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尘我呀最喜欢无限了——泉涌
时间:2022-06-21 08:07:56

   净尘我呀最喜欢无限了
  作者:泉涌
  文案
  净尘,一位被系统选中加入游戏,年纪轻轻却已经历九世轮回的高僧。
  系统:法师,往后你可能会被牵扯进很多杀戮之中,也可能会丢掉自己的性命,不会怪我吧?
  净尘敛眸淡笑:怎会?感谢还来不及,这正是积累功德的好机会,请务必让贫僧参加,阿弥陀佛。
  系统:大师不愧是大师!!
  结果游戏开始后不久,恶鬼直接被他度化、队友被他顺手救下、大批玩家因为他的佛学而感到心安。
  直到他与某位邪神重逢——
  *
  高坐宝座的邪神单手支颚,面容俊美冷峻,嗓音让人耳朵酥麻:和尚,从哪里来?
  净尘:贫僧自新手村而来,望尊神高抬贵手。
  邪神慵懒一笑,走下宝座,捏住净尘的下颚缓缓凑近,眼瞳中带着蛊惑人心的光:行啊,但凡事都有代价,这代价……就是你。
  PS: 1,本文为现代背景,并不恐怖,非解密向。
  2,本文纯属虚构,不要代入现实
  3,封面来自论坛,万分感谢
  4.还俗前主剧情,还俗后主感情
  内容标签: 强强 灵异神怪 前世今生 无限流
  搜索关键字:主角:净尘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在无限流里普度众生
  立意:不热衷于杀戮,应该尊重每一条生命
 
 
第1章 山羊人的秘密【一】
  荒山野岭,谁被扯掉了手臂?
  临近傍晚的深山密林中,古木参天,遮天翳日,静谧的毫无生机,安静到有些阴森恐怖的地步,最奇怪的是这里连山道都没有,一行人只能踩着野草艰难前行。
  “该死!四眼仔说来这里旅游会很有趣?他妈的连个吸血的蚊子都没有,无聊的要命,也不知道要多久才能转悠出去!”
  一行五人有男有女,开口说话的人块头很大,是走在最前面开路的肌肉男,脸色已经臭的很难看了。
  有人跟他的想法也是一样的,只是没有说出来,心中同样憋火,而提议来这里登山的眼镜男默默低下头不言语,不想因为口角争执而打起来。
  虽然私下很孬,但眼镜男在赛场上的时候,自己的领域中却又大不相同了,他的职业是一名赛车手。
  正当气氛僵硬让人窒息,有道清润悦耳的声线响起:“冥冥之中自有天意,该出去的时候,自然会出去。”
  说话的人很特别,是五人之中唯一的僧人,名唤净尘。
  他脚上踩着双朴素布鞋,身上的白色僧服一尘不染,衣物都侵染着淡淡的檀香,脖颈处还戴着串长长的天竺菩提佛珠,单手持着看起来有些沉重的赤钵。
  身材看似孱弱,脸蛋带着雌雄莫辩的秀丽精致,上唇线处还有颗小痣。
  如果不是已经剃度还拥有戒疤,光看脸只会看做是细皮嫩肉的明星鲜肉。
  肌肉壮汉虽然不信佛,但对于净尘的话却也没有反驳,莫名不想跟对方发生矛盾。
  他心中都已经燥烦的不行,但在和尚这么说了之后,觉得天意就是在扯淡。
  太阳已经彻底落山,森林中陷入一片黑暗,他们只能依靠手电筒的灯光前行。
  即使是在夜晚,也没有虫鸣声,除了他们一行人发出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安静的如同死水。
  净尘走在队伍倒数第二的位置,除了脾气不好的肌肉男,以及提议来这里旅游的眼镜男以外——
  还有画着浓妆,有些整容过度,贴着夸张假睫毛的女人。
  以及走在队伍末尾,唇畔时常勾着嘲讽笑意的冷傲男。
  净尘是中途跟这群人碰上的,但这群人看似跟常人没什么区别,但总有哪里跟普通人有些不太一样。
  其实……现在发生的一切都不能再按照常理来判断。
  他大了些才跟师父学习经文,对妖魔邪物之流,谈不上惧怕,但也并没有真的见过。
  甚至一直以为永远都不会碰见,度过自己平凡小僧的人生。
  因此在卧病在床的师父嘱托下,他这才下山去办点事情。
  可惜走着走着,平常熟悉到了若指掌地步的山路却慢慢消失,周围的一切都开始陌生了起来。
  在这种时候,他才推翻了从前的认知,说不上紧张局促,毕竟不是这样的性子。
  而现在,就像是进入了某个幻境,或者说是穿越来到了一片陌生山林一般。
  【没错,你确实已经不在原来的世界啦。】
  脑海中凭空出现的声音让净尘微微蹙眉,抬眼扫视周围,其他人并没有异样,看来是听不见的了。
  【对哦,我还没有自我介绍,我是您的专属系统-代号司过,未来将会陪同您接下来的游戏旅程。不好意思啊大师,突然被拉了进来,一定很惶恐很无助吧??】
  净尘在回味了话中含义后,一板一眼:“是啊,这还真是古怪的事情呢,我可能害怕的睡不着觉了。”
  司过却发现,对方表情上笑意却已经加深,仿佛是感到了有趣。跟他描述的害怕截然相反。
  【我们会专门挑出某些优质玩家来参与游戏,不过出家人倒是很少。积分也可以用来兑换任何东西,而且完成终极关卡的话,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哦,那是每个人都想得到的。】
  净尘想不到自己想要的会是什么,毕竟修佛修心,一直以来以清心寡欲为第一要紧事。
  也正因为这样,对最后诱惑力十足的话也并没有太多的感触。
  司过的声音是少年音,听起来元气满满,十分热爱自己的工作,语调都是活泼的。
  净尘:“那要怎么才能够挣到积分?”
  他想到庙里的老师父,如果自己不在,对方多少都会生活不便,而且会很担心他。
  尤其是像现在这样突兀地被拉进游戏消失。
  但如果真的能够像司过说的,能够兑换任何东西,那他唯一的欲念应该就是希望生病的师父能够好起来。
  司过突然正经起来,开始介绍起了任务。
  【副本名称:山羊人的秘密】
  【世界背景:从百年前开始的传闻中,就存在一种半人半羊的怪物,他们拥有长长的犄角,眼珠突出,瞳孔赤红,性格残暴,喜食人肉。关于他们到底从何而来,又是否存在,却无人得知……】
  【任务主线:找出山羊人的秘密,并且顺利离开小镇。】
  【任务支线:解密造成一切悲剧的源头,解锁法器。】
  【积分获取方式:第一——成功后根据评分,即可在玩家领域领取相应的积分。第二——利用无限游戏软件,发布短视频,根据打赏或者其他途径获得积分。】
  净尘眼前忽地升起透明面板,可周边的其他人却像是没看见一般。
  上面确实已经安装了一款名为无限游戏的软件,logo还是牢笼栏杆的样式,黑白相间,一道道杠看着有些压抑。
  点开之后里面确实是有发布视频的功能,在司过的操作下,在面板中他看见了自己,白净的皮肤清透无暇。
  他看着镜头,淡然微笑的时候带着抚慰人心的模样,声音缓慢清晰,直抵人心灵深处。
  说了句禅语:“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
  他唇角带笑,稍稍垂眸注视停止键,一条不到十五秒的短视频就发布了上去。
  走在他前面的女人回头,因为夜里山上的寒意搓了搓胳膊上的鸡皮疙瘩:“大师不愧是大师,这种情况还有心思念经,虽然听不懂,但是莫名觉得有些道理……”
  女人的脸色也不好,眼眶下青黑一片,或许是因为没有休息好。
  同时净尘的身后却传来了声冷笑,“彭芸你真的蛮蠢的。”
  “喂,沈恭,你说话很难听诶!”女人有些被惹怒到。
  但被称为沈恭的人却只是冷哼一声就不再说话了。
  净尘并不想卷入这种争执当中,转而问司过:“之前说的,解锁法器是什么意思?”
  【抱歉,不能再透露更多了,需要您慢慢摸索哦——】
  司过这么说了后,净尘抿紧了唇,看来也不是言无不尽啊……
  已经过了凌晨的深林夜里,没人提出想要休息,虽然他们大多人已经累的眼皮子开始打架,哈欠连天。
  但一想到可能会出现未知的危险,就有了继续下山的动力,没有人会想在草地上睡觉。
  而在软件中,因为他发布的视频,玩家领域中很多注意到的人已经被彻底激发起了好奇心。
  因为这个软件是无法隐藏真实容貌的,就连名字也是玩家本人的ID。
  所以当僧人模样却拥有出挑面孔的净尘出现在新人推荐页面上时,几乎所有人都情不自禁点了红心还会顺便进入头像主页看别的。
  但遗憾的是除了知道名字和样貌以外,就只有这唯一一条视频。
  不过光凭借这金口良言,以及深奥的禅意,就让很多游走在生死边缘,有今天没明天的人心灵祥和不少。
  至少在这个软件中,是没有第二个和尚了,而这种唯一性,才是让人更加耳目一新的。
  在主页有直接的打赏按钮,不少人纷纷送了很多礼物进去,类似于鲜花气球的,而本来就有佛教信仰的直接会送出更加昂贵的礼物。
  这不仅仅是寻求心灵上的安宁,更多也是为下一次任务祈福,评论区被双手合十的表情包刷了屏。
  完全不知道自己有了第一笔积分收入的净尘将手中的钵放进了身侧挎着的布兜里去,他敏锐的察觉到些奇异的地方。
  一直以来只有几人脚步声的树林中,似乎有了些不一样的声音。
  那是种很明显的呼吸声,但在净尘能听见的情况下,其他几人好像却没有察觉,依旧步伐慢吞吞情绪低迷。
  那呼吸声很粗,已经不像是人类能跟发出的,并且好像还越来越近……
  净尘出声提醒:“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靠近,快离开这!”
  其他人在一开始反应不过来,可看那僧人翻飞的袍尾,也就知道事情不简单起来,跟随着对方的脚步后一步开始跑了起来!
  一时间手忙脚乱,他们发出的动静在这死气沉沉的山林中更加清晰。
  而之前净尘听见的呼吸声出现在了他们一行人的身后,同时伴随着类似于跳跃后落地的声音,距离极近,简直就像是随手可及。
  而更加不幸的是,不够熟悉的山路影响了前进的速度,始终还是有一道惨叫声响彻夜空,实在是痛彻心扉让听见的人汗毛倒数。
  他们停下了脚步,向身后看去。
  地上只剩下一条血淋淋的断臂,应该是从手肘处咬断,鲜红的血液就像是有热度般刺伤了看见人的心脏,而这大片血迹一直延续到手电筒照射不到的夜幕中。
  作者有话说:
  开新文啦,大概每天21点更新,存稿很足请放心追更——
 
 
第2章 山羊人的秘密【二】
  快开门,别躲在里面不出声!
  肌肉男举着手电的手不停发抖,现在的他越发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这。
  身高接近两米的壮汉在这时候,脸色惨白到几乎有些柔弱的地步,透着几分滑稽:“怪物、有怪物!他被抓走了……我们得快离开这才行!”
  妆容略有些夸张浓重的女孩彭芸虽然腿肚子都在打颤了,但在听见他这么说的时候,还是提高了音量。
  她黑长的假睫毛都因为眼帘剧烈抖动而有些挂不住,尖细的嗓音在黑夜中的山林回荡:“应武,我们怎么能就这样抛下他离开呢??万一他现在还在等着我们去救他怎么办?!”
  被称为应武的男人是喜欢这女孩的,但在这种时候,他却不愿意将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中,自然也不愿意听对方的。
  “你他妈睁大眼睛看看那条还热着的胳膊,人类怎么可能轻松扯得下来?不是怪物就是野兽!如果沈恭真的被抓住,那我们去找他也只是送死!”
  一直没怎么开口的眼镜男因为内心的畏缩也开始附和了:“对对,就像应武说的,我们还是尽快下山比较好。”
  他们的话让女人性感的嘟嘟唇嗫喏了一番,最终还是没能说出话来,无力劝说自己的朋友们。
  多年来的友情在这种时候,显得脆弱起来。
  但是当他们准备离开这的时候,却发现净尘没有动作,依旧在观察那条断臂。
  胳膊切口不整齐,呈现出锯齿状,像是被什么东西一口咬下,而那些坠落的血迹就像是指路针般……
  彭芸只是看了一眼那血腥的胳膊,忙不迭收回眼,没想到这看起来柔弱漂亮的小和尚,胆子却这么大。
  声音都透着股小心翼翼:“大师,你不走吗?”
  净尘单手扶着膝盖慢慢站起身,扫视一圈眼色各不相同的几人,淡淡道:“你们先走吧,我去看看情况。”
  “那你可一定要小心啊,之后记得来找我们,我们可以一起离开这。”彭芸是真心实意希望能够再见面,虽然这只是萍水相逢。
  就连应武都觉得自己很奇怪,明明之前对这个老是说些让人听不懂的话的和尚不是很喜欢,但真的听见对方要单独行动的时候。
  心中的不安就更加多了,当然不是为和尚不安,而是为自己,在这种时候他才知道,原来对方竟然能够给人这么大的安全感。
  他们三人终究继续跌跌撞撞的往山下走,属于净尘手电带来的光芒逐渐变小,最终消失在视野之中。
  而这三人其实在走了段时间后,很快就在接近山脚的地方发现了一种像是猎户居住的木屋,房屋牢固,看起来很结实。
  里面并没有其他人。
  在扒开草丛看见这个房子的时候,他们终于松了口气,连忙进去将房门锁好稍作休息,等待天亮。
  甚至翻找除了背包中的食物,开始慰劳自己身心俱疲的身体,只有彭芸看着这些干饼子吃不下去,她在担心消失的另外两人。
  而被担心的对象其中之一步伐放轻,布鞋踩在草地上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他手中的电筒还是来自手机灯光,正照着沿路的血迹。
  血迹从刚开始很多,到后面的时候却逐渐变得少了起来,只有零星几点……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