浑身都应感染严重,惨死在了地下室。
  刚刚走到地下室入口时,他仿佛呼吸间都可以嗅到下面传来的恶臭气息。
  来自他身上的那些气息。
  呕吐过一阵后,黎嵘拧开水龙头就疯狂洗自己的脸,洗过之后又冲洗自己的手,他用力地揉搓着,在那个瞬间似乎眼前出现了幻觉,他看到了自己溃烂的手,上面还在流着脓液,黎嵘用指甲去抓自己的手腕,哪怕皮肤被抓破了,尖锐刺痛袭击而来,但是黎嵘还是没有停下。
  他感到痛苦,浑身上下,无处不在的痛苦。
  有水,冲洗干净自己身体,快点洗干净。
  鲜血都流了出来,顺着黎嵘被抓破的手腕流到水池里,但是他还是没有停下,他又觉得脖子开始痒起来,他开始抓自己的脖子。就在这个时候,一只手伸了过来,一把用力抓住了黎嵘,黎嵘一愣,抬起通红的眼,看向了镜子里。
  谢峰从门外疾步进来,眉头这会依旧锁着,但是想法却变了很多,原本好像整下黎嵘,但是看到黎嵘满脸的痛苦,一张脸早就被泪水给弥漫了,但是他自己却好像不知道一样。更是不断疯了一样抓伤自己。苍白的皮肤上都是鲜明猩红的抓伤。谢谢峰反应过来时,他已经走了进来,还抓住了黎嵘的手。
  “黎嵘你……”
  “发什么疯?”
  后面的话谢峰没能顺利说出来,因为黎嵘看向他的目光在快速惊恐起来。
  “别碰我。”
  黎嵘哽咽着声说。
  “什么?”
  谢峰没有听清楚。
  黎嵘将谢峰的手指给一根根掰开,他扬起头,泪水还在脸上滑过,但是嘴角却扬起来,他惨笑着和谢峰说,别碰我。
  谢峰一愣,他记忆中黎嵘一直都性格平和,说成是温吞也合适,基本不会和人大声说话,随时都柔和,更加不会拒绝人。
  现在这个人却在让他别碰他。
  谢峰盯着黎嵘,这个漂亮的废物难道知道了什么吗?
  不过不应该啊,好像之前一些事都是瞒着他的,他不该知道,那现在忽然发疯是为什么。
  “别发疯了,大家都在下面等你,你弟弟黎……”
  “……宏。”
  这个名字一出来,黎嵘再次推开谢峰,这次用的力道更大,谢峰撞上了后面墙壁,直接都痛的叫了一声。
  “你有病是不是?”
  谢峰的话戛然而止,因为他看到黎嵘在哭,泪水断了线一样滚落下来。
  他嘴唇在颤抖,浑身都在颤抖,身体摇晃着跌靠到洗手台,手更是紧紧抓着,他的手上都是鲜血,自己的鲜血。
  猩红的血蜿蜒滴落到地上。
  谢峰心口狠狠一震,好像下一刻黎嵘眼底就会流出血泪出来,撞到墙壁的那点痛,在黎嵘的泪水中,一瞬间难以发泄出来,谢峰反而稍微靠近,抬起的手想要碰触黎嵘,但是马上就停了下来。到底怎么了,是身体哪里不舒服吗?
  大概谢峰自己都没有察觉到他此时表情多担忧,还有他的语气有多温柔。
  黎嵘抬起手抹掉脸上的泪水,但好像越擦泪水流得多厉害。
  黎嵘嘴巴开开合合,半天没说出来话。
  “谢峰,你还没把我大哥接下来?”
  一道声音从地下室方向传了出来,谢峰朝外面看过去,开口就要回一句,忽然黎嵘猛地往门外冲。
  谢峰以为他要去地下室,毕竟黎嵘这个做大哥的,哪怕是养子,也对黎宏有求必应,对方只要开口,他就绝对会遵从,如同一条狗一样。
  但是现在,黎嵘冲出去,要往地下室走,谢峰突然间想要阻止。
  他也不知道当时自己到底怎么样了,可能是看到黎嵘本来都这样痛苦悲惨了,再下去,只会更加可怜,还会被逼着吃一些他不想要吃的东西。
  谢峰跟着追出去,却惊讶发现黎嵘不是冲向地下室,而是朝着门口方向跑过去。他跑得太快了,好像在疯狂逃跑一样,逃离这个家。
  “搞什么,半天不见人?”
  黎宏已经从地下室往上面走,本来是让谢峰去上面叫他大哥下来,结果一直没动静。总不至于谢峰这家伙看上他大哥了,想要搞点什么吧。
  黎宏是早就知道他的这些朋友们,有不少都对黎嵘很感兴趣,之前给黎嵘喂了点药,黎嵘昏迷过去,有人当时就想要動黎嵘。但是都让黎宏给拒绝了,倒不是黎宏在意关心他这个大哥,只不过是因为他大哥还有别的用处。
  这些朋友,有不给什么东西,就想要動他大哥,想得美。
  也有人想要给钱,但是黎宏开的数目太大了,对方又觉得不值得,不过是動一下,哪里就能够上百万,又不是金子做的。
  黎宏冷漠笑笑,还别说,他哥就真的值这个价,前不久刚卖出去一个晚上,卖的价格非常不错。
  最近也有新的买主,光是给一张他哥的倮照,黎嵘房间里浴室里面有隐藏摄像头,不只是照片,视频都有,给买主一看,对方立刻就非常满意。
  买主最近在外地,暂时不会回来,等回来后他们就会把黎嵘给送过去。
  黎宏一直都讨厌这个大哥,小时候就讨厌,长得跟漂亮洋娃娃一样,就算是父母都不太在意黎嵘,而是对他这个亲儿子更加在意,但是黎宏就是看不惯黎嵘,小时候就经常欺负黎嵘。
  大了后,更加变本加厉。这些朋友,也都知道黎宏什么想法,正好黎嵘又长得太漂亮了,玩挵这样的漂亮废物,可以说非常有乐趣。
  这里的聚会,更多的目标其实就在黎嵘身上。
  给他灌酒,灌醉了后,随便欺负人,而黎嵘酒后会失忆,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事。
  也就让黎宏和他的朋友在欺负欺压黎嵘这上面,手段只会更加丰富,不会因为黎嵘可怜就绕了他。
  黎嵘今天有事外出了,黎宏给他打电话他回来,聚会的主菜是他,但是他却不在现场,这肯定不行。黎宏被朋友催促到上来,但是一走到客厅,只看到谢峰。
  谢峰还在奇怪往门外跑。
  黎宏马上叫住人,谢峰冲到门口,外面黎嵘已经跑没影了,他速度太快,明明那么纤瘦的一个人,却眨眼间消失不见。谢峰停下脚,黎宏脸色极其不好看,走过去问谢峰他们在上面搞什么。
  低头间,黎宏看到谢峰手指上有点鲜血。
  “你和黎嵘打架了?你打他?”
  黎宏可不会觉得黎嵘敢打别人,他那个怯懦废物,哪怕知道被他么给欺骗和卖出去,估计也就偷偷躲起来哭,而不会和他们大喊大叫。
  “我没打他,他抓伤了自己的手。”
  “他抓伤自己?”
  黎宏朝着门外看:“他离开了?”
  “他居然敢跑?”
  “他好像知道点什么了……”谢峰只能这样认为,不然一个过去好好的漂亮废物,不至于忽然就这样发疯,毕竟一点征兆都没有。
  “他知道又能怎么样,他的用处也就这么点了,不然我们家白养他一个废物了。”
  黎宏冷漠讽刺说,拿过电话他就给黎嵘拨打过去,电话接通了,但是没有人接。黎宏挂断后又打了一次,这次居然被黎嵘给挂断了。
  “狗东西,胆子肥啊。”
  黎宏笑起来,不再继续打,而是编辑了一段信息给黎嵘发送过去。但是这段信息,黎嵘没有收到,因为发送失败,黎嵘在瞬间就把黎宏号码都给拉黑了。
  黎宏看到发送失败,从来没这么惊讶过。
  谢峰凑近了看,他又拿自己电话给黎嵘打过去,这次没打通。
  因为黎嵘已经把手机给给设置成拒接任何来电,没有直接关机,他还得打车付钱。
  跑出小区后,他立刻就叫了一辆出租车,坐到车里,他猛地回头,眼神里透着恐惧,看向小区入口方向,没有人追出来,谢峰没有,黎宏同样也没有。
  但是黎嵘却根本无法平静下来,不仅不能平静,浑身都在痛,肚子痉挛一般绞痛,他两手都摁着肚子,司机是个中年人,看到黎嵘脸色惨白,浑身也痛苦,问他要不要去医院,这附近就有医院。
  但被黎嵘给拒绝了。
  “不去医院。”
  他不去医院,他得先找到一个人,那个人可以保护他。哪怕对方在众人的眼里,都是残酷凶狠的存在,但是黎嵘却知道,在他重生一次,第二次的人生中,他唯一可以寻求保护的人只有对方。
  他肚子里孩子另外一把爸爸。
  作者有话说:
  核心梗不变,人设剧情稍微改一点
  新文《前夫总以为他要带球跑》
  朋友生日宴会上,席杨喝醉和豪门渣前夫一夜春风,后来意外怀了孩子,
  席杨不打算吃回头草,得知前夫马上要结婚,他还送去了祝福,结果转天婚礼取消,前夫找到他,眼神痛苦到像是他背叛了他。
  周启荣性格阴郁还有严重幻想症,治好病后却一切都晚了,正要发病时意外得知老婆怀了孩子,周启荣一个滑跪,跪到老婆面前抱住大腿。
  周启荣:老婆,我错了,别和宝宝离开!
  席杨:滚!
  周启荣抱得老婆孩子热炕头,阴郁不再,每天乐呵呵得像个大傻子。
  席杨一巴掌拍过去,大傻子立马吹他手,还问他疼不疼。
 
 
第2章 要钱直接说(重写)
  我怀了你的孩子
  那个人,他有个奇怪的癖好,但凡他碰过的东西,无论是人还是什么,都算是有了他的标记,如果再有别的人去動,无论对方是谁,都会结果很惨。
  之前就有一次,似乎还在不久前,男人经常去一家咖啡厅,他喜欢坐在一个固定的位置,那个位置,哪怕男人不去,也会放上勿坐的标志,但是在某天却有人,明明看到了标志,旁边还有很多空位,那个人偏偏要坐男人专属的位置。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