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钓了海王的鱼——重力云朵
时间:2022-06-22 08:48:56

   作者:重力云朵
  简介:爱好赚钱攻x挥金如土受
  史尧接了一个海王的兼职,负责“掌杆”。
  作为一个职业跑腿人,他的服务让雇主海洋里的鱼儿对雇主更加死心塌地,史尧也因此得到了不菲的佣金和稳定的单子。
  但!常在河边走,哪儿能不湿鞋。
  他被其中的一条鱼儿发现了,然后被反钓了,最后鱼儿收线了?!
  -
  史尧班上来了一个转校生,这个转校生长得好,成绩好,除了身体弱以外没什么缺点。整天忙着赚钱的史尧也这么觉得。
  直到他成了自己同桌,史尧才发现这个人,不喜欢背书,偏好鲁迅式的讽刺角度,一个励志向的主观送分题他可以只得卷面分一分,不过这说白了跟史尧也没什么关系。
  但是他视金钱如粪土,史尧就不能忍了!
  被不小心画了一笔的外套他不要了,史尧给他洗了让他继续穿,一打牛奶只喝一瓶就要丢了,史尧留着见缝插针在他口渴的时候让他喝....
  直到一天,史尧在他桌上看见了自己给雇主海洋里的鱼儿送的东西。
  史尧:!!!
  在史尧陷入:我钓了海王的鱼?我撬我雇主的墙角了?的自我怀疑时,他快走两步都要喘一下的同桌把他堵在了墙角,红着眼眶生气道:“你为什么躲我?!”
  ps:1v1
  日常流
  内容标签: 花季雨季 甜文 校园
  搜索关键字:主角:史尧;师安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我撬了我雇主的墙角
  立意: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第1章 鸡蛋过敏
  “史尧,交作业了。”
  “再给我两分钟!”史尧骨节分明的手飞快的在试卷上写着,说完没得到回应,于是抽空抬头看向英语课代表,求证的问道:“嗯?”
  “哟!尧哥,快别456了,写完没?写完给我抄抄!”
  英语课代表本来泛红的脸被蒋士杰这么一调侃散的干干净净。
  史尧写完最后一个英语字母,如释重负的笑着朝课代表道:“要不你先去收别人的?我们的作业等会儿我们自己去交。”边说边将试卷递给还等着抄的蒋士杰。
  对方被他灿烂的笑脸一个晃神,等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答应了,自我唾弃之余又下意识的为自己开脱:都怪史尧这张脸长得实在是太惑众了!活生生一个芳心纵火犯。
  被戳上芳心纵火标签的当事人看了眼手表,就急急忙忙的收拾着东西。
  史尧朝蒋士杰喊道:“你赶完了记得交啊!我有事先撤,老班要是问到你就说我感冒生病了!”
  “欸——!”坐在靠门最后一排的蒋士杰穿过窗户,看着拿着教尺过来的班主任正想开口,却被老班犀利的眼神压下了嘴里的话。
  史尧提着包飞快地朝校门口跑去,嘴里还不自觉的念着:“完蛋了完蛋了。”
  “欸!叔!”史尧看着只留下汽车尾气的公交车无力的招了招手。
  绿色的出租车不断的进入他的视野又不断消失,史尧又看了眼表,只能拦下了一辆出租。
  一下车他就飞快的跑回家,书包被他随意的丢在沙发上,人进了厨房,刚刚还匆忙着的动作因为做甜点不得不缓下来。
  史尧一米八几的个子在小厨房里难免有些施展不开,不是这个锅子被碰到,拿盘子的手又不小心带到了装盐的盒子。
  等他最终做好的时候,厨房已经不成样子了。
  史尧瞟到了一眼仿若被洗劫一般的厨房,面无表情的端起那盘流心曲奇走了出去,随即还将门给带上了。
  他对着手机里的信息,将烤盘里的曲奇分成了6等份,分别装进粉色包装盒和蓝色包装盒里。
  再把自己上次在夹娃娃机里夹到的玩偶分别装进精美的包装袋里就完成了。
  电话突然响起,史尧动了动有些僵硬的脖颈,看了没看接了起来:“您好,这里是职业跑腿人史七。”
  “那个什么七,你东西送去了没有?”
  史尧开着扩音,正小心的将东西摆好,闻言应道:“在路上了,12点之前全部都能送到。”
  “那几个不急,现在我给你个地址,你去买个小蛋糕什么的,先去送这个,哦对他对鸡蛋过敏。”
  史尧一怔,随即含笑道:“因为要求不一样,这我给您单独算一单吧。”
  “钱不是问题,到时候一起给你。”
  听到对方财大气粗的语气,史尧态度极好的应下了对方补充的其他要求,挂掉电话后,史尧深吸了一口气,打开了厨房门。
  “鸡蛋过敏,鸡蛋过敏。”史尧选择性的无视掉了厨房里的脏乱,一边念叨,目光一边扫在还没来得及收拾的食材上。
  冰箱里空空荡荡,除了...
  史尧叹了口气,拿出了突然出现在冰箱里的巧克力慕斯。
  这应该是史女士回来做的,他往慕斯上撒好可可粉,小心的装盒。
  “月季,雏菊,满天星,玫瑰,玫瑰,玫瑰——”史尧将不同的花别在外包装上。
  虽然都是送给情人,但是玫瑰过于直白,有些人喜欢这种直来直去的情。调,有的却更喜欢对自己的上心,所以投其所好更合适。
  这是史尧接的一个海王的单子,负责帮他给他的“鱼儿”们不时的送一些小礼物,补他有时心力不足的情况。
  熟门熟路的送完前六个,史尧看着最后这个陷入了沉思。
  作为一个专业的跑腿,史尧每单都琢磨过如何让雇主和他的鱼儿们满意,毕竟动脑子又不用钱,所以才有了不同袋子不同玩偶不同花的区别,这种小心思会让收礼物的鱼儿产生自己被放在心上的假象。
  但是最后这个,史尧只知道他是个鸡蛋过敏的男生。
  这个雇主的鱼塘里有男有女,虽然他不能暴露自己的存在,但是史尧还是有机会暗中观察,做暗地调研的,毕竟这个雇主给钱真的很大方。
  保险起见,史尧还是没买花,万一对方过敏或者觉得玫瑰太轻浮或者其他的花不在他审美上,总之弄巧成拙就不好了。
  他雇主这种海王根本不会留心鱼儿是长鳍还是短鳍,是圆形鳞还是椭形鳞,所以也不用想从他那里得到什么有用信息。
  出租车被拦在了山脚,史尧登记完,看着面前的路不经咂舌,这里是师家的地盘,现在看来当初人买下就是给自家建庄园的。
  上次史尧也只是在家门口的面摊桌上看见这个消息,毕竟当初城郊这块地皮的买卖还是登上了本市的报纸的,不过他也确实没想到自己还有会来到这的一天。
  史尧站在一栋独立的小别墅面前,对着雇主给的地址确认。
  应该买支花的,史尧后悔的想到。
  袋子里的甜品在高大的建筑下显得十分轻飘飘,连带着他这个人都很不起眼,有枝花的话,好赖能代表些轻飘飘的心意,而不是现在看起来像是一份包装精美的外卖....
  史尧将东西挂在门上,本来没想按门铃的,因为每次送都是雇主给消息,而目标人物都是不在家的。
  这样就可以营造出雇主带着精美食物来找却吃了闭门羹却还是一脸没关系的多情形象。
  但是这种房子安装的设备也许有记录功能,如果来了连门都没敲就显得太假,所以史尧还是按了一次,随即便转身离开,今天报名,晚上还有晚自习,这不赶快点就完了。
  口罩有点闷,史尧微微减慢了跑步的强度,好顺畅呼吸。
  “谁?”一个有些虚弱的男声从小洋楼门上安装的通讯器里传来,虽然轻却清越,听来很温柔。
  半晌没有得到回应,那点声音也消散在了风里。
  -
  “把表填了。”
  史尧坐了快两个小时的公交才赶回学校,脑子还处于一荡一荡的晕眩状态,一到班上就被告知老班有找,在众人幸灾乐祸的起哄声中,他放下了书包赶到了办公室,看着班主任二话不说就递来的单子还有些没缓过神来。
  “竞赛?”史尧看清了这两个字,脑子就醒了大半。
  “嗯,这是高三最后一次了,后面不可能让你一边准备冲刺高考一边竞赛。”
  史尧看着面前的报名表却没有说话,半晌,笑着双手将报名表放在了桌上,对班主任说道:“我还是老实准备高考吧,谢谢老班。”
  “胡闹!你参加了,保送名额就稳了,在这儿闹什么脾气?”老班的教尺直接拍在桌上,发出刺耳的声响。
  史尧嘴角还是带着笑,只是眼里的笑意褪了个干净,他没有继续回话,却也没有妥协的打算。
  他上次是报名过一次的,但是讽刺的是在参赛前一周被戏剧的换了下来。竞赛和正常课程的方向并不重合,那段时间史尧花了绝大部分时间在这件事情上,临了被撤了下来,要说没有脾气的骗人的。
  虽然后面顶了他去参加竞赛的人连初赛都没过,身边的人也都在为史尧抱不平,不过那又有什么关系。
  史尧喜欢看结果,上次那件事情把规则的墙隙展现在了他的面前,如今又要他再次从那里过,除非给钱,不然怎么能行。
  “这次是你。”班主任看着他的眼睛说道。
  史尧被他眼里的郑重看得一个晃神,虽说还是不想应下,到底让他起了重新措辞拒绝的心。
  “老师放心,我一定可以的!”
  一个声音传来,史尧刚软下的心瞬间回。硬,事件的走向已经可以遇见,他讽刺一笑,准备跟班主任告辞。
  “李老师,数学竞赛的报名表是不是在你那儿?”国际班的数学老师走来朝老班问道。
  跟来的那个“一定可以”也有意无意的挡住了史尧的路。
  史尧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的人,也没外露什么情绪,只老神道道的站在一旁,自觉把自己归为无事人。
  “嗯,在我这儿,但是我已经给史尧同学了。”老班拿起他清火的菊。花茶,喝了一口道。
  史尧料到了他的说辞,于是迅速的将刚刚退回桌上的报名表拿起,直接递给那个国际班的老师。
  老班被他的动作气得一呛,憋着气咳了两下。
  其余的两人显然也是没想到史尧的动作,反应过来后就要去接报名表。
  “这次还是向同学要参加?”老班咽下那口茶问道。
  向璟一怔,随即有些僵着脸朝老班笑着应道:“是的。”
  “可是竞赛不是试错赛。”老班的一句话让国际班的师生两人瞬间变了脸色。
  “李老师你是什么意思?”那国际班的老师挡住了向璟,板着脸直接问道。
  老班伸手拿回了史尧还递在半空没人接走的报名表,没什么情绪的回道:“字面意思。要不我找唐老师来名词解释一下?”
  唐老师是语文老师组的组长。
  史尧本来因为这件事一直窝着的气突然就泄。了出去,眉眼也不自觉的松开。
  ....
  最后那张报名点单还是回到了老班的手上。
  史尧选择性的忽略老班最后带有强制性的要他报名参加的话,虽然赚钱很快乐,但是也很累,特别是最后那一单实在是耗费了他太多的精。力。
  “史尧!”
  史尧赶着回去补觉的脚步被迫刹车,他双手插兜,有些懒散的直接靠在了墙上,慵懒的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向璟,含笑礼貌的问道:“这位同学,你有什么事吗?”
 
 
第2章 路上小心
  “你很得意吧。”
  向璟没有控制自己的音量,所以过道两边教室齐齐安静了下来,大家都嗅到了八卦的味道,默契的将其他声音清场。
  史尧扬了扬眉,眼里透着寒意,面上还是一副插科打诨的样子。
  竖着耳朵听八卦的众人就听见他没皮没脸的说道:“你指哪方面?长相还是成绩?”
  “能不能给品如留件衣服?”
  不知道哪个谁没忍住直接来了一句,众人跟着笑了起来。
  本来向璟单方面剑八张弩的气氛也被消的七七八八。
  史尧也跟着笑了起来。
  向璟看着他的样子,咬牙切齿的说道:“你妈小三上位,你马上也要有名分了,高兴吗?野种?”
  本来轻松的气氛突然结冰,没来得及止住的笑声在安静的环境下显得十分突兀。
  “放你妈的狗。屁!成绩比不过就开始造谣了?”蒋士杰直接从后门走了出来,在悉悉索索的讨论声中直接扬声骂道。
  国际班和火箭班就挨在一起,而两人就站在两个教室中间。
  两个班历来就是互相看不惯,此时向璟和史尧对上,仿若是给了两个阵营主力军开火的借口。
  众人看似互相不爽的吵着,实际视线全都紧紧跟着史尧。
  其实今天是谁挑衅史尧都不重要,大家在意的主角只是史尧,因为他太完美了,长的好看,成绩好,人还不高傲甚至还很好相处。
  对于美好,人们维护向往的同时心里的阴。私也蠢蠢欲动的想破坏,而向璟的话就像是破开了史尧完美外壳的一把刀。
  处于暴风眼的史尧自是察觉到了弥散在空中的八卦因子。
  看着向璟恶意的眼神,史尧算是明白了近段时间他的各种针对,本来两人在学校一直是互不相干的状态,这下想来竞赛的事情也是出于这个原因吧。
  “怎么不说了?心虚?”向璟往前一步,嚣张的说道。
  与他步步紧逼的态度相对的史尧的沉默仿若是承认,想到这种可能性的众人的讨论声大了起来。
  史尧看着向璟靠近的脸,有些好奇的问道:“你脸上的痘痘不要用药么?都恶化了。”
  言毕,场面一度安静,史尧这才像是回神,意识到自己好像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有些不好意思的咳了咳,笑道:“名分?也不要唐老师来名词解释了,人的名义,身份和地位,大家都是有身份证的人,我需要谁再给我名分?我又需要谁的承认了?”
  史尧四两拨千斤的反问让局面突然反转。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