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锋对决同人]音符——瀑布
时间:2022-06-19 08:51:35

   《(针锋对决同人)音符》作者:瀑布
  文案
  《针锋对决》配角衍生文,切勿当真,纯属娱乐。
 
 
第一章 
  王晋在走廊尽头找到了Denise,她正对着窗户,一手撑着另一只胳膊,举着手机嘴巴动个不停,过于尖细的嗓音让王晋更加头疼,尤其是在安静到压抑的医院里。
  Denise放下手机,长长地舒了口气,头微微一偏,看见王晋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眉头微蹙,略带疲惫,但又好像犹豫克制着什么。
  “你怎么一个人出来了,”Denise坐到他旁边,“昨晚真是吓到我了,大过年跑来医院过的恐怕只有你了。”
  “你以为我想,”不说还好,王晋还能忍,谁知Denise哪壶不开提哪壶,“我们家的钥匙你随随便便给一个外人,让你前夫大年夜回到家以为遭了贼,这种事也只有你做的出来。”
  “什么外人,小卓是我们的侄子,你至于把人家说的这么差劲吗。”
  “把们去掉,”王晋冷道,“我只嫌差劲这个词是对他的抬举。”
  Denise撇撇嘴,不甚理解地摇摇头。
  “你知道我昨晚见到他是个什么德性,”王晋满脸的厌恶,“衣冠不整地在不是自己家的屋里乱蹿,一箱啤酒,泡沫洒的满桌都是,还纹了个身,”
  他硬声道,“那里还是孩子生活的地方,他流里流气跟个混混似的,万一给小楠他们带坏了。。”
  “你真是越说越离谱了,”Denise从包里掏出口红补妆,“我不是就觉得刚好孩子们不在,所以才让他去住一晚的,人家又不是从此赖上你了,至于说的这么严重。”
  “赖?”王晋哼笑,“我让他永远都不敢有这种想法。”
  “行了行了,”Denise说,“你要是真不喜欢他,我今天让他回去就是了。免得扰您这位大老板清休。”
  “愈快愈好,”王晋说,“还有,让管家去把屋子收拾一下,我讨厌那个人的味道。”
  “知道了,”Denise无奈道,“在这之前,你要是没事儿了,去陪小楠安安吃顿饭吧,就去之前常去的那家。”
  王晋一愣,“哪家。”
  “。。。就那个,”Denise一顿,“我忘了那地儿你没去过呢。”
  王晋心头一丝不快,“我自己找地方。”
  “别啊,小楠他俩就喜欢那家,”Denise眼睛一亮,“对了,之前小卓跟我一起去过,你要不认识路我让他带你们去。”
  “他带我们去,”王晋脑子里浮现昨晚停在院子里那辆朋克摩托,“他敢带我还不敢去。”
  “正好你们一起吃个饭,我让他好好跟你道个歉,”Denise挤挤眼睛,“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别跟孩子计较。”
  “你想多了,”王晋斜视着她,“他不值得我去计较。”
  “饭你们自己去吃,我就不去了,”王晋站起身,“晚上把孩子送回来。”
  “你真不去啊,”Denise耸耸肩,“可我下午还约了人,我也没多少功夫。”
  王晋漠然地看着她,笑道,“你也挺忙的。”
  “彼此彼此,”Denise翻看着手机通讯录,“那我再找其他人,你走吧。”
  王晋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Denise边看手机边往病房走,颜司卓这时从房里出来了。
  “小卓,”她一脸惊喜地朝他来了个飞吻,踮着高跟鞋小跑过去,
  “待会儿陪我一起,带小楠安安去金街吃饭。”
  “不去了,”颜司卓黑着个脸,“你自己的孩子自己带。”
  “没大没小,”Denise嗔怪道,“我这不是晚点有事儿吗,吃了饭小楠和安安肯定要去三楼的儿童乐园玩一下午,我得找个人照顾着。”
  “我姑父呢,”颜司卓扒掉她抱着自己胳膊的手,“做父亲的连自己孩子都得交给别人照顾吗。”
  “他不是还病着吗,需要休息,”Denise说,“你就帮帮我吧,好歹昨晚我还让你去我家睡了一觉,就当回报我咯。”
  “睡了一觉,”颜司卓一字一顿,“托那个王八蛋的福我在医院睡了一觉。”
  “瞎说,”Denise埋怨道,打量了一番颜司卓,“你们俩什么仇什么怨,怎么看对方都这么不顺眼。”
  “岂止不顺眼。。”颜司卓不动声色地挑了挑眉。
  “别废话了,下午和我一起,”Denise笑嘻嘻道,“正好你也才回来没几天,我陪你附近逛逛,你看需要什么,姑姑给你买。”
  颜司卓一言不发杵在那儿,脸僵成了块石头。
  Denise纤细的手指点了点他的肩,“拿你姑父的钱给你买,就别耍脾气了。”
  颜司卓目光一缩,嘴角一勾,“那赶紧走吧。”
  距离中午还有一点时间,Denise非说要逛逛二楼的服装店。
  她拿着一条白色连衣裙,同时塞给颜司卓一张卡,“这里面有八十万,你随便看看有什么喜欢的。”
  颜司卓两根手指吊着那张卡,漫不经心道,“这是我姑父给你的吗。”
  “是啊,他是这里的VIP,以前每次回新加坡住,都会来这边,时不时给孩子挑些玩具衣服之类。”Denise见他站着不动,
  “不够吗,意思意思就行了,你花多了姑父要找你算账的跟你讲。”
  “是吗,”颜司卓眼珠子快速转了一圈儿,眉眼现出玩味儿的笑意,“再给我一张卡。”
  “你到底要买什么呀,”Denise从钱包里又抽出一张,“这张有大概五十万,是你姑父一个月前给我办的。”
  颜司卓满意地接过,笑眯眯地将两张卡叠在一起,敲击着掌心,“你帮安安看看衣服,我带着小楠也去买点儿礼物。”
  “真的啊,难得你这么上心,”Denise开心道,“你姑父知道了肯定不会怪你了。”
  “正好,为了表示歉意,”颜司卓悠悠道,“我也给姑父买点儿东西,希望他能够不计前嫌。”
  “所以我需要了解一下他的喜好。比如他的穿衣风格,个人爱好。”
  “他这人很挑,其实我也不太清楚,基本他的东西都是他自己在打理,”Denise想了想,突然叫道,
  “不过有一点,他特别讨厌红色。”
  “红色?”
  “不管什么红,他都一律拒绝,”Denise说,“所以你要送他礼物的话,毛衣啊领带啊还是什么,千万别买红色,最好褐色都不要。”
  颜司卓有所悟地点点头,“明白。”眼角夹带一抹得逞的微笑。
  颜司卓带着小楠先去了儿童店,帮他挑了好几件卫衣。
  “看看宝贝儿,”他蹲下身,朝小楠昂昂下巴,“喜欢哪个。”
  小楠亮晶晶的眼珠仔仔细细地左右转了半天,害羞地摇了摇头。
  颜司卓一愣,这孩子,刚才挑衣服的时候明明很兴奋。
  “怎么了,”他凑近一些,放轻声音,“都不好看吗。”
  小楠垂着小脑瓜,又摇了摇头。
  “那到底。。”
  “爸爸不喜欢。。”小楠糯糯道,十指搅和在一起,“爸爸不喜欢我穿这样,他说很没有气质。”
  “…………”
  小楠扯了扯颜司卓衣角,眼巴巴道,“哥哥,什么是气质呀,怎么样才可以有气质这个东西,让爸爸高兴。”
  颜司卓在心里冷笑一声,装模作样的老狐狸。
  “宝贝儿听好了,”颜司卓抓着他的小肩膀,“你穿这些衣服特别好看,特别有气质,比你爸有气质多了。”
  “真的吗,”小楠不确定道,“那爸爸会高兴吗。”
  “会,他肯定高兴,”颜司卓说,“偷偷告诉你,这些衣服就是他让我给你买的,你说他能不满意吗。”
  小楠眼睛亮得发出了光。
  颜司卓弯起眉,站起身,去收银台把衣服都给包了起来。
  给小楠买完,最后他才去了自己想逛的店。
  店里的年轻姑娘看见他,都忍不住偷偷脸红耳赤。
  颜司卓锐利的眼睛四处搜寻,修长的手指有意无意摩挲着下巴。
  一个小姑娘鼓起勇气,娇怯怯地小步上前,“先生,需要帮忙吗。。”
  颜司卓看都没看她,“把你们店里所有红色的单品,都给我找找。”
  小姑娘兴奋道,“您等一等,我这就去。”
  不一会儿,她抱着一堆东西,放在了颜司卓面前的桌上。
  颜司卓翘着二郎腿,眼光漫漫地在这堆各种各种的红里挑挑拣拣。
  暗红的领带,棕褐的毛衣,深红的腕表,大红的衬衫。。
  颜司卓嘴角的笑越发地深。
  “看来您很偏爱这种颜色,”小姑娘忙不迭地做介绍,“这些单品都是今年的新款,前段时间纽约时装周刚刚展览过的一批。。”
  “全都给我包起来,”颜司卓打了个响指,盈盈而笑,“记得装成礼盒,要送人的。”
  “还有,”他补充道,“礼盒也要用红色。”
  颜司卓心情煞好,低声哼起了小曲儿。
  挑完“礼物”,他又给自己买了几双运动鞋,越试越满意。手里的购物卡每次交出去的那一刻,他的脑海里就忍不住想象王晋知道以后的模样,越想越激动。
  中午吃饭的时候,Denise把安安也抱到了颜司卓坐着的沙发,
  “宝贝儿,妈妈等下有个聚会,你和楠楠都跟小卓哥哥坐,别把妈妈新裙子踢脏了知道吧。”
  颜司卓无语地看着Denise,“谁大过年和你出来。”
  “你懂什么,新年是我们过的,老外的圣诞节早就过了,”Denise捏着刀叉去切盘里的西兰花,“Nathan好不容易来一趟新加坡,我怎么能让他等我呢。”
  颜司卓一口水呛住,“你半个月前不是才和Eric看了电影。”
  “这不一样,”Denise脸色呈现桃花般的粉红,眼里是沉甸甸的心动,“Nathan比他英俊多了,满身都写着荷尔蒙,而且会弹琴又会拳击,文武双全懂不懂。”
  颜司卓一脸冷漠,嘴里的牛排咬得直作响。
  “声音这么大干什么,”Denise说,“注意影响。”
  “说到影响,”颜司卓胡乱抓着纸巾抹了抹嘴,“你和我姑父俩人成天这么朝三暮四,考虑过给孩子的影响吗。”
  Denise脸色微微一僵,随后无所谓地埋头吃饭,“好好的提他干什么。”
  “既然你们俩都有了自己的朋友圈和追求,还勉强绑在一起干什么呢。”
  “除了为了钱还能干什么,”Denise尖着嗓子道。
  颜司卓眼底浮出一层薄薄的阴霾。
  Denise也有些心虚,“也不只是这个,我们。。我们还是有很多。。”
  “感情都没了其他的算什么,”颜司卓言辞逐渐严肃,“就像昨晚,他把我当成你找的男妓的情况下,都可以无所谓不当一回事儿,他可以看着自己的老婆和其他的男人在自己家里胡来而无动于衷,这不是大度,这是根本不在乎你你明白吗。”
  “这种事在我们之间很正常,多少年都是这样过来的,”Denise微怒道,“我清楚,王晋他也清楚,我们各取所需,互不干扰,这种日子我没有觉得不舒服。”
  “这种日子?哪种日子?这种每个月换两三个男朋友的日子?”颜司卓说,“你和王晋有时候也真是配,私生活都这么丰富多彩。”
  “说够了没,”Denise也急了,“长辈的事轮不到你说三道四,管好你自己就行了,年后赶紧滚回英国去。”
  “我的事你也管不着,”颜司卓说,“而且我不打算回去了。”
  “随便你,”Denise说,“不过今晚你得回自己家,王晋说了,不准你再回我们家。”
  “不准?”颜司卓呵呵两声,“他越不让,我还偏要去,我还得给他送礼物呢。”
  Denise无奈地叹了口气。
  安安捧着橙汁,咬着吸管,“妈妈,今晚我想去和爸爸睡。”
  小楠点点头,“妈妈我也想。”
  “可以,我先问问他,”Denise拿出手机给王晋打了过去。
  颜司卓一记白眼丢了过去,自己孩子回家睡觉跟上奏折似的,一波三折。
  “喂,你在哪儿呢,”Denise咬着苹果,“安安她们今晚要过去睡,你晚上做点好吃的。”
  “啊?”Denise眉头一皱,“只睡一晚,你那饭局改日再去呗。”
  “他们今晚就想过去,你多陪陪他们不成吗。”
  “我把孩子领回去我爸看见了又得说你。。行行我知道。。好好不提我爸。。”
  “那到底行不行啊。。你也不用过来,等会儿我让小卓把孩子送回。。喂?喂?”
  “挂了。。”Denise惊讶道,“他第一次挂我电话。”
  “他吃了火药了吗,”Denise说,“之前不还好好的。。”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