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乖小夫郎——茶查查
时间:2022-06-18 09:11:04

   《乖乖小夫郎》作者:茶查查
  文案:
  陆谷得了门亲事,替他哥嫁给清溪村那个凶神恶煞的猎户。
  纵是再委屈不愿,在殴打威逼下,他还是被弄上了花轿。
  替嫁如此荒唐的事,沈家怎么可能善罢甘休,一通吵翻天撕破脸的争斗后,陆谷被带回了沈家。
  做好了哆哆嗦嗦讨生活的准备,谁知成亲后的日子远没有他想象中的那样艰难,甚至能填饱肚子了,也不用挨打。
  沈玄青还给他买了鸡仔鸭苗,在后院围了篱笆说给他养鸡鸭。
  陆谷蹲在后院摸着小鸡小鸭,惶恐过后全是欣喜,沈玄青说这些都是他的了。
  ——
  头一次被陆谷怯怯拉住衣角,要出门的沈玄青停下,就看到自己的小夫郎露出个短促羞涩的笑,递来一小布袋细面饼,说是进山的干粮。
  沈玄青在山里面无表情啃面饼,心里却在想小夫郎人乖又勤快,笑起来还挺好看,就是太瘦了,他得多挣钱养胖夫郎,不然到了生养的时候身子会吃亏。
  阅读指南:生子文,家长里短小日子的甜饼,应该属于慢热型,介意的读者就可以划过去啦
  内容标签: 生子 布衣生活 种田文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谷,沈玄青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乖乖软软小夫郎
  立意:勤快努力,日子会越过越好
  作品简评:
  陆谷被逼替嫁,本以为还会遭受打骂,过吃不饱穿不暖的苦日子,万念俱灰等着死亡到来,好跟已在地下的亲娘团聚,他没想到,沈玄青是好人,看着凶神恶煞,但不打他也不骂他,还花钱给他看病治伤。沈家也都是好人,不曾苛待他,给他吃饱穿暖。逃离了后娘的魔爪,再没人打他骂他,日子对他来说渐渐的有了盼头,期盼挣钱期盼大家都过上好日子。
  本文行文流畅,带着种田文细水长流的轻松和挣钱过好小日子的满足,生活就在柴米油盐酱醋茶之中慢慢过着,种田打猎有苦有累,可靠着自己双手努力挣钱是最踏实的事。两个主角都受过苦,但在磨难日子里依旧保持了那份善良,阴差阳错走到一起后携手共进,日子慢慢过好了,两个人之间的感情也逐渐萌芽,平淡而充满烟火气息的生活最是让人觉得心安幸福。
 
 
第1章 
  清溪村离山很近,因村子旁边的清溪河而得名。
  村西边的沈家二房今日很热闹。
  沈顺福早两年就不在了,在他媳妇卫兰香的张罗下,给二儿子沈玄青寻摸了一门亲事,娶的是隔了三个村子的安家村人陆文。
  陆家的双儿陆文是出了名的好看,又在镇上念过几天学堂,无论说话还是穿衣打扮,那都是不同的。
  模样好还认得字念过书,在卫兰香看来自然是和她家老二相配的,又问过沈玄青的意思,见儿子愿意,她当时狠下心,许诺了二十两银子的彩礼,就把婚事给定了下来,今天总算是到了成亲的时候。
  敲锣打鼓,唢呐奏喜,迎亲的队伍回来了,一停下就被人围着讨喜钱,人声乐声混在一起,热闹极了。
  办喜事来的人越多主人家才越高兴,沈家自然是不吝啬洒喜钱的,有人从红布里拿出大把大把的铜钱往人群中洒,一时间众人争相去抢,更为热闹。
  在鞭炮和喜乐声中,高高大大的沈玄青穿着红色布衣,从花轿里抱出了盖着红盖头的新夫郎,一路穿过院子进了堂屋,跨了火盆拜了堂,又牵着人往新房里走。
  饶是平时没太多表情,今天是娶夫郎的大日子,在一众年轻汉子的起哄中,沈玄青脸上眼里都是满足的笑意。
  新房里,沈玄青牵着陆文在床边坐好,又过去关好了房门。
  按他们这里的规矩,他这会儿还不能揭盖头,要等到向外面宾客敬了酒之后才能进来。
  床边的人坐下来后就一直攥着腿上布料,沈玄青没有多想,以为陆文是太紧张了。他看着那双细瘦的手,心道陆文在家里确实是干活的,手上还有未消的旧伤痕,应该是被划伤的。
  定了亲事后,还有人跟他说怎么娶了个连活都不会干的双儿少爷回来,这不是胡闹吗?
  找媒人议亲的时候,对方就说过陆家养陆文确实是娇贵了些,虽然干不了重活,可人勤快麻利,做饭洗衣都是会的,闲了还会抄书或是做些香袋药囊让家里人到镇上卖,要么自己赚一点,要么补贴补贴家里。
  沈玄青没想过让自己夫郎做重活赚钱养家,就连做饭洗衣他自己也会一点,为了打猎,他经常一个人在山里的木屋住十天半月,要是不会做饭就只能啃干粮。
  进来后他站在床边一时不知要做什么,像是被自己夫郎弄得也紧张起来,在原地踱了几步,手脚都有点不知道往哪里摆,要是被其他人看见这幅模样,少不了还要笑他几句。
  “我先出去敬酒。”
  末了沈玄青才想起来还有这件事,就抬脚往出走了。
  刚打开房门,他又停下,回头对床边的人说:“我让沈雁给你拿点吃的,先垫垫。”
  坐在床边的人攥着腿上布料的手紧了紧,沈玄青见他听到了,可能是太害羞没说话,也就不做他想,出去后顺手把门关好了。
  房里的人僵直坐着,等到只剩他一个人后才像是喘过来一口气,脊背微弯下来。
  没多久,房门再次被推开,一个穿着青色新布衣的姑娘端着汤面走进来,正是沈雁,沈玄青沈尧青的妹妹。
  她看起来十二三岁大,圆脸杏眼,一看见床边坐的新人就笑眯眯的,对这个只见过两三次的夫郎哥哥还有点好奇,人家都说新娘子新夫郎打扮后都是最好看的,她陆文哥哥本来就好看,也不知道今天会是什么样。
  “文哥哥,我给你端了汤面,娘还让帮厨的婶子给里面卧了鸡蛋呢,快趁热吃。”
  沈雁说着,就把碗和筷子都塞进了陆文手里,见人不动,捏着筷子的手发紧,她又笑着说:“那文哥哥,我先出去了,你吃完放在桌上就好。”
  新夫郎掀盖头是要新郎来的,这会儿还不到时候,陆文自是不能在外人面前露脸。
  沈雁年纪小,更不会多想,同样关门出去了。
  等房里再没有人之后,床边的人小心翼翼把碗筷放在了床沿上,然后掀起盖头一角,悄悄在屋里看了一圈。
  要是沈雁在场,一定会认出屋里这个人不是她曾见过的陆文。
  比起陆文识书认字的几分清雅,陆谷因为成天吃不饱饭还要干活显得十分瘦弱。
  这间房的窗户是对着前院开的,幸好为了不让新夫郎被其他人看到,窗户是关着的,还从里面上了窗栓。
  外面很热闹,有人在和沈玄青比酒,应该是沈玄青先喝完了,人群爆发出一阵喝彩声。
  旁人的热闹对陆谷来说是惶恐的,他惴惴不安,一想到他真的被塞进花轿到了沈家,脸色就更白了。
  沈家人如何他不知道,却知道沈玄青,去年还是前年来着,他和另外几个双儿到豆腐坊换豆腐,路上碰到有人打架,其中就有沈玄青,长得高大健壮,黑着脸一拳头过去人就趴下了。
  隔三差五就挨打的陆谷当时就往后缩了一步,这要是挨在自己身上,可比后娘的棍子跟藤条厉害多了,说不定都能直接去见他亲娘。
  有人告诉他那人就是清溪村的猎户,从此陆谷就记下了,安家村和清溪村说近也不近,但也不算太远,两三刻钟的路,幸好他没有再遇到过沈玄青。
  他接触的人少,对这样凶神恶煞的汉子更是不敢多看一眼,可三个月前,媒人给他那个哥哥陆文说了门亲事,正是沈玄青。
  陆文是后娘杜荷花和头一个汉子生的,那个汉子死了后,就带着陆文改嫁到陆家。
  陆谷在想起沈玄青后感到了一点心惊,但想想其实跟自己无关,那是给陆文说的亲,他成天吃不饱,还得操心要去哪里找点野果填肚子,这才是要紧的。
  更何况在家里,后娘除了指使他干活的时候会喊他,连他那个亲爹都不怎么理会他,陆文定亲的事都是听旁人说才知道。
  所以他就算是知道了这件事,回到家里连一个字都没问,低头干活不说话,也尽量让自己动作轻点,不然要是被后娘注意到,鸡蛋里挑骨头都能再给他找些事,干活还是好的,他最怕挨饿和挨打。
  他们丰谷镇这一带,媒人跟双方父母说定事情以后,还要让两个年轻人见上一面。
  这见面相看也是有规矩的,要在另一户有女儿或是双儿的人家里相会,多是双儿坐在窗前干活,汉子假意来这户人家帮忙做事,在外面院子里待上一会儿,这样既互相见过,又不会惹来闲话。
  按理来说,双儿哪能跑到汉子的村子里去,所以两人相看的时候是沈玄青到安家村来。
  那天陆谷被后娘塞了一盆脏衣服,在去河边的路上,他远远就看见那个高大的身影,于是从另一边绕了过去。
  后娘常骂说他是个丧门星倒霉鬼,陆谷有时候自己想想,好像他也真的没什么好运气,他生怕自己霉运发作,要是不小心惹怒了沈玄青挨顿打那可惨了,所以能避就避。
  现在好了,他果然是个倒霉鬼,连替嫁这样荒唐的事都落在了他身上,后娘还哄骗他说,是好心给他找了门好亲事。
  要真是好事,又怎么可能轮到他头上。
  他不知道后娘是怎么想的,虽然他不认识字,可也知道当初陆文和沈玄青是请人写了婚书的,人家都说白纸黑字,写上去事情便定了,婚书上肯定写的是陆文的名字,不是他的,这种事又怎么敢乱来。
  他不是不明白,后娘无非就是贪图那二十两的彩礼,不想退给沈家。
  按说沈家给了这么多彩礼钱,放在哪个村子都是重礼,说明家底是不薄的,谁看都是门好亲事,可偏偏陆文却想悔婚。
  别人不知道,陆谷是知道一点的,他六七天前无意中听到陆文和后娘的对话,陆文好像和镇上的人往来密切,那人应该是要娶陆文,可陆文当时已经定亲了。
  他属实倒霉,无意中听到这些还让后娘给发现了,原本以为要挨打,谁知眯着眼睛看他的后娘眼珠子一转,竟对他笑起来,还抓着他的手轻轻拍打,一副慈母的样子,却让陆谷惊恐不已。
  一听要把陆文的婚事给他,嫁给清溪村的猎户,陆谷当时就摇了头,后娘一看,咬牙切齿骂他不知好歹,还使劲拧了一把他胳膊上的肉,疼得他想直想往后缩,也再不敢说他不愿。
  这还不算,从那天后,后娘就不再让他出门洗衣服换东西了,只能待在院子里做针线活,后娘还在一旁时刻盯着他,明显是怕他跑了或是告诉其他人。
  外面依旧热闹。
  陆谷坐在床边不敢乱动,偏偏他肚子不争气,被外面肉香勾引的咕咕直叫。
  一大早他就被后娘拽起来洗漱上妆面,硬是给他穿上嫁衣,替陆文上了花轿,连口吃的都没给。
  他不是没反抗过,大前天甚至趁夜里翻墙跑了,省得事情败露后被沈玄青发现给打死,可他没跑得了,摸黑刚跑出村子,就被后娘和爹抓了回去。
  在柴房里他被破布塞住嘴,哭泣喊叫被堵在喉咙里,恐惧和绝望让他浑身都在发抖,却还是挨了顿毒打,那之后连着两天,每天只能吃个糙饼,他连跑远的力气都没了。
  汤面热腾腾的,飘着油亮的葱花,葱少只是提个味,油却是不少的,沈雁还说底下卧了个荷包蛋。
  陆谷看着那碗面,他很久没吃过这样热腾腾的面条了,还是精细白面做的,甚至有鸡蛋。
  他端起碗,先小心翼翼喝了口热汤,油香葱香一入口,这么好的滋味他只在小时候尝过,几乎忘了是什么味道,就再也忍不住,狼吞虎咽吃起来。
  面条不多,只是给他垫肚子的,面和鸡蛋都进了肚子后,陆谷捧着碗,连面汤都不舍得放下。
  现在房里只有他一个,不会有人从他手里夺走碗,也不会有棍子落下来,于是他小口小口抿着这么香的葱花面汤,想记住这种味道。
  吧嗒一声,有水掉进汤里,他擦了擦眼泪,心想死前吃碗热汤面也算不错了,起码不会做饿死鬼。
  沈家相中的是陆文,一旦发现他不是陆文,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陆谷不止一次听过有人下狠手打死老婆或是夫郎的,在他看来,沈玄青凶神恶煞,今日可能真的就是他的死期了。
  面汤再多也见了底,陆谷放下碗的时候有些不舍,听到外面有人起哄要闹洞房,他脸白了,飞快坐回床边盖上了盖头。
  他死死攥着腿上布料,惊慌又失措,害怕到身体都在轻微发抖,好在外面的喧闹声在沈玄青和另外几人的笑言相劝下压了回去,说新夫郎胆小脸皮薄,身子也不好,惊吓到就不好了,还是在外面好酒好菜吃着喝着,大家一起划拳比酒才热闹、
  闹洞房的事就这样渐渐平息了,陆谷有种死里逃生的感觉。
  可随着宴席吃完宾客散了,死亡的阴影再次笼罩了他。
  房门打开又合上,有人朝床边走来,很快,在陆谷低垂的视野里,出现了一双农户人家不常穿的靴子,新靴子很大,明显是男人的,足以能窥见对方的体格。
  陆谷在颤抖,攥着布料的双手指节发白,随着红盖头被掀开的瞬间,他浑身血液像是被冻住了,脑海一片空白。
  而揭开盖头的沈玄青在看清新夫郎的模样后,脸上笑意消失,一下子变得僵硬。
 
 
第2章 
  有那么一瞬,陆谷忘记了呼吸。
  当看见沈玄青带怒意的冷硬表情后,他脑子嗡的一声,眼前像是出现了幻觉,已经想象出他会死在棍棒和拳头之下。
  恍惚之间,他不知自己身在何处,也不知道沈玄青怒气冲冲摔门出去的事,直到房门口响起焦急的呼喊,才让他回过神来。
  门口围了好几个人,看清他不是陆文后,卫兰香直接气晕了过去。
  “娘!娘你别着急,别着急。”
  沈雁和大嫂纪秋月赶紧扶住倒下的卫兰香,村里帮忙的婶子还有几个洗碗的没走,见状立马就过来帮着掐人中顺心口,原本喜意融融的沈家登时乱了起来。
  卫兰香很快就醒过来,她缓了一口气,看向房里的陆谷,怒道:“你是什么人?”
  陆谷蹭一下站起来,手足无措,被这么多人看着,他眼泪淌了下来却不自知,睁大了眼睛呼吸困难,一时连话都说不出来,怯懦不已。
  “这好像是他们家的陆谷,就陆大祥头一个媳妇生的。”
  陆谷结结巴巴说不出来话,好在帮忙的婶子有人认出了他,她是安家村隔壁村子的,没嫁人之前还常和安家村的姑娘双儿走动,不过隔了五六年了,对陆谷也只有个模糊印象,看了一会儿才认出来。
站内搜索: