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反派她超甜(GL)——莫名其妙不可言
时间:2022-06-19 08:50:48

   我家反派她超甜
  作者:莫名其妙不可言
  文案:
  讨债小能手x傲娇大小姐。互宠小甜文,正文已完结。
  林琅在兢兢业业搞事业,从千万身家向亿万身家冲刺的时侯,午夜梦回,发现自己是一本书中,以墓碑形式出场的背景板。
  得知自己是一个连第一集 都没活到的炮灰之后,林琅一拳捶塌了床。 
  这么多的渣贱,要怎么收拾好呢?
  林琅摸出一根镶了24k金的高尔夫球杆,造型优雅,线条流畅,击打力max,声音清脆悦耳。
  先从干翻渣男,救出被恶毒女配/终极大反派顾清辞开始吧。
  在谋划着跟反派搞好关系,一起干掉男主角,苟住小命的过程中,林琅渐渐沦陷。
  救命,我家反派她怎么可以这么甜!
  初见时。
  林琅彬彬有礼地询问:“报警吗?”
  顾清辞面色潮红,呼吸灼热。湿漉漉的眼神把林琅瞧着,声音甜软又勾人:“抱?”
  林琅果断地将她用被子裹成蝉蛹,十分愉快地拨通了报警电话。
  后来。
  林琅低笑着,凑在耳边悄声问:“给抱吗?能亲吗?”
  顾清辞“啪”地一声打开她的手:“流氓!”
  本文原名:炮灰觉醒后干翻全场/欺男霸女
  不怕妹妹是海王,只怕姐姐是同行 ,热辣美艳鱼塘塘主花欣 X 温柔似水真正海王温存(百合)
  内容标签: 强强 都市情缘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琅,顾清辞(阮清辞)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吃上了反派的软饭
  立意:真正的强者敢于直面人生
 
 
第1章 
  林琅知道自己是在做梦。
  一幕幕像是电影片段,画面是跳跃的,但又能够串联起来。因为每一幕画面掠过,就有无数信息犹如旁白般,在她脑中自动浮现。
  看着看着,她明白了,这是一出青春偶像剧,男主角是一位国外留学归来接手家业的年轻霸总,女主角是军政背景深厚,不顾家人反对,隐名埋姓也要闯荡娱乐圈的大小姐。
  令人迷惑的是,这位男主角特别的不符合主流爱情剧的价值观。
  他不仅有一个举办过婚礼但没领证,早早死掉的名义原配,有一个家破人亡恨不能置他于死地的黑化白月光,更令人发指的是,还有一个家道中落的挂名未婚妻。
  林琅微皱起眉头。
  这男主角,不就活脱脱的“黑鳏夫”么?但凡跟他沾上点儿关系的姑娘,死得死,黑化的黑化,家道中落的家道中落。
  这里边儿没点事,但凡智商超过90的正常人,都不会信啊!
  就这么一个玩意,还能成为男主角,老天爷是老眼昏花了吧?
  这么晦气的男人,就算长得跟天神一样,身家百亿,唧唧镶钻,腰好持久,也不至于要冒这么大风险跟他在一起啊。
  自己的命,一家人的命和前程,就这么不值钱?
  这得祖上缺了多大的德,才能生出这么个玩意!
  林琅内心疯狂吐槽,简直不想再看。可是在梦里又没法调频道,只好硬着头皮继续往下看。
  她以地铁老爷爷看手机.jpg的姿态,生无可恋地看着画面不停转换。直到看到主动上门找黑化白月光终极大反派,想要合作一起搞死男主角的姑娘,这位姑娘名叫林瑶。
  林琅:……
  瞳孔地震.jpg
  万万没想到,这里面的恶毒配角,居然跟她那个刚上高一的傻白甜妹妹同名。
  反派对于送上门的合作对象嗤之以鼻。
  “你不会以为,我真不知道你跟他是什么关系吧?”反派一脸嘲讽,一字一顿地道:“贺继开名义上的小姨子。他对你姐可真是情深意重呐,人都死了,还对你们一家关照有加。”
  林琅:……
  感觉自己膝盖中了一箭!
  啊,为什么自己那个倒霉妹妹要叫林瑶呢?明儿就让她改名!
  他妈的真晦气!
  等醒过来,跨火盆柚子叶屋角撒盐……全套都得安排上!
  恶毒配角林瑶是个干大事的人,她拿出一个银色的u盘,还有一张看起来有些年头的摄像机存储卡:“这是我的诚意。”
  她抬了抬下巴:“u盘里,是你们最近要争夺的那个项目,贺家的所有资料。至于这张存储卡……”
  林瑶微顿了一下,声音放轻:“里面是20xx年8月21日晚,千安俱乐部……”
  原本明艳动人的反派大美人,脸色霎时间阴沉下来,犹如冰封。话都像是一字一句地从牙缝中挤出来一样,掉着冰渣:“你什么意思?”
  林瑶的表面冷静,眼里却闪烁着疯狂:“不管他们怎么说,抑或是我家人拿了什么好处默认他们给出的说法,但我知道,我姐绝不可能自杀的。”
  “他们逼死了我姐,我要让他们陪葬!”
  在与反派达成合作协议后,林瑶买了一束白色的马蹄莲,驱车前往墓园。
  林琅心里安稳了,这么出息的恶毒配角,不可能是我妹。
  直到林瑶停在一座墓碑前,弯腰放下鲜花,手指轻抚过墓碑上刻着的四个字:林琅之墓。
  林琅:……
  你礼貌吗?!
  别人家背景板啊炮灰啊,好歹也是个活人吧?即使活不过三集,但也不至于活不到第一集 啊? 
  他妈的敢情劳资就是个只能以墓碑形式出现的背景板?
  我不要面子的吗?!
  林琅怒火高炽!
  林琅义愤填膺!
  再也控制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重重一拳捶下!
  嘭!咚!
  狠狠地摔在地上,林琅整个人都清醒起来。
  淦!
  床塌了……
  .
  因为在梦里太过火大,林琅没有控制力道,身负“力大无穷”buff的她,生生地一拳捶塌了久经风霜的木板床。
  铺在木板床上那薄薄一层棕榈床垫,倒是因为弹性不错逃过一劫。
  林琅火大地按亮床头灯,摸出手机,一看时间,噢,快五点半了。
  床都塌了,想再躺回去接着睡也不现实,她干脆起来,换了身衣服,草草洗漱之后,出去跑步打拳冷静一下。
  一口气跑了两三公里,林琅终于从怒火中烧状态切换成平静状态,脑子里满屏的国骂精粹弹幕也随即清零,开始一边打拳一边冷静地捋思路抠信息。
  她也没有那么头铁,觉得这仅仅只是一个梦而已。
  毕竟,如果仅仅是一个故事的话,有一个人同名很正常。
  可是他妈的要是有好几个同名,那就正常不了了啊!
  她和她妹,千安俱乐部,贺家的瑞禾集团,还有贺继开,这都五处重名了喂!
  这明明就是噩梦照进现实的噩耗啊!
  接受了这是未来命书的启示之后,林琅就在心里冷笑。
  果然是他妈的主配有别啊,林瑶在她眼皮底下活蹦乱跳十六年,都没有让她做什么鬼扯鬼扯的梦。
  昨天她就请假半天盯着家里人收房取钥匙,瑞禾集团的太子爷贺继开不知道怎么回事来了现场。他们压根不认识,顶多就是在现场里勉强算擦肩而过,顺便听了一耳朵在场员工闲聊起的八卦。
  就这,晚上就做了这遭瘟的梦!
  这狗东西男主角待遇倒是给得挺足。
  林琅有一个预感,这梦其实没做完,她就气醒了。至于什么时侯会再有契机做完这个遭瘟的梦,那就不晓得了。
  但据已知的信息,她只活到二十六岁,无论从哪一方面来看,都算得上英年早逝。
  而她,今年已经二十三了,也就是说,满打满算,还有三年,由贺家定制的外卖盒饭就要给她定向投递过来。
  在这个做了半截的梦里,没用的信息一大堆,她想知道的东西却半点没透露。
  提了她英年早逝,倒霉妹妹一心认定是贺家逼死或者害死的,至于实际上是怎么死的,她又怎么跟贺继开扯上关系,还办了婚礼,一丁点儿都没提。
  这让她心情不太美丽。
  要是咸鱼一点的人吧,就会想只要反向操作就行了呗,离贺继开远一点,不要跟他扯上关系,小命就能苟住了。
  林琅不会这么想。
  她深知有些事情,不是你主观想拒绝,想远离,就能做到的。不然的话,哪有这么多被家暴却难以摆脱,要分手,却被前任纠缠不休威胁恐吓的事呢?
  想要远离一些事情,前提是你得有拒绝的底气和能力。
  她眉宇间掠过一抹戾气。
  她不惹事,也不怕事,若单是贺继开一个人的意思,来十个她都不虚。但如果是贺家……
  做工程起家,然后搞地产发家的贺家,它背后的关系网,才是她所忌惮的。
  等打完两套拳,她就醒过神来。
  贺家想要她小命,她能坐以待毙吗?
  不可能的。
  必须得积极自救,苟住小命!
  打不过?没关系,打不过就加入嘛,多大事。
  既然明确贺家是绝对敌对阵营,加入不了这边,那就加入那边呗。
  想来那位黑化的白月光能够跟男主角处处对着干,搞得他焦头烂额,还能活蹦乱跳的,那至少也得算是旗鼓相当吧?
  咦,白月光叫什么名字来着?
  倒霉妹妹林瑶喊她顾总,晦气男主贺继开唤她清辞。
  哦,对,顾清辞。
  就是她了!
  .
  见到贺继开的时侯,阮清辞微不可见地蹙了戚眉,稍纵即逝。
  若不是一直留意的人,几乎察觉不出来这些微的变化。
  她在心里面叹了口气,脸上挂着的笑容淡了些,客气又疏离。
  今天是她生日,家里以升学宴&生日宴的名头,大办一场,将人折腾得够呛。
  之前玩得好的几个朋友就说:“我们也不跟你爸妈抢人,这么着吧,咱们晚上给你过生,痛快玩一晚上,怎么样?”
  那当然是可以啦!
  想着过十来天就要出国,至少三年内,在国内的时间都不会太长,说不准什么时侯才能有时间再聚,阮清辞就应下了。
  家里办的宴会,是长辈们的社交场,拖拖拉拉的,结束时都已经快八点。她回家卸妆,换下今日繁复累赘的一身行头,再简单冲洗一下,换身轻便的衣服,赶过来都近十点了。
  结果一过来,就见到了贺继开,心里多少有些无奈。
  贺继开这两年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盯着她不放,明里暗里对她示好,见缝插针地出现在有她的场合,不着痕迹地向旁人展露他对她的在意,以及志在必得。
  这感觉,真的是糟心透了!
  她只觉得贺继开年纪轻轻脑壳就坏掉了,或者说看多了霸总小娇妻的小说自我代入了。
  于她而言,要是可以,只想将他头都打掉!
  任何一个三观正常的女性,都不会喜欢这种被人视为所有物,并且强横地,不顾她的意愿,死命贴上标签的行为。
  这种死缠烂打的戏码,并没有让她对贺继开渐生情愫,倒是横生厌恶。要不是两家有些生意上的来往,不好将关系闹得太僵,她早就收拾这货了!
  不过嘛,老话说得对,来都来了,不可能因为某个人在场,就不管不顾扭头就走的。
  毕竟都是一个圈子的人,平时抬头不见低头见,无视就好,倒也不必撕破脸皮。
  白日里的宴会要端着,但这晚上年轻人的聚会,就玩得很开。同样的,玩嗨了的众人酒喝得也不少。
  随着场子渐渐嗨起来,阮清辞也玩得不亦乐乎,贺继开在场带来的那点不快,早就抛诸脑后了。
  玩着闹着,不知道是因为最近太忙太累没休息好,还是今天连轴转透支了体力,阮清辞渐渐头晕目眩起来。
  她晃了晃脑袋,低头看了眼手机,十二点了,在大家伴奏的生日歌背景音下,吹熄蜡烛,分了蛋糕。乱七八糟地闹了一场,无边无际的困倦席卷而来。
  她凑到好友陶夏耳边,软软地道:“夏夏,我有些头晕,又累又困,先回去了啊?”
  她才刚过来不到两小时,这次的局,又是为她攒的,先走确实不太好,但她感觉自己真的撑不住了。
  陶夏伸手摸摸她额头,看她脸色潮红,一直微微皱眉,很不舒服的样子,也有点担心:“我们预留了几间套房的,要不就到上面休息一会?你现在回去,路上折腾一回,回到家还得再折腾一回,何必呢。”
  旁边有人听到,也搭腔劝道:“是啊,上去休息一会,别折腾了。”
  他们今晚本来就没打算回去,累了就上去休息,第二天醒了再走。
  阮清辞略一思忖,现在回去,还得叫家里司机过来接。按她现在状态,头晕目眩,浑身乏力又困倦,说不定司机还没到,她就先睡着了呢。
  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呢?她直接拿了房卡,让大家好好玩儿,不要因为她而扫兴,没让人陪着,自己上楼。
  她刚到楼上,只稍稍走了一小段路,整个人晕乎乎浑身乏力的状况就更严重了。除此之外,身体深处还翻腾着一股令人陌生的燥热。
  阮清辞咬了咬唇,腿脚发软,扶着墙,眼神迷蒙地辨识着房间号码。唔,这里是301,她取的房卡是309,也就是说,再过三间,就要到了。
  她踉踉跄跄地往309房走去。
  提前出来的贺继开低头看了眼时间,嘴角微翘,从蹲守的消防楼梯里走了出来,脚步轻快。
  阮清辞脚步虚软地经过305房,眼看胜利在望,忽然听到贺继开的声音:“清辞,你身体不舒服吗?”
  阮清辞眼皮一跳,忽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男人从后面靠近她,长臂一伸,将她整个人拢在怀里,贴到她耳边:“腿软了?使不上力气?好了,乖,我送你回房啊。”
  阮清辞呼吸为之一窒。想要挣扎,却软绵绵地使不出力气来。
  而且,被贺继开搂着抱着,两个人身体紧紧相贴,竟诡异地升起一阵快感。
  让她觉得,被这样挤压着,好舒服……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