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崽后老婆自己跑路了——茶茶茶茶大
时间:2022-06-22 08:50:17

   题名:生崽后老婆自己跑路了
  作者:茶茶茶茶大
  简介:
  何况以为永远不可能脱离何家,没想到何父主动给了他一个机会。
  为陆家生个孩子。
  陆家需要一个名正言顺的下一代继承人,所以何况有了一张结婚证。
  陆锦知曾和陆老爷子放话:“都什么年代了,还包办婚姻,我又不是七老八十了,还怕生不出孩子?你们越着急要抱孙子,我越慢,看谁耗得过谁!”
  可同居三个月,何况怀孕了。
  陆锦知:“我这么快??”
  何况以为从何家到陆家无非是出了虎穴又去狼窝,
  实际上到了陆家后是金窝银窝。
  何况:“那正好,快点儿生完快点走。”
  所以每天:“要不要准备生孩子?”
  “开始准备生孩子吧!”
  “今晚也接着准备吧!”
  陆锦知:“怪不得我这么快……”
  后来,
  老婆有了,儿子也生了,陆锦知还没来得及享受老婆孩子热炕头,
  看着签好的离婚协议和哇哇大哭的儿子,
  陆锦知:呜呜呜老婆球还在这儿,你怎么自己跑了???
  前风流开朗后宠妻总裁攻VS温和坚韧敢想敢做受
  陆锦之X何况
  (若为自由故,老公孩子皆可抛)
  排雷:
  生子文!部分男性可生子设定
  先婚后爱、甜文HE
  内容标签:豪门世家,情有独钟,恋爱合约,甜文,现代,主受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锦知,何况
  一句话简介:老婆你是要抛夫弃子吗
  立意:爱和成长
 
 
第1章 突然有老婆了(修)
  从民政局出来,何况看着手里的结婚证,不敢相信这件事来得这么快。
  前一天傍晚,何况刚给学生上完美术课,他特地路过街角的甜品店买了个小蛋糕。何况爱吃甜食,刚出门就被一个小个子女生撞了一下,盒子里的蛋糕也变形了。
  何况赶紧扶住女生手臂避免她摔倒,温声问:“没事吧?”何况生的一副好相貌,嗓音温和,很容易让人心生好感。
  女生刚才还有些惊慌,抬头看见何况的脸抿了抿唇,脸有些红小声儿说:“没事,不好意思撞到你了。”
  “没事就好,没关系。”何况摇摇头,抬手看了看变形小蛋糕,蹙了蹙眉心想:今天没法好好品尝了。
  等回到何家突然感觉气氛有些不对。
  往常何况在这个家来去自如,要不就是被冷嘲热讽,要不就是无人关注甚至可以说是不屑关注他,此刻一家四口都坐在沙发上等他。
  何正天面容严肃看起来是在淡定地看报纸,而王美玲眯着眼睛挤着笑热情地招呼何况快过来喝咖啡聊聊天,他再傻也看出来准没好事。
  何况不动声色地走过去和何正天打了招呼:“大家都在,是有什么事吗?”
  何正天看了何况一眼,这个儿子一向这么冷淡,他下巴微抬嗯了一声让他坐下,眼神却示意王美玲继续说。
  王美玲也不遮掩,眼里的算计快要溢出来:
  “小况啊,你老师的工作累不累啊,赚不赚钱啊?”
  “不累,我很喜欢,赚的不多但是够我用的。”何况一听回答得像往常一样疏离。
  王美玲还没等继续说,一旁坐着的何琪开了口:
  “妈这还用问嘛,一个老师能赚多少钱啊,早出晚归累死累活的,交际也少,还说自己是搞艺术的,穷酸的艺术家以后谁能看的上他啊。”
  这样的话何况自从来到这个家就开始听,早已经习惯,小时候还反驳过,但都没什么好下场,所以后来也知道了反驳没用,顺着这位大小姐,大家都能相安无事。
  何况也不绕圈子直接问王美玲:“阿姨有什么事直接说吧。”
  王美玲感叹何况果然好说话,她端详着何况的脸,何况是那种昳丽的长相,皮肤白透,眼睛细长眼尾一颗勾人的小痣,嘴唇的弧度完美,安静坐着得时候,确实算得上是一个小美人。
  陆家能同意,这张脸确实有很大的功劳。
  想到这里她眯着眼睛道:
  “小况啊你也知道家里公司开了这么多年了,你爸爸老了,你哥哥为了公司的事情忙前忙后,最近咱们和陆氏集团合作了,陆氏的老板一表人才还没结婚,陆老爷子着急抱孙子,你不是能生吗,给陆家生个儿子,我们说好了让你明天就去领证。”
  王美玲说完客厅里陷入短暂的沉默,何况没出声儿,纵使心里有准备,也没想到这一家人是这样的算计。
  他安静地坐在沙发上,指甲用力地掐着手心,目光凌厉地盯着王美玲:“你们要把我卖了,给人家生孩子?”
  何况没有其他的过激行为,只是看他的表情就知道此刻何况是愤怒的,他来何家这么多年少有的出现了反抗情绪。
  王美玲挑了挑眉还要再说,何正天咳嗽了一声厉声打断:“怎么说话的,有这么说自己父母的吗,我们和陆氏是合作,什么叫卖儿子,这些年你也长大了,我们都知道你的想法,不就是想离开我何家吗,你要是争气就去生个儿子出来,你和我何家就没关系了,这是个好机会,你想想吧。”
  何正天说完扔下报纸上了楼,王美玲和大小姐瞥了他一眼也走了。
  何运这个大哥最后阴恻恻地留给何况一句话:“能进陆家是你的福气,不用吃苦受累了。”
  何况看着茶几上冒着热气的咖啡,带着浓浓的苦涩香味,何家人都爱喝,何况却一口没碰,他一直不喜欢苦味。
  他沉默了一瞬,脸上的愤怒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浮现出的迷茫。
  王美玲痛恨他是因为他是丈夫不忠的证据,何运何琪欺负他觉得他不过是寄人篱下的小孩儿,何正天忽视他,他是年轻时一时冲动的产物,对何况妈妈的欺骗尚且不以为然,更别说是几年不见的陌生的儿子。
  要不是出了意外,8岁的何况也不会来到所谓得亲生父亲的家。
  他在这里感受到的都是恶意,一直在等待机会能脱离何家,没想到等到了这种事。
  在何家待得时间久了,何况心里早已没有对何父亲情地渴求,他更不屑成为何家的人,但是不代表他就得理所当然地答应何正天地安排。
  何况心里很不是滋味,他犹豫不决,内心涌动着许多不切实际的念头:
  “是否趁这个机会脱离何家,我就能好好生活了呢?”
  想了一晚上,第二天一早就去找何正天。何正天对何况的识趣很满意,透过何况的眼睛仿佛在看远处,“你很聪明,遗传了你妈妈。”
  “你不配提她。”
  见此何正天脸色紧绷:“行我不说,倒是你,到了陆家安分点,快点儿生个孩子最重要,我们已经商量好,明天领证完你就搬过去,看在你母亲的份上,我给你留了一笔钱,20万不是小数目,好好收着吧。”
  在何况看来何正天打发他和打发个小乞丐没什么不同,卖儿子求利益还当成了是对他的馈赠。
  “我做完我应该做的,希望你也信守承诺,否则以后会发生什么事儿,我也不敢保证。”何况紧紧地盯着何正天的脸,意味深长地说道。
  “做好你的事就行了。”他语气不善点到为止,没有多说。
  第二天陆锦知的司机开车来接何况去民政局,何况上了车才第一次见到他的结婚对象。
  男人身材高大,纵使不笑不言,俨然也不可忽视。撇开身家背景不谈,他的外貌也十分出色。和何况偏柔和的样貌不同,陆锦知鼻梁挺拔,眉眼深邃,整张脸轮廓分明,却不是严厉的面相。唇角微微翘起,此刻放松地靠坐着,右手正有一搭没一搭地转着打火机。
  陆氏称得上是百年豪门,陆锦知又是这一辈唯一的掌权人,真正意义上的天之骄子,没想到也会接受这样的安排。
  见何况上车,陆锦知抬眼扫了一眼何况的脸,心里暗暗想:“模样是不错,又是搞艺术的,怪不得老爷子直接替他把关了很满意,没想到爷爷也这么看脸,生孩子都要挑好看的。”
  陆锦知转念一想心里腹诽着:“让我结婚我就结婚,要抱孙子就让我快点儿安排,哪有这么好的事儿。人我是带回去了,什么时候生我可就说不准了。”
  何况感到陆锦知的目光一直在打量他,也没主动说话。一路上安安静静,直到领完结婚证,何况才听见陆锦知低沉的嗓音懒洋洋地开口:“我让司机先送你回去吧,公司有点事要处理。”
  何况收好证件和协议,平静地点点头直接收拾了行李就去了陆锦知的别墅。
  到陆家时候,陆家的管家正在门口等他。看到何况赶紧接过行李引他进门:“少爷早通知我们照顾好何先生,您请进。”
  何况本来以为自己这种身份过来不是会被刁难就是会被无视,没想到管家还很礼貌客气,悬着的心稍微放下来一些。
  陆锦知的别墅在富人区,周围环境很好,绿植人工湖,别墅内装修也很温馨,暖色的色调,不像何正天家里,面上金光璀璨,内里腐朽阴暗。
  何况还在小心地打量,管家解释了他的疑惑:“少爷不喜欢家里人多,所以家里的阿姨做完事之后会离开,您可以安心地休息。”
  何况了然先去放行李,旁边是陆锦知的主卧,干净温馨,何况没再打量,跟着管家下楼吃饭。
  晚饭是清淡的炒时蔬,还有一锅鱼汤,香气扑鼻,管家给他盛了一大碗,但是何况没什么胃口,脑海里思绪翻滚。
  他边喝边思量着:“虽然领了证,只是因为陆家想有一个名正言顺的婚生子继承人,和他关系不大。陆锦知人也看到了,除了有点儿冷淡暂时看不出有别的豪门子弟的恶劣习惯。自己来都来了,只能努力完成任务早点儿获得自由,看来下次有机会得简单和陆锦知谈谈。”
  管家在一旁看着少爷新婚的伴侣,模样好看,喝汤的时候眉目弯弯满足的眯起眼睛,整个面庞都生动起来,听说还是小画家,怎么看怎么和少爷般配。
  就是瘦了点,袖子下露出瘦削的手腕,管家想着之后得好好给何况补补身体。
  这边陆锦知刚从陆老爷子那回来,证儿也领了,先给爷爷吃个定心丸,毕竟是爷爷把关过的。
  促成这件事的何家和背后的王家打的什么主意,陆锦知心里门儿清,无非是商政两方的利益,陆家有了下一代继承人,就能提供给他们想要地支持。再说了自己又不是老了,爷爷怎么这么着急抱孙子。
  他陆锦知是怎么样的人,虽然平时玩儿的不过分,对结婚的事也看得开。但是爷爷突然给他选了个人逼着他结婚生孩子,成功激起了他的叛逆心。
  人是给娶回家了,但是自己什么时候回家,可没人能管得了。他打算把何况晾在家里几天,自己开心开心再回去,转头就去别处日常消遣了。
  何况在陆锦知的房子里住下了,之前在机构带的课也暂停了线下授课,学生们都舍不得何老师。
  画画又好人长的也好看,性格还很温和,何况到哪里都是让人心生好感的存在,唯一例外的就是何家罢了。
  何况也不想耽误大家,于是把每周的课挪到了线上教学。陆锦知虽然没限制他,没有要求过什么,但是何况时刻谨记自己的角色,安分守己,生个孩子。
  自从那天领证后就没再见过陆锦知,何况一个人吃饭画画睡觉,待得比以前轻松很多。
  晚饭时候阿姨又做了鱼汤,何况正盛了一碗,突然听见门口门锁的声音。何况顿了一下放下汤碗回头,门开了是陆锦知回来了。
  陆锦知进门一眼看到坐在餐桌旁的何况,看到他进来脸上惊讶的神色掩不住。此刻四目相对,他最先注意到的是何况卷翘的睫毛和眼尾的小痣,莫名觉得很熟悉。
  陆锦知把大衣交给管家,他的脸上挂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主动和何况搭话:“我回来的真是时候,正好我也没吃,一起吃可以吗?”
  陆锦知谈吐自如说话不失礼数,何况也不会拒绝,顺手盛了一碗鱼汤递给他:“这个汤不错。”
  何况的回应收获了陆锦知笑眯眯的一声:“谢谢。”
  几日不见,何况自知自己的立场和身份,并没有问陆锦知的去向。吃过饭也稍微放松一些了,心里想着无论如何都得面对。
  他也不纠结了主动问陆锦知:“我们协议结婚的原因想必您都知道,就是合适的时候生个孩子,陆家何家和我都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也是互惠互利。这方面您可以和我提,其他方面我不会干涉你的生活,你可以放心。”
  何况眼睛直视着陆锦知,语气里虽然有一丝不可忽视的难堪,但是脊背挺直,面色平静说话不疾不徐。陆锦知听着虽然何况嘴里说着这样的话,但是他此刻外表是礼貌得体的。
  他靠在桌上支着下巴观察着何况脸上细微的表情,何况言行间刻板有礼,但是周身自然的萦绕着一种疏离。两人再次见面,何况在自己面前既没有讨好更没有畏缩。
  确实是互惠互利的事儿,但是何况不是搞艺术的吗,怎么比自己这个商人还重利。
  陆锦知忽然发现何况和他以前任何保持过关系的人都不一样,那些人可能样貌比何况出色,性格比何况讨喜,但是他们都不会像何况这样对他说话,仿佛是在…立规矩。
  想到这儿,陆锦知扯了一下嘴角笑了,和何况短暂地接触彻底激起了他的兴趣。他倒要看看何况到底有什么不一样,连爷爷也被糊弄住,非要让他把人娶回家。
  陆锦知站起身慢慢靠近何况的耳朵,刻意放低嗓音,他的声音磁性,像是重力的吸引想向他靠近。
  何况耳朵敏感不禁动了动,随后听见他低笑道:“我当然知道,你在家里安心住下,需要什么和我说,我们慢慢来。”
  --------------------
  作者有话要说:
  陆总:突然有老婆了(现在还没真香)
 
 
第2章 急,想开始准备生孩子(修)
  不知那天谈话后陆锦知产生了怎样想法,接连几天下了班每天都按时回家和他吃晚饭,围在身边和他搭话,有时候还会给他带礼物。
  何况被动地收着心里想大概是又是习惯的哄小情人的手段吧。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