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死对头穿进了同人文——霁青
时间:2022-06-22 08:51:52

   我和死对头穿进了同人文
  作者: 霁青
  文案:
  夏暑和薄冬是一对出了名的死对头。
  两人都是直男,一个暴躁傲娇,一个腹黑逗比,谁也瞧不上谁。
  这天,夏暑在论坛上看见一篇abo同人文。
  里面他和薄冬是一对匹配度100%的ao,他是omega,香甜娇软,薄冬是alpha,高大帅气。
  二人如胶似漆,十分甜蜜。
  夏暑黑着脸退了出去,第二天就和薄冬穿进了书里。
  穿书没多久,夏暑遇到了发热期。
  薄冬:你的信息素收不收?
  夏暑:我就不收就不收,怎么着?有本事你标记我啊?
  然后他就被标记了。
  小剧场:
  穿书后,夏暑急到原地爆炸:你杵那儿干啥?还不快点想办法!不想出去了?别瞅我,你tm还瞅!让你赶快想法子出去,听到没?
  薄冬:再多说两句?
  夏暑:我去你大爷!
  薄冬内心:真可爱OvO
  *含私设
  *来回穿书
  内容标签: 幻想空间 甜文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夏暑、薄冬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信息素匹配度100%!
  立意:少一点急躁,多一点平和,共创和谐美好生活。
 
 
第1章 (01) “穿进同人文”
  高三(6)班。
  已经放学好一会儿了,空荡的教室里,几名男生围成一团,你一言我一语。
  “等会儿去哪儿玩?”
  “当然是游戏厅啦,听说南锦路新开了一家。”
  “诶?不是说好今天玩滑板吗?”
  薄冬坐在他们中间,长腿交叠,脚搭在凳子上,有一下没一下地刷着手机。昏黄的斜晖穿过玻璃窗,他的半边脸隐在阴影里,微垂着眼,姿态散漫而随性。明明处在中心位置,周身却像结着一层透明结界,看不见也靠不近。
  “薄哥,我们去哪儿玩啊?”
  男生们目光一抬,看向课桌上的人,等待着他发号施令。
  薄冬却是压根儿没看他们,连眼皮都没掀一下,依然是懒洋洋的语调:“玩什么,不吃饭?”
  “对对对,先去吃饭嘛。”
  “去哪家呀?”
  “上次那家吧,薄哥说味道还不错。”
  “那我订餐咯?”其中一名男生拿起手机,在屏幕上点了点,不知道看见了什么,嘴巴微微一张,惊讶地‘啊’了一声:“这是什么……”
  “怎么了啊?”
  “这不是学校论坛吗。”
  “有人在上面提薄哥的名字,好像是什么同人文。”
  他们说着看了眼薄冬,见他没什么反应,像是得到他的默许一般,七嘴八舌地议论起来。
  同在一个小团体,薄冬的话并不多,偶尔参与他们的讨论,大多笑着一张脸,不管什么话题都表现得兴趣平平,男生之间常常互相开玩笑,薄冬也从来不会计较。
  因此,大家都喜欢和他交朋友,并下意识以他为中心。
  “还提到了夏暑,abo是什么啊。”
  “让我看看,这不是那啥吗。嘶,有点刺激。”
  “卧槽!这么多屏蔽词!”
  议论声越来越大,薄冬偏着头,掏了掏耳朵:“有点吵。”
  三颗脑袋挤在一处,只顾着八卦吃瓜,注意力全集中在手机上,完全没有听见来自身后的提醒。
  “这楼主胆子也太大了,居然敢把我们薄哥和夏暑写在一块儿。”
  “别说,写得还挺好。”
  “夏暑这会儿肯定气炸了哈哈哈哈。”
  笑声回荡在教室里。
  一本书嗖地飞过来,砸在他们头顶。
  “啪——”
  三人旋即止住了笑,摸着被砸中的脑袋,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慢慢转过身去。
  耳边瞬间安静下来。
  薄冬眼皮一抬,勾了下手,语气淡淡:“拿过来。”
  边上的那名男生咽了口唾沫,弯腰捡起地上的书本,轻手轻脚地放回桌上。
  他全程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出,以为放回去就好了,又听见薄冬重复了一遍。
  “拿过来。”
  男生闪了个激灵,后知后觉对方指的是手机,双手捧着递给他。他禁不住悄悄瞄了一眼,被那双凛冽的眸子一瞥,连忙把头埋得更低。
  楼下操场时不时传来篮球拍地的声音,学校里的人还没走完,外面走廊仍有人走来走去。
  只有他们教室静得要命。
  薄冬保持原有的姿势坐着,依旧是一副慵懒模样,视线掠过屏幕上一个个文字,手指飞快地划过去。
  刚看完一页,‘嘭’地一声,教室门开了。
  夕光铺洒进来,一道身影立在余晖里。
  男生身形匀称修长,一头细碎清爽的短发,穿着球衣,抱着篮球,白皙的皮肤在运动后泛起微红。
  教室里的人瞬间望向门口,看到来人,不约而同地低下头。
  夏暑刚打完球,回来拿东西,还没走到门口就听见里面的说笑声,笑声中有人提及他的名字。
  一走近,声音便没了。
  他不动声色迈进教室,目光一扫而过,某个讨厌的人正坐桌上看着手机,装作一副神情专注的样子,其余几名男生埋头立在旁边,身体微微瑟缩着,看见他时眼神躲躲闪闪。
  夏暑不禁皱了皱眉,这几人一定又在背后动了什么手脚,一看就是心里有鬼。
  果然,他一扭头,桌上那人便站起了身。
  夏暑随手拿了单肩包挎在肩上,抢在他们走出教室之前,出声叫住他们。
  “走那么快做什么?”他绕过课桌,径直走过去,开门见山地质问:“你们刚才是在骂我吧?”
  几人定住脚,谁也没说话,其中一名男生很小声地开口。
  “没骂你。”
  夏暑不由轻声一呵,挑了下眉,反问:“没骂我提我名字?”
  男生这下回答不上了,因为心虚,肩膀轻轻抖了一下。
  这时,薄冬侧过脸,斜着看他一眼,轻飘飘的语气:“骂你怎么了?”
  “你……”
  怒火一下子被点燃,夏暑冲上前,一把揪住对方的衣领。旁边的三人迅速退到边上,把中间的战场留给他们。
  两人目光对峙着,气氛骤然紧张起来,空气中弥漫着闻不见的火`药味。
  好似下一秒,他们就会立马开战。
  夏暑最讨厌薄冬这副样子,神色淡淡,旁若无人,把什么都不放在眼里,光是看着就很欠揍,每次他都忍不住抡起拳头,想要一拳砸在那张脸上。
  不过今天他稍微没那么冲动,刚进教室他就发现了,薄冬拿着的手机不是他自己的,被他看到的时候,还往自己方向偏了偏。
  这不禁让夏暑想起上次室内课间操,薄冬偷偷拍了张他的照片,做成表情包发在班群里。
  事后他怒气冲冲,放学堵住薄冬,和他打了一架,亲自删掉那张照片才暂且罢休。
  保不准这次又偷拍了什么。
  夏暑的目标从薄冬转为了手机,伸手一抓,没抓到,被对方灵活地躲开了。他越是躲,越是让夏暑肯定,里面绝对拍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交出来。”
  “你让我给我就给?”
  “给不给?”
  “有本事自己来抢。”
  二人你抢我躲争持不下,手机主人在旁边看得更是胆战心惊,生怕这两位大爷一个不小心,让他手机落个五马分尸的下场。
  最后,还是被夏暑抢到了手上。
  薄冬没什么太大的反应,仿佛刚才只是无聊和他玩个游戏,被抢走了也一脸无所谓,反而等着看戏似的看着他:“是你自己要看的,到时候后悔可别怪我。”
  这有什么可后悔的。
  夏暑不以为意,甚至觉得薄冬是故意这么说的。
  这里面果然偷拍了什么。
  他退后一步,戒备地扫了眼目光躲闪的几人,低头点开手机。
  没有密码,点进去是学校论坛的一条帖子,有他的名字也有薄冬的名字。
  他的视线落在上面,仅看了一眼,浑身便僵住了。
  [夏暑蜷缩在alpha宽阔的怀抱里,双手紧紧攀着对方的衣角。声音软软糯糯的,听起来像在撒娇。]
  [薄冬,抱抱我……]
  [高大的alpha圈着娇小的omega,轻轻拍着他的后背,温柔地释放出自己的信息素。]
  [乖,没事的,过会儿就没事了。]
  [薄冬安抚着,喉咙却微微有些发干。]
  [omega的味道如蜜一般,香甜诱`人,让人忍不住靠近一点,再靠近一点……]
  omega?alpha?
  这都是什么玩意儿???
  夏暑轻蹙着眉,越往下看,脸色越沉,耳根几乎红透。看到后面,他彻底黑了脸,暴躁地差点把手机砸了。
  艹!
  这tm谁写的!?
  薄冬居然在背后偷看这种东西?
  夏暑心里既震惊又生气。
  他看向薄冬,薄冬也看向他,耸了耸肩。
  那样子好像在说:我早就提醒了你,是你自己非要看的,怪不上我。
  这算什么狗屁提醒,分明就是激将法,故意激他的!
  反应过来的夏暑气得不行,像一只被惹怒的猫,全身上下的毛都炸了起来。
  等那三名男生回过神,两人已经扭打在了一起,他们帮也不是,不帮也不是,站在边上一动也不敢动。
  偏偏这种时候,二人还在拌嘴。
  薄冬说话仍是慢条斯理:“又不是我发的帖,你打我干什么?”
  “打的就是你!”夏暑一张脸涨得通红,又羞又怒:“死变态!”
  两道身影再次扭打起来,从讲台到黑板到前排,桌子凳子哗啦啦倒了一片。
  “干什么呢?干什么呢?”这时,教室门口传来一声呵斥:“放学不回家,搁这儿打架?你们杵在那儿干什么,还不快把人给分开。”
  教导主任从楼下路过,听见声音连忙赶过来,正好看到里面有人在打架,旁边站了三名男生。
  等到两人被分开,看清楚是谁后,教导主任顿时脸都绿了:“又是你们!”
  他指了指薄冬,又指了指夏暑,看着那两张臭脸,差点气得忘了词:“你,还有你,都滚回去给我写检讨!三千个字,一个字都不能少!”
  他们领着惩罚被赶出教室,到走廊上,夏暑又去踹了薄冬两脚,被多罚了一千字。
  自从薄冬转来了他们班,夏暑感觉就没碰上什么好事。他和薄冬不对付不是一天两天了,从第一次见面起,他们便因气场不合险些动手。薄冬是高二上期转过来的,一来就抢尽他的风头,那段时间几乎全年级的人都在议论这个转学生。
  连之前经常给他送水的女生都去找薄冬表白,把夏暑气得不行。
  薄冬有什么好的,不就是比他高了那么一点,帅了那么一点,家里有钱了那么一点。
  帅什么帅,分明是装比!
  夏暑越想越不服气。
  后来有次体育课,他和薄冬比赛打篮球,为了争输赢打得难解难分。这件事传开后,大家都知道他和薄冬互相不爽,久而久之也就成了死对头。
  一想起薄冬,夏暑就心烦,再想起他偷偷看那种东西,心情瞬间更糟了。
  艹,死变态。
  他暗暗骂了一句。
  晚饭没吃口便回了房间,把自己锁在里面,后悔出教室的时候没能多踹几脚。
  越想越烦躁。
  怒火没地方发泄。
  脑子里、心里一片乱糟糟的。
  夏暑气得失眠到凌晨,一闭上眼就开始胡思乱想,完全睡不好觉。
  等他睡着天都快亮了,醒来窗外明晃晃的,定好的闹钟没响,也没人叫他起床。
  夏暑翻了个身,准备继续睡,手忽然碰到了什么东西。他慢慢睁开惺忪睡眼,先看见了一截手臂,视线接着往上移,一张讨厌的脸蓦地闯入眼帘。
  薄冬???
  夏暑登时一惊,猛然间坐起身,反射性一脚踹过去。
  *
  作者有话说:
  开文啦~‘小学鸡’恋爱故事~
  *来回穿书
  *薄[bó]
 
 
第2章 (02) “穿书还是做梦?”
  这是一间风格简约的卧室。
  米白色床单,木质地板,床头有一条低矮的圆凳。飘窗上养着几盆绿植,光影跳动,叶片透着新绿。
  夏暑揉了揉眼,怔住了,这里是哪里?
  他的房间从来都是乱糟糟的,书本随意扔在桌上,衣服随手放进衣柜,可没这屋子这么整洁。
  正发着呆,被他踹了一脚的薄冬也醒了,睁眼看见他,困惑了片刻,慢慢坐起来,问出了他心中同样的疑问。
  “你怎么会在这里?”
  夏暑脱口反问:“你又怎么会在这里?”
  他只记得昨天放学回家后,晚上他去论坛翻那条帖子,发现已经被管理员删掉了,于是让朋友找了份截图,看完后因为太生气,到了半夜才睡着,也不知道醒来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陌生的地方,还和最讨厌的人躺在同一张床上。
  一大早就看见这张脸,实在是晦气。
  薄冬上下打量着他,说:“这里是我家。”
  夏暑:“???”
  哈?他怎么会在薄冬家?夏暑完全懵住了。
  薄冬又问:“所以,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夏暑结巴了一下,语气依然很凶:“我、我怎么知道!”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