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觉醒来成了情敌的猫——森久
时间:2022-06-21 08:05:16

   一觉醒来成了情敌的猫
  作者:森久
  文案
  浪荡公子富二代裴昭,一觉醒来发现家里的摆设全都换了,不仅变成了他最讨厌的风格,看起来好像还巨大无比?
  余光落入一旁的落地镜,裴昭浑身上下的毛都被吓得炸了起来。
  他竟然变成了一只缅因猫!
  只不过这只猫看起来似乎有些眼熟,特别像他高中同学兼情敌——沈渡,前几天在朋友圈晒的那只?!
  -
  沈渡第一次养猫没什么经验,恰好白月光家里也有几只,便想着借机邀请对方到家里做客,传授养猫小技巧。
  沈渡一进门就察觉到,原本性情温顺,喜欢撒娇粘人的小奶猫,今天看起来好像有些脾气暴躁。
  裴昭扑上去就是一飞爪:看老子不挠死你!
  沈渡:???
  将沈渡暴捶一顿,裴昭心满意足的蜷在白月光的腿上,舔舐着掌心的毛。
  沈渡:这么凶?是不是发qing期到了?要做绝育才行。
  裴昭:!!!
  #情敌想要摘我的蛋怎么办?在线等,非常急。
  【人间富贵花缅因猫受+x+辣手摧花猫奴攻】
  Tips:
  1.不会真的拆弹,放心食用
  2.1v1,HE,轻松日常向小甜饼
  3.白月光是最佳助攻,请放心食用
  4.受会在猫和人之间反复横跳
  5.微博:爱撒娇的美少女壮士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欢喜冤家 甜文 萌宠
  搜索关键字:主角:裴昭,沈渡 ┃ 配角:下本-《小漂亮穿进绿茶文后》 ┃ 其它:完结-《穿成反派大佬的作死男妻》
  一句话简介:情敌变情侣!
  立意:放下傲慢与偏见,或许会遇见出乎意料的美好、善意与爱情。
 
 
第1章 男神,白月光,心头血
  凌晨一点,世贸华庭一栋靠着湖边的别墅内。
  靠着壁炉边的地毯上,熟睡的橘猫在梦中慵懒地翻了个身,露出肚皮上的一撮白毛,优质的木材被跳跃的火苗烧得劈啪作响,仿佛天然的催眠曲,让大橘睡得更香。
  伴随着一窜急促的脚步声结束,「砰」的一声巨响,吓得大橘从梦中惊醒,橘白色的毛像烟花一样炸开,喵呜喵呜地逃开了。
  “有本事你就在房间里待一辈子别出来!”
  讲话的男人约四五十岁,虽然人到中年,但身材依旧保持得当,凌厉的五官看不出一丝岁月的痕迹。
  “你们父子俩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
  放下手中修剪到一半的百合花,女人从沙发上站起身,杏眼圆瞪着丈夫。
  裴屹气不打一处来,合着刚被儿子气完,还要听妻子的训斥。
  裴屹怒道:“你看他是想好好说话的态度吗?还不都是你惯的?”
  这种场面几乎每个星期都要在裴家上演一次,裴屹庆幸自己的三个孩子里面,只出了这么一个不争气的,要不然他早晚得被气死。
  裴母将桌子上的剪刀放进工具筒里,再将剪下来的花枝丢进垃圾桶,最后捧着插好的花瓶摆在长桌上,这才不紧不慢地提着裙子走上二楼,轻轻敲响裴昭的卧室门。
  “幺儿,幺儿你在里面吗?给妈妈开个门。”
  门内的裴昭正抱着手机坐在飘窗上,修长的小腿自然垂落,在空中小幅度晃动,葱白的手指噼里啪啦地在屏幕上扒拉着发送消息。
  -到哪儿了?
  -丁子深你到底行不行啊?
  -就你这救驾速度,再慢点直接来给我收尸算了。
  一连三条消息发送出去,不一会儿就收到了回复,为了不打草惊蛇,裴昭按下语音旁边的转文字按钮。
  -得了吧,就算你爸要宰你,你妈也不能同意,快到了等着吧,有点堵车。
  裴太太是出了名的护犊子,裴昭的大哥远在Y国读书,二姐又去了澳洲留学,只剩下他这么一个小宝贝在身边,裴太太哪里舍得让裴昭受一丁点的委屈。
  看见白色方框内一点点显现的文字,裴昭笑着骂了一句脏话。
  -凌晨一点半,你跟小爷说堵车?真当小爷被囚禁在深宫,没出过门吗?
  -十分钟后,老地方!
  .
  轰鸣的马达声划过夜空,极光色的布加迪在深夜的路灯照射下,依旧绽放着迷人的色彩。
  坐在副驾驶的青年墨色的眸子微眯,收回充当手机支架还帮忙按录音键的手,将手机锁屏扔进车筐里,一气呵成。
  手机的金属外壳和车身碰撞发出叮叮铛铛的声响,不是自己的手机,也不是自己的车,一点也不心疼。
  “所以..你大半夜的不睡觉,把我从家里拖出来是为了去解救裴昭?”沈渡狭长的眸子下,挂着一对儿黑眼圈,本就欧式的双眼皮因困意来袭,显得更加深邃。
  因为骨子里带了四分之一的欧洲血统,沈渡的五官不同于大多数亚洲人一样扁平,也不像欧洲人一样过于立体,将两种血统中和得恰到好处。
  丁子深瞥了一眼被随意丢弃的手机,朝沈渡谄媚地笑道:“意外意外!本来是约好直接在酒吧见面的,这不是裴昭被他爸堵在家里出不来了嘛。”
  丁子深和裴昭从小一起光屁股长大,几天前他们共同的朋友回来,约了几个好哥们包场去酒吧接风,谁知碰巧赶上裴屹出差回来,撞到准备出门的裴昭直接堵在家里。
  沈渡没心思听丁子深胡诌,靠着车门闭眼浅眠。
  他昨晚为了设计礼服赶了个通宵,刚沾枕头就被丁子深给拽出门了,要不是看在好朋友多年没回国的面子上,他才懒得凑这个热闹。
  尤其是需要和裴昭碰面这件事,让他极为头痛。
  “等会儿见到老裴你可别出声。”丁子深叮嘱道。
  认识裴昭的人都知道他跟沈渡不对付,当年因为宁知的事儿,两个人从好得恨不得穿一条裤子,到现在的反目成仇,看对方跟看杀父仇人似的。
  就连宁知出国的事,都被裴昭一起算在了沈渡的头上。
  虽然宁知再三和裴昭强调,他只是想出国学习并没有其他的原因,可裴昭就是不愿意相信。
  “你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吗?”沈渡问道。
  丁子深茫然摇头。
  “算了,等会儿让裴昭告诉你吧。”将外套衣领立起,沈渡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靠着车门开始补觉。
  车子开到世贸华庭门口,门卫摆放的识别机器确认车牌后,闸门自动打开。
  丁子深成年后就搬出去住了,他的父母一直住在这里,就在裴家隔壁的那一栋。
  将车子开到距离裴家别墅的不远处,丁子深将车子停稳给裴昭发了条消息。
  -开始交易!
  二楼窗口的暖黄色灯光亮起,丁子深抻着脖子,激动地用胳膊捅了捅一旁拉下脸的沈渡。
  “来了来了。”
  沈渡被他吵醒,不耐烦地跟他一起看向眼前的别墅。
  一道熟悉的身影纵身跃上飘窗,跟蜘蛛侠似的扒着窗子,卖力地往外爬。
  沈渡眯了眯眼,狐疑道:“他不是要跳下来吧?”
  二楼说高不高,说矮也不算矮,如果不是受过训练,普通人直接跳下来摔个残废还是有可能的。
  就算不残废,至少也能断胳膊断腿。
  “他又不是傻子,”丁子深嘿嘿一乐,不等他往下说,只见裴昭灵活地从窗口翻出来,扒着窗沿试图踩脚下围在窗口下的一排墙砖。
  “快看快看!”丁子深激动道。
  沈渡面不改色地望向窗口时,裴昭已经成功踩在墙砖上,挪动着小碎步往左边正门的方向移动。
  正门外有一处避雨棚,裴昭爬到避雨棚上时高度已经降下来了,他蹲下身子轻轻一跃,轻松地落在地面上。
  这一番操作下来,从熟练度上来看应该不是第一次了。
  沈渡缩回挺直的脖子,裹了裹外套继续靠着车门睡觉。
  落地的裴昭拍了拍手上的灰尘,小跑着朝布加迪跑过来,丁子深激动地下车迎接。
  “老裴!”
  “嘶——”裴昭恨不得给丁子深的嘴巴封上,“小点声!你他妈生怕我爸听不见是不是?”
  丁子深笑得傻里傻气。
  裴昭翻了个白眼,双手插进上衣口袋,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朝副驾驶走,刚迈了没两步似乎瞧见车子里正睡着一个人。
  “车里有人?”裴昭皱眉道。
  “嗯!”丁子深乐呵呵地点头。
  “你有病是不是?”裴昭偏头看向丁子深,后槽牙咬得咔咔作响。
  “咋了嘛?”丁子深还没反应过来裴昭的话是什么意思。
  裴昭控制着自己的音量,努力压制住肚子里的怒火道:“你他妈开布加迪来接我,副驾驶还带了一个人,我坐哪儿?跟车屁股后面跑吗?”
  布加迪威龙只能坐两个人。
  丁子深挠了挠后脑勺,突然明白刚才沈渡说的是什么意思,后知后觉地啊了一声。
  裴昭看丁子深的眼神跟看傻儿子似的,无奈的摇摇头,径直走向驾驶位,拉开车门道:“委屈丁少爷叫个滴滴吧。”
  娴熟地发动车子,裴昭一脚踩下油门。
  随着轰鸣的马达声传进耳朵,等丁子深回过神来的时候,连布加迪威龙的尾灯都瞧不见了。
  “靠!你好歹把我带到门口啊?你家小区戒严得跟监狱似的,出租车也进不来啊!”
  丁子深孤零零地站在寒风中咆哮。
  布加迪一路飙到酒吧门口,将车子停稳,裴昭按下按钮将飞飞门升起来,下了车后一扭头,只见副驾驶里坐着的人依旧在睡觉。
  绕到副驾驶,裴昭俯身将头探进车内,支起胳膊搭在副驾驶的椅背上,吊儿郎当的说道:“嘿!哥们儿还睡呢?起来了起来了,真拿我当滴滴司机了?”
  因为脸被衣服遮着,裴昭看不清副驾驶的人长什么模样,也不知道两个人以前有没有见过面,不过既然是去参加接风派对,那就一定是宁知的朋友。
  只要是宁知的朋友,那就是他裴昭的朋友,毕竟宁知是他从高中追到现在,至今都没能如愿的梦中情人,是裴昭的男神,是白月光,是朱砂痣!
  只要一想到宁知,裴昭就觉得浑身充满力量。
  其实从裴昭上车以后沈渡就醒了,只不过是因为他不想在裴昭开车的时候打扰他。
  所以才闷着头没有出声,鬼知道裴昭见到他以后会做出什么事来。
  确认周围安全无误后,沈渡大方的将外套领子拉下来,木着一张脸,转过头看向裴昭。
  沈渡道:“你好?”
  正在给自己加油打气的裴昭,盯着沈渡的脸愣了两秒后,大叫道。
  “卧槽!”
  怎么会是这个狗男人?!
  裴昭被沈渡突然凑近的脸吓得向后闪了一步,忘了是探进车内的姿势,一头撞在车顶,磕得他眼冒金星。
  布加迪威龙就是不一样,磕出来的星星都比平时亮。
  猛烈的撞击产生回弹,让裴昭缩着身子往回躲。
  由于布加迪威龙的车门是向上开的,所以裴昭的手扑腾半天,也没找到一个能扶住的东西。
  沈渡眼睁睁地看着晕头转向的裴昭,双手在两侧跟游泳似的在空中划了几圈,然后一头摔进他怀里。
  “啧。”
  作者有话说:
  奶奶!您收藏的文开坑啦——
 
 
第2章 情敌,米饭粒,蚊子血
  “啧,当着你男神的面儿,给情敌投怀送抱不好吧?”
  沈渡抱起双手,垂下眼皮,静静地看着裴昭。
  裴昭愤怒的撑起身子从车里钻出来,正准备朝沈渡发火,身后的声音拦住了他。
  “老裴?你怎么开的丁子深的车?快来快来,就差你们了。”
  裴昭转过身去,目光越过开口和他说话的那个男生,一眼便望见站在人群中的男神——宁知。
  宁知身上恬静温和的气质,将裴昭即将脱口而出的脏话悉数压在肚子里,慢慢融化消失殆尽。
  裴昭的心跳突然漏了一拍。
  回过头看向依旧端坐在车里的沈渡,裴昭朝地上啐了一口,低声道:“he- tui!晦气。”
  将身上弄出来的褶皱抚平,裴昭换上一副人畜无害的笑容径直走向宁知。
  宁知和裴昭是高中同学,这次回来邀请参加聚会的,也都是共同好友圈里的那些人,众人自然是知道宁知和裴昭的关系,自动自发的向两侧分开,让出一条路给裴昭。
  裴昭迎着酒吧的霓虹灯走向宁知,眼底映着熠熠星光,细长的眼梢笑起来时弯成一个好看的弧度,眼尾朝太阳穴的方向斜斜上扬,像一只高贵的猫。
  “宁知,好久不见。”
  向来狂狷的小公子脸上竟带了几分羞赧的神色。
  “好久不见,裴昭。”宁知笑着和裴昭打了个招呼,“你可真是越来越帅了。”
  宁知的话不假,早在几年前的时候,裴昭就遇见过好几个星探,拿着名片想要签裴昭包装成明星,可惜裴小少爷对当明星根本不感兴趣。
  寒暄的功夫,沈渡屈身从车上下来,跟着走到裴昭身后,远远地跟宁知打了个招呼。
  一行人看见沈渡跟见了鬼似的,惊慌失措的上下打量完沈渡,再去小心翼翼地查看裴昭的脸色。
  今天这是什么黄道吉日?裴昭竟然和沈渡从一辆车上走下来?
  有好奇心强的人偷偷摸出手机,翻开万年历看了一眼——哦,诸事不宜。
  “渡哥。”
  “渡哥!”
  一行人规规矩矩地跟沈渡打招呼。
  裴昭压着头顶的怒气,后槽牙咬得吱吱作响。
  “渡哥,有阵子没见你了,最近忙什么呢?”
  一个头发染着原谅绿的青年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递了过去。
  沈渡接过香烟夹在指缝里,推开凑到眼前的打火机。
  “有个礼服要赶。”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