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神来当网管干什么?——怡崽努力中
时间:2022-06-19 08:47:14

   书名:学神来当网管干什么?
  作者:怡崽努力中
  文案:
  (特别标注:成年人的爱情,非校园文,纯甜无虐求收藏)
  (新文是校园文,求收藏《求你别撩我!》)
  经过许真诚努力经营,真诚网咖濒临破产。许真诚想着暑假工便宜一些,不小心招来了九中学神范哲安?
  有种带坏小孩子的感觉。
  范哲安表面乖乖,干净阳光,能装灯泡能修电脑,什么都会,看起来很好欺负。
  范哲安:“老板,收人吗?”
  许真诚:“收,一个月就给800。”
  范哲安:“包吃包住吗?”
  许真诚:“嗯。”
  看起来一个月800的便宜学霸,他稳赚不赔。结果三个月的相处,自己被拿捏得死死的。
  三个月后
  范哲安:“老板,缺老板娘吗?”
  许真诚:“缺,没有工资,但包吃包住。”
  范哲安:“那……包睡吗?”
  许真诚:“……”
  文案二
  许真诚因为一头长发,总被别人叫美女。与学神范哲安初识时,他本来想下河游个泳。
  谁知范哲安大喊道:“美女,别想不开”然后噗通一声一声跳下河救他。
  他把学神捞上来后,学神从此赖在他身边,讹上他了!
  许真诚是钢铁弯男,范哲安是钢铁直男。
  直男的无形撩人,最为致命。
  许真诚有点把持不住。
  范哲安自认为自己很直,一直没谈过恋爱是因为没有遇见喜欢的。但自从遇见许真诚后……
  心里os:许老板的头发真好看。
  :许老板好白,好想捏脸。
  :许老板暴躁的样子也好好看……我再看他,他是不是该踹我了?
  :等等……我该不会是抖M吧?!
  某天许真诚特别认真地跟范哲安说:“你要不学学怎么当Gay?”
  范哲安表情变了变,许真诚耸肩说:“我开玩笑的。”
  谁知勤奋好学的学神,打开了自己的手机备忘录。
  备忘录里存了很多东西,起头的第一句话是:学当Gay的第一天……
  食用指南:
  许真诚的部分标签:长发、遇事不决就是干、lsp(喜欢打嘴炮和ghs)、纯gay
  范哲安的部分标签:学神、学习能力强(方方面面的学习)、脾气好、性格倔如牛
  1.会和高三9班的人物有所关联(不多,各管各的)
  2.年龄差6岁,年下,如果有啥解释不通的地方,一定是我的问题,请勿杠我,杠我也没用,我认输。
  3.想到了再写,文案废文案废文案废!!!
  求收藏,你们的收藏是我全部的动力(高亮)
  内容标签: 强强 都市情缘 近水楼台
  搜索关键字:主角:许真诚(受),范哲安(攻) ┃ 配角:。 ┃ 其它:新文《求你别撩我7作者专栏求收藏!
  一句话简介:你要不学学怎么当Gay?
  立意:别颓废了,乐观点
 
 
第1章 
  江市是座适合养老的好城市。
  二月底的风是和煦温和的,风徐徐拂过时,带来的那股倦怠感,不急不躁,适合开启一段崭新的故事。
  许真诚把别在耳后的长发放下,遮住了白皙的耳廓,想要尽量忽略掉身后闲杂人等的声音。
  “美女,美女?九中怎么走啊……我不常在江市,给我绕迷糊了!”中年男人焦急地追上许真诚。
  许真诚走到一间商铺面前停下来,打量着玻璃上印出来的自己。
  他今天穿了件灰色的牛仔夹克外套,配着同色系的直筒牛仔裤,牛仔裤膝盖破了两个漏风的大洞,露出了一节匀称的小腿。头发已经快长到腰了,他自认穿衣显瘦脱衣有肉,这身又潮又冷的衣服穿上,从背后看是有点雌雄莫辨的意味。
  但他比中年男人高了一个脑袋,脚上还踩了双43码的马丁靴。
  大兄弟,你的世界观里美女是高个子大脚?
  许真诚腿长,走得比中年男人快,在镜子面前欣赏了会儿自己的美貌,中年男人才跟上。
  当看清许真诚的脸时,中年男人“啊”了一声,改口道:“帅哥,你知道九中怎么走吗?”
  许真诚挑了下眉,说:“周一去九中干什么,当学生?大哥,你这年纪去当学生,还是挺有追求。”
  中年男人挺不好意思地说:“我儿子在九中读书,今天他们百日誓师,我特地从外地赶过来……”
  看中年男人淳朴的样子,估计连智能手机的导航都不会用。许真诚如果要回自家开的网咖,正好要路过九中,便答应带他去。
  到了九中门口,誓师大会已经开始一会儿了,中年男人向许真诚道谢后,匆匆进去赶后半场。校园里站着的学生,朝气蓬勃,穿着蓝白相间的校服外套,在主席台上站着的人的带领下,句句念响励志的口号。
  许真诚继续往前走,被青春气息吸引,侧头看了看铁艺护栏里边儿的少男少女们。
  远处的主席台上站了个比例很好的少年。许真诚本来看一眼就想收回视线,因为看到了那个少年,他又多看了几眼。
  少年的头发黑得像墨水,距离太远看不清五官,但他肩膀很宽、松松垮垮的校服裤也挡不住的腿长。
  看不清脸,但是听得到声音。
  如果用月份来形容,就是现在的二月。不紧不慢,徐徐道来,每一个字都咬得很准,尾音却很坚韧。
  “如果梦想太远,那我们就走过去、跑过去,但不能停下!”
  ……
  “我是范哲安,我在这里立誓!”
  ……
  听见了非常熟悉的名字,许真诚收回视线,露出个笑来。
  范哲安,九中的天秀学神。他总听别人提起范哲安的事,但太千篇一律了。
  什么范哲安又考第一了。范哲安离满分差个位数。范哲安生物竞赛获奖保送B大。
  江市地小,同龄人翻来覆去就那么多,导致许真诚作为一个开网咖的社会人士,在来上网的学生们的口口相传中,对范哲安这种像飘在天上的人都有所耳闻。
  许真诚很欣赏这样的人,但仅限于欣赏了,毕竟两个人的圈子完全不同,他没有机会接触。
  然而他万万没想到,几天之后,天上飘的人,哐当一下,像陨石一样砸他身上了。
  真诚网咖已经开了两年了,在江市两所高中,九中和六中的中间的折中地带,离他们也就几百米远。照理说生意应该好到离谱。
  但是,老板是他,许真诚!
  一个平平无奇的经营鬼才。
  网咖是复式结构,上下两层楼都是黑白色系,装修得不错。
  “小赫子,这么久没来了,今天怎么有空光临寒舍啊?”许真诚坐在吧台里,撑着脸看面前的帅小伙。
  帅小伙叫江赫,在九中读书,一年前很喜欢在真诚网咖上网,但自从交了一个学霸对象后,便抛弃了鼠标键盘,拿起了纸笔,开始奋发图强起来了。许真诚表示很羡慕。不是羡慕他奋发图强,而是羡慕他有对象。
  对了,他对象也是一个帅小伙,和他差不多的年纪,叫贺宇,在九中读书。两人还是在真诚网咖认识的。
  缘,妙不可言。
  江赫扫了一圈冷冷清清的网咖,说:“许老板,你这离倒闭不远了啊,不做点活动?”
  许真诚懒散道:“离倒闭不远了,又不是真的倒闭了。我许真诚士可杀不可辱,要我做活动?下辈子吧,不过看你学习辛苦,给你免费上个机还是可以的。”
  他接过江赫递过来的身份证,开始给卡里充钱,本来想充十块,结果“手抖”多加了个零。
  ——“卡上余额,1000元。”
  机械的系统报数声,像菜市场卖菜的喇叭声一样,在空荡荡的网咖内回旋。
  得了便宜的江赫,很无语地说:“第一次看饥饿营销把自己快饿死的。老板啊,我觉得吧,你甭做生意了,直接去做慈善家,还能有个头衔。”
  “我不需要这个头衔,我喜欢做好事不留名,”许真诚不在意地把身份证还给他,“你之前帮我工作室打了不少单子,给你送点是应该的。”
  “话说你工作室怎么样了?”江赫拿了吧台上放着的一根棒棒糖,“不过最近生意应该不太好吧,你主业副业都是靠青少年做生意,开学对你来说跟失业似的。”
  “关了,没意思。”
  许真诚喜欢打游戏,便开了一间游戏代练工作室,他开始兴趣盎然,自己打单子,后来懒了,便找人替他打,再后来把收支核算后。
  他这个中间商,还他妈倒贴钱。
  江赫嘴角一抽,“虽然你的商业没奇迹,但我觉得吧,你能活下去,本身就是一个商业奇迹。”
  许真诚笑眯眯地说:“小赫子,这么久不见,我觉得你嘴皮子越来越厉害了,跟你家那位学的?”
  江赫抿嘴偷笑,“我家贺亲亲脸皮薄,没我能说,他跟我学还差不多。”
  许真诚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目送他往高端区走去。江赫前脚刚进去,某位家属后脚就来了。
  贺宇冷着脸,走路带风似的,到了吧台边和许真诚四目相对时,冲许真诚点了点头。
  许真诚秒懂。贺宇不是来上网,而是来逮人了。江赫连主机都没打开,就被贺宇揪着衣领往网咖外走了。
  路过吧台时,江赫哀嚎道:“许老板,替我报警!有人谋杀亲夫了!”
  贺宇慢慢停下脚步,听到他的后半句,绷了一路的脸,松懈了不少。
  许真诚抖了抖烟盒,取出一根烟,“你们家里事儿回去处理,别在我这小网咖打架。”
  江赫站直,瞪着他,“你好歹让我打两局游戏啊,好不容易放一天假。”
  “不行,你卷子没写完。”贺宇的语气不容商量。
  “一局!”
  “不行。”
  “好歹让我开个机享受一下啊,那么多网费。”
  贺宇把喋喋不休的江赫拉到墙角的隐蔽处。从许真诚的角度,只看得见两人的半边身体。贺宇好像低下头干了什么不能给他看的事情。
  许真诚探着脑袋想看清楚,贺宇已经放开江赫了。江赫背过身擦了擦嘴,脸红得很不正常。
  许真诚啧了一声,重新坐好,看着江赫老老实实跟着贺宇走了。
  暗骂一声没出息后,许真诚看着没有人烟的真诚网咖,再看看时间,已经下午两点了。
  很好,很合适。许真诚心安理得地拉闸下班。
  河堤边有一排柳树,矮桥下的河水平静,清澈却不见底,不远处还有大爷忽视掉旁边的禁渔标识,在闲逸地垂钓。
  许真诚在矮桥下面找了处合适的地方,脱掉鞋子和上衣。三月初的天气还有些冷,搓了搓手臂后,他开始热身。
  做简单的热身动作的同时,他开始用橡皮筋扎头发,熟练地把长发盘在了头顶。
  准备就绪后,许真诚靠近河水,先拿脚尖去触了触温度,又缩了回来。
  真冰,但毛爷爷六十岁都能游长江。他年纪轻轻身强体壮,这点冷还是能克服的。
  许真诚深吸一口气,一屁股坐了下来,先把一条腿放进去。
  不远处的岸上,自行车的车轱辘已经压过去了,又被主人退了回来。
  范哲安不确定地往隐蔽处看了看。他看见了一个人白皙的背部,背部的蝴蝶骨随着那人的动作,像没长出的小翅膀一样扇动。那人的手臂肌肉不是很突出,却有着健美感,应该是特意练过。
  后脖处垂下来两捋很有质感的长发,脖颈像天鹅似的修长,范哲安顿时有些不确定那人的性别了。
  那人已经两条腿探进水里了,埋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在两个称谓之间权衡后,他大声喊:“美女!别想不开!”
  许真诚听到了熟悉的声音,不过那个称谓和他没有关系,于是没有管,直接站起来,像一条鱼似的,钻进了水里。
  后来他仔细想了想,大概是因为他的准备动作太犹豫,衬托得他下水动作太决绝,导致某人以为他有轻生的念头。
  他钻进水里后,便下潜到了一定的深度往对岸游去。再中途换气的时候,他好像听到了落水声,像是谁把大石头砸进了波澜不惊的河水里。
  许真诚踩着水,抹了一把脸,错愕地看着朝他游来的人。
  少年的头发像墨,眼睛也是,皮肤很细腻,一双桃花眼长在这张脸上,不显得妖孽,反而出奇的干净纯粹。
  这不是九中学霸范哲安吗?他在网吧看见有人逛贴吧时,看范哲安的照片,因为长得不错,许真诚便记住了他的样子。
  范哲安游到一半,惊诧抬头,“你会游泳啊?美……帅哥?”
  许真诚眯起眼睛,“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不会游泳了?”
  范哲安没说什么,突然表情一变,半边身体陷进了水里,长臂高高举起朝许真诚挥舞。
  许真诚当他在打招呼,于是举起手说:“你好你好,我知道你叫范哲安。我叫许真诚。”
  范哲安又重复了几次同样的动作,他似乎在陷进水里时,想说什么,但每次都没传达出来。
  坏了坏了。这小孩儿怕是动作太急,没有做热身动作就下水,抽筋了!
  许真诚赶紧向他游过去。
  许真诚可不想让刚认识他的日子,和每年祭奠他的日子,是同一天。
  造孽造孽。
 
 
第2章 
  当许真诚靠近范哲安时,范哲安只剩求救的手臂在外面了,一副要完蛋了的样子。
  许真诚把他捞起来,因为他没有脱衣服就跳下来了,衣服浸了水,加上身形过于高大,整个人死沉。
  用规范的救人姿势把人拖上岸后,许真诚喘了两口气,开始观察旁边的人。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