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君每天都在求复合——歌声
时间:2022-06-22 08:47:29

   题名:仙君每天都在求复合
  作者:歌声
  文案
  为解本族危机,安樾被送去和第一宗门的岚日仙君联姻,一路上细细盘算怎样攻略对方:笑里藏刀、瞒天过海、欲擒故纵、美人计……
  谁知刚见面就失足落下万丈高空,被仙君随便捞起。
  安樾懊恼:大型社死现场,开篇困局……
  仙君:弱小无助美丽废物,爱了爱了。
  于是,所有人都看到仙君对小道侣有求必应:
  小道侣要种花,仙君刨地;
  小道侣要看海,仙君带着他飞越千山万岭;
  小道侣脚冷了,仙君将他双脚贴身捂进怀里……
  人人都说,仙君爱惨了他的道侣,连安樾也信以为真,面对时刻将他呵护在掌心的人,他屡屡下不去手,最终将手中的秘毒尽数毁掉。
  然而他怎么也没想到,就是这个前一天还对他山盟海誓的人,却任由同门抓他入冰牢,隔着牢门,平静告知他故国覆灭的消息,还冷冰冰地说,明日会同他解除婚姻,并将他送给别人。
  数着仙君远去的脚步声,安樾眼中的光黯了下去。
  当夜,火光映红了小半天空,将安樾存在的痕迹烧得干干净净,也包括他自己。
  后来,
  已是新锐门派宗主的安樾在美人榻上垂眸闭目,身着薄衣的岚日仙君跪坐下首,拿捏好每一分灵力,一寸寸用心按摩过去。
  良久,安樾收回腿:“好了,你可以走了。”
  仙君红着眼问:“明天,我可以再来吗?”
  表面柔弱无害实际花样百出心机受×骄傲自负脑补过度自我攻略攻
  【修炼等级】炼气-筑基-金丹-元婴-出窍-分神-大乘-飞升,各级之间又分前中后期。
  【排】
  1、攻受都有缺陷,不是完美的人
  2、古早味虐恋情深,泼天狗血
  3、1V1,HE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天之骄子
  搜索关键字:主角:安樾,苍楠 ┃ 配角:云枝,宫驰 ┃ 其它:预收:《道侣竟是死对头》
  一句话简介:明明要害你最后爱上你
  立意:当世界待我不温柔时,要温柔地对待自己
 
 
第1章 迎亲
  金云翻腾,霞帔漫天。
  一队飞舟在云间穿行,舟身镶金嵌玉,暗彩流光。
  为首的旗舰舟尤其宏大,飞行平稳,天边尽头,落日余晖映照在桅杆和甲板上,让本来就豪华恢弘的舟船更加熠熠生辉。
  无数或白翼、或彩尾的鸟与舟同行,盘旋在空中。
  修长俊逸的青年一身火红嫁衣立在舟首,身形单薄却挺拔,肌肤如雪,红唇烈焰,清冷面容与周身艳红形成强烈反差,金冠墨发一直垂到腰际。他眸色冷冽,看不出过多的情绪,察觉到身后来人,青年将唇边一支盈尺玉笛拿开,回首看向来者,脸上露出与刚才判若两人的清朗笑容。
  “王叔。”青年略一颔首,垂眸恭敬问候,睫羽扑下一片暗影。
  “圣子,”王叔百礼骞一边跳着脚从甲板上悠闲踱步的禽鸟之间踩着空隙过来,一边忍不住念叨:“你看你又招来这些鸟啊雀啊,一会儿就要入人家地界了,叫它们都散了,啊。”
  青年抬眸,微不可查地扬眉,道:“是。”
  轻轻一挥手,那些羽色鲜艳的奇异的鸟儿,纷纷从甲板上飞起,似是不舍,又似不愿忤了青年的意思,在空中绕飞数圈后,才恋恋地飞远,长尾摇曳,一个一个消失在云层中。
  甲板重新空荡下来,最后一声鸟啼也远远隐去时,百礼骞终于得以站在青年的身旁,用瞧着一件多年精心打磨的宝器一样的目光看着他。
  青年名安樾,襁褓之时便经遴选成为九嶷国圣子,地位尊崇犹胜国主之子,然而在这仙门宗派主掌六合的修真界,人界国家终属末流,能与第一宗门天衍宗联姻,在世人看来已经是攀附了。
  百礼骞扶了扶正头顶的官帽,他是九嶷国主之弟,身居宰位,这次作为送亲专使同行,虽然明知这一天注定会来,但亲自将一手教导长大的孩子送出去,心里还是不落忍。
  “安樾,担心吗?” 百礼骞问,眼中是来自长辈的关切。
  青年芜尔一笑:“不担心。” 便转头望向舷栏外,神色复归平静。
  百礼骞知道这孩子谦恭的外表下,内心与他疏远已经很久了,事实上,已经无人能看透他的内心,任谁自记事起便被严格训练时刻隐藏自己的真实面目,为了达成目的可以不择手段,千面示人,他就注定只能孤独地面对自己。
  这或许对他不公,可既然是天道所选之人,就必须放弃一个正常普通的人生去完成天赋使命,以一己牺牲去谋取整个族群的长久利益。
  日头又落下去了一些,两人的身影在甲板上拉出了长长的两条,有侍从来报说再行五十里,就到了天衍宗的外门宗界,只是未得对方通行许可,不知道是该继续前行还是停舟等一等。
  “不对呀,”百礼骞皱眉道, “日子一早就定下,照理说天衍宗迎亲的舟队该早早在路上等着才是,为何此番都已经快到宗门了,对方连个影子都看不见。 ”
  正说着,极目处云波涌动,似有物自远而来。渐渐一根金色桅杆从散开的云间露出,杆上旌旗猎猎,最大一幅上面绣着“天衍”二字,不久一艘赤金飞舟便从云层中凸现,快速往这边驶来。
  “来了,是天衍宗的人!”侍从指着对面,兴奋地喊。
  百礼骞松了一口气,赶紧整了整衣冠,挺直了身板,换上严肃正经的面容,叠手而立。
  等待时,侧首看了看安樾,见他也朝向了来舟,只是面上神情清冷平淡,仿佛置身事外。
  天衍宗的飞舟来得很快,距离也越来越近,等发现赤金飞舟形体还不及自己这艘的一半大时,百礼骞不由得又皱起了眉头:号称天下第一的天衍宗,联姻这么大的事,就派了这样小的迎亲船过来?
  而且,只有一只?
  忍下疑惑,待船工们放下接驳两舟的廊道,看到从那边只走过来一名身着玄色滚边道服的中年修士,百礼骞的脸色便不太好看了起来。
  修士径自走到他们面前,欠身行了一礼,道:“在下天衍宗执礼司副执事陈有,拜见亲使大人。”说着看了看百礼骞身边的安樾,道:“想必这位就是九嶷国圣子吧。”他虽然说着拜见,但言语姿态甚是轻慢。
  百礼骞没有接他的话,踮脚望了望陈有的身后,问:“只你一人?岚日仙君呢?他怎么不亲自来迎?”
  陈有本来脸上还挂着敷衍的笑容,听到诘问,笑容顿了顿,说:“何需仙君亲至,仙君及众宾客已经等在了天门峰轩辕台婚典现场,不如亲使和圣子由我带领前往,以免误了吉时。”
  简直不要太理所当然。
  百礼骞脸一黑,九嶷以国礼赴约,千里迢迢数十舟船,结果到了门口,对方不但只派了一名小小执事过来,还一副颐指气使的做派,实在是无礼至极!
  虽然看似高攀,但九嶷国与天衍宗自有外人不得知的深厚渊源,而此番联姻也是两边国主和宗主二十年前就定下的,谁也不比谁低一等。
  陈有交代完毕,转身欲返回来舟,没走两步,忽听一阵“轧轧”之声自前方传来,紧接着,便见来时所乘的赤金飞舟忽然开始下沉,不一会儿,就只剩舟顶的桅杆还在视线之内,并且快要掉出视野了。
  陈有大吃一惊,快速奔到船首,这才发现,不是他乘的船沉下去,而是脚下的这一艘在上升,他四处一望,不知何时,舟体前方伸出了一个乌金的粗大炮筒,应该就是刚刚“轧轧”的声响来源,而且随着舟体的上升,炮筒也在渐渐伸长并调整方向,最后瞄准了他乘坐的赤金飞舟!
  他惊愕回头:“亲使大人,这……这是何意啊?”
  话音未落,一簇雷光自炮筒射出,并未直接击打在船体上,而是在半途裂成万千光簇,如光箭一般悉数在遇到船体后炸开,一时船身如自爆,噼里啪啦闪出万点白光,仿佛下一刻便会化成齑粉,而船上人惊慌奔走呼叫之声不绝。
  扶着栏杆俯看这一幕的陈有腿都软了,只是传个信,就……引战了?
  还是在自家门口,已经为九嶷国的舟队打开了所有的通行禁制,婚典变战场,他甚至都来不及警示宗门,万一对方长驱而入,这罪责他如何担当的起!
  就在他脸色惨白,以为必死无疑时,看到前方舟船上的电光逐渐稀疏消逝,飞舟又在眼前完好无损地呈现出来,船上先前奔走跌倒之人一个个爬起来,似乎也未见受伤,但都惊魂未定,疑惑地朝这边张望。
  陈有仿佛死而复生,大大松了一口气,转身走回到百礼骞和圣子面前,再无先前的倨傲之气,深深鞠了一躬,小心翼翼道:“亲使大人有何不满尽管提出,实在不必……”
  百礼骞没等他说完,正色道:“我九嶷国虽为下界人国,但也国力强盛,雄霸一方,对此次联姻极为重视,送亲之礼以舟船计,圣子更是国之瑰宝,委身贵宗是看在九嶷国与天衍宗的数百年渊源的份上。而天衍宗号称修真界首宗,不说以国礼相待,甚至联姻的本人都不来,真不知是徒有虚名还是过于傲慢无礼!”
  “刚刚不过是为婚典准备的礼炮,若天衍宗想看看真炮的雷霆万钧,也不是不可以。”
  “大可不必,大可不必,”陈有赶紧恭维说:“早就听闻九嶷国构建铸造之术天下一绝,如今得以亲见,实在是大开眼界。”
  来之前,他实在没有想到会受到如此惊吓,本来天衍宗迎亲舟船也都准备了,奈何临了要结亲的岚日仙君找不到,负责典仪的执礼司只好一面找人,一面派他这位副执事前来把人先带过去。
  想着不过凡世俗人,对修仙宗门自然是景仰向往,断不会有什么微辞,至于九嶷国的实力,虽然有所听闻,但修真界一向甚少理会下界之事,觉得不过一帮庸人能折腾到哪里去,却不曾想过是真有实力。
  碰了一鼻子灰实属自找,关键于情于理,都是已方理亏。
  听着亲使的训斥,陈有连连点头颇为狼狈,但时候已不早,不甘心就这样铩羽而归,看来不得不说实话,他转头看向安樾,年轻人眉目如画,性子看起来温和平顺,应该好商量。
  “岚日仙君少年成名,自然有一些……傲气,本该是亲来的,但今日无人见到他身影,宗门上下也都在找寻,如今吉时已近,圣子看可否与在下先行……”
  “我们会缓速前行,到天衍宗外门约半个时辰,找不到,贵宗可另选他人,届时只要结亲之人等在门口,联姻便继续,若实在找不出像样的人,九嶷国也不勉强。我们当即返程,将实情禀报国主,至于之后两族如何,自由国主定夺,但过往天衍宗得自九嶷国的福利,譬如岁贡,怕是不能再有。”
  一直未出声的安樾面带微笑说出上面的话,若不是内容直白威胁,简直可以让人如沐春风。但经过了刚才的惊吓,陈有哪里还敢大意,额头微微冒汗,小心问:“圣子所言像样的人,是……何意?”
  岚日仙君皎皎明月,天衍宗最有希望接任宗主之位的天之骄子,若是换人,哪里还找得到比他更优秀的人?
  王叔百礼骞听到此言,似乎也颇意外,不解地看向安樾。
  “九嶷国和天衍宗联姻,只为两族福祉绵长,至于联姻对象,代表贵宗即可,具体是谁,我无所谓。”
  “啊?”陈有一时愣住,不知如何应答。
  ……
  “陈执事与其在这里耽搁,不如抓紧时间回去,找人也好,选人也罢,免得误了吉时……记住了,过期不候。” 见他颇无措,百礼骞“善意”提醒陈有,特意加重别误了吉时。
  望着副执事踉跄奔去的背影,百礼骞呵呵一笑,转头又问安樾:“倘若天衍宗真随便找一个人来充数,那不是弄巧成拙?”虽然大概明白了安樾是以退为进,但还是不太放心。
  “不会,” 安樾道:“天衍宗需要我们,并不比我们需要他们的少,他们必不会放弃联姻,也必定是宗内最优之人。”
  --------------------
  作者有话要说:
  啦啦啦,开新文了,路过的小伙伴点个收藏吧,爱你们!
 
 
第2章 接人
  天衍宗问机海。
  宫驰将已经滤好的新茶重新加注,待茶香逸出后,分杯奉了一盏给苍楠,自己亦端起一盏,闭眼闻香,口中却说道:
  “我理解你想来赶这头一茬新茶的迫切心情,泡茶所用的水是数年梅花上的第一瓣落雪采集而来,甚是珍稀值得你跑这一趟。但也不至于让你岚日仙君抛开新人不接,大婚之日来我这里饮茶吧。”说着微微一笑,目光投向对面的人。
  无怪乎被称为修真界第一仙君,每次看到都有惊艳之感,姿容昳丽自是不用说,天衍宗本来门槛就高,资质形貌皆需出挑,但就苍楠而言,单单一个“美”字完全不足以形容其绝顶容颜,更何况他还是百年来天赋异禀,进阶最快的年轻修士,二十一岁出窍后期,能达到此番成就的上一人,还要追溯到五百年前的天衍宗开宗师祖九嶷仙尊。
  而两年前,更是出道便封神,以一己之力单挑万妖谷,制服大妖,修复乾元珠裂缝,及时阻止了妖患的爆发,为此受封“岚日仙君” 称号,与天衍宗各峰长老同尊,一时间声名响彻修真界。
  但就是这样一位谪仙般的天之骄子,竟然就给安排了一个与人界俗子联姻的命运,虽说有个圣子的身份,但总还脱不开凡人的本质。记得消息刚刚出来的时候,不但举宗震惊,就连一贯以淡泊承命为人生哲理的宫驰,也暗暗为自己的这位好友不值。
  更不用说断了多少明恋暗恋岚日仙君的那些修真界出色新秀们的念想,伤了多少痴男怨女的心。
  不是没有人提出异议,奈何在此事上,宗主一意孤行,作为他的嫡传弟子的苍楠,自然也不能违逆。
  “还是你逍遥自在,不是连我的大婚都可以缩在这问机海不出席吗?”面对好友的调侃,苍楠抿了一口茶,幽幽说道 。
  “你也不是不知道,我十多年都不出问机海,何况这一批丹药,到今日八十一天期满 ,最后关头,自然是断不得人。”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