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热——长街当歌
时间:2022-06-20 09:22:37

   《慢热》作者:长街当歌
  文案:
  报告!这有O装A
  全文私设,不喜欢你就点返回,涉及到的药品以及所有看起来很专业的名词全是瞎编。
  江烬(A)x温行简(O)
  “江烬,我需要你的信息素。”
  一向的温教授在第二次见到相亲失败的相亲对象时提出了很是让人为难的要求。
  江烬:温教授,你别这样,什么信息素不信息素的,咱们刚见第二面而已,不合适不合适不合适
  温行简:屁话真多!
 
 
第1章 他一定是个Alpha
  早上八点,温行简连车带人被堵在了望星街,遇上早高峰,性能再好的车也得乖乖缩着当乌龟,他唤亮车内智能助手,半透明的显示屏上提醒他当前路段预计拥堵十五分钟。
  今天天气是难得的好,温行简的心情也是难得的好,连着几天的雨让温行简觉得自己都有些犯潮了,他不喜欢撑伞所以不喜欢下雨,温行简喜欢这样阳光明媚的天气,多好,毛孔都感觉跟着舒展开了。
  堵车的时间总有些难捱,温行简先是降下了车窗透气,他不大能闻得惯车载空调吹出来的那股灰尘味,因此想透气的时候都是直接开窗,他拿了电脑翻着自己的邮件,不过是八个小时没看而已,收件箱里又堆叠了一摞未读邮件,多半都是与他正在进行的实验相关的。
  到生物研究院的时候已经快八点半了,温行简拎着自己的东西停好车拐上电梯上了楼。
  温行简的办公室在生研院B区一栋的顶楼,那一层都是他的地盘,别的教授是没有这待遇的,配置顶多也就是两间实验室室加一间办公室。
  没办法,谁叫温教授是个宝贝,是老院长连登三次门苦哈哈求来的宝贝。
  别人毕了业是抠门挖窗找关系也要往生研院钻的,温行简是老院长登了三次门之后还说自己想去医院做临床不想做研究的。
  温行简上了楼去了更衣室,更衣室里还有别人,是前天刚到他实验室来实习的男生,是个Alpha,个子比温行简要高一点,温行简对人名不太敏感,能记住的只有一直跟着他做研究的那几个人,像这样才出现了两三天的人他是根本记不得人家姓甚名谁的。
  他打开储物柜,伸手放进去了自己的包,要解衬衫扣子的时候他动作微顿,回头看向呆愣在原地看着他的男生问:“还要看?”
  男生慌忙回神连着说了好几声对不起就闪出了更衣室。
  去了实验室的男生惊魂未定,也不是惊魂,主要感觉自己的的魂被勾走了。
  温教授长得太好看了,精心修剪过的头发看起来早上出门之前只是随意打理了,慵懒但不随意,一双眼睛又圆又亮就像淋过雨的葡萄似的,嘴唇小小的还是粉色的,脖颈修长,手指也长,白色的衬衫剪裁很好,温教授的腰身全被显出来了,黑色笔直垂感很好的西裤包裹着的那双腿也是修长的。
  好看,比很多Omega都好看。
  作为Alpha对Alpha心动,男生觉得有些害羞了。
  温行简是个Alpha,尽管没有任何人闻到过他的信息素,也从没有人听说他跟哪个Omega在一起过,当然他也没和Alpha鬼混过,不过能考上医大的博士生还顺利毕业了,他怎么可能会是个软软糯糯的Omega,这可是好多天生就比别人强的Alpha都难做到的事情。
  所有人都觉得温行简一定是Alpha,优质的精英Alpha。
  “小山想什么呢?赶紧把这些数据都背下来,一会儿温教授要提问的。”
  愣神的男生回过头,一个扎着高马尾看起来很干练的女生推了一块显示屏到他跟前跟他说着话。
  “语轻姐!我要好好表现!我要留在温教授的实验室里!”
  这已经是邢语轻见过的第十八个和她这样表决心的Alpha了,她不免有些怀念,想必那十七个小孩儿应该都找到心仪的工作了吧。
  “挺好的,年轻人有干劲是好事。”邢语轻拍在小山肩膀上那两下颇有那么点宽慰的意思,她在小山眼前的显示屏上轻点了一下,屏幕上跳出几个图示,她问:“小山,姐姐问你啊,Alpha易感期的时候使用的抑制剂里主要成分的分子链是哪个?”
  小山呆住了,两秒的时间就涨红了脸。
  不会。
  邢语轻又在小山肩膀上拍了两下,这次什么都没说,却又好像什么都说了。
  温行简走进实验室的时候好像忽视了所有人,只开口道:“会议室开会。”
  短短的五个字,小山已经想到他和温教授七老八十还手牵手看夕阳的光景了。
  “发呆的话你可以到门外发够呆再进来么?”温行简没伸手,他只是用眼神指着小山。
  分手了。
  小山在心里绝望的想着。
  会议室的小长桌前坐满了人,温行简站在为首的位置,他伸手滑过了一块智能屏,开机之后各项实验室数据跳了出来,自动化分区域,简洁明了。
  晨会没什么特别,除了总结就是分工,温行简站在那,一身白大褂衬的他皮肤又白了一个度,阳光在他的侧脸上映着,睫毛的影子都清晰可见。
  “T0反应链的形成说明了什么?”温行简的声音不温不冷,听起来没什么感情,比智能机器还像智能机器。
  会议室里很安静,连翻资料的声音都没有了。
  小山跟着所有人屏气凝神,他抬头却发现温行简的目光落在了他身上,哦,是问他的。
  “说明....”小山支支吾吾的:“说明....”
  温行简不耐烦了:“说明的你带教老师什么都没教你。”
  邢语轻从座位上站起身道:“对不起温教授,是我的错,我稍后会跟齐山做讲解。”
  温行简没有给任何人眼神,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只薄唇轻启道:“散会。”
  他走出会议室的时候好像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齐山蹭去邢语轻身边垂着脑袋认错:“对不起语轻姐,是我太笨了。”
  邢语轻是个Beta,平易近人的Beta,温行简问的问题她昨晚下班的时候刚给小山讲过,她笑着看着小山摇了摇头道:“没关系的,大家刚来的时候都是什么都不懂的,你也别怪温教授严厉,现在对你们严厉你们以后才不会犯错。”
  齐山缩着肩膀想着温行简刚才盯向他的眼神,像一把刚从三九天结冰的湖里捞出来的刀,带着冰碴毫不客气的就扎了过来,他不免又把自己缩了起来。
  邢语轻在小山脑袋上揉了一把:“行了,温教授什么都还没说呢你就怕他了?温教授那个人只是有点,对研究对学术格外认真而已,只要你好好做他是会看到你的,别怕,温教授人是很温柔的。”
  温柔,小山觉得这词放在温行简身上简直太违和了,温柔的人是要像一阵风,像一簇花,像仲春时晨起的阳光,总之不是像温行简那样的。
  温行简就是一座有棱有角的冰山,难怪有那么多Omega爱慕他,现在大家都爱好这一款的。
  小山只是好奇,这得是多热情的人才能敞开怀抱毫无畏惧的拥抱温教授,然后把这座冰山给一点点融化掉。
  这得是个多优秀的Omega啊!
  温行简没空跟一个什么都不会的实习生置气,实验研究进行到关键阶段,现在缺的就是志愿者,他坐在操作台前伏在显微镜上心里胡七八糟的想着招募志愿者的方法。
  他在进行的实验是根治Alpha信息素识别障碍的药剂研究。
  信息素识别障碍这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就是那事上有点不太和谐而已,也不是没有相关药剂,那药剂还是温行简前几年研究出来的,只是那药剂无法根治这病不说,而且需要患者长期注射,麻烦得很。
  温行简最喜欢干的事就是挑战自己,他生活在条条框框里,长这么大他每一步都走的规规矩矩的,在条条框框里他能做的最不合规矩的事就是挑战自己,推翻自己,打败自己。
  信息素识别障碍这毛病虽然不是什么丢人的事,也有不少的Alpha有这毛病,可现在有之前那药剂,要是看上哪个Omega了打一针照样能行,谁傻不愣登的跳出来当小白鼠啊,能不能活下去倒是小事,有病的事还得上电视全国播放的,丢不丢人啊,这就算死了也够丢人的了。
  温行简自己都有些后悔提前公布实验内容的事,要是没说的话现在招志愿者也不是什么难事。
  “温教授,王院长的电话。”
  温行简听见王院长这仨字就头疼,这老头实在太能唠叨了。
  在研究院的时候唠叨温行简要他好好做实验,刚退休的时候唠叨温行简要他活泼点别跟谁都板着脸,要多交些朋友,温行简被他唠叨的受不住,弄了一卡车的花给老头养。
  老头找到了乐趣,好一阵子没唠叨他了,可花都开了之后老头又开始唠叨,这几天不知道怎么了,开始盯上了温行简的个人问题。
  “行简啊。”
  温行简揉着眉心应道:“王院长,怎么这时间打电话来了?”
  “老头子能有什么事哦,你下班来我家吃饭啊,你阿姨给你弄你爱吃的糖醋鱼。”
  温行简本能的觉得老头有话没说完。
  “好,我下班就过去,还有别的事么?”
  “有啊!”
  看吧,果不其然。
  “你下班先回家换身衣服啊,晚上有其他客人在。”
  温行简感觉他知道那客人为什么会在。
  “小江,江烬,你之前没见过,他是你阿姨战友家的儿子,哎呦现在可了不得啊,听说现在在个什么队,还挺神秘的呢,你说现在这年轻人可真是年轻有为啊。”
  温行简一阵无语,老头真是为了他的终身大事操碎了心,短短一个月,男男女女,Alpha、Omega、Beta给温行简介绍了不少,不过全被温行简给躲过去了。
  现在这可好,老头怕他又跟之前似的跑路,提前在电话里就给那人夸了一顿,温行简听着只觉得没劲,但敷衍还是要敷衍的。
  “好的王院长,我下班之后换身衣服就过去。”
  挂了电话,温行简没事人似的回了实验室。
  下班之后的事下班之后再说,现在答应去是现在答应的事,万一下班的时候实验数据出了点什么问题去不成了呢?万一下班的时候院长要报告他得加班写了呢?这都属于不可抗力因素,到时候老头总没办法发脾气的吧。
  嗨~你好啊,又见面了。
 
 
第2章 没有例外
  温行简不是个有架子的人,实验室他的主意,他手底下有再多的人也是什么事都要亲力亲为的,当初实验刚开始的时候现任刘院长带着温行简去做节目,问到生研院接下来重点项目的时候刘院长坦白的比谁都快,温行简没办法只能顺着刘院长的话简单介绍了实验。
  这生物研究不是什么高级别秘密,说了也就说了,只是现在说了就等于把实验放到了半透明的箱子了,有不少人都盯着他呢。
  盼他好的等着温行简再研究出来个什么药再获个荣誉勋章,不盼温行简好的就等着温行简出丑丢人,处分倒是不至于,可对于那些眼红温行简的人来说,温行简摔跟头就挺值得高兴的了。
  忙了一天,温行简下班去换衣服的时候又碰见了早上那实习生。
  “温教授。”
  温行简有时候挺羡慕这帮年轻人的,记性不好也就算了,脸皮还厚,要是换作她这么大的时候被教授讽刺了一顿,晚上见到教授那是脑袋都抬不起来的,现在眼前这位还能嬉皮笑脸的跟他打招呼,没事人似的。
  “温教授中午就没吃东西,我这有块蛋糕,温教授先垫垫吧。”
  小山把手里那块奶油堆了厚厚一层的蛋糕送到了温行简手里,温行简只是瞥了一眼。
  他不爱甜品,尤其是奶油蛋糕,他讨厌那股甜腻的味道,闻起来让人恶心。
  “谢谢,你自己留着吃吧,我不太喜欢吃这东西。”
  尽管不喜欢,但温行简还是有最基本的礼貌的,语调不低不高的拒绝了别人送到眼前来的好意,转身到了自己的储物柜换衣服。
  小山也不觉得受挫,展着笑脸说了句好吧就走人了。
  温行简打开柜子先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上有王院长发过来的消息,早半个小时前发过来的,就是提醒他别忘了晚上过去而已,信息末尾警告温行简这回要是敢找理由逃跑就让他阿姨给他打电话。
  今天没理由,温行简跑不脱了。
  清除未读消息,手机跳回锁屏界面,温行简看了一眼日期,心中微微紧张过后稍作计算,随后若无其事的换好衣服,他脱掉实验服的时候一直被衣领遮挡的后颈录了出来。
  要是有人仔细看的话搞不好就能发现这位看起来很像Alpha的教授其实是个Omega,他后颈的腺体并非像其他Alpha那样已经萎缩,他的腺体甚至有些微微泛红,那一小片红痕外又一圈浅浅的印记。
  温行简下楼的时候在车库碰上了邢语轻,也不止邢语轻,实验室的大家都聚在一起,三三两两的凑堆说着话,看起来很像在等谁,温行简知道他们不是等自己。
  实验室不成文的规矩,有实习生来的时候大家是要聚会的,温行简一次都没有参加过,这么多年下来大家早已经习惯了,也就不会每来一次实习生就去温行简那碰一次壁了,反正问了也要说不去,再让也是不去。
  只和大家点了点头,就算是打了招呼,温行简开上自己的车便走了。
  和小山一起来实习的是个女生Omega,看见温行简第一眼就沦陷了,当晚就问了带教老师温教授的个人情况,现在这么匆匆一瞥又乱了一片春心。
  张婷亭有些害羞的低下头,视线是从温行简离开的那处收回来的。
  邢语轻见状问道:“怎么?喜欢咱们温教授?”
  张婷亭倒是诚实:“像温教授那样的人,要是想要不喜欢的话应该挺困难的吧?”
  的确,张婷亭这话说的倒是对的。
  温行简这样成熟稳重,看起来不苟言笑但又优秀到常年出现在各大卫视的科研节目里的人对张婷亭和小山这样初出茅庐,刚从一群稚嫩学生堆里钻出来的小孩是很有吸引力的。
  邢语轻像安慰小山那会儿一样在张婷亭肩膀上拍了拍,随后语重心长的说道:“我劝你不要。”
  “为什么?”张婷亭反问道。
  邢语轻双手合十闭上了双眼,看起来无欲无求。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