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只熊猫崽超凶[无限]——执灯弈棋
时间:2022-06-22 08:51:01

   这只熊猫崽超凶[无限]
  作者: 执灯弈棋
  简介:
  强强 幻想空间 情有独钟 无限流
  收藏:1241
  主角:顾云逸,纪霄
  满嘴骚话熊猫攻X嘴硬心软洒脱受
  专栏接档文《摄政王穿成炮灰渣男》求个预收,鞠躬~
  本文文案:
  十年前,顾云逸不慎将龙凤玉中的一枚掉进了池塘,却被另一时空中人捡到,两人的命运从此绑定在了一起。
  十年后,顾云逸看着一个满身鲜血的“少年”拿着半块玉佩从池塘中走出。跟着来的,还有那些异时空觊觎他的人。
  *
  纪霄在十年前得到一枚玉佩,发现通过玉佩能听见另一个人的声音,于是开始逐渐对这个声音上瘾。
  慢慢地,他不满足于只听声音,他想见这个人。他想要这个人!
  十年后的他终于等到机会,在穿到现代社会后,却因为灵力受限,当着心上人的面,变成了.......一只手掌心大的黑白团子?!
  即便如此,他也当机立断,用爪子抱住心上人的裤脚,对在场所有人宣布:“这个人是我的!”
  顾云逸:???
  嘴硬心软又呆萌,被绑定后成为“充电宝”的受 X满嘴骚话,动不动就大变熊猫,占有欲超强,死皮赖脸醋缸攻
  ——以下是《摄政王穿成炮灰渣男》的文案——
  纪星作为摄政王因劝谏皇上,帝国之将亡被赐死。
  一朝死亡,纪星辰却带着预测未来的能力,穿到了现代社会,成了心理咨询室的一名马上要被开除的小员工?!
  他冷眼看着旁边无所事事的助理,玩世不恭的同事,空无一人的诊疗室,以及在一边全程冷脸的boss,实在是太不像话!
  穿过来的纪星辰:不好意思,不用你开除,我要回家继承亿万家产了,再见!
  就在他大步跨出诊疗室时, 他预测到了未来的危险;
  现在只有两条路摆在他面前:
  一:辞职等死
  二:抱紧诊疗室boss的大腿
  纪星辰当即回头:对不起,我后悔了!
  *
  自从那天之后,纪星辰一天二十四小时随时接诊。
  催眠治疗,情绪疏通,偶尔占卜看卦;
  心理诊所门庭若市,全都奔着纪星辰一个人去的!
  众人面面相觑:这到底是个什么神仙?
  不久之后,众人看到心理诊疗室的那位——冷若冰霜,不苟言笑,却长得羡煞旁人又腰缠万贯的boss
  一手把纪星辰按在办公室十八楼的窗户上,修长的手指捏住纪星辰的下巴;
  萧哲瀚邪魅一笑:乖,叫声哥哥我听听。
  纪星辰低着头,脸羞得通红,做了无数遍心理斗争后终于磕磕巴巴道:哥……哥哥。
  员工1:这他妈是冷面boss?
  员工2:这他妈是最近来的那个凭一己之力让诊疗室门庭若市的纪星辰?
  永远把三纲五常放在第一位的假正经受X冰面无情闷骚醋缸攻
  ┄┄
  立意:即使身处黑暗;只要有你,我就无所畏惧,所向披靡!
 
 
第1章 楔子
  七月十五,是盂兰鬼节,也是顾云逸的生日。
  顾家客厅墙上挂着一个釉青色的时钟,指针的针尖不知被何处来的光源折出一点诡诞的光。
  时间在十一点五十九分这里行进的很慢很慢。
  整个客厅陷入一片漆黑,没有生日快乐的歌声,只剩下不知哪里来的幽黄的烛光,照耀在顾白和顾瑶的脸上。
  顾云逸吹灭生日蛋糕上最后一根蜡烛,烛火的余烟由下而上地缭绕着,空气中夹杂着淡淡的焦涩味,烟气最终盘旋在半空,烟轨长久不散。
  他开心的切了一块大大的蛋糕送到侄子顾白桌前,却在笑着抬眼的瞬间,看见顾白的脸,宛如被一张粗糙的人.皮.面.具,五官全无,唯有面部神经还隐隐鼓动。
  顾云逸大惊失色,忙去看姐姐顾瑶,正见她半弯着身子,手指越过顾云逸,指向背后,畏惧的神情还没来得及做出,表情就滞在了脸上,目光涣散,焦距不在。
  顾云逸意识到身后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出现。
  就在这时,他耳边响起一阵如雷的钟声,提醒着十二点到临,接着一个阴森的男声如地狱而来的勾魂鬼,让他心底升起一阵恶寒。
  “顾云逸,十二点了,你该和我走了。”
  钟声还在响,沉闷压抑。
  忽然,顾云逸感觉有一只手搭在了自己肩头,潮湿而粘腻,随后那烛光之中,映出来一个高大的人影。
  “你是谁?”顾云逸猛然起身后转,可入眼的诡异让他不由向后挪了半步。
  此刻的他,恍若在一条阴阳交割的光内,背后是明亮的人间,亲近的家人,面前是未知的恐惧,与那相识又陌生的声音。
  “不,我不去!”顾云逸似乎明白了什么,踉跄着走到顾白和顾瑶身边,想要打破时间的禁锢,将他们唤醒。
  钟声好像没完没了,一下一下响着,也锤击着顾云逸的心脏。
  十二下钟声怎么这么慢,还没有结束。
  只要钟声停,他二十五岁的人生也就随之到来。
  一如灵通大师说的,他命薄,活不过二十五。
  可如果不停,来的,就会是死神!
  “顾白!瑶姐!快醒醒!”顾云逸的脸上冷汗涔出,明确的感知到那条分割光明与黑暗的线正慢慢朝着光明处移动,黑暗即将吞噬他和他所有的家人。
  声音未落,黑暗中豁然长出无数枯槁般的双手,贪婪而痴狂的想要接近顾云逸。
  顾云逸不知该往哪儿退,就在他离黑暗之差一尺的时候,一个穿着黑衣的男人凭空出现在他面前。
  男人高他半头,顺势将他护在怀里,披荆斩棘,声音清淡又温柔,“我在。”
  顾云逸没看清他的脸,记忆中也没有这等身形与能力的高手,然未来得及细想,就见男人一手拢着他,一手持着桃木剑,冲进黑阵。
  他的视线被突如其来的血腥与混乱吞没,一如沉进深海的帆船。
  顾云逸下意识地将抓住男人的衣角,耳边听着风流鼓动、尖叫哀嚎,仔细想想自己现在的动作太过窝囊,清了声嗓子,“需要我帮你什么吗?”
  男人一个个动作行云流水,潇洒自如,一面与未知的黑暗厮杀,一面打趣地说:“师傅说我多练功,能向上天兑换个媳妇,诚不欺我。你乖乖在我怀里休息,等我打怪升级了,就带你回家。”
  顾云逸觉得这人自说自话,却也没反驳,毕竟自己现在一整条命都押在这人身上。
  不知过了多久,顾云逸有些困了,感觉自己稳稳当当地休息了好久,才听见男人嘴里念起咒术,好像是玄门的咒术。
  咒语在黑暗中形成一个光圈,将男人和顾云逸安全地包裹在里面。
  光圈原本只是微弱的荧光,随着男人咒术念过半,火圈腾起一片火海,红光将周围照得无比明亮,有什么东西被滚烫的火点燃,光影中出现几个黑影,骤间皱缩,最终变成稀薄的灰。
  等火光再平,火星翕张时,光明乍现,刺得顾云逸忍不住眯起了眼。
  尘埃落定,钟声停止。
  “谢谢,你叫什么名字?”顾云逸稍带些少年怀.春的羞涩,但还是忍不住想要探究男人的身份,却等视线恢复时,见不到男人身影。
  原来,男人早已消失在光明中,周围的一切再次变得合理又平淡。
  蜡烛的灰终于吹散。
  顾云逸二十五岁的生日到了。
  可那个男人,再没出现。
  作者有话说:
  感谢支持,留个小脚印吧,鞠躬!~~
  之前身体不适,断更了一段时间,今天起开始恢复日更啦,每晚9点发,有事会请假。
  专栏预收文《摄政王穿成炮灰渣男》求个预收。
  纪星辰清逸翛然,才华出众,是当朝一等一的美男子。
  作为摄政王,他下可浪迹江湖之远,上可端坐明堂之上;天文地理,文史武略,无一不晓,但因劝谏皇上,帝国之将亡被赐死。
  一朝死亡,纪星辰却带着预测未来的能力,穿到了现代社会,成了心理咨询室的一名马上要被开除的小员工。
  2.
  纪星辰冷眼看着旁边无所事事的助理,玩世不恭的同事,空无一人的诊疗室,以及在一边全程冷脸的boss,实在是太不像话!
  穿过来的纪星辰:不好意思,不用你开除,我要回家继承亿万家产了,再见!
  就在他大步跨出诊疗室时,他预测到了未来的危险;
  现在只有两条路摆在他面前:
  一:辞职等死
  二:抱紧诊疗室boss的大腿
  纪星辰当即回头:对不起,我后悔了!
  3.
  自从那天之后,纪星辰一天二十四小时随时接诊。
  催眠治疗,情绪疏通,偶尔占卜看卦;
  心理诊所门庭若市,全都奔着纪星辰一个人去的!
  众人面面相觑:这到底是个什么神仙?
  不久之后,众人看到心理诊疗室的那位——冷若冰霜,不苟言笑,却长得羡煞旁人又腰缠万贯的boss
  一手把纪星辰按在办公室十八楼的窗户上,修长的手指捏住纪星辰的下巴;
  萧哲瀚邪魅一笑:乖,叫声哥哥我听听。
  纪星辰低着头,脸羞得通红,做了无数遍心理斗争后终于磕磕巴巴道:哥……哥哥。
  员工1:这他妈是冷面boss?
  员工2:这他妈是最近来的那个凭一己之力让诊疗室门庭若市的纪星辰?
  永远把三纲五常放在第一位的假正经受X冰面无情闷骚醋缸攻
  卷一·顾家老宅
 
 
第2章 顾家老宅01
  “小叔!小叔!太阳晒屁股了!”顾白支棱着细白的腿,爬上了顾云逸的床,一如往常的提供叫醒服务,只是今天睡的有点死,要使点特殊手段。
  所以,他把顾云逸生平的小冤家无毛猫枕在了他手臂上。
  顾云逸对这只猫兄是又爱又恨,时不时被它嚣张的挤兑,爱占他的床睡觉,看他吃饭必须来两口,一个不高兴还要挠几下,可也被它救过命不止一次。
  顾云逸体质特殊,一不小心就容易招来邪祟,可家里人又不能时时刻刻陪在身边,猫兄反而自告奋勇的担负起监督传告,甚至立时驱赶的重任。
  用爷爷的话说,这是一只不同寻常的有灵气儿的猫,年龄已经近百岁。性格难免琢磨不透,多担待担待。
  都说猫狗咬人一口,人不能反咬。
  但有时候逼急了......就像顾云逸,以牙还牙。
  家人怕少主越来越猫系生活,想着把猫兄与顾云逸分开,但遭到双方坚决反对。
  一个张牙舞爪,一个恋恋不舍。简直“欢喜冤家”的典范。
  此时,猫兄与顾白仿佛心有灵犀,现在被喂的都快胖成球,但见要戏弄老朋友顿时精神抖擞,步履潇洒,伸出舌头一下下舔着顾云逸。
  顾云逸半睁开惺忪睡眼,脑海中还一直回荡着的梦中画面,眼皮下一点猩红的朱砂痣忽然隐隐泛出些异光,惊得猫兄尾巴一颤,躬身一蹿,前爪顺势狠狠一挠。
  “啊!”
  这一下,彻底唤醒了顾云逸。
  顾云逸睁眼便看见猫兄一双亮得圆滚滚又瘆人的琥珀色眼珠正盯着自己,吓得他一个激灵,蹭的坐起,同时把猫兄一个猛甩,扔进了顾白怀里。
  接着,他就感觉到自己的半只胳膊正火辣辣的疼,几滴渗出来的血顺着大臂留下,滴在纯白的床单。
  他正要再把猫抓过来教训一通,忽觉脖子上有些空荡,伸手一摸胸前,顿时惊慌的四下寻找,看了两圈才恍然发现猫兄的爪子上正勾着自己常年佩戴的玉佩。
  “拿过来!那玩意不能随便碰!”顾云逸有些急躁,对着猫兄呵斥。
  猫兄好似听懂了人话,但拽拽的转身钻进客厅沙发之下,舔着尾巴,自娱自乐。
  顾云逸愤怒起床,看了眼时钟,不过六点,一双漂亮明澈的眼睛恶狠狠地瞪着顾白,咬牙切齿地说:“顾白,我劝你最好抓住那只臭猫,把玉佩还给我,不然你今天加练三小时!”
  顾白是顾云逸的徒弟,也是侄子。他自小聪明机灵,年纪只有十岁,长了张惹人喜爱的圆脸,再配上那微微下垂的大眼睛,看上去十足是个不谙世事的乖小孩。
  然而在顾云逸眼里,单纯欠揍!
  “小叔,我就是对你的凤佩好奇,借来玩玩,晚点就还你!对了,你是不是又梦见那个男人了?我看你梦里龇牙咧嘴的样子,就知道不是什么好梦,这才好心叫醒你的。你马上就要25岁了,你如果再不找个对象结婚的话.....。”
  顾白顾左右而言他地转移话题,象征性摸了把顾云逸的卷毛,便想向门外逃去。
  顾云逸太了解顾白的脾气,什么事要是不顺着他的意来,这个祖宗能闹自己二十年,便妥协地叹了口气,“最多半小时,那不只是一块简单的玉佩,别瞎闹。”
  此言一出,顾白立刻欢呼地拥着顾云逸亲了一大口,临走时还加了句,“小叔,你今天还是一如既往的帅气。”
  顾云逸是个极其好哄的人,单凭顾白这一句奉承,他一天的好心情便由此开启,薄唇微微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眉眼渐弯,带着浅淡的笑意。
  他遥遥想起,顾白只有三岁的时候,顾瑶就将他交给自己照顾。
  那时,顾白不哭不闹,也许就是因为自小妈妈不在他身边,顾白养成了坚强倔强的性子,总爱说些人小鬼大的话。
  顾云逸虽未对顾白说过什么温柔的话,但心底十分疼爱自己的侄子,也就是因为这样,让正值大好年华的顾云逸,被迫拖家带口,时至今日,除了想着自己灵力被封印的事外,连场恋爱都没好好谈过。
  不过,他眉毛一皱,沉吟了一会儿,又摇摇头怅望一笑。
  真的是因为拖家带口耽误了吗,还是找不到,又或是机缘未到?
  现在二十五岁的生日马上就要到了,如果再不谈恋爱,当年灵通道长说的话……
  他甩甩略微凌乱的头发,算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